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二一章 白玉为堂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李白 书名:灵能奇探
    “德国产VARTA高能纳米炭纤维固体电池,高效节能,保用两年!”穿山甲嘴里嚷嚷的是前一阵在媒体上很是闹了一阵的广告词,随着他的话,一个直径大约五十厘米的正方形小箱子被举了起来,箱子上那大大的VARTA的商标清晰可见。“生产期是半年前。”

    “什么?!”张凡这下可真的被搞迷糊了,半年前德国生产产保用两年的电池?开什么玩笑!始皇陵建立到现在,已经整整两千多年了!一个半年前生产、只能用两年的电池,居然在一个已经建立了两千多年里的陵墓里被发现,而且还在维持着一个已经运行了两千多年的装置的运转!

    难道这个世界,已经彻底乱了么?

    “难道每隔两年就有人过来帮忙换电池?”很明显穿山甲也被眼前的形给迷惑了,说出来的话相当的搞笑。

    “那还真的是个有心人,而且是神通广大的有心人呢!”张凡有些哭笑不得:“虽然我对能源科学的发展不是太了解,但是不管怎么样我都知道,这种电池最少在十年之前是不可能有的更不用说是两千多年前了!”

    是啊,如果始皇陵里面的一切都是靠这些现代科技来支撑的话,那两千多年的秦朝,这幅贵重无比的江山社稷图到底是靠什么来运作的?而且虽然看不到,但是张凡甚至可以肯定,在上方穹庐上那幅完备无比的星空图的背后,肯定也有动力装置在起作用的。

    难道这个动力装置,也是这种靠德国产的电池运转的宁波产的电动机?

    张凡的心里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滑稽感,仿佛是跑到月亮上去做考察,本来已经做好准备,发现了什么外星人或者其他稀奇古怪的东西都不会太吃惊,可是到了那儿却发现,上面居然是和上海差不多的人类社会!虽然依然稀奇,依然古怪,却和自己所想的差了十万八千里。

    “是不是在之前已经有人进来过了?”穿山甲和刚刚的张凡想到一块去了。

    “不太可能!”张凡挥了挥手:“我们进来花了多少功夫你也不是不知道,而且上面那条路根本就没什么痕迹。如果真的有人进来过不止一次的话,多少也会留下点让我们找得到的蛛丝马迹的!”

    “或者这儿有另外一条路呢?”穿山甲还不死心:“始皇陵这么大,我们一路上所经过的只不过是一小部分而已!说不定有一条安全得多也隐蔽得多的地道,可以直接通往地宫底层……”

    “即便是有人常常进来,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张凡指了指地上那些价值连城的珠宝:“如果是为了财物,这些东西他为什么一点都没动?”

    穿山甲的思维无疑比张凡活跃很多,听到张凡的话,不由得笑出声来:“你啊,在心里只有钱还是怎么着?这个世界上值得追求的东西可并不止钱!说不定他有什么别的目的,甚至有可能真的是什么都不为,就是专门来照看始皇陵的!要知道封建社会的忠君思想是很严重的,就算是真的有什么人在秦始皇临终时接受命令,要子子孙孙都守护这座陵墓呢!”

    扯淡!张凡不屑的撇了撇嘴。他不是不相信当时的人会有这种“愚忠”思想,甚至不息替子孙都做下承诺要知道,当时的中国,“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所以大王交待的事自然是要办好,而既然是自己的后代,自己当然也能够替他们作主。

    可是,两千多年过去,还真的会有人将两千多年前的老祖宗所说的话放在心上么?尤其是这话关系到一笔足足可以买下一个小国的财富,关系到自己的一生的前途命运的时候!

    若是在封建社会,说不定还真的有这种死脑筋存在,可是现在民智以开,早就不是什么长辈说什么就听什么的时代了!

    “好了好了,想也想不出什么东西来,我们还是找找看,是不是有别的出口。”想了一气,张凡还是没想出一个所以然来,干脆先放在一边。那些财宝可没有长脚,就算是扔在这儿,也不会跑了的:“别忘了,到现在为止,我们还没有找到秦始皇的棺椁呢!”

    是啊!虽然这片宫不管是地方还是价值都大得惊人,但是仍旧没有发现最重要的东西始皇帝的棺椁!只是前面的铺垫都如此惊人了,这位千古一帝为自己准备的中心墓室,究竟会有多么美轮美奂?

    看着眼前的一切,张凡甚至连想象都想象不出,比这个地方还要豪华的,究竟会是一个什么模样!

    “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阿房宫,三百里,装不下金陵一个史……”张凡突然想起了《红楼梦》里的几句形容四大豪族的话。不知道曹雪芹大大看到眼前的景象,还会不会写出那句话阿房宫,三百里,装不下金陵一个史?开什么玩笑!只是死后的地宫就是如此的极尽奢华了,生前所住的阿房宫还会差到哪里去?白玉为堂金作马?比起眼前这珠光宝气的江山社稷图如何?

    始皇陵,还真是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的大手笔!

    “唉,你一个人傻笑什么?”张凡还在念天地之幽幽,耳边突然传来的声音直接将他唤醒了。

    “没什么。”张凡笑了一下,开玩笑,要是被穿山甲知道自己刚刚在“发思古之幽”,还不定怎么取笑呢。“怎么了,找到出口了?”

