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第十三章 机关兵俑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李白 书名:灵能奇探
    想到这一点,张凡的心思才算是好过一点。不过这也让他心里有了一个疑问:是不是他们发现了其他的路,从别的道路先走了?

    一念及此,张凡几乎要忍不住跑出去,将自己经过的那段甬道再从头到尾仔细搜寻一遍。不管怎么样,小雪这个小丫头,在他心目中的位置是很重要的。

    不过搞了好久之后,张凡还是忍住了心里的这个念头。好歹也已经到了这个地方,别的就先不要说了,先看看那个石碑到底有什么古怪吧!

    下定了决心之后,张凡心头便打定了主意。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宛如一只极大的鸿雁一般,轻飘飘的朝着那座石碑边上落去。

    既然这些兵俑有问题,那自己只好小心一点,尽量不要触发他们了。

    可惜,世间不如意事,十之**。

    就在张凡的脚尖刚刚踏上石碑边上的台子的时候,就听得“飕”的一声响,一只铁箭直接朝他了过来!

    此时刚好是他旧力已尽新力未生的时候,加上这只铁箭来势极快,刹那之间便已经到了他的侧,眼见已经躲不过去了!

    好个张凡,临危不乱,心念电转之间顿时有了主意。只听得他一声低喝,右手闪电般的朝前一抓,竟然生生的将那支铁箭抓在了手中!

    “嗤”的一声轻响,张凡顿时觉得手心一阵火辣辣的刺痛,而且隐约之间,居然还有焦臭的味道。

    他心头不由得吃惊不已,自己在动手抓铁箭之前,已经在右手手掌部位裹上了一层厚厚的气盾,即使是一般子弹想要突破都有一定的难度。可是这支铁箭力道如此之大,自己抓住它之后还朝前生生的挪了好几寸,而且因为摩擦所产生的量居然将自己的手心都快烤糊了!

    这到底是什么弓箭?这玩意简直能和机枪媲美了!

    张凡叹了一口气,这种弓箭实在是厉害无比,如果当年秦始皇的军队之中所装备的都是这种弓弩的话,那他横扫六国就是理所当然的事了。这么厉害的玩意,就算是铁甲也不见得能够抵挡得住,何况当时还是青铜器为主的时代。

    秦时弓箭,天下第一,史有明载。

    不过要出这么强的力道,不管是弓还是弓弦都需要有相当的水准,张凡对于历史很清楚,就算当时秦国的军队中已经开始大规模的装备铁制的弓箭,也绝无可能达到这么大的威力!就算是当代的冶金技术,想制作出这么强的弓箭出来,也有相当的难度。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秦始皇掌握了超出当时的人类的科技程度?

    虽然张凡一肚子疑问,可是现实却已经容不得他细细思考了。——只是一转眼,他边的那些石俑,就已经动起来了!

    转眼之间,又是十余支弓箭到。

    不过这下张凡可有了防备,并没有象刚才一样被弄得手忙脚乱的,形晃动之中,那十余支弓箭便落了空。

    石俑能够活动,这也大出张凡的意料。

    虽然,能够活动的人俑的传说,实在是由来已久,可是张凡一直不肯相信,按照古代的那些科技水平,能够制作出和人一样灵活的机器人。——就算是按照现在的科技,制作出来的机器人,和真正的人相比都有很大的区别。

    不过古人的想象力实在是丰富,什么少林寺十八铜人啦,什么木牛流马啦,更夸张的是《列子》上记载的一个关于机关人的故事。

    这个故事一直让张凡觉得很神奇。

    故事大致是这样的:在周穆王的时候,有西方一个小国进贡了一个机关人。这个机关人和真人一样惟妙惟肖,而且唇红齿白,俊秀无比。周穆王大喜,就让这个机关人当场表演,结果这个机关人在大廷之上载歌载舞,和真人根本就没有区别。周穆王心下虽有一些疑惑,但是仍旧相当高兴,晚上就设宴款待了这个小国的使臣,并且让机关人作陪。机关人在宴会上又表演了一些节目,得到了周穆王的赐酒。

    不料这下赐酒,倒是赐出祸事来了。

    人说酒后无德,不料机关人也差不多。在多喝了两杯之后,它居然胆大包天,开始调戏周穆王的妃子!

