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四章 战神白起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李白 书名:灵能奇探
    “小心点。”张凡看着那个黑黝黝的洞口,从心里泛起了一股凉意。虽然这个洞口和所有的海底洞窟一样,并没有什么很大的不同,但是张凡就是感到一股极大的危险正在慢慢靠近,本来圆形的洞口也仿佛变成了一只正在张牙舞爪的怪兽的大嘴,只要两人一进去,就会被一口吞下,尸骨无存。

    大概是超能力者都有异乎常人的感觉,虽然小雪的预感没有张凡那么灵敏,可是看到张凡的样子也不由得严肃起来,随着她利用自己超能力进行的查探,脸上表也逐渐凝重。

    “这个洞窟有古怪!”小雪吸了一口凉气。“我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况,虽然前面的确是土质,但是我的超能力在前进了十米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回应了!这怎么可能!”

    张凡吐出了一口气,慢慢的皱起了眉头。没错,他的感觉和小雪一样,虽然明明知道洞窟之中都是空气,但是却对之根本无能为力,超能力在探入洞中十米就如同泥牛入海一般,根本就不知道哪里去了。

    “紧跟着我,千万不要走散了。”张凡思考了一阵,还是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只能暂时不想了,回头交代了小雪一句,小心的朝着洞窟之中走了过去。不管怎么样,已经来到这里了,难道还能就这么回头?别说张凡了,就算是他想走,后的小雪能同意?

    从洞外看,洞中一片黑暗,但是真的走入洞中,张凡却意外的发现,这个洞窟并不是一点光线都没有,至少在他眼里,四周的一切都是清清楚楚的,而洞窟之外反而看起来暗淡了不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是张凡隐约感觉到,这个洞窟只怕是和之前自己看到的那个宁波产的电动机一样,有着极大的秘密在里面。

    “那里有个塑像!”就在张凡思考光线变化的原因的时候,边的小雪指着前方,突然低低的叫了出来。“做得真好,简直和真人一样了!”

    顺着小雪的手,张凡也一下就看到了那座一人多高的塑像。

    塑像和常人差不多高,大概是一米八、九的样子,一黑色的盔甲,头上带着青铜冠,剑眉星目,面如冠玉,颌下三缕黑色的长须,一副翩翩儒将的风采。不过塑像的手按在腰间的长剑之上,脚下不丁不八,配合着它的高度,给人一种不怒而威气吞山河的气势,和他的面相截然不同,却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协调感。

    在塑像的前,有一个半人高的石碑,碑上的铭文也相当的豪气:大秦战神!

    “好威风的将军!”小雪的眼中简直要冒出小星星来了,看得张凡一阵叹气。自从恢复了本来面目之后,小雪的格就又变成了那个办公室里面的小姑娘,也不知道之前那一本正经的模样是怎么装出来的。“张凡,你知道他是谁么?”

    “威风?”张凡笑了笑:“如果说威风,他还真的是几千年来有数的威风人物了!知道武安君白起么?”

    “白起?就是那个在长平坑杀数十万降卒的杀人魔王?”小雪的脸色变了变:“想不到竟然是这么帅气的模样!咦,不对啊!”

    “什么不对?”张凡正准备嘲笑一下小雪的花痴模样,突然听到小雪这么说,不由得奇怪的问道。

    “武安君白起不是在秦昭王五十年十一月就自杀了么?怎么会在始皇陵里面都有他的塑像?”看得出,小雪也下了一番功夫来恶补历史。

    张凡也皱了皱眉头,然后微微的笑了:“白起自杀,只不过见之于史记而已,并没有什么确切的证据。白起一生东征西讨,前前后后杀人不下百万,又岂是肯轻易自杀之人?而且这儿从严格意义上来说,到底是不是始皇陵还说不定呢,要知道,我们现在这个地方还真不知道在哪里!”

    “说得也是。”小雪嘟囔了一句:“不过你怎么知道这个塑像就是白起的?难道你见过他的相片?”

