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诡异妖丹 第一百七十四章 意外的对决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碧云天 书名:名芳谱
    星月星尘光加上霜露蝶,是茅山一字辈的八大弟子。因为一尘为掌门,无论是资质还是修炼的环境,都要比其他七个人要优越的多。而在其余的七个人之中,一星不仅为大师兄,同时修为也是最精深的一个。

    虽然一星和一蝶都是融合后期的修为,但是同样的融合后期之间也有着很大的差距。况且一星在玄青的调教之下,符箓之术专攻狠辣,而一蝶的符箓之术则偏向于技巧和灵动。两个人单挑的话,一蝶还真的不占什么优势,而且估计会输的很惨。

    一蝶来到一星的近前之后,先是微微一躬,然后就说道:“大师兄!”

    “呵呵!没想到我这一阵居然和是一蝶小师妹动手,不过等下我可不会手下留的!”一星说话的同时,已经把一个银铃拿到了手中。

    “幻魔铃!”看到一星手中的银铃,一蝶原本轻松惬意的表一下子就变得紧张了许多。可是任谁没有想到,一蝶接下来的话,“一星师兄,我现在给你三个选择!”

    “呵呵!”一星笑了笑,然后说道:“三个选择,那三个选择说来听听!”

    “第一个选择嘛!”一蝶说话的时候把双手背在后,一副老学究的样子,看着欧阳耀天一阵阵的想笑,“第一个选择就是你站在这里不动,然后让我把你打趴下!”

    在场的都是茅山的弟子,而且很多都是一蝶的长辈,自然很清楚一蝶和一星之间实力的差距。听到一蝶这么一说,在场的人不唏嘘不已。不过更多的人是为了一蝶担心,因为虽然有人支持玄青,不过一蝶调皮可格,还是使得大多数的同门长辈都对她呵护备至。

    听到一蝶的话,一星也是不由得一阵好笑,不过面对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师妹,他可不敢掉以轻心。一边暗暗把真元力悄悄的运转起来,一边笑着问道:“那第二个选择呢?”

    “第二个选择就是认输,自己跑回去!”说道这里一蝶还不忘调皮的冲着一星做了一个鬼脸。

    “呵呵!那还有第三个呢?”

    看到此时的一蝶,一尘的后背忍不住冒出了冷汗。因为以前自己被一蝶修理的时候,她就是这个表

    “至于第三个选择嘛!”一蝶说话的同时,已经倒背着手围着一星踱开步子了。当一蝶绕到一星侧面的时候,一蝶倒背在后的双手猛地甩了出去,同时嘴里说道:“第三个我还没想好呢!”

    随着一蝶的话音,从她的一双小手上立刻就飞出了两条用一张张平铺开的符箓形成的长链,径直的卷向了一星。

    面对一蝶,一星早就有了准备。看到从一蝶手中飞出的长链,他手中的幻魔铃猛地一下子就飞到了半空。

    幻魔铃飞到半空之中,立刻就释放出了耀眼的光芒,再这光芒之中一阵阵清脆的铃声不绝于耳。

    当一蝶手中的符箓长链,已经冲到一星前的时候,从悬浮在一星头顶的幻魔铃上,猛地设下一道金光,把一星包裹在了其中。

    这一道金光并不是简单的防御结界,而是在急速旋转,就仿佛一个口正在旋转的金钟一般,把一星防御的无懈可击。

    当符箓长链刚刚接触到金光时,就立刻就被急速转转的金光甩到了一边。符箓长链被甩到一边的同时,一蝶也放开了手中对长链的束缚。

    失去一蝶束缚的符箓长链,立刻就如同丝带一般,随着金光急速旋转带起的气流飘舞到了空中。

    就在这个时候,一蝶的双手猛地打起了手决。那白皙的小手在前快速的舞动,看起来就像两只翩翩起舞的彩蝶一般。欧阳耀天这才第一次知道,原来手决可以打的如此美轮美奂。

    “破!”随着一蝶的一声暴喝,两条符箓长链砰的一声就散开了,几十张符箓一下子如同花丛间的彩蝶一般飞舞到了空中,把一星围了个水泄不通。

    看到这里一尘满含欣慰的说道:“耀天,这就是一蝶自创的彩蝶符阵,真没想到这么短的子她就练成了!”

