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七章 又见锦瑟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李白 书名:灵能奇探
    终于,半空之中那个散发着白色光华的透明的巨大锤子,被生生的压成了指头大小,而且也不再是透明,而是通体白色,浓腻得如同牛一般。

    “破!”张凡一声闷吼,双手一扬,便将这个玩意朝着离他最近的一个黑色的持剑石俑扔了过去。只听得轰的一声,力大无比的石俑当场退了两步,然后硬的朝着地面倒下了。

    本来可以说是坚不可摧的石俑的前,竟然被张凡的神罚之锤敲得瘪了一大块!

    “哈哈,成功了!”还没等张凡喘过气来呢,一旁的穿山甲狠狠的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肩膀上:“这个家伙被击倒了也没有爬起来,要知道这些石俑都是有着严格的机关控制的,每一个石俑都有自己固定的位置,它没有复位,就一定是被你打坏了!”

    “唉唉,轻点!”张凡倒吸了一口冷气,刚刚那下可不简单,可以说是将他所有的超能力都使得差不多了,此时刚好是贼去楼空之时,全空空,而且全的肌酸痛无比,穿山甲这一巴掌,差点就将他给打趴下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穿山甲的声音之中可丝毫听不出抱歉的味道:“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这才只是一个,这个台子上还有几十个,不要急,慢慢来!”

    “什么?!”张凡只觉的眼前一阵金光闪烁,本来硬着的体再也支撑不住,就这么软了下去。

    ——————————————————————————————

    痛苦归痛苦,别无选择之下,张凡也只有认命,老老实实做起苦力来。不过好在控制这些石俑的机关设计得并不是那么变态,只要没人登上台子,就算是受到攻击也没啥反应,张凡才能一个个的将它们部的机关枢纽打破。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疏忽,按照这些石俑的坚固程度和配合的精妙,如果不是遇上了张凡这种怪胎,真的可以说是坚不可摧了。——张凡甚至可以断定,就算是用机枪、火箭筒之类的武器,也不见得能够奈何得了这些黑乎乎的机械武士。

    打一个歇一阵,在经过了将近十几个小时之后,整个高台上除了那块高大的石碑,再也没有直立的东西了。

    “好了,现在我们可以上去看看这个台子到底有什么玄机了!”穿山甲形一动,朝着台上跃了过去。他倒是轻闲得很,一直在边上看着,顶多就是有时候指点一下张凡,在哪个角度攻击哪个目标最有效而已——如果不是这儿的环境实在是过于诡异,张凡甚至怀疑这小子会找出一包爆米花来一边吃一边坐着看戏。

    叹了口气,张凡认命的站了起来,一纵,也来到了那块石碑之下。

    隔得远了还不清楚,此时走到石碑下面,张凡顿时就觉得呼吸为之一窒!

    这座极高极大的石碑,仿佛就是一个强大的神灵,在俯视着脚下的一切!碑上那四个血红的大字,就好像是四条在云海中翻腾的巨龙,张牙舞爪,不可一世。

    张凡的精神力本就超出常人许多,对于这种精神方面的压迫更是敏感无比,一下子只觉的好像有一桶极凉冰水直接从天灵盖上倒了下来,直统统的倒入了他的脑海之中,竟然让他全就此动弹不得!

    在精神力控制方面,张凡一直都认为自己的能力可以说是顶尖的。可是仅仅就是横垣在他眼前的这四个大字,居然就这么轻轻松松的进入了他的脑域!如果那四个字不是死物而是一个精神力控制的高手的话,张凡此时已经一败涂地了。

    不过好在这仅仅只是四个字而已。

    所以张凡在一愣神之后,马上又清醒过来,夺回了体的控制权。——虽然他愣神的时间很短,但是对于精神力控制方面的较量来说,哪怕是短短的百分之一秒也可能就是一个世纪。

    “等一下!”张凡眼光一转,突然发现穿山甲正要伸手去摸那最底下的“下”字,心头一惊,不由得赶紧开声叫住。

    “怎么了?”穿山甲抬起头来,颇有些不解的看着他。

    “你听过‘锦瑟’么?”张凡皱了皱眉头,淡淡的问道。

    “锦瑟?”穿山甲反问了一句:“李商隐?”也难怪他这么问,估计绝大多数人被问道“锦瑟”的时候,除了不知道是啥的,其他的十有**会想到那首诗。

    “不是,是一种机关。”张凡摇了摇头。刚刚虽然只用了一瞬,他发出去的气感已经将这块石碑摸了个通透。——果然又是一个“锦瑟”!

    而且,这个锦瑟已经不是刚刚在通道中遇到的那种简单的机关了,而是足足有十八弦的高级货!

    十八弦的锦瑟,足以挡住这个世间绝大多数的机关高手了。——就算是张凡,如果不动用超能力,也不见得能够在一天之内解开这么复杂的机关。

    张凡在扫描的时候,就不由得咋舌不已。十八弦的“锦瑟”,已经真正达到“牵一发而动全”的境界了,只要一步小心触发了机关,张凡相信接下来的后着绝对不是可以轻松应付过去的。——只要看一开始的那段布满了机关箭矢的通道和之前所碰上的那些石俑,就足以证明这儿的机关有多么的变态。

    尤其让他担心的是,这十八根弦有两根还是直接没入了石碑的基座之下,就算是张凡的超能力也没有办法感知到到底连接到什么地方去了。这就意味着,如果不好好处理,可能还会对之后自己的行动产生影响。不说别的,就算只是在地下的墓道之中降下个万斤的断龙石之类的玩意将去路彻底封死,张凡这趟就算是白来了。

