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六章 调戏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李白 书名:灵能奇探
    不过没有考虑多久,张凡就作出了决定:继续往前走!

    老实说,这个决定做得并不容易。他现在的生活过得并不差,银行里的存款,只要不是天天买一个小岛来玩,就算是每天都住在阿联酋的七星级大酒店里面挥霍,大概这辈子也没办法用完。更不用说上面那些金银珠宝了!而且凭着他和国安方面的关系,自己想要过自由自在的生活,也不是什么难事。

    至于他的红颜知己,更是遍布全球这一点,他还真的可以和英国的那位有名的詹姆斯.邦德相比美了,每一次冒险,几乎都要惹上一次债上。如果他想安安稳稳的过子的话,这些红颜知己里面,有得是愿意陪着他终老田园的人在。

    可是这种生活,真的是他所愿意过的么?如果他就这么退了出去,这辈子他真的能够过得开心么?

    不可能!

    张凡自己知道自己的格,虽然并不能算是一个近乎偏执的完美主义者,但这么半途而废肯定会在他的心里留下影。他并不是没有无功而返的纪录,但是那些都是一些无伤大雅的委托,比如说寻找失物之类的,并不值得放在心上。

    可是这次却是完全不同!要知道,因为之前一直格守着所谓的私人侦探的教条,所有的行动一定要得到委托才会开始,这一次才算是入行以来真真正正纯粹的为了自己的行动。也就是说,这次相当于他自己给自己的一次委托!在完成别人的委托的时候,他都能够不顾危险,一往无前,难道对自己对自己的委托反而畏首畏尾?那还真是笑话了!

    如果真的就这么退走了,他一辈子都不会心安!而且更重要的是,他这次来,是为了一个真正的秘密,一个关于自己,关于所有的超能力者,甚至关于所有人类命运的秘密!

    如果在这个地方没有答案,他也会遗憾,但是最少能心安理得。可是如果是有答案却因为自己勇气不够而放弃了探询,张凡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不过虽然作出了决定,张凡还是有些犹豫。因为

    他不是一个人!(呃,向黄健翔大大致敬!)

    如果是他自己单独来冒险,张凡可能根本就不需要考虑这么久,直接就朝着前面冲过去了。可是在他的边,还有一个伙伴。

    一个为女的伙伴。而且,更加糟糕的是,这个女的伙伴上,还牵扯着另外一个对张凡更加重要的女人。

    小雪。

    穿山甲的安危,虽然张凡也很担心两人在这短短的一段时间之类,经历了生死的变化,自然也有了一点感但是两人毕竟打交道的时间并不长,而且张凡相信,作为一个价极高的且具有超能力的杀手,穿山甲肯定有一定的自保能力。

    可是小雪没有!在张凡的印象中,小雪就是一个很平常的女孩子,这次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昏了头,将她带了进来。而现在知道小雪在什么地方的人,就只有一个穿山甲了。

    虽然因为那个手势,张凡对穿山甲的怀疑已经消散了大半,但是不管怎么样,是她掳走了小雪,而且将她藏了起来。虽然她一直强调小雪现在很安全,但谁知道是真是假?小雪在他心里的地位,可是比那些个红颜知己重要得多了。

    退一步说,就算是她说的是真的,可是秦始皇陵里面的危险张凡也看到了,穿山甲认为安全的地方,就一定真的安全么?会不会还有根本就没有被注意到的危险?再退一步,就算是那个地方真正的安全,万无一失,可是看到张凡和穿山甲一直没有出去,要是小雪一时心急跑了出来该怎么办?

    自己在她边的时候还能够保护她,可是现在她是单独一个人!如果一不小心触发了什么机关或者遇到了吸血蝙蝠这种怪物,那绝对是有死无生的结局。

    “我决定,继续往前走。”张凡转过头来,看着穿山甲,淡淡的说道。

    “噢。”穿山甲根本就没有丝毫出乎意料的表,只是轻轻的噢了一声,好像根本就是一开始就知道张凡会作出这种决定一样。

    “不过我想拜托你一件事。”看到穿山甲并没有什么反应,张凡继续看着她的眼睛说道:“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受了委托来协助我,我都希望你帮我办到这件事。”

    穿山甲皱了皱眉头,看来是没想到张凡还有这一招。不过她还是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反问了一句:“什么事?”

