角之卷 第十五章 泽秀(三)

    到了下半夜,小蛮果然开始发烧。

    只是她发起烧来,和别人还不同,烧得越烫越有精神,两只眼睛亮得和灯笼似的——这是泽秀的原话。眼睛虽然亮,她却不多话,安安静静地坐在火堆旁。

    沙漠的深夜是很冷的,大约还加上发烧的缘故,小蛮只觉十分冷,冷得彻骨。她近乎贪婪地盯着熊熊火光,那种奇异的神,令人诧异。

    泽秀递给她两块干饼:“吃点东西,早些睡觉。明天咱们还要上路。”

    小蛮接过来,却不吃,轻轻说道:“大叔,你要带我去哪儿?”

    泽秀已经懒得提醒她不要叫自己大叔了,他扯了饼子泡在水里,跟着却皱了皱眉头,显然他对这种简陋的食物毫无兴趣,勉强吃了一口,便再也吃不下,道:“回不归山,你是从那里逃出来的吧?”

    小蛮手腕一颤,饼子一下掉在了地上,她喉头发紧,低声道:“你……”她想问你怎么知道,但转念一想此人既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必然是什么都知道的了,这话问来也没意义。她虽然烧得脑壳子疼,却没烧傻。

    “你是不归山的人?”

    泽秀哧了一声,对她的猜测嗤之以鼻,“你别问那么多,他们既然欺辱你这个苍崖城小主,这个公道我自然要讨回来。”

    小蛮的嘴唇轻轻一触,也不知绕了多少主意,最后低声道:“大叔,我不想回去。”

    她并不知道这人是什么份,但看他行事极为潇洒利索,说一不二,想必就是钱师父嘴里说的那些江湖豪侠之类的了。如果能说动他将自己带得远远的,安顿在别的地方,那是再好不过。

    泽秀道:“你不用上去,在下面等着就好。”

    小蛮只得用怀柔政策,哀声恳求:“大叔,求求你啦。我真的不想回去……您带我离开这里好不好?随便把我放在哪里都可以,就是别回不归山。”

    谁知道这家伙软硬不吃,挑眉道:“哦,你偷了他们那么多珠宝,所以心虚?”

    小蛮不防他一下子点中自己的软肋,脸色顿时绿了。他怎么知道那些珠宝是不归山的?

    泽秀似是猜到了她的疑问,冷冷笑道:“那些珍珠宝石都不是纯圆形,上面打磨出无数个棱面,只有以不归山的奢华才会多此一举,别处再也看不到的。”

    小蛮又愧又惊,一时竟想不到个完美的话题来转移。

    泽秀又道:“何况你份敏感,无论去哪里都不能自保。不归山说到底,倒是你最终可去的唯一地方,至少他们打着维护正义的旗子,明里不敢拿你如何。”

    小蛮急得像锅上的蚂蚁,实在不知怎么办才好,只得尽数坦白:“大叔,我看你人这样侠义又心,索都告诉你吧,我不是什么苍崖城小主,我家在梧桐镇,我叫小蛮……”

    话未说完,忽觉眼前一花,脑子里嗡地一声,再也撑不住,往后仰倒。泽秀赶紧扶住她,奇道:“你刚才说什么?”

    小蛮只觉脑子里像有千万只蜜蜂在嗡嗡乱叫,眼前阵阵发黑,所有声音感觉都离她越来越远,她喃喃道:“我……我叫小蛮,我不是……小主。”说到这里,终于晕死过去。

    这下她要倒大霉了,一时没忍住,把真相吐露出来。这个人一定会把她送回不归山处置,偷东西,假冒小主,她的罪名可真够重的。房地财产也好,美男家丁也好,通通都浮云了。她要被人捆在高高的木架子上,点火来烧。小风嗖嗖的吹,火苗一个劲往上窜,她孤苦无依地靠在木架子上大喊大叫,下面一群人拍手叫好,哈哈大笑。

    小蛮在噩梦里纠结了好久,突然大叫一声,从地上跳了起来,天色已然大亮,骨折的右胳膊传来阵阵剧烈的疼痛。啊啊,她没被放在木架子上烧吗?她还活着?小蛮惊魂未定,摸了摸手脚脸蛋,还好,都还在,而且烧好像也退下去了。

    沙地上被蒸出一股股气,远方的景色都被蒸腾得隐隐约约。小蛮扯下盖在上的衣服,这才发觉不知何时上的衣服都穿好了,想来是那个大叔帮忙的,他真是个好人,虽然嘴巴坏了点。他人呢?

    水潭边蹲着一个人,早已穿戴整齐,一的黑,背后还拖着一条又粗又长的辫子,直垂到地上。小蛮又狗腿又感激地叫了一声:“大叔!”