    “那个时候有什么相片!”张凡让小雪的话给逗乐了,轻轻的在她头上拍了一下:“你自己只顾着看帅哥,没见他的剑上那行字么?”

    小雪这才把目光从塑像的面容上移开,转头朝着那只手所按的剑上看去。和塑像一样,那支剑也做得如同真实的一样或者本来就是白起的佩剑。大概是因为在建造塑像的时候这把剑就已经有年头了,所以剑柄上的铭文已经泯灭得差不多了,能够勉强辨认出来的也就是“武安君”三个字而已。

    从古至今,被封为“武安君”的,也就只有一个白起了。而且秦国几百年的历史中,能够够得上“战神”这两个字的,不过白起和王翦两人而已。所以张凡在看到这三个字之后,立刻就知道了这个塑像的份。

    “你还别说,这个塑像造的真是精巧!”小雪吐了吐舌头:“如果不是没有一丝生命的气息,我还真的会以为是个真人站在这里呢!”

    张凡点了点头,说实话,这个塑像的确已经超出了当时的科技水平,简直已经到达了真正的“栩栩如生”,看得出工艺几乎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就算是现代的蜡像馆,虽然做得也很想活人,但是终归还是有着一丝僵硬在里面,只要稍微用心就能看出塑像和真人的区别。可是眼前的武安君像,简直就好像是全息投影一般,除了没有一丝活气,和真人实在是没有什么区别!

    “啊,都还是软的呢!”还没等张凡有进一步的举止,小雪就已经对塑像“动手动脚”了。她居然伸手在塑像的脸上捏了一下!

    张凡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要知道这一次自从进入始皇陵开始,就是步步危机,稍有不慎可能就会有生命危险。可是小雪这个胆大的家伙,竟然胆大妄为到这种地步!

    当即不管发生了什么,直接一拉就将小雪拉到了后,然后神念电转之间,一道有如实物的气壁在前形成。

    “怎么了?”小雪还真是粗神经,看到张凡那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居然还愣愣的问道:“有敌人了?为什么我一点都没有感觉到?”

    “我看我迟早不被你害死也要被你吓死!”等了一阵,并没有什么料想中的机关消息出现,张凡这才松了一口气,伸手在小雪的头上敲了一下:“这儿的东西也是可以随便乱动的么?你就不怕会触动什么机关,搞得我们两个都死在这里?”

    “人家,人家……”小雪也知道自己刚刚那下是冒失了,脸色涨的通红,“人家”了半天还是没有说出什么理由来。

    “算了。”张凡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对于小雪这个丫头,他总是提不起什么脾气来的。如果小雪一直以穿山甲的面貌出现的话那还罢了,可是看着眼前的女孩那幅熟悉的模样,叫他如何还能狠下心来责怪?“进去之后注意一点,不要再这么冒失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为了以防万一,交待还是要交待的。

    “我刚刚试了一下,这个白起像好像就是一个分界线一般,我对空气的控制能力一到这里就失去了效用。”张凡皱着眉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如果我估计得没错的话,这个塑像一定有古怪!”

    虽然知道有古怪,但是在超能力已经失效的况下,张凡却是无从知道到底是什么古怪,只能事事小心了。

    听到张凡的话,小雪的眉头皱了皱,然后也出声道:“果然是这样!看来这个古古怪怪的塑像还是离远点为好!”说着,直接退了两步,仿佛要躲开什么一般。

    张凡心头苦笑,你捏都捏了,就算是现在离远点有什么用?要是有机关,只怕早就启动了,还能等得到现在?不过到现在为止还没有遇到什么异常况,看己是多虑了。

    “走吧!”张凡摆了摆头,示意小雪跟上,然后绕开塑像朝着洞内走去。

    只是两人谁都没有注意到,在两人离开不久,那座栩栩如生的塑像突然睁开眼睛,而且嘴角也开始弯曲起来,挂上了一丝古怪的笑意。

    “好有趣的丫头……”幽幽的声音响了起来,不过细若游丝,不注意听根本就会忽略过去。

    

