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三十二章 水晶通道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李白 书名:灵能奇探
    “怎么了?”张凡心中一喜,难道小雪发现了什么?

    “通道边缘大概两厘米的地方,有细缝。”小雪点点头。“很小的缝隙,如果不是仔细的探察的话根本就感觉不到。但是刚刚好整整围成一圈,如果没估计错的话,只怕这道缝隙是贯通的。”她的超能力还不能探测到这么厚的石墙的后面是什么,所以自然也就没有办法知道那线缝隙是不是一直延伸到了石墙的另外一面。

    张凡的眼前一亮,围着通道边缘两厘米的地方整整一圈,贯穿了石墙的缝隙?这个,不就是一扇门么?

    难道自己并没有走错,这个通道的确是通向始皇棺椁的,这堵石墙只是个障碍而已?

    可是如果真的是通向始皇的墓室的,为什么又在放水墙的外面呢?难道秦始皇在建立墓室的时候,就不怕地下水的侵蚀,腐化了他的尸体么?抑或,他还有另外的保护方法?

    算了,不管怎么样,先打开这个通道再说!“小雪,你再探察一下周围,是不是有什么机关之类的东西?”这么厚的石墙,就算是用重型坦克来撞也撞不动,一定有机关的。

    “有了!”这下只过了一刻,小雪就叫出声来:“在地板下面,有一个很奇怪的东西!”

    奇怪的东西?张凡一愣,走过去,将小雪指定的一块地板给翻了过来。才翻过来看了一眼,张凡也呆住了。果然是很奇怪的东西!

    一个刻着十二个人像的圆盘!呃,说是人像也不太对,这十二个人形物体虽然子看起来象人,可是头部却是完全不同的东西。有鸡有狗,有蛇有猪,可就是没有一个看起来象人的头。

    “靠!”纵然张凡不太喜欢说脏话,此时也忍不住狠狠的吐了一口。难道是埃及的那些古神,在埃及闹腾完了不算,还跑到中国来玩了?要知道,上次看到的那个阿奴比斯的雕像,就是狗头人的造型。好像在世界各地别的地方的神话里面,这种造型并不是很多吧?

    不过很快他就推翻了自己的看法。因为他目光一转,看到了一个龙头人的形象。要知道,龙这种生物,是只有中国的神话传说中才有西方的神话中自然也有龙,不过那种龙看起来就像是一只大蜥蜴,和中国的龙有着相当大的区别。而这个圆盘上的龙头人,鹿角鲤须,牛头蛇鳞,活脱脱就是一个神话之中东海龙王的形象。

    根据这个就可以看出来,眼前的这个圆盘上所刻画的,应该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东西,和埃及以及西方的那些玩意无关。

    “十二生肖!”张凡的眼睛突然一亮。鸡狗蛇猪龙马牛鼠猴羊虎兔,没错,十二生肖,一个生肖一个人,不多不少刚刚好。不过这个圆盘上的十二生肖也是在怪,排列根本就是杂乱无章,并没有按照平常的那种鼠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的顺序排列,所以张凡一下子没有认出来。

    “咦,在这个底下还有一行小字呢!”就在张凡思考的时候,小雪突然指着圆盘边上叫了出来。

    “哦?”张凡一愣,凑过去一看,果然有一行小字,字与字之间还留下了空格,显然是分成了几组:戊戌未、甲午申、丁亥已、己丑辰、壬寅子、癸卯酉。这一行字还是用大篆刻成的,如果张凡不是对中国古文化的造诣很高,还真的有些认不出来。

    不过就算是认出来了,也没什么用。这四句口诀不像口诀,时辰不像时辰的玩意,就算是张凡读过那么多古书,还是看不懂。

    “唉,这行东西是什么?”小雪可没有张凡这么好的功底,那行大篆在她的眼里,基本上就是天书。

    张凡苦笑着将这十八个字读了出来,结果小雪皱了皱眉头,又问:“这些玩意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时辰?”对于小雪来说,知道中国古代是用这些天干地支来表示时间已经是极限了,至于其他的,呵呵,对不住,这个,问我还不如问墙的好。

    “不是。”张凡摇了摇头:“时辰不是这么表示的。”三个字一组,表示年份则多了,表示具体到哪一年哪一月哪一哪一时又少了。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小雪看着张凡,追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张凡摊了摊手,这玩意根本就是天书,就算是密码,好歹也要有编码规则才能够解开啊!

    对了,密码!张凡眼前突然一亮。在中国古代的历法中,这些天干地支不是和十二生肖都有联系么!这种联系,不就是现成的编码规则嘛!