    这声大叔是她出生以来叫得最甜的一次,那人慢慢回头,阳光直接照在他面上,小蛮脸上狗腿的笑容顿时僵住。

    这个人,有一双勾魂夺魄的桃花眼,仿佛饱含了深款款,又好像随时会淡淡地讥诮你一番。这种既轻佻又风的眼睛,长在一个男人脸上是很可怕的,人们会不由自主将他划分到红颜祸水那一块去。而事实上,他也确实有祸水的本钱——小蛮听见自己下巴脱臼的声音,她本能地用手去扶。

    那少年摸了摸光洁的下巴,起走了过来,勾起嘴角,道:“说了我不是大叔。”他那一笑都带着深又轻佻的味道,勾人魂魄。小蛮手忙脚乱地站起来,手足无措。啊啊啊啊,世上居然有这种容貌的男人!她不知怎么的突然想起天权来了,如果说天权是那种清贵公子的俊美,这个人就是典型的浪妖媚人物!比如戏子啊,男啊,或者祸国殃民的美人啊这种类型的。

    她突然又意识到自己盯着看了太长时间,只得赶紧移开目光,惊疑不定,“大……大叔?”

    泽秀走过来,将毯子大氅什么的胡乱收拾起来塞进骆驼背上的行囊里,道:“我叫泽秀,叫我名字就可以。”

    小蛮见他行动的时候,腰上挂了三把长剑,心头突然有一个念头闪过——好奇怪,她怎么好像对三把剑和泽秀这个名字有点熟悉?在什么地方听过吗?

    那双桃花眼又开始对她施展媚术,眯得像只猫,眼睛的主人说话却很有些不耐烦,粗鲁的很:“别发呆!快上骆驼!咱们要在天黑之前赶去不归山。”

    小蛮哦了一声,突然低声道:“你……你别这样看人!好怪啊!”

    桃花眼毫无自觉,眯得更厉害了,“废话什么!快过来!”

    小蛮赶紧摇头:“不!我不去不归山!”

    泽秀拧起眉头:“不去也得去!”

    “我说了不去!你怎么不讲道理!”小蛮急了,这人要把她往火坑里推,她哪里还顾得什么八面玲珑,没破口大骂都算客气了。

    泽秀翻跳上骆驼背,轻叱一声,那骆驼没头没脸地朝她这里冲了过来。小蛮吓得尖声大叫,掉脸就跑,一面喊道:“我不想去啊!你这个人妖!男!快滚开!我不去!”

    话未说完,只觉背心被人一把抓住,登时两脚腾空飞了起来,股狠狠砸在骆驼背上,痛得她龇牙咧嘴。泽秀恻恻的声音在头顶响起:“你刚才骂了什么?”

    这回被人瓮中捉鳖,她再也横不起来,怯生生地回头看着他俊美的容颜,继续扮可怜,含着眼泪道:“我什么也没骂……我是说,好心的大叔,求您别把我带去不归山。昨天不是把真相都和你说了……”

    “你昨天说什么了?”她昏过去的时候是有说过话,但声音太小了,他根本没听见。

    小蛮吞了一口口水,难不成,他没听见?

    “我……我是说,我偷偷拿了他们的珠宝,再回去,他们一定会打我骂我的……”

    这个秘密还是不要随便说出来比较好,她不要被人放在木架子上当作烧鸡来烤啊。

    “这个你不用担心,那点珠宝不归山也不会放在眼里。”泽秀突然冷笑一声,“你方才骂得倒是很好听啊,怎么不继续骂了?”

    小蛮天真烂漫地看着他,那种纯洁的眼神,连白痴都会被她感动的。偏偏她遇到的这个人软硬不吃,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槌不扁、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对她无辜的脸蛋毫无兴趣,冷道:“装模作样!矫揉造作!苍崖城的脸都被你丢光了!”

    小蛮竭力忍住面部表的抽搐,还试图从他铜墙铁壁里找出一道缝隙钻进去,“大叔,你救了我的命,我怎么会骂你呢?你一定是听错了。你待我这样好,帮我正骨,我发烧你还照顾了我一夜,我感激你一辈子,来世一定做牛做马……”

    “苍崖城小主怎么会学得这一口油腔滑调?你家大人没教过你怎么做小主,怎么做淑女吗?你看上去简直像个小流氓,言语无味之极。”

    小蛮吸了一口气,努力告诉自己:平静,冷静,不要生气。反正他骂的是苍崖城小主,不是她小蛮,丢人的也是小主,不是她……

    “靠这么近做什么!朝前挪!就你这种板,也好意思勾引男人。”

    小蛮回头对他温柔一笑,犹如百合花悄悄绽放,十分的纯洁,千分的柔俏,万分的天真,声音也甜美无比:“就你这种男长相,还以为会有女人来勾引吗?”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