    周穆王当即大怒,赐死这个机关人自是不消说,甚至还迁怒于那个进贡机关人的小国使臣,说他假借进贡机关人之名,实际上却是想将男人混入后宫,意图秽乱宫廷。使臣当然不肯就这么乖乖等死,大声辩解说这只是个机关人,根本不是人,怎么可能秽乱宫廷?

    周穆王更是恼火,先前还只是疑惑,这下子连调戏妇人都出来了,怎么可能不是人?还敢狡辩,当宴会上那么多人都是瞎子么?

    使臣见周穆王不肯相信,只好说他能够证明。——他的证明手段,就是将这个惹下了大祸的机关人,当着众人的面,给拆成了一堆零件。

    说来也神奇,这个机关人在拆卸的时候,根本就没什么感觉,还在喃喃的发着酒疯,一直到了最后,使臣取下了他的心脏,才停止了下来。——那个心脏,却是一个类似于发条一样的东西。

    这果然是一个人造的机关人!

    这个故事虽然在少年时期引起了张凡很大的兴趣,可是随着他年龄的增长,却是越来越觉得只是无稽之谈。人造出来的东西,怎么可能那么灵活:不但能喝酒,还会发酒疯,喝醉了之后还去调戏女人?

    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么!

    可是看着眼前的这些石俑,他却不得不考虑这个故事的真实了。

    因为这些石俑,实在是太灵活了!

    从他落地到脑中电光石火的闪过这些念头的短短一瞬间,最少有三四把黑色的石剑、十来根黑色的石枪刺了过来!这些还不算,更加让他觉得威胁的,是十几张和刚刚一样强力的弓箭瞄准了他!

    就地一滚,张凡闪开了那些武器,并且躲开了弓箭的锁定。然后一抬手,数十道风刃当即斩了过去。

    还没有来得及查看自己的风刃造成了什么后果,只听得脑后风声响起,又是几道石剑砍了过来!

    如果不是因为知道始皇陵之中实在不是一个适合人类居住的地方,而且两千年的时间也确实太久了,他几乎都要以为自己面对是活生生的军队了。——这些石俑,居然能够互相配合!

    形不敢再作任何停顿,足尖一点,张凡又是极快的闪了开去。

    直到此时,张凡才听到自己的风刃击中目标的声音。

    听着“噗”“噗”之声不绝于耳,张凡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要知道,自己刚刚可是全力发出的风刃,就算是铁做的躯,也会被毫不留的劈成两半。听这声音,最少有十余道风刃击中了目标了,不管怎么样,总算是去掉了一部分威胁。

    可是当张凡抬眼望去的时候,心头却不由得一沉!

    那十余道足以劈金裂石的风刃,斩在那些石俑上的时候,却仅仅是让他们的形顿了一顿,根本就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这些黑色的石俑,躯居然比金石更加坚硬。

    张凡到抽了一口凉气,这些石俑究竟是用什么原料制成的,竟然坚硬如斯!

    脑后风声突起,却是他一个不小心,脚下慢了一慢,让后的一个石俑抓住了机会。

    距离实在是太短,张凡想闪开也来不及了,无奈之下只好暗喝一声,左手猛地向后一劈。

    全力施展之下,左手外缘甚至泛起了一阵淡淡的金色,却是他将所能够运用的超能力全部集中在了左手之上,无数的空气在刹那之间被紧密的压缩,一层层的包裹在了张凡的左掌周围。

    本来空气和水一样,是至柔之物,即便是张凡平对敌,也顶多就是将空气化作风刃外放而已,这等直接对抗,却是从来没有过的。

    不过这次张凡却是不得不如此了。自己一时疏忽,才造成这种局面。不过他的心里却也没有多少担心,此时他的左手,比起刚刚外放出去的风刃来说,何止坚硬了百倍。

    就算是后的石俑石俑钻石制成,张凡也有把握将之一劈两半。

    只是这种对敌方法却是极为消耗精神力,甚至可以说是饮鸩止渴。这么干一次,最少会让自己休息半天也不能复原。不过为了保命,此时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张凡那可以说是无坚不摧的左手,当即和那石俑黑色的石剑劈在了一起!