    所以张凡处理起来实在是小心翼翼,十八根弦,除了那埋入地下的两根以及几根单纯作为连接弦不产生太多变化的丝弦之外,其繁复之处也绝对超出一般人的想象太多。超过两万种变化,只要稍微不小心就会让机关彻底爆发:就算是有超能力帮忙,张凡也忙了个满头大汗,足足花了大半天的时间才解了开来。

    “看来这个机关很厉害啊,居然花了你这么多时间!”穿山甲一直都没有出声,直到看到张凡终于长出了一口气之后,仿佛崩溃了一般在地上瘫软了下来,这才不紧不慢的说道。

    张凡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当然了,号称‘机关之王’,所有机关术之中最最神秘最最难解的‘锦瑟’,怎么可能不厉害?”要知道,在江湖传言之中,当年号称“机关之祖”的天机门门主,就是生生的被一道三十弦“锦瑟”难得吐血而亡,最后让天机门就此而绝。——天机门的门规很怪,一代只传一名弟子,这位门主偏巧还没找到传人。

    不过他处理的这道锦瑟自然没有当年将天机门门主气死的机关那么繁复,但是反正穿山甲一看就是机关术的外行,吹吹牛摆摆谱想来没什么后遗症。

    “这么牛?”穿山甲将信将疑的看了张凡一眼,也不知道这个疑问是对张凡的所说的“机关之王”的外号而来的呢,还是奇怪张凡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厉害的本事。

    张凡被他的眼光看得一阵心虚——不知道怎么着,他老是觉得这位神秘的杀手好像见过面一样,这种目光让他觉得很有些熟悉感,可就是想不起来哪里见过。加上两人脸上的防毒面具还没取下来,他也看不太清对方的样子。如果用精神力去探索一下对方的脑域可能会有线索,不过这种手段即使是敌人张凡也不太愿意用,何况一直到现在为止穿山甲都还是在他一边的。

    心虚归心虚,张凡嘴上可毫不示弱。他咳嗽了一声,膛:“哼哼,怎么着?难道还有什么怀疑不成?不是吹牛,要说这种传统的机关术,我就算不是最好,也至少可以排到前三!”

    这个倒不是假话,那位教他机关术的前辈虽然之后一直都没有见过,但是应该过世许久了,除非他离开之后又遇上了几个资质特别好的弟子,否则这个世上在这种传统的机关术上能超过张凡的人还真没有几个。

    不过他也就能在这个领域牛一下。——作为一个类似于电脑白痴级别的人,对于那种现代化的百分之九十九都靠电脑控制的机关,他可就有些束手无策了。

    “既然解开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没什么动静?”穿山甲可没有如他所愿露出什么崇拜的表——几乎从一开始,虽然他的语气和目光都很丰富,但是脸上的表却没啥太大的变动,不过这里也有防毒面具遮挡的原因——而是丝毫不客气的反问了一句。

    张凡又翻了一个白眼,这位大哥,配合一下行不行?十八弦的锦瑟都让我给解开了,您好歹让我陶醉一下下啊!不过他也知道,对于这种机关术的门外汉来说,是根本不足以了解到自己心中的成就感的:对牛弹琴这个成语,又不是现代才出现的词汇。

    “现在当然没什么动静了,只是解开了里面的机关,又没有打开入口!”张凡哼哼着站了起来。其实这种机关是有一相应的打开手法的,不过那可是只有设计者才可能知道的玩意,张凡自然没有办法了解,所以他刚才只有使用“暴力破解”的方法来解除机关,这才花了那么多功夫。

    只是张凡很怀疑,是不是真有那么一手法能够从外部打开入口而不触动机关。要知道这可是始皇陵,秦始皇在建造的时候应该是绝对不会欢迎后世有人从外部进入自己的陵墓的。——虽然他一直都在做着长生不死的梦,但是就算是真的以为自己能够复活,这个机关的打开手法应该也是自内而外,好让他能自己出来。

    在地上瘫了一阵,张凡损耗的精神力也恢复得差不多了,爬起来之后没有多说,直接就是一道巨大的风刃狠狠的劈在那块巨大的石碑的底座上,发出一道轰鸣。

    “你干什么?”穿山甲被他的行为吓了一跳,不由得一把拉住了他:“怎么这么大动静?”

    “入口就在这下面,不将这玩意弄开怎么下去?”张凡指了指面前的庞然大物。

    穿山甲几乎都要晕过去了,这位之前那么久到底在干啥?搞了办法还是要推倒石碑才能进去?“你不是说已经将机关解除了么?”

    “拜托,解除了机关,只是能让我们在打碎这玩意的时候没啥后遗症,不会有什么飞刀毒箭的出来而已,这块大石头可不会自己乖乖的移走!”张凡没好气的解释道。如果真的按照手法来,这个石碑自然会自己移开,可是自己是“暴力破解”的,能指望他自己跑开么?

    这就好像去开一个连接着报警装置的保险柜,如果按照正确的手法输入密码,自然门锁会自己打开,警报装置也不会响。可是如果只是将连接的报警装置破坏了,虽然在砸开保险箱的时候不会有警察来,但是那个保险箱的门锁还是要用锯子才能弄开的。

    从再次进入这个大厅以来,几乎都是张凡一个人在累死累活,穿山甲只是在旁边看着说说风凉话而已,张凡早就一肚子火气了,说话的语气自然也不会太好。

    “原来你还是没弄干净啊!”穿山甲可不管张凡现在是什么想法,直接又是一句差点让他给噎死的话顶了过来。

    “你!”张凡几乎都要跳起来了,不过你了半天,仍旧没说什么,只是挥了挥手:“算了,不和你一般见识,开工!”

    “你算了吧,照你那种做法,这么大一块石头还不知道要搞到猴年马月去,让开,看看专业人士是怎么做的!”穿山甲嗤笑一声,直接将他赶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灵能奇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