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贵妇疑云(上)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李白 书名:灵能奇探
    可是接下来的调查,却让张凡对女伯爵起了更大的疑心。

    穆罕默德和西雅达当然不是凭空出现在门口的,他们必须要经过大厅才能出去。虽然当时戴了面具,绝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而且当时很多人都在房里,但是他们出去总有人看到。两人出去时那幅怒气冲冲的样子,也让一些人有些奇怪。

    不过与会的除了只会吃喝玩乐的贵族就是事业卓有成就的人士,与己无关的事则漠不关心是所谓的上流社会的社交准则,所以这种事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但是出现了严重的事态之后,他们自然也就回忆起来了。

    根据一位“子爵”的回忆,在两人出去之前,他曾经无意看到,两人一前一后进入了女伯爵的房间。当时他还很羡慕两人的艳福——他是个3P好者,而且对女伯爵的成熟女人的风韵垂涎已久——所以在羡慕和嫉妒的绪引导下,他一直在女伯爵房间外的拐角处欣赏一副名画,顺便看看两人什么时候出来。自然,那幅名画到底有什么好看,他是不会注意到的。

    让他奇怪的是,两人进去不到十分钟就出来了,而且绪不好。这让他心里有些庆幸,不过也有些失望。虽然看到有人和女伯爵发生关系心里有些嫉妒,但是如果女伯爵也有3P的兴趣的话,那他得手的希望无疑大得多。两人出来之后,他还逗留了一阵,却一直没有看到女伯爵跟着出来,他又没有胆子去敲门——之前他就碰过钉子了——徘徊了一气之后,只好失望的走了。

    据他所说,两人一前一后进去的时候,看起来都很高兴,很兴奋,步伐轻快;但是出来的时候就有些怒气冲冲。至于三人到底在房间里干了些什么,他当然不可能知道。城堡的房间隔音效果相当不错,他也不可能把耳朵贴在门上去听——监控系统都看着呢。

    张凡推断了一下,穆罕默德和西雅达进入女伯爵房间的时候,大致就在十四点半左右。而两人在房间内根本就没有呆多久,那么可以基本断定,两人一出来,就直接到了大厅,并且立刻出去了。

    而其他的目击者,也证明了他的推断。

    如果这位子爵说的是真的,那女伯爵就相当可疑了!

    毫无疑问,两人在进入女伯爵的房间之前,是绝对没有离开城堡的念头的:在这种天气下,想要离开温暖的城堡到外面去吹风,绝对不是穆罕默德和西雅达这种人的选择。而且根据子爵的说法,两人的行动都表明在期待一场艳遇。——子爵大人把这个叫做“色狼的直觉”。

    可是两人从女伯爵的房间里面出来,就变得怒气冲冲,直接跑到城堡外面的大风雪中抱在一起“亲密无间”的死了!

    两人在女伯爵房间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难道真的和某些人的推断一样,两人因为女伯爵争风吃醋,所以跑出去决斗?那也太过于匪夷所思了,如果两人真的和十七八岁的少年一样为了感头脑发,那怎么可能坐上这样的高位?要知道,这两个人能有今天,可是不知道经过了多少惊涛骇浪的。

    而且女伯爵的行为也很可疑:按照她在社交界中的手段,绝对是个长袖善舞的人物,怎么可能将这两个同样出色的男人同时邀请到自己的房间里面去?要知道,越是出色的男人,独占也越强,基本上是绝无可能和别人分享一个女人的。就算是女伯爵有3P的好,也应该会找两个有把握一点的人吧?

    这件事,十有**和女伯爵脱不了关系。

    不过如果说是女伯爵害了他们两个,张凡也觉得不太可能。两个国际重量级的人物在参加她的私人聚会的时候神秘死亡,女伯爵受到的损害可以说是最大的。不说可能有人会对女伯爵施加报复——这几乎是一定的,要重新争夺两人死亡所留下的权力空间,两人利益集团中所有的人都会拿两人之死大做文章,而女伯爵就是首当其冲的对象——单单就说这事对于女伯爵在社交界的信用来说,都是极大的伤害。

    张凡几乎可以肯定,不管怎么样,女伯爵以后所有的邀请,来参加的人物都要三思而后行了。毕竟对于这些衣食无忧的人来说,生命是最可宝贵的东西!出了这种事,女伯爵的信用,几乎可以说是破产了!在女伯爵这种贵族的眼里,这种下场比失去生命更惨!

