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贵妇疑云(下)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李白 书名:灵能奇探
    “想不到这个女伯爵,词锋居然这么锐利,还真没取错名字,简直比那位女王还厉害!”张凡打开房中的酒柜,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自嘲的笑了一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酒当然是好酒。——女伯爵的城堡底下有一个巨大的酒窖,里面珍藏的都是够年头的上好红酒,绝大部分都产自波尔多的梅铎区,几乎囊括了将近四十年所有的好年份,基本上都是盖着厚厚的一层灰。而摆在酒柜上的,则都是到了最佳饮用期的红酒。(红酒和白酒不同,并不是越陈越好,有窖藏期的。年月不到,味道不够,年月太久,则也会坏掉。当然,更加重要的是产地和酿造的年头——比如八二年的拉斐就比七二年的味道好,也贵得多。)

    这些红酒在市场上,比同体积的黄金还要贵。比如张凡手上这瓶刚刚到最佳饮用期的九五年的罗曼尼。康帝,刚刚生产出来的时候,价格就高达三千美圆一瓶!现在到了最佳饮用期,更是有价无市,只能在拍卖场里面买得到,价值早就超过黄金许多了。可是,就是这种昂贵的液体,只要开瓶了,哪怕只喝了一口,都将被直接倒掉!——理由是葡萄酒开瓶之后,味道就会有变化了。

    同样,哪怕是没有开瓶,每年也要扔掉许多:因为没人喝,过了最佳品尝年份。

    “有钱人的生活真好啊……”张凡抿了一口,仔细感受着顶级红酒的滋味在口中慢慢的扩散开来。虽然他的子过得也滋润的,但是这么奢华得近乎浪费的生活还是让他有些惊艳——一瓶瓶比黄金还贵的红酒,只是因为过了最佳品尝年限味道有点逊色,就这么直接扔掉了!

    “我们给客人的,一定是最高级的享受!”想到那位管家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洋溢着的自豪感,张凡就忍不住要苦笑。这位女伯爵,还真不是一般的有钱。

    “说不定她真的和那位女王有什么关系……”张凡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么个古怪的念头。“一样的有钱,一样的奢侈,一样的厉害,词锋一样的锐利!”

    一想到女伯爵那锐利的词锋,张凡突然觉得嘴里的顶级红酒也有些苦涩起来。今天他可是狼狈得紧了,被冷嘲讽的抢白了一番,偏偏还无话可说!

    “一副病怏怏的样子,说出来的话可是清楚明白得很啊!”想到这里,张凡摇了摇头。从女伯爵的反应可以看出来,她一定有问题!

    断定她有问题,并不是因为女伯爵不肯和他说清楚穆罕默德两人在她房里发生了什么——想隐瞒事实的原因有很多,可能她怕麻烦,可能事让女伯爵觉得丢脸,可能她有难以启齿的原因……这些虽然可疑,但是不足以当作张凡断定事实的支撑。

    他断定女伯爵有问题,是因为女伯爵的思路太清晰,太锐利了,根本就不像是刚刚经历了那种巨变的人!按理说,作为一个女主人,在自己组织的私人聚会上发生了如此严重的事件,不说手足无措,至少会想办法撇清自己,最起码也会用不记得了,不知道之类的话来搪塞一下。

    可是叶卡捷琳娜女伯爵,根本就不理那一!除了一开始的时候她的神稍微变化了一下,后面的话,简直就是滴水不漏,无懈可击!她那么和张凡说话,是摆明了车马告诉他:这件事,没有你插手的余地!如此强硬,简直让张凡有些措手不及。

    如果女伯爵在这件事上没有什么的话,根本不应该采取这种态度!她不可能不知道,这样只会让人更加的怀疑!

    “看来只有两个可能,一是她找到了什么后台,根本就不在乎随后来的风暴,二来,就是她宁可让人怀疑,也要掩盖真相!”张凡皱紧了眉头,在心里分析着:“如果是第二点,能够让女伯爵付出这么大的代价来掩盖,一定是个了不得的真相!”