    “嗯!”欧阳耀天只是点了点头。因为他可以感觉的到,虽然一蝶的符阵看起来美的如梦幻一般,可是威力并不大,如果仅仅是凭借这彩蝶符阵的话,恐怕根本就没有办法打破一星的防御。

    就在这个时候,一连串的爆炸声猛地在峡谷中响起。一张张的符箓接二连三的撞击到了一星那金色的结界上。

    可是结果就如欧阳耀天所预料的一样,这些看似绝美无比的符箓,撞击到一星的防御结界上,只能引起一点点的波动,根本就没有办法彻底粉碎它。

    “师妹,这幻魔铃是师傅传给我的上品法器,凭你这些符箓根本就没有办法打破幻魔铃的防御的。我劝你还是认输吧,否则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一星说话的同时,手中已经多了两张紫黑色的符箓。

    “哼!不要小看人!”一蝶说话的同时,在她的前猛地出一道紫色的霞光。

    这紫色霞光冲天而起,一阵阵惊天动地的龙吟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为之心惊!其中有不少识货的人惊呼道:“天啊!上品仙剑!”

    没错!此时冲天而起的紫色霞光,正是欧阳耀天送给一蝶的上品仙剑霞光剑!

    看到一蝶唤出的霞光剑,一星刚刚还得意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了,就好像吞了死苍蝇一样。

    霞光剑飞到半空之中,立刻就释放出了耀眼的霞光,一道道紫色的霞光如同利剑一般向了四周,把整个峡谷,乃至天空都染上了瑰丽的紫色。

    霞光剑在空中猛地一个盘旋,然后掉头就冲着悬浮在一星头顶上的幻魔铃冲了去。霞光剑撕破空气的那刺耳的声音,还有那一阵阵强大的气势,似的一星的额头上立刻就渗出了汗水。

    但是处在一蝶彩蝶符阵之中的一星,根本就不能收起幻魔铃,把自己暴露在一张张看似美丽可是却异常致命的符箓之下。现在一星只得运起真元力,把幻魔铃催动到了极致,准备硬抗这上品仙剑霞光剑。

    顺着霞光剑带起的呼啸一声,一道紫色的闪电划破天际。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寒光剑猛地撞到了被一星催动到极致的幻魔铃。

    一阵阵强烈的冲击波,以幻魔铃为中心四下猛地散开,无数的尘土和细小的沙石被卷到了半空。

    此时幻魔铃猛地发出了一阵阵刺耳的声音,而这声音仿佛直冲心底一般,就连还有一段距离的欧阳耀天都感觉到心神一阵阵的激

    刚刚一蝶只不过是仓促之间催动了霞光剑,一时之间根本就没有办法用寒光剑破开一星的防御,所以霞光剑也和幻魔铃胶着到了一起。

    此时的霞光剑在一蝶的催动之间,开始飞速的旋转起来,就好像一个电钻一般,剧烈的冲击着一星的幻魔铃。

    幻魔铃必定只是上品法器,和霞光剑这上品仙剑相抗衡,时间久了难免发生损坏。一星也是担心自己的幻魔铃被霞光剑损伤,于是猛地一下子把真元力全部的爆发了出来。一道金色的光柱猛地从幻魔铃上冲天而起,巨大的冲击力一下子就把霞光剑弹到了半空。

    可是就在一星全力弹开霞光剑的时候,幻魔铃所布下的结界也在瞬间消失了。一蝶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随着几个手决的快速变幻,刚刚还如彩蝶一般翩翩飞舞的符箓,立刻就如同发现目标的黄蜂一般,猛地全都冲向了一星。