    这么巨大的损失,女伯爵绝对不可能不知道。如果是她刻意谋划的,那么付出的代价也未免太高了一些——几乎根本就是有百害而无一利。

    躺在上,张凡胡思乱想着,怎么也理不出一个头绪来。事虽然比开始有了一点头绪,但是却更加的扑朔迷离了。

    更重要的,就是虽然他的直觉仍旧固执的在告诉他事和欧阳教授的失踪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是直到现在为止,他还是找不到这两件事到底有什么相通之处。——如果不是因为欧阳教授的失踪案实在是没有什么线索可循的话,张凡早就离开了。

    看来是要和女伯爵好好的谈一谈了。张凡抓了抓头发,在心里暗自想到。

    其实,作为私人聚会的发起者,女伯爵应该是第一个被调查的人。

    可是从那天开始到现在,张凡一直都没有去询问她。一来是因为女伯爵的份有些特殊,而且作为一个女士,那天她所表现出来的震撼和惊讶以及可怜之处,让张凡下意识的将她排在后面,不想马上刺激她,二来,则是因为,女伯爵从那天开始,就一直在自己的房间里面没有出来过,客人所有的生活上的事都是由城堡的管家在安排的。

    女伯爵不愿意出现,张凡自然也没有机会问她。他向城堡的管家要求过几次要见女伯爵,可是得到的答复都是女伯爵不愿意见任何人。在没有什么证据和必要的况下,硬闯一个女士的房间显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而且,张凡也没有那个权力,他毕竟不是警察。所以,本来应该第一个接受调查的人反而成了最后一个。

    更重要的是,那位警察总长波吉先生不知道和女伯爵有什么亲密的关系,极力反对张凡调查女伯爵,理由是她受到了这么大的刺激,绪肯定非常不稳定,说出来的话只怕也作不得准。波吉先生一反对,张凡就更加不可能硬闯进女伯爵的房间了。这里是私人领地,自己要是没凭没据硬闯别人房间,说不定第一个被抓起来的就是他自己。

    不过现在可不同了。所有的调查都是张凡和波吉总长一起进行的,所以那位子爵所说的话,总长也听得清清楚楚,这下连他也没有办法再护着女伯爵了。

    更重要的是,与会的人员之中,有几个是相当有势力的大人物,他们的影响力甚至比死掉的穆罕默德和西雅达还要大!这些人为了显示自己的清白,能够留在这里两天已经是非常给面子的事了,再要他们留下来,除非是搬出总统的命令——而且还不一定有效,有些人不见得会搭理这个管不着自己的总统。而这些人一旦离开,别的人肯定也留不住,那这个事一定会被大肆宣扬开来。到时候,警察总长的政治生命就堪忧了。

    所以,在张凡的强烈要求下,他不得不同意和张凡一起去问问女伯爵。

    “叶妮?”张凡和波吉总长一起站在女伯爵的房门前,波吉轻轻的敲了敲门,叫了一声女伯爵的昵称。

    “谁?”很快,屋里就传出一声有气无力的回答。听得出来,正是两天不见的女伯爵。

    “我,波吉。”警察总长回答。“我和我的一个朋友想来问候一下妳,顺便和你谈谈,不知道可以么?”

    张凡注意到,波吉用的是“妳”而不是“您”,显然,这两个人的关系不一般。要知道,在这些所谓的欧洲上流社会中,通常都是用“您”来互相称呼的,只有很亲的人才称呼对方为“你”。如果和一个人的关系不够亲密而称对方为“你”,是一种相当失礼的行为,传出去都会成为笑谈。——在改变称呼之前,甚至还要征求对方的同意,而如果对方觉得关系还没到那一步,甚至可以毫不犹豫的拒绝。

    而如果原本称呼对方为“你”,而突然变成了“您”,那基本上意味着两个人之间的友谊或者结束了。在中世纪,很多上流社会的侣分手,就是采用这种很含蓄的方式。

    “我现在不舒服……”女伯爵显然不想和他们谈。

    “那好……”波吉总长正准备打退堂鼓,张凡一把截断了他的话:“叶卡捷琳娜伯爵阁下,我们只是想问您几个小问题,耽误不了多久的时间。而且这些问题很重要。”

    “好吧,你们等一下。”沉默了一下,女伯爵回答。然后房间里就没有什么声音了。

    接下来是一段相当长时间的沉默,在等了十几分钟之后,张凡终于忍不住了:“怎么这么久?”

    他一边小声的抱怨着,一边转头看向波吉。

    一望之下,不由得愣了一下。波吉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根本就没有什么奇怪和焦急的神色,好像早就料到会这样一般。

    “呵呵,张先生,您还是太年轻了啊,耐不足!”波吉微微的笑了一下:“难道您没有等女士化妆的经历么?”

    “化妆?”张凡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不过是问几个问题而已,用得着这么隆重么?

    既然是化妆,张凡也就只有耐着子等了。不过他也知道,这种现象在某些女人中实在是很普遍的行为。——他曾经听一位以“开放”闻名的女孩子说过,她可以不穿衣服见人,却绝对不会不化妆。而那位女子所谓的化妆,不过是扫扫眉毛,涂个口红而已。有时候张凡根本就不会注意到她化妆之前和化妆之后有什么区别。

    女人化妆的时间,往往是和年龄成正比的。这句话在女伯爵上得到了最好的验证——他们整整在门外等了半个多小时,女伯爵才开门让他们进去。而让张凡一愣的是,女伯爵虽然经过精心的化妆,可是却是穿着睡袍,坐在上!

