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诡异妖丹 第一百七十三章 阴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碧云天 书名:名芳谱
    看着玄灵远去的背影,一蝶多少有点儿担心冲着一尘说道:“师兄,你说师傅这一次去,会不会有危险?”

    一尘想了想然后说道:“我想应该不会有危险的。还有三天就是祭天大典了,而且现在的形式对玄青师叔有利,他没有必要在横生枝节!”

    “哼!”一蝶听完一尘的话,冷笑一声然后说道:“都这个时候你还叫他师叔!”

    “呵呵!他必定是我师叔啊!”

    一尘的话刚刚说完,一直盘踞在山顶之上的巨大龙卷风砰的一声就不见了,而风狸依然继续叼着牌子站在洞口,眼巴巴的望着里面。

    时间不大,欧阳耀天和凌海月就从洞口跳了出来,只不过现在两个人上的衣服自然是重新换过了。

    看到欧阳耀天和凌海月完好无损的出现在面前,一尘马上催东脚下的银月剑飞了过来,关切的问道:“耀天,你这几天一直躲在这里修炼吗?刚刚那一道霞光是不是你又修炼成什么厉害的功法了?”

    不过一蝶可不会只关心这些,她飞到凌海月的边,看着她脸上仍未退去的红霞,阳怪气的问道:“海月,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是不是山洞里很啊?”

    “讨厌!”此时的凌海月那里还有心跟一蝶开玩笑啊,听到她这么一问,立刻就感觉脸上好像在火烧一样,一下子低着头躲到了欧阳耀天的后。

    看到凌海月的态,一尘自然是心知肚明,冲着欧阳耀天不怀好意的笑了笑,然后说道:“耀天,看来你这次闭关收获不小啊!”

    欧阳耀天还没来得及说什么,风狸就叼着那块牌子,喉咙里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声音来到了他的面前。看着风狸那不住摇摆的小尾巴,还有故意把嘴里的牌子抬的高高的样子,简直就是来邀功的。不过风狸现在的表面欧阳耀天可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了看它嘴里的牌子,然后不解的看着一尘问道:“请勿打扰!这小家伙今天是怎么了?干吗叼着这块牌子不放啊?”

    这个时候一蝶实在忍不住了,一边抱住肚子大笑不止,一边断断续续的说道:“哈哈!你还问!你不知道刚刚这小家伙一直叼着这快给你俩把风呢!”

    “把风?”欧阳耀天不解的挠了挠头,又看看小家伙嘴里的牌子,一下子就明白过来了,“好你个小家伙,看我怎么收拾你!”欧阳耀天说着就要去抓风狸,可是风狸又怎么会轻易让他抓住呢?

    随着一阵猛然吹起的轻风,风狸的体一下子就不见了。等它再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一蝶的怀里,然后不满的扭过头来冲着欧阳耀天呜呜的直叫,看的一尘和一蝶都忍不住的笑了。

    一边轻抚着风狸那顺滑的皮毛,一蝶一边笑着说道:“好了,我们还是先会万宁宫吧!虽然说这里是万宁宫的地界,一般茅山弟子不敢轻易过来,不过时间长了难免会有好奇的人过来!”

    在回元符万宁宫的路上,欧阳耀天也听说了刚刚玄灵被玄青请走的时候,“我总觉得这里面好像有什么谋!”

    “谋?我觉得这个时候玄灵应该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吧?必定假如现在师叔出事的话,那么整个茅山都会把矛头指向他的!”一蝶必定是从小在茅山上长大的,除了修炼,她也只下山过几次,对于人心的险恶也不会了解的很清楚。

    “假如我是玄青的话,那我就先把玄灵师叔叫过去,看看她有没有可能顺从我。如果不行的话,那我就在她回来的路上找人伏击她,那怕是师叔受伤了,三天之后的祭天大典玄青都可以稳胜券!”

    听完欧阳耀天的话,一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过想了想又说道:“可是茅山之上能和我师叔一拼的人,就只有玄青了!”

    “哼!”欧阳耀天冷笑一声然后说道:“难道就不能是玄青招来的帮手吗?”说道这里欧阳耀天不由得一阵心惊,因为他想到了湘西四鬼口中的陈家大长老陈龙。如果说每宫只能找一个其他玄门的人,那既然玄青已经找了李旺,为什么陈龙还要来呢?难道这一切都是早就计划好的?

