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第十章 正面冲突(三)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李白 书名:灵能奇探
    张凡很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没什么,真的没什么,只是做了一下体检查而已……”

    “你这个臭流氓!”黄晓的泪水终于流了出来,接着是一阵比刚才更加猛烈的攻击,枕头,单,杯子……所有能够被顺手抓到的东西都不停的砸了过来。

    张凡只有不停的闪躲,这件事本来就是他理亏。看到部还可以说是为了处理伤口的需要,可是其他的行为……就只能怪自己那该死的好奇心了。

    张凡一边闪一边叫苦,枕头什么的都无所谓,可是在丢完了上的东西之后,黄晓居然开始捡起边上的东西开始砸过来了。那里边有很多是刚刚打斗之后被破坏了的物品,其中很多都有相当锋利的棱角的。

    终于,黄晓手边能够砸的东西都给砸光了,除了一张光溜溜的,那一片简直就是什么都没有了。

    “好了,好了……”张凡一边防备着一边慢慢的走了过去:”妳别误会,我并没有看到什么东西,我只是摸了摸……”张凡差点咬掉了自己的舌头,解释什么,这不是越解释越糟么!

    黄晓没有理他,只是埋头在自己的臂弯中,嘤嘤的抽泣起来。

    张凡头痛不已,女人的眼泪,该死的,自己最没有抵抗力的只怕就是这种东西了。他愿面对霸王章鱼和雪拉兽的联手攻击也不想见到女人的眼泪!

    “这个,这个,我承认是我不对,妳不要哭了好不好……”嘤嘤的抽泣声如同魔咒般折磨着张凡的神经,他简直想一走了之,可是现场的形却绝对不许他这么做。

    哄了半天,在张凡神经接近崩溃的前一刻,黄晓终于停止了哭泣,慢慢的抬起头来,一双眼睛通红通红的,让张凡莫名其妙的心痛起来。

    “你要对我负责……”看着一脸焦急的张凡,黄晓的嘴里幽幽的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张凡差点坐倒在地上。负责?看了一眼,摸了一下就要负责?这也未免太荒唐了吧?自己家里还有两头母老虎没有解决呢,怎么负责?

    “好啊,你在外面搞三搞四还不够,居然把风流债惹到家里来了?”张凡仿佛已经看到了小雪拧着自己的耳朵,怒不可遏的样子。

    “说什么啊……”张凡看着她:”只不过是看了一眼而已,说什么负责也未免太严重了吧……”

    “你如果不肯对我负责,那我就只有死了。”黄晓的眼里又开始闪动水光。

    “什么意思?”张凡的头快要炸了。”我又没有对妳真的做什么!”

    “按照我们家乡的规矩,没有出嫁的女孩子,如果被人看到了不能看的部分,就只有嫁给他,否则,否则……”黄晓的声音越来越低了。

    张凡反而笑了:”什么啊,这么老的桥段?过时了,小姐!现在哪里还有什么这种野蛮的规矩!”

    “我们那里的风俗就是这样的……”黄晓居然爬了起来,从地上找到了一个打烂了的不锈钢杯子,用那锋利的棱角对准了自己的脖子:”你如果不肯负责,我就,我就……”

    “妳等一下!”张凡一下有些慌了:”小姐,妳家在哪里啊?该不是什么未开化的部落里面吧?”

    “你都不肯负责了,还问这些干什么……”黄晓喃喃的说着,就要划下去。

    “别,别,我负责,我负责还不行么?”张凡赶紧一个箭步抢上前去,伸手夺下了那个杯子。不管是真是假,他都不能让这么个美女死在自己面前啊!

    更何况,这件事,他理亏在先,就算是个陷阱也之能往下跳了。

    “真的?”黄晓猛地抬起头来,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张凡叹了一口气,他知道只要自己答应了,从此之后肯定是麻烦不断--最少小雪那一关就很难过。

    不过看着眼前楚楚可怜的美女,一副只要他拒绝了就要去死的样子,他能说不么?