    可以穿着睡袍见客人,却绝对不能不化妆!这还真是和那位宁可光着子见人也不愿意不化妆的女子有异曲同工之妙了。

    女伯爵的脸色很苍白,而且笑容也显得很疲惫,显然这两天虽然一直在房中,但是休息也不见得好到哪里去。实际上,这种提心吊胆的感觉,越是独处就越是强烈。不过她的精神还是平静了不少,比起那天在大厅中的失态,此时的形要好很多。

    一进门,波吉就走到边,握住女伯爵的手吻了一下,然后问候了女伯爵的况。至于张凡,是绝对不会去吻她的手的——当然,女伯爵也不会让他吻。他只是简单的和女伯爵握了一下手,然后跟着波吉问候了一下。

    “张先生,您有什么要问的?”女伯爵的眼光很利,不咸不淡的应付了波吉总长几句之后,就把目光移到了张凡上。很显然,她一眼就看了出来,这次的谈话,张凡才是主角。

    对于女伯爵一下就叫出了自己的姓名,张凡倒是一点都不吃惊,很明显,女伯爵早就知道了自己的份,这证明他早先猜想的的确是对的。

    张凡微微一笑,将这几天的调查况简单的说了一下,对于那位子爵的话也复述了一遍。

    “您是怀疑他们两个的死,和我有关?”女伯爵的脸色稍微苍白了一下,然后抬起头来,看着张凡的眼睛,淡淡的问道。

    “我们当然没有这个意思……”张凡还没有开口,一旁的警察总长就赶忙解释。

    “我们只是想知道,您为什么要将他们两位同时约到您的房间里来?据我所知,这两位并不是好朋友。而且,他们在您的房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一从您的房间出去,就直接到了城堡的外面,甚至连厚一点的衣服都来不及换上呢?”虽然女伯爵的双目如刀,张凡还是微笑着,不紧不慢的说道。

    不可否认,女伯爵的年纪虽然稍微大了一点,眼睛仍旧相当迷人的。虽然目光之中隐约有着一丝怒意,仍旧如同两汪蓝色的清水一般,有着让人深陷的魔力。

    不知道这个时候以催眠术配合精神控制,能不能知道她脑中的秘密?张凡的脑中突然冒出了这么个念头,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女伯爵刚刚经过这么一场巨变,绪肯定相当不稳,而且此时对自己又有了敌意,如果施展精神控制的话,十有**就造成精神崩溃。

    “哦?”出乎张凡的意料,女伯爵对他的话并没有什么过激的反应,只是又笑了一下,只是眼光更冷了:“这个,有关系么?”

    “当然有关系,要知道,除了那个开门的侍者,您应该是最后一个和他们两人有过交流的人了,他们在您的房间里面发生了什么事,对于整个事的真相,关系重大。”张凡仍旧迎着女伯爵的目光,轻笑着说道。

    突然,张凡发现女伯爵的目光中有了一丝不同。如果刚刚只是薄怒的话,这下却是有了一点笑意。——嘲弄的笑意。

    看到这丝笑意,张凡的心头当即一沉。糟了!他突然想到,自己是根本没有什么立场问她这些的!

    果然,女伯爵的嘴角也勾出了一丝笑纹:“我想您没有听清楚我的意思,我是说,这个,和您有关系么?您是以什么立场来询问我呢?您是警察还是法官?”

    “这个……”张凡突然觉得有些狼狈,没错,自己管这件事本来就有些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所以他才要拖着波吉这位警察总长一起来。却不料,女伯爵一开口就让他说不出话!

    女伯爵眼中的嘲弄之色更浓了:“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您参加这次聚会的请柬,并不是我的人送到您手上的吧?您不请自来,我作为主人,仍旧招待,您心里不但没有感激,反而怀疑我这个主人是谋杀犯,这个,只怕不是做客之道吧?”

    张凡心头苦笑,你以为我愿意来啊?如果不是因为鬼使神差,让自己遇到了那个奇怪的美女,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到这儿来!不来,也就不可能遇到这些杂七杂八的事了!

    “您一不是警察,二不是法官,明知道我现在精神不好,还来质询我,暗示我和穆罕默德、西雅达的死有关,谁给了您这个权力?”女伯爵的词锋相当锐利,让张凡都有些觉得答不上来:“波吉,是你给了他怀疑我,质询我的权力么?还是你也认为我害了穆罕默德他们两个?”

    “不不不,怎么可能!”波吉连忙否认:“凭我们的关系,我还信不过妳么?我只是……”

    “既然不是,那就好。”女伯爵也不等波吉说完,直接打断了他:“我现在很累了,有什么事,能够等我恢复了精神再说么?”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波吉一叠声的说着,直接就站了起来:“你慢慢休息,别着急,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看到事变成了这样,张凡也不能再坚持了,叹了口气站了起来:“好吧,叶卡捷琳娜伯爵阁下,希望您的精神快点好起来,我先告辞了。”

    “多谢您的祝福,再见。”女伯爵的声音,冷淡得象冰块。“您应该去做警察,当私人侦探,太屈才了。”

    张凡心头苦笑不已,只能生受了这句讽刺,转离开了。

重要声明:小说《灵能奇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