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神秘死亡(上)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李白 书名:灵能奇探
    “对不起,先生,因为外面的环境太过于恶劣,我建议您还是不要出去的好。”门口的服务生一脸笑容的拦住了张凡,不亢不卑的说道。

    张凡皱了皱眉头,心里突然亮了一下。他刚刚实在是睡不着,又爬起来寻找线索。在城堡中实在找不到进一步的消息的况下,他本来是准备到城堡周围去看看的,不料却被人拦了下来。

    不过侍者的话也提醒了他,如果那两人有出去的话,除非是从别的地方偷偷摸摸的跑出去的,否则实在是不太可能逃出这个看门的侍者的眼睛。

    “哦,难道这几天以来,都没有人出去过么?”张凡故意装出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冷冷的问道。——一般的贵族后裔之流都认为自己是高人一等的,被一个小人物打断了自己的兴致,自然会觉得相当的难堪。

    “这个……”侍者沉吟了一下,显然是有些不好开口。

    张凡心头一乐,看他这个模样,肯定是有戏!于是他的口吻更加的严厉:“如果有人已经出去过,凭什么你认为我不能出去?难道你认为我比不上别人么?还是你想限制我的自由?”

    “先生,我只是提出了一个建议,至于您如何行动,我自然无权干涉。在这座古堡中,客人的行动当然是完全自由的。”虽然侍者被他的话抢白得有些脸色发红,不过仍旧保持着相当好的风度,倒是让张凡对女伯爵的调教之术有些赞叹。

    “哼,既然是这样,你就让开!”张凡随手将门口的侍者拨开,膛就推开了大门。

    “好家伙!”处有恒温设备的城堡中还不觉得,张凡一走出大门,就感觉到像小刀一样的冷风夹着雪花扑面而来,那深入骨髓的寒意顿时让他泠泠的颤抖了一下。

    张凡微微转,眼角的余光一扫,便看见站在门边的那位侍者脸上微微露出的笑意,显然是对他一定要出来逞英雄的行为有些不屑。张凡心头暗笑,面上更是装出一副硬撑的表,转就往外走。

    根据侍者对他的反问的表,张凡心头已经隐约有了计较——在之前,肯定已经有人出去过!不过出去了之后到底有没有回来,以及出去的到底是谁,这就不好说了。当然,如果他追问,十有**也能认得出来,不过如果真的是有什么内幕,就不免有些打草惊蛇了。

    而且刚刚侍者的表也相当奇怪。这位侍者只是略微的阻挡了一下就放弃了,而且当张凡出门之后,他脸上的讥笑更像是在明显的激将。——如果真的不想他出去冒险,在那种况下应该顺势劝阻才是,哪里会是那种表?要知道,这些来参加聚会的人十个有八个是死要面子的,就算是觉得冷心里打退堂鼓,看到那种表也决计不可能退缩。而且按照张凡的了解,这些二世祖在为了不让自己心目中的下人看不起,绝对会在外面呆到体受不了了才进去。

    不过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既然出来了,当务之急就是好好搜索一下附近,看看到底有没有线索。当然,张凡的搜索范围定在了城堡周围一百米左右的地方,除非出来的人都有他这种体力,否则是绝无可能走到一百米之外去的。

    他的搜索,明显不顺利。风雪已经下了很久了,哪怕是刚刚留下的痕迹,在十分钟之内便会被雪花给掩盖,就算是雪花飘落不到的地方,无孔不入的大风也能将一切痕迹都抹平。而且大雪也遮挡了一部分的视线,为他的搜索增加了很大的难度。

    转走过一个拐角,张凡打量了一下四周,确定没有人能看到的时候,猛地形一矮,“嘿”的一声闷喝!

    刹那之间,一道风刃顿时在眼前结成,然后仿佛有生命一般,直接没入了厚厚的积雪之中。

    随着风刃在雪下的运动,上层的积雪也松动起来,大风一刮,便纷纷四散而开。这种方法是张凡在搜索了半天之后想到的一个取巧之术,在平坦的地面,倒也不失为一个方法。——而漫天飞舞的雪花刚好为他的行动做了最好的掩护。

    可惜,这种方法取巧是取巧,除非是大件的物品,小的蛛丝马迹是不可能找到的。不过现在这种形,有什么蛛丝马迹也早就被大风吹得一干二净了。

    试了几个方向,风刃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一般,稍微有了一点阻碍。张凡心头一动,转就掠了过去。

    果然,在离城堡大概一百多米的地方,躺着一团黑乎乎的物体,看那形状,分辨不出是什么玩意。

    “糟了!”张凡掠了过去,将地下的那团物体翻过来一看,心头不由得一沉。

    这躺在地上的一团,赫然是两具抱在一起的尸体!而这两个人,他都认识!——他们,居然就是张凡从刚才到现在一直在寻找的穆罕默德和西亚达!

