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三章 海底世界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李白 书名:灵能奇探
    “走吧!”隔了好久,张凡才从满目的震惊中清醒过来,伸手拉了小雪一把:“既然来了,就朝前走吧!”

    小雪比他还要不堪,居然浑浑噩噩的被他拉了好远才清醒过来,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伸手在张凡手臂上狠狠的掐了一把,搞得张凡一声怪叫。

    “做什么?”张凡一边揉着手臂,一边埋怨道。虽然张凡的体素质不错,可是这么猝不及防的被狠狠的捏了一把,说不痛那还真的是假的。

    “会痛?那就表示我不是在做梦了?”小雪说出来的话让张凡简直有些哭笑不得:“做梦的时候,是不会感觉到痛的!”

    “我说大小姐,要知道是不是做梦你捏自己不就得了,干嘛捏我?”张凡简直都想哭了,因为小雪可怜巴巴的小声说了一句:“我怕疼。”

    拜托,你怕疼我就不怕了?不是自己的手就能下死劲捏是吧?张凡哭丧着一张脸,可是实在是不好说什么,只能挥了挥手,闷声朝前走去。能说什么?遇上这么个小魔星,还是老老实实认命好了!

    一想到以后的子可能都要这么过了,张凡的心里就觉得苦成一团。只是那种痛苦之中,为什么还有着一丝丝的甜蜜呢?

    莫非自己真的是个坯子,有被虐待狂的潜质?张凡顿时打了个冷战,不敢再继续想下去了。

    不久,脚下的土壤变了质。接连细沙平原的是一片胶粘的泥地,单独由硅土或石灰贝壳构成,美国人管它叫“乌兹”。接着两人过一段海藻地,它们是未经海水冲走的海产植物,繁殖力很强。这种纤维紧密的草坪,踩在脚下软绵绵的,足以和人工织出的最柔软的地毯媲美。但是,不只他们脚下是绿草如茵,连他们头上也是一片翠绿。水面上轻飘飘地浮着一层海产植物,全部是取之不尽的海藻。

    张凡看见水中浮着很长的海带(有些作球形,有些作管状)、红花藻、叶子很纤细的薛苔、很像仙人掌的蔷薇藻,到较近海面的一层是青绿色的海草,在更深一些的地方是红色的海草,黑色或赭色的水草就在最深处,形成海底花园和草地。

    这些海藻类实在是造化的奇迹,宇宙植物界的一个奇迹。地球上最小和最大的植物都产生在海藻类中。因为五平方毫米的地方,可以有四万条这类眼不可见的微生植物,同时人们又采过长一直超过五百米的海带。

    两人从进入通道开始,已经快一个半小时了。从阳光的角度来看,正是快到中午的时候。太阳光垂直地照下来,再没有折作用了。颜色变幻的花样渐渐没有了,翠玉和青玉的各种色度也慢慢的头顶上消失了。一切都经济无比,只有两个人踩草地上发出的异常响亮的声音。就来那很轻微的声晌也很快地传了出去,这些是在陆地上时的耳朵所不熟悉的。本来,对于声音,水比空气是更好的传音体,它传播声音比空气快四倍。

    这时候,在通道之中的海底地面由于有明显的斜坡,渐渐低下去。

    到了一百多米的深度,张凡还能看见太阳光,不过很微弱。尾接着阳光的强烈光辉,是红色的曙光,白与黑夜之间的暗光线。但两人还看得清楚,可以引路,还不需要使用口袋里面的手电筒。

    就在这时候,张凡突然停下来。就在离着两人不远的地方,已经渐渐露出来的一堆堆模糊不清的形体。

    这,居然是一大片的海底森林!

    张凡不由得又吸了一口凉气。

    这森林中生长的都是高大的木本植物,当他走到树林中间阔大的拱形枝干之下,张凡的眼光首先就被林中树枝排列的奇特形状所吸引了这种形状,他从来没有见过。

    林中地上并没有生长什么草,小树上丛生的枝权没有一根向外蔓延,也不弯曲垂下,也不向横的方面伸展。所有草木都笔直伸向洋面。没有枝条,没有叶带,不管怎么细小,都是笔直的,像铁杆一般。海带和水藻,受到海水强大密度的影响,坚定不移地沿着垂直线生长。而且这些水草叉是静止不动的,当我用手分开它们的时候,一放手,它们立即回复原来的笔直状态。这林子简直就是垂直线的世界!