    他的心头突然一亮,这个试图被掩盖的真相,是不是和欧阳教授的失踪有什么关系?如果真的有关,说不定还真的是值得女伯爵拼着损失一切也要掩盖的真相。

    老实说,张凡这么想,实在是有些牵强附会了。事到现在为止,除了地点都在阿尔卑斯山脉之外,两者之间简直相隔十万八千里,根本就没有办法扯到一起来。

    可是,张凡越想,心头对两件事实际上是有联系的感觉就越强烈!虽然仍旧想不出什么蛛丝马迹,但是他几乎已经断定这两件事之间一定有关系了。

    虽然看似无稽,但是这种感觉却是从来都没有不灵的时候。就像上次抓鲁黑,新发现的墓群足有三十多个,范围足有上十平方公里,根本就没有办法断定鲁黑会偷哪一座,更不用说他的来去路线了。可是他居然硬是断定了鲁黑逃走的大致方向,直接在他的归途上等着,让大名鼎鼎的“无孔不入”生生落入罗网,就是这种直觉的功劳。

    这个,大概也是他的超能力所产生的附加能力吧。——虽然没有办法准确知道事的真相,但是对于大致方向上的把握,却从来都没有出过错!

    按照直觉去判断事,在这个动辄就要讲证据、讲推理、讲论证的社会,简直是一件荒唐的事。所以虽然张凡依靠直觉办成了不少委托,却从来都只是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让人家一头雾水的拿结果就好了。

    就连他自己,很多时候也是一头雾水,一直到最后委托办成了,才能由结果一步步推导出过程来,这要他如何和客户去说?!

    正因为这种直觉从未出错,所以在不知不觉之中,张凡对这种直觉竟然深信不疑,有时候简直可以说是依赖。——当然,他自己也知道,这个是相当危险的,毫无证据的况下就断定一个事实,实在是太容易出错了。

    然而,很多时候的确是没有什么办法。包括这一次。

    “如果女伯爵真的和欧阳天逸教授的失踪案有关,那又是为了什么?绑架欧阳教授,对她来说有什么好处?”张凡先做了一个根据直觉凭空做了一个假设,然后在这个假设的前提下进行推断起来。

    女伯爵虽然来历神秘,仿佛天上掉下来的一般,携着无比的财富横空出世,然后就凭着八面玲珑的手腕、迷人的外形、对欧洲贵族史的熟知和对金钱的近乎浪费一般的使用,让她迅速在整个上流社会站稳了脚跟,并快速崛起,呼风唤雨了十多年。

    按理说,这种形是不正常的。一个新来者要迅速被上流社会所接受并不容易——他们成天挂在嘴上的就是“三代富有才能造就一个上等人”!一个人再有钱,要迅速融入这个近乎封闭的社会,有时候需要花几代人的时间。

    可是女伯爵仅仅花了半年!只用了半年,就让上流社会接受,并且成为了一颗耀眼的社交明珠!当一位伯爵大人被问道为什么对于世来历都不明的叶卡捷琳娜女伯爵丝毫都没有怀疑她的贵族份,并且让她的地位飞速提高的时候,这位已经将近五十岁的伯爵大人瞪大了眼睛:“天啦,女伯爵如果不是贵族的话,那伊丽莎白女王也不是贵族了!她的气质,她的教养,她的谈吐……每一样都是最尊贵的家族才能培养出来的!怀疑她的份,简直就是一种亵渎!”

    伯爵大人的话自然有夸张的地方,不过考虑到这位伯爵大人并不是叶卡捷琳娜女伯爵的群下之臣,他的话,还是有一定的可信度的。——那就是,整个上流社会,都是直接就认定了女伯爵的份,并没有要求女伯爵拿出什么证据来证明,因为女伯爵的存在本,就是最大的证明!