    这两个人的体已经冻得硬邦邦的,显然是死去很久了。而他们脸部表虽然有一定程度的变形,但是张凡还是一眼看出了他们的份。

    穆罕默德,中东石油大亨,一个相当有势力的部落酋长,传说中欧佩克组织里最少有三分之二的国家的领导人和他有着或明或暗的关系。他的真实名字根本就没人知道,外界都根据他自称的“穆罕默德”这个先知的称呼来名之。

    西雅达,南非黄金和钻石业的巨头,传说是南非以及周边几个小国的幕后统治者——在种族歧视仍旧相当严重的南非,一个黑人能够做到幕后主宰的地位,能量可想而知。虽然他很少公开露面,但是任何人想要在中南部非洲有什么动作的话,都不得不注意到他。除了他所能直接控制的几个国家之外,中南部非洲的各种武装力量都接受过他的资助。有人甚至说过,中南部非洲如果有什么武装冲突,找西雅达调停,绝对比联合国出面要有效得多。

    可是这么两个跺跺脚都能引起全球局势至少是地区局势动不安的强人,居然就这么死在叶卡捷琳娜女伯爵在阿尔卑斯山的古堡外面了!

    几乎在第一时间,张凡就了解到了事的严重

    这两个人的死,绝对在国际上会引起轩然大波!

    中东的局势一直不稳定,战争的影在近十几年以来就没有消除过。如果只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地方也就罢了,可惜,这里偏偏有着全球经济的命脉之一——石油!

    自从人类社会进入工业时代以来,石油的地位就一直在攀升。作为全世界最主要的能源和化工原料之一,石油可以说是举足轻重。曾经有人说过,如果全世界的石油停产一个月,人类社会基本上就要倒退五十年!

    而中东,就是石油最重要的产地之一。在最鼎盛的时代,全世界每三桶石油之中,就有一桶是产自中东地区。近年来,因为新型能源的出现以及一些海上油田的开发,中东地区的石油产量有所降低,但是仍旧是最主要的石油输出地之一。

    有一件事足以说明中东在国际上的地位——当世界上的某一个大国因为怀疑中东地区某一个国家在开发核武器而威胁要对之动用武力,全世界的石油价格顿时在三天之内疯涨了百分之三十!这个事件,甚至还差点引起了全世界范围之内的经济大恐慌。

    这还只是威胁一下而已,现在穆罕默德的死亡,绝对比这个还要严重得多!张凡甚至可以预料到因为穆罕默德突然死亡,原本在欧佩克内部的权利划分失衡,为了夺取更大的利益,各路人马大打出手,然后经济恐慌,油价飞涨,全世界因为连锁反应陷入新一轮的经济危机。

    这个已经是极为糟糕的事了,可是如果说有比穆罕默德的死更加糟糕的事的话,那就是西雅达也和他一起死亡!

    和穆罕默德不同,穆罕默德在更大的意义上只是掌握了经济命脉(当然,肯定也有一部分的军事权利),西雅达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军事掮客,他本来就是靠武力发家的,成功以后也从没有放弃过手上的武力。

    西雅达本来只是一个抵抗组织的首领,然后通过各种手段逐渐爬上了高位,同时通过收买和培养的方式,在中南非的大部分国家都培植了自己的武力。加上他手上掌握了南非大部分金矿和钻石矿的所有权,所以他的势力扩张快得令人咋舌。

    在他势力范围之内的某些国家,仅仅是他的一句话,就能够让西方世界培植的代理人直接下台——不管是通过民选还是武装暴动。他这些年简直将中南非营建成了一块铁板,就连号称世界警察,在全世界拥有最强武力的某国也渗透不进去,只能接受他在那个地区一人独大的现实。

    当然,如果说暗杀什么的,这个自然是可行的,可是考虑到西雅达一旦死亡,整个中南非必然会陷入更加不可收拾的混乱之中,相比起来,承认他的地位反倒是更加合算了。

    西雅达一死,中南非的况可想而知。这可不像是穆罕默德,在西雅达手下的,大部分都是手里握着实实在在的枪杆子的军人!而在中南非,也绝对没有一个威望和能力足以代替西雅达的人——这就是说,谁也不服谁,到时候,战争可是绝对会爆发的!

重要声明:小说《灵能奇探》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