    不久两人便看惯了这种古怪的形状,同时也习惯了四周的相对的黑暗环境。林中地上随处有尖利的石块,有很多甚至已经到了通道之中,很不容易躲开,当然,面对着张凡和小雪的手还是不在话下的。海底植物,在这里几乎是应有尽有了,张凡不知不觉地把动植物两类混淆起来,把动物当做植物,把动物当做植物。

    不过,除了极为高明的学者,又有谁能不弄错呢?在海底下,动物界和植物界是十分接近的:张凡观察到,所有这里的植物界产品,跟土壤只是表面上连接起来。它们没有根,支持它们的不管是固体、是沙、是贝、是甲壳或石子,都没有什么影响,它们所要求的只是一个支点,而不是借以生长购力量。这些植物只是自己发展起来,它们生存的唯一资源就是那维持它们和滋养它们的海水。它们大部分不长叶子,只长出奇形怪状的小片,表面的色彩很有限,只有玫瑰红、洋红、青绿、青黄、灰褐、古铜等颜色。恬生生的、似乎迎凤招展地作扇子般展开的孔雀彩贝,大红的陶瓷贝,伸长像可食的嫩笋一样的片形贝。细长柔软,一直长到十五米高的古铜藻,茎在顶上长大的一束一柬瓶形水草,以及其他许多的海产植物,通通没有花。一位很风趣的生物学家曾说过:“动物类开花,植物类不开花,大海真是奇异例外的环境,古怪新奇的自然!”

    在这些像温带树木一般高大的各种不同的灌木中间,在它们的湿润的荫影下面,遍生着带有生动花朵的真正丛林,植虫动物的篱笆行列,上面像花一般开放出弯曲条纹的脑纹状珊瑚,触须透明的黑黄石竹珊瑚,草地上一堆一堆的石花珊瑚为了使这个幻觉完整无缺一又有蝇鱼,它们像成群的蜂雀,从这枝飞到那枝,至于两腮耸起、鳞甲尖利的麦虫鱼,飞鱼,单鳍鱼,那简直就像一群鹌鹑,在我们脚下跳来跳去。

    虽然走了四小时的路,张凡并不感到肚子饿,这让他心里很惊异。但另一方面,他却感到相当的疲倦,很想睡觉,几乎没有法子克制。而边上的小雪,甚至都已经睡着了!

    张凡伸出手去,狠狠的捏了小雪一把,很是有些趁机报复的味道。虽然这实在是不能怪他,在这种形下,要是真睡着了,是极其危险的。

    地面总是往下陷,斜度更是明显,渐渐的朝着最深的海底走去。这时候,想是快要到三点了,两人已经到了一座狭小的山谷中,这山谷在峭壁间,在一百五十米深的海底下。

    虽然没有什么器械可以测量张凡还是知道,两人最少已经在一百五十米的深度以下了。即最清澈的海水,阳光也不能再往下照了。正是在这时候,周围变得漆黑。在十步外什么也看不见。

    不过好在两人的手电筒还没有扔掉,所以在打开手电筒之后,四周顿时明亮起来。

    两人继续走入森林中最幽深的地方,沿途树木渐渐稀少。张凡注意到,在海底,植物界要比动物界消失得早些。海产植物虽然已经放弃了这些变为贫瘠的土地,但数量很多的动物、植虫动物、节肢动物、软体动物和鱼类仍然到处皆是。

    后来,大约四点钟左右的时候,新奇惊人的旅行结束了。一道高大的岩石墙和一大堆怪石群矗立在两人面前,那是巨人般的岩石层,花岗石的悬崖,沉黑的岩洞,可是看不见有可以攀爬上去的路径。

    在这片岩石墙底部的正中央,一个正对着通道的地方,居然有着一个黑黝黝的,看起来深不可测的洞口!

重要声明:小说《灵能奇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