    “找什么找,那么大一个洞你没看见?”穿山甲指了指刚刚取出发动机之后地面上现出的大坑。

    张凡伸过头去一看,可不是么,在那个大坑的底部,一个直径大概一米五左右的洞口现了出来,刚刚他的注意力被那台不可思议的电动机吸引了,加上本来这个坑就比较深,坑底的洞他也没看见。

    比起之前所见到的形,张凡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个入口,也未免太过于小家子气了一点。

    秦始皇之所以将地宫修筑得如此宏伟,而且根据史书记载,还有几十万的兵马俑随葬,这些都是有原因的。故老相传,这位雄心勃勃的皇帝,在世的时候就四处寻求长生不老之药,妄想建立千秋万代之功业。可惜,人固有一死,谁也逃不过去。于是他退而求其次,将几十万兵马俑随葬,好让自己死而复生的时候,能够率领这几十万的军队从坟墓里面出来,继续征战天下。(别说古人没有几十万的军队,白起在长平之战中,随随便便就坑杀了三十万!)

    当然,这个只是以防万一的做法,在始皇帝的心里,他的江山会“二世、三世至于万世,传之无穷”的。

    所以这个只有一米五左右的洞口,在张凡的心里,无论如何都是觉着不合适。难道那几十万军队要一个个的爬出来?那要啥时候才能出得完啊?

    不过很快他就释然了。始皇陵这么大,依照穿山甲刚才的说法,一定会有别的出口的。如果只有一条路,进来的那条甬道已经被彻底的炸毁了,这几十万大军如何出去?秦始皇在请人设计机关的时候,一定会考虑到这一点,不会真的将自己困死的。

    可是如果真的有秘密通道通向外面,是不是真的如同穿山甲所说,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跑来帮秦始皇换电池?!

    将这些有的没的抛出脑海,张凡稳定了一下自己的绪,轻轻的出一缕指风,朝着那个黑黝黝的洞口探去。

    “没有危险,也不是很高,两米左右就到底了。”片刻之后,张凡抬起头来,对着穿山甲说道。

    穿山甲耸耸肩膀:“我知道,这点高度,对我们应该不是什么困难。”

    张凡不由得哑然失笑。自己面前就是一个有着土系超能力的高手,只要没有金属或者其他的东西阻拦,对于地下世界还有什么人会比他更加熟悉?自己还真是班门弄斧了。

    还没等他说什么,穿山甲的影一晃,就消失在了那个黑黝黝的洞口之中。

    张凡摇了摇头,苦笑一下,也跟了下落去。这个穿山甲,比自己还积极,也不知道他说有人委托来保护自己到底是不是真的!

    

    “奇怪!”一道下面,张凡立刻就感到有些不太一样。不是别的,是空气!

    按理说,这里正位于一个大的水银池子下面,按照渗透原理,这儿的空气之中,水银含量要比自己一路来遇到的地方要多得多才是。可是一进入到底下的空间里,张凡立刻发现,鼻子中本来隐约闻到的那股金属味道,居然消失了!

    也就是说,底下的这个空间,就算不是没有一丝一毫的水银蒸汽,但是最少比上面的浓度要低很多。

    张凡有些怀疑自己的感觉,悄悄的将脸上的防毒面具稍稍的掀起了一线。果然,空气虽然有些浑浊一个封闭了不知道多久的地方,空气浑浊是当然的但是却已经没有一点金属味!

    仔细分析了一下空气成分,张凡干脆将脸上的防毒面具给扒了下来。空气虽然不算很好,但是还是出于人体能够忍受的范围之内。想当然耳,连长明灯都可以燃烧两千多年的地方,虽然不知道是用什么方法来保证,但是氧气的含量还是足够的。

    相比起来,脸上的防毒面具倒是让他觉着有些难受,他还是喜欢脸上没什么东西的感觉。

    这里又是一个甬道,不过比起一开始那个足足能够媲美朝鲜平壤那条号称世界上最宽的马路的金成大道的甬道来,这个甬道就小得可怜了。大概就是两米多宽的样子,他们落下的地方就是甬道的尽头。在甬道的顶上镶嵌着一颗颗的夜明珠,散发出柔和微弱的光芒。

    虽然这个光芒并不强,但是张凡和穿山甲并不是常人,这种程度的光亮已经足够让他们看清楚墙上的每一条石头的纹路了。

    “你干什么?”感觉到张凡的动作,穿山甲不由得转过脸来:“你疯了?不怕中毒么?”

    “把你脸上那个玩意也取下来吧!”张凡笑了笑:“相信我,我对空气的了解应该比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化学家和物理学家要深刻!这里的空气已经没有什么毒了……不过味道并不是很好。”

    穿山甲犹豫了一下,好象在考虑该不该听从张凡的话。张凡轻轻嗤笑了一句:“怎么了?难道你长得太对不起观众,怕解下防毒面具来吓着我?”

    穿山甲瞪了他一眼,嘴唇动了动,好像准备反唇相讥。不过忍了半天,终归还是没有说出什么来,只是伸手解下了脸上的面具。

    “啧啧,很大众化的一张脸么!”张凡瞄了他一眼:“不好看也不难看,你怕啥?”

    听到张凡的话,穿山甲的脸色微微的松了松,好像松了一口气似的。他的动作虽然微不可查,显然只是下意识的举动而已,不过在张凡那双贼眼之下,还有什么看不到的?

    其实在穿山甲解下面具的那一刻,甚至在之前的时候,张凡就已经看出了眼前这位的脸部做了很严密的化妆,自己看到的并不是他的本来面目。虽然他的化妆术相当高明,不过还是瞒不过张凡。只是张凡并不想去揭穿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对方不愿意让自己知道他长什么样子,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去讨个没趣。虽然他的确很想知道。

    尊重别人的**,这是张凡平很坚持的一点,这也是他不愿意随便使用自己的脑波去刺探别人的大脑的原因。

    不管怎么样,在没有绝对的必要的时候,去刺探自己的**,在张凡看来,不是一个受过教育的人的所为。

重要声明:小说《灵能奇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