    本来张凡还想不到这个的,可是边上就摆着一个刻着十二生肖的圆盘,让他一眼看到了,顿时就产生了联想。

    “戊戌年,嗯,是狗,未,是羊,甲午年是马年,而后面那个申,是猴;丁亥年是猪年,已则是蛇,己丑年是牛年,辰是龙……”张凡在心里飞快的计算着,这些东西在他看来简直就是常识,根本就不用想,信手拈来就是了:“狗、羊、马、猴、猪、蛇、牛、龙、虎、鼠、兔、鸡,嗯,刚好十二个!”

    虽然不知道对不对,可是好歹也算是将这个密码破译出来了。问题是,密码出来了,该往什么地方填?

    小雪听着他的分析,然后偏着头想了想:“要不,我们按照这个顺序将圆盘上的那些个人物都按一遍看看?”

    “没办法,也只有这样了。”张凡叹了一口气,刚刚他早就好好的观察了一下那个圆盘了,那些个人像都是蚀刻在上面的,根本就没有什么表示能够按下去的地方。算了,死马当作活马医吧!

    “……虎、鼠、兔、鸡,好了,都按完了!”小雪嘟着小嘴,转过头来看着那扇石墙,嘴巴里还在不停的念叨:“垮掉,垮掉,快跟我垮掉!”

    张凡不由得哑然失效,就算是这个机关真的是打开这个石墙的,也不会夸道这么夸张要是这么高一堵石墙垮掉了,整个始皇陵非被倾泻而来的泥土塌方埋掉一大半不可。

    “咦,怎么什么反应都没有?”等了许久,别说小雪期待中的山崩地裂式的大场景了,就连一点小小的震动都没有。张凡心里苦笑了一下,看那个圆盘的样子就知道,根本就不是用按的,小雪这么瞎搞一通,能有反应才怪了!

    小雪可不管那么多,直接上前冲着石墙就是一脚:“死东西,居然一点面子都不给我!”

    张凡就算现在的心不好,也被小雪那种孩子气的举动给逗乐了,走上前去拉了她一把:“好啦好啦,这块石墙又没有感觉,你踢它做什么?难道你的脚不痛么?还是……咦?”

    就在小雪的脚边,居然出现了一丝新鲜石材的痕迹!难道小雪刚刚这一脚,竟然将这堵石墙给踢得凹了进去?这可能么?一边思考着,他突然伸出手去,抵住石墙,然后用力一推!

    随着他的动作,手下的石墙居然无声无息的朝后退了一寸有余!

    “这么容易?”张凡不由得楞住了。刚刚他可是仔细的检查了这堵石墙,结实得很,哪里可能像这样样稍微用点力就推得动?“难道刚刚那个丫头还真的瞎猫撞上了死耗子了?”

    “哇,张凡,你好厉害呢,连这么厚的石墙都能推的动!”小雪在边上大呼小叫了起来:“我看你是不是猪八戒附体了,所以力大无穷?”

    “我要是猪八戒,你就是高小姐!”张凡没好气的白了小雪一眼,然后直接转过头去,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小雪被他刚刚那句话给弄得满脸通红,还满是幸福的笑意。“我看啊,是刚刚你踩了狗屎走大运,误打误撞之下居然将机关启动了!”

    “是么?”小雪一下兴奋起来,也伸出手来推:“那快推吧,说不定墙后面就是秦始皇的墓室了!”

    

    别的不说,这堵石墙还真的是厚。张凡和小雪两人推了半天,估计都有二三十米了,居然还没有到尽头!

    “咦,不对!”张凡突然感觉有些不妥,回头一看之下,不由得惊呆了!两人后,十多米的地方,居然还是一堵石墙!

    这怎么可能!石墙已经被两人推了二三十米,两人的后应该就是来时的甬道,怎么可能仍旧是一堵石墙?难道这又是一个机关?

    可是就算是机关,这堵封闭自己退路的石墙,到底是从哪儿来的?这么大一块石头,绝对不可能无声无息的弄到自己的后来啊!而且更奇怪的是,理论上自己两人是在个封闭的空间中了,可是四周却依然有光亮,而且空气也没有什么浑浊的感觉。

    “张凡,怎么了?”小雪正在一边干的不亦乐乎,突然看到张凡停下来了,不由得有些奇怪。

    张凡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朝着后方指了一指。

    “啊,怎么会这样?”小雪看了也吓了一跳:“我们被困住了!”

    “没错。”张凡点了点头。

    “那该怎么办?”看来不管是多么能干的女人,一旦和男人在一起的时候,都会变得没什么主见。要知道,张凡不在的时候,小雪一个人主持一个全部由超能力者组成的杀手组织都没什么问题,可是和张凡在一起,却变成了事事都不想动脑筋的小女孩。

    “不知道。”张凡摇了摇头,走过去试了试:“这块石头很沉,根本推不动。我想,不管怎么样,我们都只有继续朝前走了,希望不要让我们推得太远为好,我都有些累了。”

    好在况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糟糕。在继续将前面的石头推了几十米,就在张凡几乎怀疑自己会变成希腊神话中那位永远都要推石头上山的家伙之后,他终于看到了一线光芒。

    一线闪烁的,带着一丝幽幽的蓝色的光芒,就好像是在水底看到的从水面上投下来的阳光。

    就在两人用上最后一把力气,将那块石头彻底的推开的时候,张凡发现自己对于这种光线的感觉,一点都没弄错。

    他和小雪两个人,现在正沐浴在这种穿透水面照下来的阳光之下。

    他们两人所处的地方,居然在水底!