    “小雪,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张凡突然停了下来,后面紧跟着的小雪一下停不下来,直接撞到了他的背上。

    “死张凡,你突然停下来做什么……”小雪揉着鼻子,嘟着嘴唇抱怨道。张凡并不胖,背上没有多少,小雪的鼻子直接就撞在骨头上,痛是当然的。“你说什么?声音?”她突然意识到刚刚张凡说的话。

    “是啊,我刚刚好像听到了人说话的声音。”张凡抓了抓头发。在没有超能力辅助的况下,他的五感虽然比常人高出不少,但是因为声音太低,还是不能肯定,所以才停下来问小雪。如果他的超能力还在的话,直接就会摆出战斗姿态了。(五感:听觉、视觉、味觉、嗅觉、触觉)

    “没有啊,你别不是太紧张听错了吧?”小雪也倾耳听了一阵,转过脸来疑惑道。

    “也许吧。”张凡甩了甩头,看来以前太过于依赖超能力了,到了超能力不管用的时候都有些不适应。其实按照张凡在传统武术方面的造诣,不用超能力同样也能够达到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效果,可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发现不能用超能力,接受不了是正常的。

    两人又仔细倾听了一阵,发现四下一片沉静,半点是声息都没有,当下小雪也不知道骂了张凡多少句神经过敏。加上张凡此时对自己的能力已经不那么有自信了,也就不作分辨,依旧朝前走去。只是心下倒是更加仔细的提防起来。

    “我说张凡,刚刚那位白起,想不到长得还英俊的!”走了一阵,仍旧四下静悄悄的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在回,小丫头心底开始发毛,这纯粹是在没话找话说。“秀秀气气的,和个书生差不多,倒是和我原来想像中的一点都不相同。”

    “英俊?秀气?”张凡心头一乐,如果这话让两千年前那位绝世凶神听到了,还真不知道会作何感想。料想当时是绝对没有人敢这么评价他的。白起一生杀人不下百万,简直可以说是双手沾满鲜血的杀人魔王了,又有谁敢说他秀气?“你原来认为白起长成什么样子?”

    “史记上说,他动不动杀人就是十几万几十万的,好歹也应该是有点杀气的样子吧?”小雪眯了眯眼:“不说别的,什么环眼暴睛、须如钢针之类的总要有点,那里像这样,长得和个教书先生一样,一点都不吓人!”

    “得得,姑,您说的那是张飞!”张凡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中国历史上其实最推崇的是“儒将”,什么韩信王阳明之类的,就连关二爷也要拿本《秋》做做样子。类似于张飞程咬金呼延赞那种,猛则猛矣,可是顶多就是得一句“虎将”的称号,其实是没有多少地位的。

    白起一代战神,要是真的和长成张飞那种模样的话,历史上的地位绝对没有现在这么高。

    “张飞就张飞,张飞怎么了?”小丫头哼了一声,不过也觉得自己说的有些荒谬,自己不由得也笑了起来。“不过说实话,这白起,看起来倒是比你还要帅气呢!”

    “哼哼,小丫头片子,懂什么?”张凡自然是对这种评价嗤之以鼻了,帅气?男人要的是内涵,是气质,是成就!长得好看有什么用?

    不过,呃……好像比这些,自己也不见得能够比得上那位两千多年之前的战神……

    “死鸭子嘴硬!”小雪做了个鬼脸,哼了一声。“想来那个白起,当时一定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吧?说不定秦国的少女,都把他当作崇拜的偶象!”