    从接触的那一刹那开始,张凡就知道自己的估计错误了。

    那黑色的石剑,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坚硬得多!

    只觉的一丝凉意从接触的地方传来,紧接着就是一痛。张凡知道,那黑色的石剑,竟然劈开了自己手上不知道压缩了多少层,已经化作坚硬的实体的空气。

    这到底是用什么材料制成的?竟然这么硬!

    不过此时可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张凡知道,如果自己在这一瞬间不能作出什么反应的话,自己的这只左手,只怕是要被生生的砍下来了。

    好个张凡,却也临危不乱,在这间不容发的瞬间,手掌顿时化劈为拍,直接在那柄黑色的大剑的剑脊上拍了一下。

    就算是再锋利的剑,剑脊也是扁平的,没法砍人。

    不过这个石俑的力道实在是惊人,虽然张凡及时作出了应变,但是形还是被手上传来的极大的劲道给生生的当了出去,落在了那高台之外。

    “惨了!”一被拍飞,张凡的心头就涌起了这么个念头。

    他的精神力刚刚已经被抽得干干净净,再挨上这么一下,体已经没有一丝一毫的抵抗力,甚至连逃跑都办不到了。

    “啪嗒”一声,张凡就好像一块一般,被扔在了高台边的地上。此时别说那些厉害无比的石俑了,就算是一个普通人都能随便将他杀死。

    人为刀俎,我为鱼

    张凡无奈的闭上了眼睛,等着预料中的攻击。说起来他还真的佩服齐白了,这位盗墓宗师实在是有两下子,居然能在这些石俑手下逃得命,硬是等到出去了才挂掉。

    取走自己命的到底会是什么?石剑?石矛?还是那些弩箭?

    不管怎么样,自己今天看来是逃不过这一劫了。只是不知道小雪怎么样,落在穿山甲手中,会不会受苦?

    说来奇怪,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刻,浮现在张凡脑海中的,居然是那个小丫头的面容。

    “呵呵,看来这辈子是再也听不到小雪骂人了!”张凡心头苦笑了一下,突然觉得眼前一黑,竟然晕了过去。

    还没有等到石俑的攻击,他倒是自己先因为精神力枯竭而支持不住了。不过这样也好,最少在被砍的时候,自己没了知觉。

    ——————————————————————————————————————

    “呃……”随着一声幽幽的呻吟,张凡觉得意识又回到了自己的脑海里。

    “这是那儿?难道人死了真的有灵魂?”这是张凡恢复意识之后,第一个涌上脑海的念头。可是仅仅是这一下思考,也让他觉得头疼裂。

    这倒是正常现象。精神力如果在突然之间消耗过多的话,恢复过程之中,头疼和四肢乏力是必然的,张凡不止一次的尝试过这种痛苦。

    不对,这不正常!如果自己真的死了的话,怎么可能还会感觉到如此痛苦?张凡心头猛然一惊。难道自己没死?

    强撑着睁开了眼睛,只是一眼,张凡就知道了所在的地方。——在他的眼前,赫然耸立着一个巨大的牌坊!

    他居然又回到了始皇陵的墓室大门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凡这一惊可是非同小可,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自己不是应该死在那些石俑手里了么?就算是没死,也不应该在这个地方啊!

    “呃……”还没等他想清楚,剧烈的头痛又涌了上来,让他不由得发出了第二声呻吟。

重要声明:小说《灵能奇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