    “我想拜托你,现在就回头。”张凡看到穿山甲想说什么,直接摆了摆手,阻止了她,继续说了下去:“虽然你说小雪现在很安全,但是现在始皇陵里面的形你也看到了,只要是在始皇陵里面,就没有什么真正安全的地方可言!我希望你赶快回头,将小雪送出去。”

    “不行!”穿山甲根本不为所动,直接就是硬邦邦的两个甩了出来。

    “上面那些财宝,你可以通通带走。”张凡好像预料到穿山甲会这么说,没有理她,继续说了下去:“我知道,接受了任务而没有完成,是要加倍赔偿雇主的损失的。不管你接下的任务报酬金额有多大,上面那些东西应该都足够赔偿了。”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赔偿不赔偿的问题!”张凡的话很明显惹恼了穿山甲:“这是信用!一个杀手的信用,是比金钱更加重要的东西!”

    “但是不会比自己的命更加重要,对不对?”张凡淡淡的打断了她。干这一行,信用的确是第一位的,但是如果任务真的危及到了自己的生命,就算是放弃了也不会有什么恶评。虽然张凡并不是杀手界的人物,但是并不代表他不知道这个。

    “对你来说或者是这样,但是对我来说,有些东西,比我的生命更加重要!”穿山甲直直的盯着张凡的眼睛,眼中的神采甚至让张凡都有些受不住。也就是这种况下,让他并没有注意到穿山甲的话里只是说“有些东西比生命更重要”,而没有说“信用比生命更重要”。

    当然,这个只是一个很小的细节,就算是张凡注意到了,也会将之轻轻放过。毕竟,现在穿山甲眼中的神采,几乎可以说是狂了!

    一个狂的女人,就和走火入魔的家伙没啥区别,这种况下如果还试图和她争辩的话,那基本上不是和她一样狂,就是神经不正常。

    张凡很正常。

    所以他很快就放弃了争辩,直接反问了一句:“你真的决定了?”

    “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没有商量的余地!”穿山甲斩钉截铁的说。“除非我死在你前面,否则的话,我不可能丢下你一个人回去!”

    “那好吧。”张凡心头隐约泛起一阵奇怪的感觉,让他有些不太适应。这种话,实在是太像两个恋人在发的那些山盟海誓了可惜,在张凡心里,穿山甲没有丝毫的理由对他山盟海誓。

    自己甚至连她长成什么样子都不知道!

    虽然从脸部结构上来看,穿山甲应该是个很漂亮的女人不管怎么易容,脸部的骨骼形状是没有办法改变的,否则的话也不会有人根据头骨就能还原一个人的面貌了。不过张凡并不是这方面的专家,虽然隐约知道穿山甲的面部轮廓可能很漂亮,但是长成什么样却是不知道的。

    “我再问你一句,希望你一定要很认真的回答我。”张凡看着穿山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一眨不眨。

    穿山甲被他看得都有些心虚了,不由得强自笑了一下,伸手在张凡的眼前摇了摇:“怎么了,这么严肃?到底是什么事?”

    张凡没有理她的手指,一字一顿的问道:“我问你,小雪到底是不是真的安全了?是不是真的没有丝毫的危险?”

    “就算是在大街上走路,都可能踩着香蕉皮摔一跤呢,你这么个问法,我怎么回答?”穿山甲大概也是觉得他的态度过于咄咄人了,声音也有些不冷不起来:“没有丝毫的危险的地方不存在!如果你一定要我保证小雪没有丝毫的危险,那么对不起,我做不到!”

    “呃……”张凡想了一下,自己不由得也笑了,自己是关心则乱,刚刚所说的话的确没什么道理。“好吧,算是我说错了话。不过小雪是不是真的很安全?”

    “当然!”这次穿山甲回答得没有丝毫的犹豫:“我保证,她现在和我一样,全上下没少一点东西!而且就算是和你在一起,也绝对不可能更加安全了!”

    “现在和我在一起的话,可是谈不上丝毫的安全……”张凡嘟囔了一声,不过并没有说出来,只是点了点头。“希望你说的是真的!现在,我们走吧!”

    “好的!”穿山甲应了一声,跟着他朝前走去。

    

    一段通道很快就走了过去,一路上虽然两人小心翼翼,不过想象中的危险并没有发生,倒是让张凡很是觉得有些奇怪。

    不过这些怪物的心思,本来也就不是外人能够揣度的。所以张凡虽然很有些怀疑,但是只是将疑惑放在心里,同时更加的警惕起来。

    危险来临了之后并不可怕,可怕是不知道危险什么时候会来!现在的形,张凡感觉就像是暴风雨之前的宁静,这种宁静一旦被打破,必将是石破天惊一样的攻击!

