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第一章 空难(二)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李白 书名:灵能奇探
    不过很快,不过一年,公孙轩辕的成绩就给这些大人们泼了一瓢冷水。公孙轩辕的记忆力那是没有话说,不管是什么资料还是什么东西,只要他看过一遍,随便什么时候都能毫不费力的背出来。可是中科大少年班培养的是发展型的人才,学校更加看重的是创造和可持续发展的可能而不是记忆力,而这两个方面,却恰恰是公孙轩辕的弱项。——只要是书本上有的东西或者他看过的东西,他都能做个惟妙惟肖,但是要他独自去创造或者去发明一个从来都没有过的东西,或者在现有的理论上更进一步提出自己的看法,却是他力所不能及的事了。

    因此,公孙轩辕很快就得到了诸如“活书柜”“资料夹”之类的外号,却被认为没有成为一名真正的科学家的潜质。虽然他的年纪尚小,但是在少年班学习了两年仍旧没有丝毫的进展之后,失望透顶的学校终于将他退学了,给出的建议是继续让他在普通的中学按部就班的学习,直到养成了有效的学习方法和逻辑思维能力之后,再到中科大来。——感这些专家教授们将公孙轩辕的问题直接归为了学习时间太短,没有形成完整有效的思维能力!而将他退学的目的,其实也是为了他好,不想就这么浪费了一个天才。

    公孙和轩辕两个家族自然不肯这么罢休,既然中科大不收,他们就利用自己的关系,找门路将公孙轩辕往别的大学里面送。可是虽然折腾了几年,公孙轩辕知识倒是又掌握了不少,但是在创新这一方面却没有丝毫的进展。

    万般无奈之下,两家的长辈将目光放到了海外。好在两家的门路实在是够广,不久公孙轩辕就收到了几所有名的高校的邀请。——至于语言问题倒是不需要担心的,在超凡的记忆力的作用下,公孙轩辕的语言能力实在是惊人,不但熟练掌握了六七门外语,甚至连中国本土流传较广的十几种方言都说得很好:众所周知,中国本土有些方言简直比最复杂的外语还难懂。

    这次公孙轩辕就是飞赴英国的剑桥大学,去接受著名的数学家和物理学家史蒂芬.霍金的面试的。对于这位可以说是当代最伟大的物理学家和数学家,公孙轩辕可以说是相当的佩服和敬重,为了准备和他的见面,他甚至将霍金的《时间简史》看了三遍以上——虽然看一遍就足以让他全部记住了。尽管如此,对于这次面试的结果公孙轩辕还是有些忐忑。实际上,在这一年里,他已经飞来飞去参加过不下十次面试了,这也是家人同意让他独自出国面试的原因之一。可是每次的结果都是让他失望而归,毕竟这些有名的大师们更喜欢的是一个有创造力能够超越自己的弟子,而不是一个无所不知的书柜——要说储存资料,电脑不是更方便?

    要说凭着他现在能力,进入世界上任何一所名牌大学都是不成问题的。可是从小就围绕在公孙轩辕上的“天才”的光环,却让他的家人们不肯让他就这么“平凡”的进行学业,找的导师都是排得上号的大师级人物。——这么一来,他的面试失败,也是理所当然的事了。

    公孙轩辕摇了摇头,伸了个懒腰,取下眼镜,捏了捏鼻梁。算了,尽人事听天命吧!自己现在这一本事,就算是不能做个名垂青史的人物,想过上惬意的生活还是很容易的,就算是当个翻译,他一定也比别人称职得多。

    “先生,您累了么?请问需不需要毯子?”不愧是能够在国际上都排得上号的航空公司,公孙轩辕只是伸了个懒腰,漂亮的空中小姐马上就过来了,微笑着问道。

    “哦,谢谢,不用了。”公孙轩辕也微笑了一下。

    “戴着眼镜还不觉的怎么样,想不到取下眼镜居然是个大帅哥!”公孙轩辕的那阳光般的微笑居然让空中小姐微微的失了一下神,不过马上就反应过来了,直起来脸上笑容不变:“嗯,先生,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请随时通知我们。”在得到公孙轩辕的回应之后,转走了。

    “呵呵,小兄弟,你一个人坐飞机啊?”坐在公孙边上的是一个胖子,大概是觉得这么呆坐着无聊的,和他搭讪起来。

    “是啊。”公孙轩辕抬起头来,看着胖子微微笑了一下。“家里人都有事,就我一个人了。”

    “哦,年纪轻轻就一个人出国,不简单啊!”胖子大概是个自来熟一类的人物,说不了两句就络起来:“你去英国干嘛呢?”