    这实在是有些反常的,虽然在张凡的资料库中也指出了这一点,可是却没有拿出任何的证据来支撑。不过这个生活圈子离张凡实在是太远,让他根本就不感兴趣,所以他也没去调查。

    而且女伯爵在融入上流社会以后,则根本看不出和生活圈子里面的人有什么不同。浪费、奢靡、寻求刺激、在全世界飞来飞去、在每一个自己喜欢的城市都拥有一座豪华的房产、出没于各种奢侈品拍卖会、召开各种各样的私人沙龙……如果抛开她神秘的来历不谈,她活脱脱就是一个现代贵族,而且还是特别有钱的贵族。

    如果一定要说她和其他人有什么不同的话,大概就是她除了贵族本的圈子,还和世界上很多真正杰出的人士保持了良好的私交。

    这些人士包括成功的政客、武装部队的首领、超级跨国公司的老板、诺贝尔奖得主、地下社团的老大——当然,这个必须够级别,影响力最少要达到一个国家——简直是三教九流,无所不包。

    这其中,甚至还有一些无法分类的无比出色的人,比如说张凡这种。虽然张凡和女伯爵并没有交,但是和他一样杰出人士,认识女伯爵的却不少。

    这个,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事。真正的杰出人士,和已经慢慢没落腐朽的贵族之间是没有太多交集的,双方都处在一种互相看不起的状态。因为血统,贵族自认为天生高人一等,而因为能力,杰出人士们却是最看不起这些所谓的贵族。

    而女伯爵却能在这两个圈子里面都游刃有余,甚至还能将两方的人马聚合到一起,不能不说是个异数。

    除了这一点之外,女伯爵实在是没有任何能够引起张凡兴趣的地方。按照她平时的作为来看,要说她参与绑架了欧阳教授,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欧阳教授是脑科和神经学科最为顶尖的专家,女伯爵绑架了他有什么用?难道让他研究出一种方法,使任何男人一看见就会上自己?还是想克隆出一个一模一样的女伯爵,赋予她意识,好给自己做伴?

    想了半天,张凡仍旧没有理出一个头绪来。女伯爵实在是没有任何动机,绑架欧阳教授!难道这一次,是自己的直觉出错了?

    或者,女伯爵只是一个傀儡,只是露出来的冰山一角,在她后,还有着别的势力?

    没错!只要这么一推断,女伯爵的神秘财产来源,穆罕默德和西雅达两人之死,就能够解释了!——女伯爵之所以在没有明显的财产进帐的况下能维持这么奢靡的生活,不是因为什么宝藏,而是因为她背后势力的支持!而之所以要两人神秘死亡,也一定是那个势力想在两人之死所造成的混乱上,牟取极大的利益!

    不过,这些推断只是空中楼阁而已,终究是没有事实支撑的。不能证明的假设终归只是假设而已,不能代替事实。

    “不管了!”张凡甩了甩头,举起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女伯爵的上,一定有着极大的秘密!到底她是不是无辜的,是不是和绑架欧阳教授有关,和两人之死到底有什么联系,今天晚上就能见个分晓了!”

    他已经决定了,晚上要冒险潜入女伯爵的房间,然后想办法挖出女伯爵脑中的秘密!在晚上女伯爵想必已经进入梦想了,这个时候,自己的思感对他进行刺探毫无疑问是成功的机会最大的。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要是再拖下去,说不定欧阳教授会出什么事

    虽然自己对于政治和科学并没有太多的了解,可是抛开委托报酬不谈,一个如此杰出的科学家要是真的出事,那也不是他愿意看到的事

    至于穆罕默德和西雅达之死将引起的地区格局和世界经济方面的混乱,那就不是他所能管得到的了。虽然他一开始的时候,控制了事态发展,但是事后想了一下,想要阻止混乱的发生,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他对自己的能力有着很清醒的认识,自己可不是美国总统,也不是联合国秘书长——就算是联合国秘书长,也不见得能够对事态的演变起什么作用。

    在女伯爵上获得了相关的报之后,自己一定要马上离开!自己已经在这儿耽搁了太多的时间,说不定国安局那边,都暴跳如雷了!

重要声明:小说《灵能奇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