    力量积蓄得越久,就越可怕!对于这一点,张凡可是有着深刻的认识的。

    所以他一刻都不能懈怠。如果一个不注意,让敌人偷袭成功了的话,由于双方的力量对比太过于悬殊,自己是绝对没有办法翻的。

    所以他绝对不能放松警惕,就算是这样会让自己的精神力飞快的消耗,也没有办法。那些蝙蝠们快如闪电,而且悍不畏死,数量又是那么多,真的被咬上了可不得了鬼知道它们的牙齿里面有没有毒素!另外再加上一个活了几千年,全上下几乎都是刀枪不入的青翼蝠王,还不要开打,这场战斗谁赢谁输几乎就是一目了然了。

    突然,走在前面的张凡猛地将手竖了起来,同时也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怎么了?”穿山甲也停下了脚步,用眼光询问着。强敌环伺之下,两人都不敢说话了,生怕一不小心就惊动了敌人。

    不过两人倒也默契得很,虽然只是一两个眼神手势,可是居然都能够明白对方的意思。这个倒是真的很奇怪,就算是再训练有素的人之间,相互也有一个磨合过程,能够这么快就达到这么默契的,实在是极少见的事

    “莫非这个就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张凡的心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个念头,不过很快就让他打消了。自己还真是个多种子,不过这次十有**是自作多了。

    抛开这个念头,张凡举起了手,指了指前方,然后摆了个侧耳听的姿势。

    经过他的提醒,穿山甲也默默的凝神听了起来。

    她的五感虽然没有张凡那么灵敏,不过也比常人要发达的多,很快,她的脸上也露出了深思的表

    “怎么回事?”穿山甲思考了一阵,大概还是没有想清楚,不由得冲着张凡挑了挑眉毛。

    张凡除了五感比她灵敏之外,还有一个地方是她拍马也赶不上的张凡能够控制空气,为他获得自己想要的报!

    所以她很有信心,自己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张凡一定会知道。

    不过可惜,这次张凡也没有回答他。他只是皱着眉头思考着,然后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和穿山甲一样对况不了解呢,还是形太复杂了,没法用手势和眼神说明。

    穿山甲的眉毛又挑了起来。这两种形不管是那一种,都不是好事。如果连张凡都搞不清楚况,那前面的形一定是有够糟糕的。如果是没法说,那形倒是好一些,表示势复杂,倒是不一定是危险。

    张凡继续皱着眉头思考着,等了几分钟之后,好像突然下定了决心一般,一把拉起穿山甲的手,朝着边上一块石壁掩了过去。

    骤然之间被张凡抓住了手,穿山甲的子顿时微微的僵了僵,好像很不习惯这种接触。不过马上她的子又软了下来,放轻脚步,跟着张凡走了过去。

    至于张凡,一脸的毫无所觉的模样。说实在的,这家伙牵过的女孩子的手,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这种程度的接触对他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之所以会伸手去拉穿山甲,实际上是一种下意识的举动,倒是没有占便宜的想法在里面的。

    说实话,按照这个家伙对待感的态度,如果真的想占便宜的话,早就口花花的调戏起来了,还用得上这种小男生泡MM的纯招数?(呃,俺承认,这一招其实真的是很好用的,尤其是对小女生。当不能确定对方对自己的态度的时候,试着去牵手是最稳妥的行为,可攻可受,呃,错了,可攻可守……千万不要在连牵手都还没有的时候就去搂她,这个是大忌,大忌!)

    不过张凡心里不在乎并不代表穿山甲心里也不在乎,只要看看她的脸就知道,虽然画过了妆,可是那层红色仍旧透了出来,可以想象如果没有经过化妆的话,只怕是连眼珠子都羞红了!但是也不知道她心里在胡思乱想什么,到达地方之后,并没有去挣脱张凡的手。

    张凡其实在她的体僵了那一下之后就差不多猜到了她的心思,一边在骂自己过于冒昧的同时,也不知道是一种什么心理,故意没有松开她的手,而且就算是到了那块大石的后面的时候,也好像已经忘记了对方的手掌还在自己的手心里一样,并没有放开。

    随着时间的过去,穿山甲的脸也越来越红,甚至连呼吸都有些微微的粗重了。一开始的时候,张凡拉住她的手,可以说是无意识的,可是到了地方,为什么还不放开?这个冤家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看看前面,形好像很诡异哦……”穿山甲脑海里还在有的没的的胡思乱想呢,张凡突然凑近了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

    穿山甲的呼吸更重了,张凡凑过来说话的时候,呼出的气息柔柔的打在她的耳朵上,那种痒痒的感觉,从耳朵上一直传到了心里,搞得她的心跳顿时快了许多。这个家伙,到底是在干什么?这么危机重重的地方,居然还在**?真是要死了……

    “**?!”这两个字眼突然让穿山甲清醒了过来,自己什么时候和眼前的家伙这么亲近了?而且还**?哎哟妈呀,自己到底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啊!

重要声明:小说《灵能奇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