    一蝶的符箓在瞬间全部炸开,红色的火符、晶莹的冰符、灰色的风符还有紫色的雷符,瞬间就在一星的边绽放出了绚丽的光彩。

    看到眼前的突变,欧阳耀天原本为一蝶捏了一把汗的手,终于放松了下来。虽然说一蝶的符箓看起来精妙无比,威力上有些欠缺,可是他也不认为只有融合后期修为的一星,在这样星光灿烂的符箓爆炸之中,还能全而退。

    可就在一蝶的符箓刚刚爆炸的时候,突然从这灿烂的光彩之中猛地冲出了两道黑色的光柱。巨大的冲击力瞬间冲天而起,不少修为稍低的弟子,都立刻躲到了自己师傅的后,就连欧阳耀天也因为一时大意,差点儿被冲击力给推出去。

    “破魔符!一星居然动用了破魔符!”这个时候一尘已经按耐不住自己了,假如不是被玄灵一把拉住,他早就冲过去了。这破魔符可是一种威力极强的符箓,一个融合期的修真者制作的破魔符,就算的元婴期的高手也很难轻松接下来。

    看着焦急万分的一尘,玄灵安慰道:“放心好了,一蝶没事!”

    等到四散的尘土退去之后,欧阳耀天才看到此时一蝶正完好无损的站在地面上,可是原本一星站立的位置,却出现了一个直径将近五米的大坑。

    原来刚刚就在一蝶的符箓爆炸的时候,一星也引爆了自己手中的两张破魔符。只不过他并没有用这两张破魔符去攻击一蝶,而是利用破魔符的威力,把一蝶符箓爆炸时的力道引到了一旁,然后自己也趁这个空隙逃过了一劫。

    此时正踏在一把下品飞剑飞在半空的一星,看起来就别提多狼狈了。原本一件好好的道袍,这个时间也已经被巨大的冲击力撕成了布条。一张还算清秀的脸上,这个时候也布满了厚厚的尘土。特别那头发,一半好像刚刚做过静电试验一眼根根树立的好像刺猬,另一半则被整个的烧焦了,此时还冒着黑烟呢。

    看到此时一星的样子,一蝶忍不住抱着肚子笑了起来,“哈哈!一星师兄,你现在的造型绝对能称谓茅山年度第一!”

    “死丫头,看我怎么收拾你!”这个时候一星也是动了真火,话音刚落幻魔铃就猛地飞到了半空,随着他手中不断变幻的手决,幻魔铃居然开始不住的变大,到了最后幻魔铃竟然变得如同一口大钟一般大小。

    这个时候一星猛地跳到幻魔铃上,抬脚用力的在幻魔铃上狠狠的跺了一脚。随着一星这一跺,整个幻魔铃可是剧烈的颤动起来,一声声震耳聋的巨响从幻魔铃里传了出来。

    “幻魔天音!”这个时候一尘已经再也忍不下去了,这幻魔天音是幻魔铃的最强招数,而且直接伤害的是对手的心神,凭一蝶现在的修为,用不了一刻钟的时间,就会在幻魔天音之下崩溃,甚至走火入魔。

    可是就在一尘的形刚刚一动的时候,一个消瘦的看起来像猴子一样的人,就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呵呵!茅山派祭天大典之后比武好像是单挑吧,一尘掌门不会是想上去帮忙吧?”

    “李旺,你现在马上给我让开,否则的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挡住一尘的人,并不是别人,真是天山派长老李旺。

    “哈哈!对我不客气!就凭一尘掌门的修为,好像还不够吧!”李旺有恃无恐的紧紧挡住了一尘。

    就在这个时候,陷幻魔天音之下的小碟额头上已经渗出了滴滴的汗水,一张可的小脸这个时候也苍白的如同白纸一般。

    看着一蝶痛苦的样子,欧阳耀天也忍不住的向前走了两步,可是却也被李旺给伸手拦住了,“欧阳耀天,哈哈!好像下一场就是我们两个的对决了。我劝你现在还是袖手旁观的好,假如我在这里动手的话,恐怕你后这些可的茅山小道姑,没几个能幸免于难的!”