    “我说你得了吧,还偶像?我看你再说下去,只怕连粉丝团一类的东东都会给你搞出来了!”张凡也是没话找话,和小雪斗起了嘴,顺便舒缓一下自己紧张的心

    “嘿嘿……”就在两人笑闹的时候,突然,一阵笑声传了过来。

    这下可不比刚才,刚刚的声响还是若有若无,连张凡都没法肯定是不是真的听到了什么声音。这次不但是他,就连小雪也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谁?”张凡反应奇快,直接一伸手就将小雪拉到后,然后沉着脸喝道。

    声音消失了,四下里又是一片沉静,仿佛刚刚的那声轻笑根本就是两人的幻觉。

    虽然此时两人的超能力都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不过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张凡已经可以利用他从小修习传统武术所锻炼出来的比平常人灵敏得多的五感。所以一边喝问,他一边就将体内的真气飞速运转起来,前后二十多米的任何动静都无法逃出他的耳目。

    可是让他相当奇怪的是,那个躲在暗处的家伙,就发出了一声轻笑,然后从此悄无声息,好像根本就不存在一样!

    这怎么可能!虽然超能力已经没有用了,但是张凡的精神力却没有消失,第六感也仍旧相当敏锐。随着他的全神戒备,一种越来越清晰的感觉浮上了脑海那个躲在暗处的人,绝对就在离他边不远的地方!

    可是他的前后都是空空旷旷的,两边则是坚硬的石壁,根本就没有看到半个人影!

    难道那个神秘的人物,居然能够隐不成?

    隐并不是一种很了不得的本事,张凡就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少有三个人有这种超能力。

    就算是他自己,拥有了控空气的超能力之后,也能够利用改变边空气的屈光度来达到隐的目的。

    甚至就算不用超能力,单单利用人眼天生的死角和弱点,就能够达到一种让人“视而不见”的效果。据说,在某个岛国,就有这种善于利用这点来“隐”的人存在,这种人甚至还有一个特定的名字,叫做“忍者”。

    不过这种把戏,在张凡这种五感比常人强上许多的高手眼中,实在是不堪一提。就算是利用改变空气屈光度的方法来隐,张凡自信也能够看出破绽。能够瞒过他的眼睛的,绝对是极其高明的纯粹的隐超能力!

    但是在这个洞窟之中,不是所有的超能力都失灵了么?难道还有能能够使用超能力?

    如果是这样,在不知道那个隐暗处的家伙到底是敌是友的况下,两人的处境,就相当的危险了!敌暗我明还不说,既然人家能够隐,鬼知道他还能使用出什么超能力来!

    虽然张凡对自己的手也很有自信,但是面对着一个看不到的对手,还是有几分心虚的。如果对方和自己一样,还有一两样用于攻击的超能力,那还真的只能让人当靶子打了。更何况,在他的后,还站着一个现在几乎是没有丝毫的还手之力的小雪!

    “阁下既然能够来到此处,想必定然不是什么平庸之辈。”张凡沉着脸,缓缓的说道。“又何必做此小丑行径,戏弄我等?”

    这话说得很刻薄。不过张凡现在也顾不上会不会激怒对方了,敌暗我明太不利,先将对方出来再说。

    “放肆!”果然,话刚出口,就听得一声冷喝,紧接着,就在张凡边的石壁上突然生出了一只手臂,狠狠的朝着他劈了过来!

    那个神秘人居然并不是隐了,而是将躯没入了四周的石壁之中!

    猝不及防之下,张凡只来得及将手架在了前,堪堪挡住了那道还闪着淡淡石质光芒的手臂。

    “啪”的一声闷响,这看似平常的一劈,居然将张凡给劈的飞出了十余丈,然后轰的一声,狠狠的砸在了石壁之上,将石壁砸出了一个人形的大坑。

    “张凡!”这一切简直可以说是电光石火之间发生的,小雪甚至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是怎么回事,就看到张凡已经被打得飞到石壁上去了。一时之间,不由得肝胆裂,尖声叫了出来。

    “小姑娘,别担心,你那个同伴死不了。”就在小雪准备扑过去看个究竟的时候,突然觉得肩头一紧,耳边响起了一个淡淡的声音。

    “你到底是谁?”小雪到底也不是常人,虽然在恢复了自己本来面目之后就不知不觉开始依赖张凡,但是乍逢大变,还是强迫自己很快冷静下来了:“你把他怎么了?”

