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之卷 第四章 小主(一)

    今天第二更送到。

    *********

    小蛮出了一冷汗,眼珠滴溜溜转了半天,才陪笑道:“客官……这东西……莫非有什么古怪?”她不由暗自后悔没早点脱手卖出去。

    那人捏起小角,看了半晌,才道:“姑娘当真是从行脚商那里买到的吗?小女孩儿,说谎可不好哇。”

    其实说谎的人一旦被戳穿,最好的反应不是认错,而是抵死不松口,更要色厉内荏地,显得比拆穿的人还要有理,小蛮深深明白这个道理。看他的表就知道这话只是试探,她真把来历说出来才是大傻冒。

    于是她瞪圆了眼睛,薄嗔道:“客官是什么意思?我买个小东西,也有撒谎的必要吗?”

    那人一时没说话,旁边早有人蠢蠢动,急道:“老沙!还想什么!这玩意上面刻着字呐!这丫头肯定是咱们要找的……”

    老沙突然抬头,神色自若地问道:“小主,神龙怎么才能召唤出来?”

    什么神龙小主,小蛮用一种怜悯的看着弱智的眼神看着他。老沙看了她一会,终于还是慢慢把手松开了,躲在后面吓得瑟瑟发抖的二娘和老爹赶紧出来,颤巍巍地上了面,二娘拉着小蛮的手,想悄悄把她带走。

    老沙状若无意地笑道:“老板,那是你的闺女吧?今年多大了?”

    她老爹以为这些人不怀好意,抖霍霍地小声道:“她她……她今年才十六岁……各位爷,小丫头不懂事冒犯了您几位,千万大人有大量,饶了她这一遭……”

    老沙笑道:“老板不用担心,我是见这姑娘机灵可,像我女儿似的。她长得还俊,和老板你们夫妇不太像啊。”

    她老爹陪笑道:“是……是不太像。这孩子长得像她死去的娘……”

    老沙点了点头,再也不问了。那些蠢蠢动的白衣人见他不动,自然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继续喝酒吃。她爹提心吊胆陪了大半夜,只等天亮了,他们走人,才暗自松了一口气。

    上楼一看,小蛮已经起来了,正用抹布擦着窗台和桌椅。他叹道:“我的小祖宗啊,你怎么得罪了那些爷们?”小蛮慌得急忙丢了抹布,颤声道:“爹……是我不对!我给那大爷倒酒,谁知他正端起来要喝,那酒就不小心倒在了他手上,他冲我发火来着。是我错啦!我总这么冒冒失失的,净给你们丢脸。”

    她爹见她泫然泣的样子,哪里还舍得责怪,赶紧上前柔声安抚,说道:“你一个年轻女孩子家,确实也不适合在饭馆里抛头露面,都是爹不好,回头爹雇个伙计,你就乖乖在楼上做小姐,再也不用下去受这些窝囊气了。”

    小蛮“哧”地一笑,“我才不做小姐呢,我就喜欢帮爹和娘做事。下次我一定小心,再不给你们添麻烦啦。”

    正好二娘上来叫她吃早饭,听了便笑道:“孩他爹说得对,是该请个伙计啦。咱家的姑娘怎么能在外面招揽客人,每回我见着那些色迷迷看着小蛮的客人,就恨不得用饭铲锤他们的脑袋!”

    大米也起来了,听说要找伙计,他以为是要多个人来陪自己玩,高兴得从楼上下乱跑,最后停下来,叫道:“请铲子大哥来做伙计嘛!他又厉害又能干还喜欢姐姐,请他最好了!”

    小蛮无奈地看着他,人说小孩子口无遮拦惹人厌,还真是如此。果然她爹眼睛一亮,“铲子?是镇东边赵家的男孩子?他家殷实的很,那孩子又憨厚老实,跟着钱师父学了一本事。他喜欢你姐姐你怎么知道?”

    大米咯咯笑道:“我当然知道!铲子大哥看到我姐就脸红,像个傻子!”

    她爹和二娘都是大喜,互相看一眼,二娘赶紧把小蛮拉到里屋,笑吟吟地说道:“小蛮,那赵家孩子人品不错。你年纪也不小了,和他定个亲事如何呀?”

    小蛮肚子里大叫糟糕,饶是她聪明伶俐,这会也不晓得该怎么答复。天啊!真要嫁给那个满脸油光的傻蛋?!她把脚一跺,红着脸嗔:“娘!你怎么问我这个!我不知道啦!人家才不要嫁人!人家想服侍你们嘛!”

    她爹在外面听到,笑呵呵地说:“那好,反正你才十六岁,先文定喽,过两年坐花轿去他家当新娘子。都在镇子上,你想爹娘了随时都能过来看。”

    小蛮险些维持不住脸上的神色,最后胡乱咕哝了一句什么,急急跑下楼了。她爹娘只当是女孩儿害羞,笑笑都不当一回事。

    小蛮在街上胡乱走着,一个劲思索这事该怎么处理。就算她再能装,也不能拿这事当筹码来玩。嫁给铲子?她宁可做一辈子老姑娘!