    “你!”李旺说的话确实没错。凭现在茅山派众人的修为,恐怕没有一个人能和李旺抗衡。

    就在这个时候,一蝶已经抱住头,半跪在地上痛苦的呻吟起来了。

    看到一蝶痛苦的样子,站在幻魔铃上的一星忍不住的说道:“师妹,只要你现在认输,我就可以放你一马!”

    听到一星的话,一蝶强忍住痛不生的痛苦,挣扎着站了起来,然后说道:“让我认输没门!”一蝶说话的同时,一张符箓又一次的脱手而出,只是以她现在的状态打出的符箓,还没到一星的近前,就已经爆裂开了。

    “哼!冥顽不灵!”一星说话的同时,又抬脚在幻魔铃上狠狠的跺了一脚。

    可是当第二波已经加强的幻魔天音刚刚发出的时候,自一蝶的上突然爆发出了一声诡异的嚎叫,这一声嚎叫令在场所有了解一蝶的人,都不忍不住倒退了几步。

    “小黑!”欧阳耀天是第一次感觉小黑的声音如此迷人。

    随着小黑的一声怪叫,一蝶的旁猛地刮起了一阵诡异的黑色旋风,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让所有人都忍不住的捂住了鼻子。

    小黑平时并不会散发出这种气味,只能当它被彻底激怒的时候才会这样。当黑色的旋风消失的时候,小黑那将近十米的巨大躯,已经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小黑猛地抬起它那巨大三角形脑袋,恐怖的血红色眼睛,犹如一对血红色的灯笼一般。给人一种金属的冰冷感觉。愤怒的小黑足有水缸粗细,脸盆大小的鳞片像镜子一样光滑,每一块鳞片都放出幽幽的寒光。

    小黑先是低头看了一眼勉强站在地上,一脸痛苦的一蝶,然后猛地抬起头冲着正浮在半空中由于小黑的突然出现而被吓傻了的一星,又发出了一声令人胆战心惊的哀嚎。

    只见小黑的子猛地化作一道黑色的闪电,一下子就冲到了半空。一星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的时候,就已经被小黑狠狠的叼在了嘴里。

    小黑叼住一星之后,头在空中猛地用力一甩,然后一星的体就如同流星一般摔落到了地面上。

    只是狠狠的咬了一口,摔了一下,小黑似乎觉得还不够解恨,然后猛地一掉头就又冲着一星的体扑了过去。

    可是就在小黑马上就要扑到一星近前的时候,一蝶突然拦住了小黑。小黑看看一蝶又看看她后躺在地上的一星,似乎很不理解的样子,不过最终还是抵不过主人那严厉的眼神,重新又钻回了一蝶手上的金鼎之中。只不过小黑在钻进去的时候,还不忘记用自己的尾巴在一星的上狠狠的抽打一下。

    李旺这个时候似乎也被小黑的突然出现给惊呆了,根本就没有去阻拦冲过去的一尘和欧阳耀天。

    一尘冲到一蝶的边,虽然很想立刻给她一个温暖的怀抱,但是碍于自己此时的份,还有此时峡谷里的茅山弟子,一尘只得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其实有的时候人一句最真诚的问候,就足可以抵过所有的一切了。经历了异常生死大劫之后,一蝶强忍住眼睛里的泪水,冲着一尘微微一笑,然后说道:“今天晚上回去,你好好的抱抱我!”

    “嗯!”一尘没有多说话,只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好了,你没事就好了!我们回去吧!”欧阳耀天说着转就要走,其实他主要是不想在这里当电灯泡。

    可是欧阳耀天转还没来得及抬脚,就被一蝶伸手给抓住了,“耀天,快点儿拿天山雪莲王的花瓣出来!”

    “什么?”听到一蝶的话,欧阳耀天立刻就转过来,一脸不解的看着的一蝶问道:“你说什么?刚刚他可是要杀你,你居然现在还要救他!”

    这个时候一尘说道:“一星师兄也只是奉了师命而已,他并不想杀一蝶的。假如一开始师兄就动用幻魔天音的话,恐怕现在躺在这里的就是一蝶了!”

    “这•••”

    “少废话,快点儿拿出来!否则的话我就去告诉许晴姐姐在山洞里发生的事!”