    一只灰白色的手臂直接从石壁中伸出来扣住了自己的肩膀,而且还根本就感觉不到任何的温度,如果换在平时,小雪只怕早就尖叫起来了,现在居然还能如此心平气和的说话,她还真的有些佩服自己。

    看来人的潜力,实在是无穷无尽的啊!

    “如果按照本帅当年的脾气,他刚刚口无遮拦出口冒犯,只怕是死了十遍还不止!”那个声音冷冷的说道:“不过这么多年了,火气也降了不少,这次只是略施惩戒而已!”

    “少来了!”这边话音刚落,那边倒是又有声音冒出来了。小雪转过头去一看,只见刚刚还如同一团烂泥一边软倒在地上的张凡居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一脸鄙夷的说道:“你刚刚出手的力道,分明就是想杀人泄愤!如果不是我反应快,加上从小锻炼体保卫祖国,得了一副好板儿,这一下口只怕都让你打出一个对穿孔来了把?”

    虽然他脸上竭力表现出没事的模样,但是灰头土脸的样子,加上嘴边挂着的一线血丝,却实在是显得相当的狼狈。

    实际上,他现在也是相当的不好受。

    这个神秘的手臂所劈下来的那一掌,虽然被他挡住了并没有直接打在口上,但是所造成的伤害是没法小看的。他现在只觉得血气翻腾喉头发甜,稍微不小心就会一口血喷了出来。至于生生的受了那一掌的双臂,给他的感觉就是……

    没有感觉!

    他只觉得这双手臂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一样,麻木的根本没有丝毫的感觉,就连想稍稍弯曲一根手指头的办不到。

    这种形让他是心头叫苦不已。如果是痛或者其他的到还好了,最少说明受损况不怎么严重。可是这种丝毫感觉都没有,那不和断掉了没有什么两样了么!

    本来人家神出鬼没的,自己两人就处在相当不利的境地了,这下自己还成了个残废,还怎么打?小雪是绝对指望不上的,没了超能力的她,除了嘴皮子厉害一点根本就没有一点战斗力了。

    “小子,本帅如果真的想要你的命,你以为刚刚那下你可能躲得过去么?”声音对张凡的指责根本就是嗤之以鼻:“放心好了,本帅手下自有分寸,你那双手只是暂时不能动而已,休息一阵,等血脉流通了就好了!”

    说到这里,声音顿了一顿,然后又接着说了下去:“不过,你刚刚冒犯本帅,惩戒也不能太轻!所以,一个月之内,你是绝对不能和人动手,否则的话,双臂必定经脉寸断,就算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

    “嘶……”张凡本来不信这个邪,一个月之内动手就双臂经脉寸断?吓谁啊?不过就在他强撑着准备扶住墙壁站起来的时候,猛然之间一阵剧痛从手臂上传了过来,让他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

    双臂有痛觉了本来是件好事,但是张凡的心却是仿佛沉到了谷底一般。因为伴随着那阵剧痛传来的,还有一丝虽然细弱却是深厚无比的气息。这个神秘的偷袭者,竟然在自己的双臂之内种下一丝真气!

    这下他可不敢乱动了。鬼知道对方说的是不是在真的,要是自己真的和人动手触发了这两道真气,说不定还真的会引起反弹,搞得双臂经脉寸断!

    “阁下到底是谁?”强忍者手臂上传来的刺痛,张凡冷冷的问道:“手既然如此之高,料来定然是前辈高人,戏弄我们两个晚辈,不觉得过分么?”