    “读书。”公孙简单的回答了两个字,不过看着胖子那一脸的寻根问底的模样,干脆把学校也说了出来:“到剑桥留学。”他可不是吹牛,如果这次霍金大师的面试仍旧不能通过的话,他也准备在剑桥读上两年再说。——以他现在的水平,取得入学资格还是很容易的,不过要当大师们的弟子就很难了。

    “剑桥?!”胖子的嘴顿时张成了个“O”型。剑桥是什么等级的学校他自然是相当清楚,当下看着公孙轩辕的眼光就不同了:“小兄弟,真厉害!剑桥可是世界名校啊!”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时间倒是很容易就过去了。公孙也了解到了这个胖子的一些况,他叫洪峰,是个中国公司驻英国办事处的职员,这次是归国休假之后返回英国。

    洪峰是个相当健谈的人,而公孙轩辕本也是天南地北无所不知的人物,所以两人聊得倒是相当开心。

    突然之间,一阵剧烈的震动打断了两人的谈话,虽然很快机又平稳下来,但是这一阵突如其来的抖动还是让机舱里的乘客吓了一跳。

    “怎么回事?”“是不是出什么问题了?”“乘务员,乘务员!”机舱里顿时乱成一团。

    “各位乘客,请不必慌张。”这时机舱中的广播突然响了起来,那沉静恬美的声音顿时将机舱中的慌乱绪稳定了下来:“飞机刚刚遇到了一阵乱流而已,现在已经没有问题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请各位系好自己的安全带……”

    话还没有说完,一阵比刚才更加剧烈的抖动又传了过来,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这下子,况比刚才更加糟糕了。

    ————————————

    “机长,到底出什么事了?”一位空姐进入了驾驶舱,向着正在手忙脚乱的两个驾驶员问道。

    “不知道!”机长连头都没有抬起来:“仪表显示,我们进入了一个乱流带,可是目测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

    “那赶快和地面联系啊!”空姐虽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是长期以来的训练可不是盖的,马上提醒机长做正确的选择:“看看地面雷达的报告怎么说!”

    “联系不上!”机长的声音透出一股焦急。他可是机长,还用得着一个空姐来提醒?“所有的通讯设备全部失灵了!”

    “那怎么办?”空姐也急了。这一趟可是有七八十个旅客,加上工作人员,怕不有近百人了。这么多人的生命可不是闹着玩的!

    “还能怎么办?”机长甩了甩头:“只能听天由命,一直往前飞,看看能不能在飞机出故障之前飞出这片乱流区域了!你去通知机上所有人员,准备好降落伞和其他一切救生设备。”他心里叹了一口气,这个只是一个心理安慰而已,要是真的出故障了,别说能不能跳伞,就是能跳,这么大的乱流,降落伞一打开就会扭成一团,能存活下来的机会,连万分之一都没有。

    空姐没有说什么,直接点点头就出去了。

    ————————————

    “哎,我说……轩辕,我们……我们这次不会有什么事吧?”洪峰双手死死的抓住肩头的安全带,脸色苍白,连声音都发抖了。

    公孙轩辕心里也很紧张,不过他到底看书看得多,表现也比洪峰镇定。虽然脸色也有些发白,但是还是强笑着说了句俏皮话:“没事,没事,四万英尺掉下去,啥事都会没有了!”

    话一出口,他就知道自己说错了。洪峰本来苍白的脸色居然变成了绿色,而且看那个模样,只怕要哭出来了。搞得他看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不过想想怕死也是人之常,也就释然了。

    “不知道爸爸妈妈爷爷外公外婆要是知道我出事了会怎么样?”公孙轩辕心里突然涌起了这么个念头。自己可是两家唯一的独苗,长辈们恐怕要伤心绝吧?

    突然之间,一股绝大的压力突然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居然直接将他挤昏了过去。

    “看来这次是死定了……”这是在他昏过去之前,脑海里最后的一个念头。然后他就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再也没有丝毫的感觉。

    ————————————

    “据国际卫星监控中心报告,从我国北京飞往英国伦敦的GH052次班机于北京时间11时38分失事,坠毁在埃及境内,机上人员无一生还。关于事故的原因,现在正在调查。”当天晚上CCTV的新闻联播中播送的一条消息,当即让正在看电视的公孙家族族长,公孙轩辕的爷爷直接心脏病猝发,抢救无效死亡,享年七十八岁。

    ——————————————————————

    七月的北非,正是一年之中最的时候。火辣辣的太阳毫无遮掩的直到一片黄色的沙漠之上,地表的温度足足可以烤熟鸡蛋,连那一层的空气都被扭曲了。

    在这种天气之下,就连平在沙漠上偶尔可以见到的蜥蜴也完全不见了踪影,更不用说人了。——这种天气就连这些以耐高温著称的沙蜥也受不了,被电扇和空调宠坏了的人类哪里能够抵挡得住?只怕不到一刻钟就会倒下。

    可是,就在这种环境之下,偏偏有一线驼队在黄沙之上不紧不慢的走着!一行大概十来个人,除了领头的一个穿着当地传统的黑色袍子连头带脸都遮住了看不清面孔之外,其他的则是清一色的白人,上也是标准的牛仔打扮。——如果不是后面的几头骆驼上面不知名的仪器带来的现代气息,活脱脱就是上百年前那些到埃及来寻宝的探险队的模样。