    “靠!就这么点儿破事,怎么谁都拿来要挟我!”欧阳耀天想到这里从储物手镯里取出一片天山雪莲王的花瓣交给了一蝶,然后说道:“给你!”

    “乖啊!等今天晚上许晴姐姐找你算账的时候,我一定帮你说话!”一蝶说完冲着已经傻在原地的欧阳耀天做了一个鬼脸,然后就俯下子去给一星解毒了。

    过了好久,欧阳耀天才反应了过来,紧张的看着一尘问道:“是不是许晴已经知道了?”

    一尘还没来得及说完,正在给一星解毒的一蝶就说道:“可不是我说的,是海月自己说要去告诉许晴的!”

    听到这个消息,对于欧阳耀天而言无异于晴天霹雳。许晴能接受小丽的存在就已经算是奇迹了,现在再加上一个凌海月,真不知道今天晚上自己回去会发生什么样的事。现在欧阳耀天都已经开始打算跑路了。

    天山雪莲王不亏是能解百毒的奇花异草之中的王者,一星刚刚服下花瓣一盏茶的功夫,刚刚已经黑黢黢的像焦炭一样的脸色,就又恢复了正常。

    看着一星被九霄万福宫的弟子抬了回去,一尘和一蝶也转向着自己的队伍走了过去,只不过欧阳耀天却留了下来,因为李旺这个时候已经向他走了过来。

    李旺来到欧阳耀天的近前,冷笑了两声然后说道:“哼!刚刚这一场就算是你们赢了,不过假如你不想死的话,还是现在就乖乖的认输,夹着尾巴跑回去吧!”

    “哼!”欧阳耀天冷笑一声,然后说道:“我还真的想要看看,你这天山派的李大长老,到底有多厉害!”虽然刚刚一尘走的时候就已经暗示他,让他主动认输。况且由于在青山盛会上的事,李旺肯定会下杀手。但是已经修成四符绝杀阵的欧阳耀天,此时还是想要和李旺好好的拼一把。那怕自己输了,也不能让李旺赢得很轻松。

    听到欧阳耀天的话,李旺忍不住抬头大笑了起来,“哈哈!好、好、好!你想要送死我正是求之不得,今天我们就新仇旧恨一起算!”

    李旺说话的同时,那把半月形的飞剑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掌心。

    看到李旺唤出自己的飞剑,欧阳耀天的寒光剑立刻破体而出。上品仙剑的气势瞬间笼罩了方圆百米之内,无数修为偏低的茅山弟子,额头上都渗出了汗水。

    必定修为的差异,还有欧阳耀天一直以来都把飞剑作为拼命的第一法宝,虽然同时上品仙剑,他和一蝶使用起来的效果截然不同。

    冻彻肺腑的寒意,瞬间就在欧阳耀天的四周形成了无数晶莹的冰晶,一圈圈如同水纹一般的气势,以寒光剑为中心迅速的开。

    只不过欧阳耀天唤出寒光剑之后,并没有直接想李旺发起进攻,而是腾踏在寒光剑上,向着高处飞去。因为他可没有把握和李旺颤抖,必须速战速决,立刻发动四符绝杀阵。

    看到欧阳耀天瞬间和自己拉开距离,李旺当然不会忘记上次的教训,哈的暴喝一声,手中半月形的飞剑就猛地冲天而起。

    李旺本来就恨透了欧阳耀天,此时一出手绝对不会手下留。半月形的飞剑上立刻就流动起如同凝脂一般的华光,然后瞬间这凝滞一般的华光立刻就绽放了出来,一条如同八爪鱼一般的巨大飞剑立刻就呈现在了众人的眼中。

    从这八爪鱼一般的飞剑上散发出来的诡异气息,让欧阳耀天再次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真元力开始慢慢的被冻结,甚至连体内血液的流动都变得缓慢了许多。