    “当然是真的!”张凡垂头丧气的答道,管他的,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听到张凡的回答,黄晓的眼中突然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可以张凡此时正低着头,根本就没有看到那一丝一闪而过的异彩。

    “不过……”张凡抬起头来,认真的看着黄晓,半天没有说话。

    “什么?”黄晓倒是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张凡深吸了一口气,深深的看着黄晓的眼睛:”我要你告诉我一些东西,我不能不明不白的带着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而且,凯琳失踪了,我要调查清楚这船上每一个人的来历。”

    “凯琳失踪了?”黄晓的声音顿时高了八度:”在哪里失踪的?怎么回事?”

    张凡看着黄晓焦急的脸,心里不由得奇怪。凯琳只不过是一个跟着自己上船的小女孩而已,就算是和她很投缘,也不至于表现得比他这个当事人还急吧?可是看她的神也不像是装出来的,难道凯琳和眼前这个美丽的少女也有什么关系?

    他叹了一口气,将发生的事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一边说还一边观察着黄晓的表,可是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破绽。

    “你是怎么搞的?”听他说完,黄晓居然有些怒不可遏了:”既然答应将她送回家,就要好好照顾她!你这样也未免太不负责了!”

    张凡扬了扬眉毛:”我说黄小姐,妳这是干什么?妳和凯琳不过是上船之后才认识的,妳不觉的这种表现有些做作么?”

    “凯琳这么可,我一见就喜欢上了她,不行啊?”黄晓的脸红了一红,狠狠的瞪了张凡一眼。看她的样子,已经完全恢复到了那个少年黄晓的状态。

    “行,行,当然行!”和嘴硬的女人讲道理是相当不明智的行为,张凡直接投降了。

    “嗯,虽然我知道妳不会打凯琳的注意,可是作为暂时的监护人,我有必要对此负责。”张凡找了张还算完整的椅子,坐了下来,伸展开四肢,尽量坐得舒服一点。”因此,我想知道妳的来历。而且,妳那个精神力控制的异能是怎么回事?当然,至于负责什么的,弄明白之后我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黄晓低下头去,半天没有说话。张凡也没有催促,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嗯,这个……”黄晓终于抬起头来,怯生生的看了张凡一眼。张凡扬了扬眉毛:”什么?”

    “其实,我的名字不叫黄晓,而是……”黄晓说出了一个相当古怪而拗口的音节。

    “哦?”张凡抓了抓头发。说实话,这个音节相当难念,他还宁愿叫她黄晓这个名字。而且,对于这个名字他根本就毫无概念,知道了也毫无意义。

    “我是这附近岛上的人,偷偷溜上来的。”黄晓继续说着。”我们这一族,天生就有很强的精神力控的异能,所以我们这一族可以说是附近一大片岛上的居民的首领。”

    张凡的心里小小的震动了一下。整整一族的精神力控异能者!要知道,精神力控的异能在人类世界是非常罕见的,如果被外界知道了还有这么一族人的存在,只怕那些异能组织包括超能力事物管理局在内都会疯狂不可!

    不过张凡是个独来独往的具有超能力的超能力者,自然对这些东西不甚在意。他只是轻轻的问了一句:”那妳溜上船来是想干什么呢?”

    “为了雪拉兽。”黄晓的话又让张凡吃了一惊。

    “为了雪拉兽?”张凡死死的盯住了她:”雪拉兽和你们有什么关系?”

    “雪拉兽是我们的朋友!”黄晓抬起头来,狠狠的看着张凡:”雪拉兽一直以来都在帮助着我们,替我们赶走了很多扰者,牠是我们这片海域上所有人的朋友1

    “朋友?”张凡突然有些理解为什么那天黄晓要奋不顾去破坏超能力事物管理局的人对付雪拉兽了。

    “对,朋友!”黄晓的嘴角挂上了一丝冷笑,完全忘记了在几分钟之前自己还是那种楚楚可怜的样子:”象你这种为了钱而四处追杀具有超能力的怪物的人是不会明白人和具有超能力的怪物是怎么成为朋友的,是么?”