    没吃过猪也看过猪走,这么神乎其技,居然能够通过两人双臂相交的一瞬间渡入这么一条危险的真气,这在张凡的认知之中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当年教导他的那个老头子也是当时江湖上的名宿了,可是张凡很清楚,就算是老头一直活到了现在,甚至再活个几十年上百年,也不可能有这种成就。甚至可以说,在张凡的认知中,这种功夫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

    可是张凡也很清楚,这个绝对不是超能力,而是不折不扣内家功夫!他也算是超能力和内家功夫都是顶尖高手的人物了,什么是超能力什么是内功他还是分得清的。如果是超能力他反而不会这么震撼,因为超能力是天生的,后天的努力顶多能够提高超能力的控水平和使用手法,威力是绝对没法提升。内功就不同了,除非是运气特别好,遇上了什么天材地宝一类的极品,否则的话那可是要一步一步靠时间炼上来的。除了传说中的人物,最近几百年可是没有什么服用天材地宝的幸运儿出现,张凡是甚至怀疑那些什么千年人参万年灵芝一类的东西,到底是不是真的存在。

    人参不过是几年生的草本植物,灵芝更是和蘑菇一样的真菌而已,活得了那么久么?

    可是现在面对的这个人,却让张凡不得不怀疑他是不是真的服过了这类可以疯狂提升功力的天材地宝!从体内他留下的拿到真气的深厚程度来说,绝对不是人生短短几十年上百年能够修习出来的!

    “前辈高人?”对方好像料不到张凡处在这种形之下仍旧不肯屈服,反而在质问自己,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你小子首先出言不逊,又是后辈对前辈的态度么?想不到你居然有立场来指责我!”

    “阁下如果不装神弄鬼,晚辈自然也不会出言冒犯!”只要你肯讲道理,那就总比硬碰硬的动手强。张凡心头一喜,抗声辩解道。

    “装神弄鬼?”神秘人物仍旧隐在石壁之中不肯出来,只是扣住小雪肩膀的手却是丝毫都不肯放松。不过看起来他的力道倒是拿捏得恰到好处,小雪虽然摆脱不了,却也没什么痛苦之色。“这儿本来就是我的地方,你们冒冒失失闯了进来,居然还说我装神弄鬼?”

    “你的地方?”这下轮到小雪冷笑了:“这儿分明就是始皇陵,怎么可能是你的地方?难道你就是赢政陛下?”

    “我自然不是赢政那个没用的小子!”声音仍旧是冷冷的:“不过谁告诉你,始皇陵里面就都是赢政的地盘?”

    听到这话,张凡和小雪不由得心头一震!对方好大的口气啊!本来按照小雪的意思,对方既然说这儿是他的地盘,可想而知,对方应该也是个盗墓者,不知道怎么混进了始皇陵。大概是看这儿布置不错,所以就将这里当成了一个据点而已。

    她说出的话,也是告诉对方,这里的原主人是秦始皇,大家都是进来做客的,就算是有个先来后到,也不要弄得自己和主人一样,毕竟大家都不是秦始皇,谁也没有那个资格。

    可是没想到对方却是说出了这么一句话!从他话里的意思可以看出来,这里本来就是他的!也就是说,两千年前建造的始皇陵,居然就有一个空间注定是他的!

    这怎么可能!

    “笑话!”果然,震惊过后,小雪直接就开始反唇相讥:“还真以为吹牛不用上税了?难道两千多年之前你就在这儿住了?而且始皇陵可想而知,就是秦始皇的陵墓,里面怎么可能会有别的地方?”

    “哈哈,你以为我想住在这儿?”对方的声音之中突然隐隐透出了一丝悲伤:“想我白起一世何等英雄,到头来却为赢政这个没用的小子守了两千多年墓!难道你以为我不想到外面的花花世界去?”

    白起!

    这个神秘的人物,居然是白起!

    张凡只觉得仿佛一道闪电直接从天上劈下来,正正的劈在他的头上,搞得他一阵头晕眼花。

重要声明:小说《灵能奇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