    就在这个时候,那巨大的八爪鱼已经向着欧阳耀天猛冲了过来。他做梦都想不到以剑入道的天山派,真正的杀手会来的如此之快。现在欧阳耀天根本就没有机会去施展四符绝杀阵。

    眼下他唯一能做的只有两条,一是催动寒光剑迎上去,拼个鱼死网破,只不过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另外一个选择就是利用寒光剑的速度优势,赶快躲过李旺的致命一击。可是真元力已经开始被慢慢冻结的欧阳耀天,此时就算是全力催动寒光剑,恐怕也没有办法轻松躲过李旺的飞剑。

    就在这个时候,从欧阳耀天的头顶猛地穿来了一阵惊雷。在场所有的茅山弟子脸上都立刻呈现了一脸的不安,因为这惊雷的声音证明正在有人强行突破这峡谷之上设下的结界。

    只是眨眼的时间,就看到从空中猛地飞下一道银光,这道银光狠狠的撞到了李旺的飞剑之上。

    轰•••

    伴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李旺的八爪鱼飞剑竟然被这一道银光震的飞到了半空。而这个时候欧阳耀天也看清楚了这一道银光,那居然是一把银色的飞剑。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如同奔雷一般的声音猛地在欧阳耀天的头顶想起:“大胆李旺,竟敢对圣主出手!还不给我俯首认罪!”

    突如其来的变故还有声音,立刻把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可是更让人吃惊的是李旺听到这个声音,就好像霜打的茄子一样,噗通一声跪倒了地上,同时飞剑也乖乖的自己飞了回来。

    惊奇万分的欧阳耀天循着声音抬头向上望去,正好看到一个人影正向着自己飞过来。这个人穿着一件八卦道衣,一头苍白的长发在阳光之下泛着刺眼的光芒,一缕银须飘洒前,看起来还真有几分道骨仙风。另外尽管他正在急速的向着欧阳耀天飞过来,可是他的胡须还有头发竟然一点也没有被风吹动,看来修为之精深也是高深莫测。

    这个人来到欧阳耀天的面前,立刻稳住形,然后恭敬的一躬说道:“参见圣主!”

    “你是谁?”欧阳耀天此时虽然看着眼前这个人有点儿面熟,可一时之间还是真的想不起来在那里见过了。不过既然叫自己圣主,那么肯定就是轩辕坟里的人了。

    听到欧阳耀天的话,这个老头儿也是一愣,然后说道:“属下是轩辕坟中的•••”

    老头儿的话还没有说完,欧阳耀天就想起眼前这个人是谁了。这个人正是当初在轩辕坟中给自己喂过水的柳长老,“柳长老,怎么是你?你们都从轩辕坟里出来了吗?”

    “托圣主洪福,坟中坟的人都已经离开轩辕坟了!”柳长老说道这里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圣主夫人和仙子现在有急事,晚点儿自会前来和圣主相见!”

    圣主夫人,一听柳长老提到巧儿,欧阳耀天就是头大。虽然说当初是她把自己骗上了山,可是后来想想自己能出来也全靠了她,不过这坟中坟的人竟然这个时候还叫她圣主夫人。幸亏这个时候许晴不在,否则的话自己肯定又要完蛋了。

    这个时候欧阳耀天突然想到了什么,于是问道:“柳长老,你今天怎么会来茅山的?”

    “禀圣主,属下本就是天山派的大长老。可是没想到这百年来属下在轩辕坟,这李旺不仅囚掌门,同时还修炼出了这至至邪的八魔嗜心剑,近属下前来就是擒他会天山去受罚的!”说道这里柳长老猛地转对着正跪在下面的李旺说道:“李旺你可知罪!”

    “李旺知罪!”此时的李旺就好像斗败的公鸡一样。必定他和柳长老之间修为的差距,还有他天生对这位大师兄的敬畏,使得他现在连一丝一毫反抗的心都没有了。

    “圣主,属下现在要带李旺会天山受罚,等回头再来拜见圣主!”只见柳长老说话的同时把手一伸,一股巨大的吸力就立刻把李旺从地上吸到了半空。柳长老把李旺吸到边,然后转对着下面的茅山弟子说道:“今多有得罪,改天我再前来登门谢罪!”

重要声明:小说《名芳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