    张凡一时有些默然。不可否认,他听到黄晓说雪拉兽和她是朋友的时候,是有点荒诞的感觉。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不,我能理解。具有超能力的怪物不见得都是坏的。”他以前也见过生温顺敦和的具有超能力的怪物。

    “难怪妳听说我是具有超能力的超能力者之后对我一下子那么冷淡。”张凡脑海里浮现了那天在餐厅里黄晓知道自己的份之后的表

    黄晓撇了撇嘴,没有回答张凡的话,自顾自的说了下去:”那条大章鱼在十几天之前不知道为什么来到了这里,兴风作浪,搞得边上的渔民都不敢出海了……”

    “于是雪拉兽就去对付牠?”张凡接着说了下去。

    “不是……,雪拉兽怀孕了,本来是躲在一个隐秘的地方准备生小宝宝的,可是我们实在被扰的没有办法了,只好去请牠帮忙……”

    “原来是这样……”张凡有些明白了。自己一直都不怎么明白为什么B3级的雪拉兽怎么被B2级的霸王章鱼给困住了呢,原来是怀孕了啊……

    雪拉兽在怀孕的时候,力量会被削弱许多,而且雪拉兽的生产可以说是一种传承过程,新的雪拉兽出声之后,会继承母亲的所有的力量和智慧,与此同时,老雪拉兽会迅速死去。

    “你们不知道雪拉兽怀孕了之后力量会被削弱么?”张凡的脸色严峻起来。

    “我们知道,可是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啊……”黄晓显然也很后悔,几乎要哭了出来:”我们岛上很多人家基本上都是靠捕鱼为生的,要是不能出海,全家人都会饿死!”

    “你们把雪拉兽请了出来,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张凡叹了一口气。”这个和你混上船也没有什么关系吧?”

    “在几天之前,我们突然接到了一个神秘的消息,告诉这艘船上有人要对雪拉兽不利……”黄晓轻轻的说道:”我们商议之后,虽然没有办法确定消息的来源,可是为了保险,还是在晚上轮船经过的时候偷偷的混了上来……”

    “神秘的消息?”

    “嗯,就是我们族长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门口有一封信。”黄晓点了点头,解释道。”我是我们族里年轻一代中最厉害的,所以就派我来了。”

    “最厉害的?”张凡叹了一口气。最厉害的会根本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人打得要死?看来这些人还是淳朴了点,不知道什么叫做偷袭。

    “对了,”张凡突然想到了那天晚上的舞会:”妳为什么不告诉我妳是女的?”

    “因为族长说扮成男孩子比较容易行事啊!”黄晓毫不犹豫的嚷嚷道:”尤其是对你这种色狼,哼!”

    张凡苦笑了一下,也不去争辩。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伸手指了指衣柜:”好吧,那妳告诉我,妳衣柜里面那礼服是哪里来的?你们的岛上想来不会有这种东西吧?”

    黄晓一下子变得扭捏起来,半天才吭吭哧哧的说道:”人家,人家上船之后,看到了那些女孩子都穿的很漂亮,所以,所以……”

    “所以妳就去偷?跑到别人房里去偷?”张凡有些哭笑不得。这礼服船上的女人是绝对不会穿着在船上乱走的,肯定是从别人衣柜里面拿出来的。

    “没有!”黄晓满脸通红的嚷了起来:”我才没有!人家不是贼!”

    “没有?难道妳还真的是从家里带来的不成?”听黄晓的话就知道那是一些非常偏僻的小岛,要不他们族人的消息只怕老早就被传出去了。这些小岛上能买到小可?能买到那件艳丽的贵族女装?

    “当然不是……”黄晓低下头去。

    “那是怎么来的?”张凡故意逗弄她。不过是几件衣服而已,那怕是黄晓将船上的人所有的行李都偷了也不关他的事。

    “这些内衣……这些内衣和那件礼服都是人家主动给我的啦!”黄晓终于将话说完了。

    张凡翻了翻白眼,这小丫头肯定是使用了精神力控,才让别人心甘愿的将东西交给她。不过他不管那么多,继续追问:”那妳在舞会上怎么突然不见了?”