    爹那边她没办法搞定,只要不撕破脸皮,她的所有拒绝通通都会被当作是矫害羞。怎么办呢?她叹了一口气,忽见铲子从街拐角那边走过来,边还跟着一个花衣的姑娘。

    那不是陈家的二姑娘吗?小蛮心中突然灵光一闪,赶紧找了个巷子躲进去。见陈二姑娘用陶醉迷恋的眼神看着铲子,一个劲朝他上挤挤挨挨,眉目传,可怜的铲子被她挤得使劲让,就差贴着墙走了。

    陈二姑娘喜欢铲子大家都知道,她几乎每天都要去武馆看铲子练功,铲子被她缠得一个头两个大,又不好对姑娘家怎么样,只能装傻。

    嘿,小蛮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她拒绝不得,难道不会编派谎话吗?说谎也好,装乖孩子也好,都是她的拿手强项。回头她就和爹哭诉,铲子一面和她好,一面还跟陈二姑娘纠缠不清。陈家也算镇子上的中等人家,比她家那是强了很多,爹肯定不敢得罪陈家人,只能乖乖放弃此事。

    想到这里,她觉得自己简直是天才,心结豁然开朗,转朝自家走去,一面在肚子里酝酿着怎么和他们说,脸上的表是不是应当事先演习一下。

    正想得出神,忽听后一人说道:“姑娘,又见面了。”

    小蛮急忙回头,却见后面站着十几头高大的骆驼,昨晚抓着她手腕的那个什么老沙就骑在当头的那匹骆驼上,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目光灼灼。

    她心中一惊,一瞬间不知转了多少念头,终于还是惊喜地笑道:“啊,是各位客官!你们还没出关吗?今天再去我家饭馆吃饭呀?”

    老沙悠闲地笑道:“我们来这儿是找人的,人没找到,可不敢出关。姑娘怎么一个人出来闲逛,爹娘不担心吗?”

    关你事啊!她很想这么说,不过还是笑嘻嘻地说道:“我们穷苦人家的女孩儿,不像绣阁里的千金小姐,才不忌讳这些。不过我马上要回去啦。”

    说罢加快了脚步,不想和他们纠缠。谁知老沙不紧不慢跟在她后面,还在说:“姑娘,你当真是那老板的闺女?我不是自吹,老沙活了半辈子也算生就了毒眼,你的举止可比你那粗鲁的爹娘要文雅多了。”

    小蛮终于被他说得停下脚步,淡淡说道:“这位爷的话很深奥,我有些不明白呢。”

    老沙笑道:“当真不明白还是在装?小主,听说你一出生就被保护得很好,不知人世险恶,我可没想到传言不尽属实,你竟是个小狐狸般的人物!”

    又是小主!小蛮心里既纳闷又好奇,早上听他们说什么苍崖城小主,难道他们是认错了人,以为她就是什么小主?

    老沙见她不说话,以为是默认了,便笑道:“小主隐姓埋名在这里藏着,倒教我们好找。苍崖城灭族之灾纵然可怕,但小主是存活的唯一希望,且不可自暴自弃呀。不归山是什么地方,小主一定是听过的,我们斗胆请小主过去一叙,由不归山来照顾小主,总比你一个女孩子单在外面闯要好。”

    小蛮还是不说话,因为她知道此人认定了自己是什么小主,她说什么,都会被无视,既然要被无视,干嘛还说那么多废话,浪费口水。

    老沙又道:“小主可有什么想说的?依你的能力,被埋没在这边陲之地,岂不是暴殄天物?纵然这里人朴实,但苍崖城的能力全天下都盯着,你那半途认的爹娘,哪里有本事保护你?就算是报恩,你也不应当为他们添麻烦。”

    他见小蛮还是沉默不语,心中微微有些恼怒,冷道:“小主是打算执迷不悟了?莫非你不顾惜这镇上数千人的命?他们若要死,都是为你而死!”

    小蛮这回终于开口了,她懒洋洋地拨了拨头发,懒洋洋地说道:“要死就死,和我有什么关系呢?”

    说完转便走。

    老沙断然想不到她能说出这么冷酷的话,竟怔在那里。后面的几个白衣人按捺不住,沉声道:“老沙!和她废话什么!直接抓回去就行了!咱们不归山给她面子请她去,她敬酒不吃,回头要是被人杀了,江湖上又会把罪过推在咱们头上!说什么监管不力。”

    老沙摇了摇头,没有说话。奇怪,苍崖城的小主,怎么会是这样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跑跑江湖打打酱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