    只是现在埃及政府已经颁布了相当严苛的发令,对于这种私人的探宝行为(或者可以说是盗墓行为)绝对止,如果发现将要付出非常沉痛的代价,加上几十上百年的盗墓下来,埃及境内能发掘的东西几乎都被发掘光了,这种行为慢慢消失。

    那这行人出现在这儿的目的,就很耐人寻味了。

    “阿普杜拉,你确定你所说的那个金字塔就在这附近么?”随着相当生硬的埃及语,一个人看上去相当清秀的男人拧开水壶的盖子喝了一口。“我们在这个见鬼的沙漠上可是走了两天多了,要是还找不到那个地方,我们带的补给就不够了!”说着,他忍不住骂了一句:“该死的天气,这简直就成了开水了!”

    “迈克队长,您就放心吧,我可以肯定那地方就在附近!”领头的穿着黑袍子的人回头说道。“我们的部落,自从几千年前就守卫着古烈金字塔,虽然现在整个部落只剩下我一个人了,但是对于古烈金字塔的位置,我是不可能记错的!”

    “也不知道那个什么古烈金字塔是不是真的存在……”听到阿普杜拉的话,跟在一开始说话的迈克队长后面的一个大胡子不由得嘟嘟囔囔的冒出了一句:“在历史上根本就查不到的一个法老,就算是真有这么个金字塔,里面能有什么好东西?”

    “安德烈!”迈克队长回头狠狠的吼了他一嗓子,眼中猛地闪过一线寒光:“怎么了,你是怀疑我的判断力么?”

    “老大,我不是这个意思!”大胡子虽然看上去五大三粗的,但是听到迈克队长的冷冷的话,仍旧不由得顶着火辣辣的太阳打了个冷战,看来对于这个队长,惧意颇深。

    “不是就好!”迈克队长冷哼了一声,然后话锋一转:“不过你也别急,要是这个埃及土人敢骗我们,我非将他的皮扒下来不可!”他们这几句话是用德语说的,很是肆无忌惮

    阿普杜拉愣愣的看着他们,脸上挂着谄媚的笑容,显然根本就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在埃及,官方语言是阿拉伯语,第二流行的则是英语。至于德语,除了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之外,底下的民众听得懂的并不多。

    “好了,阿普杜拉,你赶快带路吧!最好在今天天黑之前能够找到你说的那个金字塔,否则的话,我们明天就得回头了!”迈克摇了摇头,这个该死的地方还真是偏僻,一开始的时候还能看到星星点点的村庄,可是随着行程朝着沙漠内部越来越深入,根本就见不到一点人烟,更不用说进入村子补给了。

    “没问题,我小得还不能握刀的时候,部落的长老就将古烈金字塔的事刻进我的脑子里面了,绝对不会记错的!”阿普杜拉媚笑着说:“虽然我从来没有来过这儿,可是这一路的形都和长老说得一模一样,我敢保证,最迟今天晚上,我们就能找到那座金字塔!”

    “这样最好。”迈克狠狠的盯了他一眼,然后点点头:“你虽然已经收了一半的订金,可是你要记住,我既然能这么放心大胆的给你,那要拿回来也是轻而易举的事!如果你想玩什么花样……嘿嘿,到时候落得个鸡飞蛋打可就不要怨我!”说着,手中寒光一闪,一把匕首不知道从哪里溜了出来,在阿普杜拉的额头前转了一圈,又闪电般的缩了回去,只留下几缕黑色的头发在空气中飘落。

    “当然,当然,我怎么敢在您面前玩花样?”看阿普杜拉的模样,几乎都要将头点到地上去了:“您出手那么大方,我还等着您的另外那五千美元呢!”

    “小子,少废话,快带路吧!”大胡子安德烈对他可没有对迈克队长那么客气,当下大声的骂道。

    “是,是,我这就带路!”阿普杜拉不敢多说,直接拨过下的骆驼的脖子,辨认了一下方向,举步就走,速度比方才明显快了许多。

    “真是骨头,不骂就不会努力干活!”安德烈不屑的骂了句,却被前的迈克队长直接踢了一脚:“你也少废话,快跟上!”迈克说着一挥手:“大家都振作一点,马上就要到了!”

    本来已经被太阳晒得快要萎了的人们,听到迈克这句话,也不由得打起了精神,赶着下的骆驼跟了上去。

    只是这时谁也没有注意到,在队伍最前面的阿普杜拉脸上那明显的冷笑,看他眼中闪烁的光芒,哪里有一丝一毫刚刚那奴颜婢膝的模样?

    一行人慢慢的去得远了,仿佛只是恒古不变的沙漠中匆匆的过客而已,除了那一线细细的脚印,什么都没有留下来。——沙漠之中的风,不知道什么时候起,这一行细细的脚印,也很快就会泯灭于漫漫黄沙之中。

    沙漠就像是一头巨兽,终将吞没所有曾经在它之上活动的东西。

    天色,渐渐的暗了。

重要声明:小说《灵能奇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