    “什,什么?”黄晓被张凡突然而来的这句话有些吓得不轻。”什么舞会?”

    “妳还装糊涂?”张凡盯着黄晓的面孔,脸上的笑容显得很邪恶:”那件华贵的礼服就是为了参加那个化妆舞会特意弄来的吧?说了不去,可是还是偷偷摸摸的去了,嘿嘿,是不是放不下我啊?”

    “才没有!”黄晓的脸又红了:”我只是突然觉得这个舞会很有趣,所以去看看而已!”

    “哦?那为什么妳一个晚上就和我在一起呢?呵呵,妳还真的是个好学生,不过几下功夫,就跳得那么好。”

    “那当然!”黄晓皱了皱鼻子,刻意回避了第一个问题。

    张凡可不想就这么放过她:”哎,妳还没有说为什么一个晚上只和我在一起哦!我可是记得,别人邀请妳跳舞妳都不去,单单赖上了我……”

    “赖上你个头!”黄晓终于受不了了:”谁赖上你了?而且,就算是赖上了你又怎么样?你可别忘记了,你自己刚刚说的,要对我负责!”

    “小姐,是妳自己说的啊,我只是答应了而已……”一提到这个,张凡就有些头痛。

    黄晓得理不饶人:”那又怎么样?难道你还想不负责不成?占了便宜就想走,你还是不是男人啊,也未免太不负责了!”

    张凡简直有些受不了了:”好了,好了,小姐,我说会负责就一定会负责的,真是的,也不知道是哪里不对了,救人反倒成了占便宜……”

    “你还说?”黄晓几乎要跳起来咬他了:”救人也就救人罢了,你居然还那个……”

    “哪个?”张凡拍了拍额头。不能再说了,再说下去,自己非被描述成专门乘人之危非礼少女的色魔不可。”好了好了,我都认错了,都答应负责了,妳还想怎么样?”

    “你以为我愿意啊?如果被我家里人知道干了什么,他们非杀了你不可!”黄晓一副”少占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

    “什么破风俗……”看到黄晓的眼睛又瞪圆了,而且居然还出现了莹莹的水光,张凡不敢再说下去了。这个黄晓,简直和凯琳一样,是个专门用眼泪来折磨人的恶魔!

    突然之间,一阵匆忙杂乱的脚步声在甲板上响起,伴随着的是一片乱哄哄的吵闹声:”不得了了,怪物又出现了!”

    “上帝啊,救救我们吧!”

    “船长,船长!”

    “快来人啊!”

    张凡抓了抓头发,猛地站了起来:”又是那个家伙在搞鬼!还有完没完啊,这个船上难道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么?”

    他仿佛又看到了船长那张铁青的脸。不过有了上次的教训之后,想必船长已经有了防备吧,船上就算是还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也会派人看守好--说不定都已经被秘密的藏好了。

    “这个引起乱的家伙,这次看来是要失望了!”张凡不无恶意的想到。既然路易他们说会处理,他才不想去管这件事

    “喂,妳干什么?”张凡看到黄晓居然挣扎着要站起来,不由得吓了一跳。虽然刚刚才剧烈运动了一会,证明她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可是舱房里毕竟不比外面,要是黄晓就这么跑出去,有什么危险张凡可不敢保证能保护好她。――上次不就有几个人想袭击自己么?

    “雪拉兽!”黄晓瞪了他一眼:”我要去看雪拉兽!要是超能力事物管理局的那三个混蛋又想伤害牠怎么办?”

    “妳就放心吧,风平浪静的,哪里会真的有什么怪物?肯定是上次那个家伙又想引起什么动好顺手捞一把!妳就乖乖的呆在这里吧!”张凡一把将她拉住了。

    可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船就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一下就将两个人甩到了上。

    “这次居然是真的!”张凡反应极快,猛地弹了起来。”牠们还真的喜欢凑闹1

重要声明:小说《灵能奇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