    严格的说,并不能算是在真正的水底。因为两人的后,连一滴水都没有。

    就在两人的面前,居然是一条通道,一条完全透明的、没有一滴水的水底通道。

    “我是不是在做梦?”小雪的声音幽幽的从耳边传了过来,倒是让张凡苦笑了一下。如果他还是刚刚出道的少年,说不定会和小雪发出同样的疑问。可是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之后,这种诡异的形,他已经差不多可以毫不变色的接受了。

    他慢慢起,走到了通道的边上,然后朝着通道壁伸出手去。

    他的手,竟然毫不费力的穿了过去!这个通道和外面的水底世界,竟然是没有阻隔的!

    虽然张凡自认为见多识广了,可是这个形还是让他觉得震惊不已!仿佛触电一般的将手缩了回来,湿漉漉的手掌告诉他,刚刚并不是幻觉!

    张凡鼻翼微微的抽*动了一下,然后将手指伸到口边,伸出舌头来

    咸的,还有一点苦。

    居然是海水!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搞错的话,张凡和小雪两人,此刻居然是在海底!

    前一刻还在黄土高原地下的始皇陵,此刻居然是在海底!

    张凡觉得头有点晕。

    

    老实说,排除了心中的震惊之后,眼前的景色是相当的美丽的。

    太阳光强有力地穿过水层,把水中的颜色驱散,张凡可以清楚地分辨一百米以内的物体。而在百米之外,水底现出天蓝一般的渐次晕淡的不同色度,在远处变成浅蓝,没入模糊的黑暗中。

    说实在的,张凡甚至有一种错觉,周围的这水实在不过是一种空气,虽然密度较地上的空气大,但透明的形是跟地上空气相仿。在他头上,他甚至看见了平静无波的海面。

    脚下的沙滩很细,很平,没有皱纹,像海滩上只留有潮水痕迹一般。这种眩人眼目的地毯,像真正的反镜,把太阳光强烈地反出去。由此而生出那种强大的光线辐,透入所有的水层中。

    在两人不远的地方,是一排海底的岩石。

    如果不是张凡的眼力足够好,他甚至都不能够辨认出那是一排岩石。石上满铺着最美丽的形形色色的动物和植物,那种美丽甚至连张凡都觉得有些耀眼,至于边上的小雪,她早就尖声叫了起来了!

    太阳光在相当倾斜的角度下,投在水波面上。而光线由于水的折作用,像通过三梭镜一样被分解,海底的花、石、植物、贝壳、珊瑚类动物,一接触被分解的光线,在边缘上便显现出了七种不同颜色。这种所有浓淡颜色的错综交结,真正是一架红、橙、黄、绿、青、蓝、紫的彩色缤纷的万花筒!在张凡眼里,就算是再伟大的画家,也不见得能够画出如此夺目如此绚烂的色彩!

    张凡在惊叹过后,却忍不住嘀咕了一声:“这儿还真是生物学者的天堂!”说实话,张凡因为闲着无聊的时间太多,对于海洋生物学也有过一定的研究,他甚至认为,自己比一些真正的海洋生物学家更加的专业。当然了,他的精神力如此强大,学什么东西基本上都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张凡甚至在一瞬间就找出了几乎所有看到的动物的分类。满地都是腔肠动物和棘皮动物,变化不一的叉形虫,孤独生活的角形虫,纯洁的眼球丛,被人叫作雪白珊瑚的耸起作蘑菇形的菌生虫,肌盘贴在地上的白头翁,这些形形色色的绚烂色彩布置成一片花地;再镶上结了天蓝丝绦领子的红花石疣,散在沙间象星宿一般的海星,满是小虫伪海盘车,这一切就好像水中仙女手绣的精美花边!朵朵的花彩轻轻的摆动摆动起来,就好像真正的花朵在风中摇曳。

    成千成万的美丽的软体动物散布在海底,环纹海扇,海糙鱼,当那贝真正会跳跃的贝,洼形贝,朱红胄,像天使翅膀一般的袖形贝,叶纹贝……简直让人目眩神迷!而在他们头上居然还有成群结队的管状水母,它们伸出它们的天蓝色触须,一连串地飘在水中。还有月形水母,它那带白色或淡玫瑰红的伞,了天蓝色框子,甚至连阳光都给遮住了。在远处的黑暗中,还有一些星星点点的光点,那是发亮的半球形水母,正在发出磷光。

重要声明:小说《灵能奇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