    尽管欧阳耀天有太多的担心,不过也不愿意此时当着一蝶的面说出来。虽然一蝶也是融合后期的修真者,不过必定她还只是个小丫头而已。本来即将来到祭天大典就已经给了她太大的压力,此时欧阳耀天已经不想再给她更多的压力了。

    这个时候一尘笑着说道:“好了,我们就不要在这里杞人忧天了,我相信师叔一定会平安归来的!”

    当天晚上,果然不出欧阳耀天所料,玄灵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偷袭,而且负重伤!

    在空冥塔顶层,霜露蝶还有一尘和欧阳耀天,看着脸色苍白的玄灵,内心的焦急根本就不是用语言能够表达出来的。虽然玄灵的伤并不重,不过却也没有办法再去参加三天之后的祭天大典上的比武了。

    “师傅,我早就说了不让你去了,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这时候三师姐妹里最小的一个,也是最受宠的一蝶,眼睛都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玄灵冲着一蝶笑了笑,然后说道:“傻孩子,哭什么,我还没死呢!”

    这个时候最贪玩同时也最容易冲动的一露,猛地一跺小脚,然后冲着一霜说道:“师姐,我们现在就叫齐所有的弟子,然后冲到九霄万福宫去,给师傅讨回公道!”

    一霜只是默默的看了一眼一露,并没有说话,而是低下头好像寻思着什么。过了一会儿,一霜抬起头说道:“我想偷袭师傅的肯定不是玄青师叔。师叔你有没有看清楚偷袭你的人,或者他的法器飞剑。”

    玄灵摇了摇头,然后说道:“偷袭我的人修为极高,我根本就没有看清楚人影。不过他的法宝好像一面紫金盾!”

    “紫金盾!”听到这三个字,欧阳耀天不由得大吃一惊,“难道是陈虎?”

    “陈虎,难道你说的是四大修真家族之一陈家的长老陈虎?”一尘不解的盯住了欧阳耀天。

    “嗯!”欧阳耀天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我以前见过陈虎的法宝,就是一面紫金盾!”

    “修真家族的人怎么会跑到茅山来呢?”此时一尘感觉事态越来越严重了。

    这个时候玄青站起,看着一尘说道:“其实我早就发现玄青和修真家族的人有来往,所以才特意派了一霜和一露去调查!”

    “嗯!”一霜点了点头,多少有点儿气馁的说道:“可惜我们什么也没调查出来,就被陈家派出来的湘西四鬼打伤了。”

    由于大后天就是祭天大典了,再加上玄灵的受伤,一霜肩上的担子也重了许多。当天晚上所有的人都没有离开空冥塔,而是在空冥塔里抓紧修炼。虽然不一定能提升多少修为,但是总可以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状态。

    今天是茅山祭天大典的第一天,所以在茅山上的弟子都要赶来参加第一天的祭天仪式。但是这第一天的祭天仪式,也只能是茅山弟子参加,欧阳耀天只能等到下午还是比武的时候才能去。

    百无聊赖的欧阳耀天此时正躺在上发呆,门一下子就被人给推开了,肥猫一脸兴奋的从外面走了出来。

    看到依然躺在上的欧阳耀天,肥猫走到边一下把他拽起来,然后说道:“太阳都晒到股了,你怎么还躺在上啊?”

    “看你这么兴奋该不会是昨天晚上和一霜干了点儿什么吧?”

    “去一边儿呆着去!我可是很纯洁滴!”肥猫说着还做出了楚楚可怜的摸样,只不过看的欧阳耀天一个劲儿的想吐。

    欧阳耀天坐在边一本正经的说道:“好了,快说有什么事,我看你这么兴奋估计肯定没好事!”

    “嘿嘿!这次被你猜对了!”肥猫说着一脸神秘的坐到了欧阳耀天的边,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然后说道:“我和小双发现了一个好玩的地方,可是你也知道我们俩都是普通人,所以想请你来当一次保镖!”

    听到肥猫的话,欧阳耀天的脸马上就扳了起来,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以为茅山是什么地方,有些地方是不能乱闯的,要去你们俩自己去,我不去!”

    “你真的不去?”

    “不去!”欧阳耀天说着又一下子躺倒了上。

    “哎!”肥猫看着欧阳耀天的样子,叹了一口气,然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这两天从一霜那里打听到一个消息,好像是说某个人在山洞里对某个人做了些什么。假如我把这个消息告诉许晴,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一听肥猫的话,欧阳耀天立刻就从上坐了起来。事虽然发生了,可是他还没有时间去和许晴说,其实主要是不敢说。可是谁想到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那一霜也太有长舌妇的潜质了吧。“好,你恨!”

    “我那有啊?”肥猫说着又装出了一副很无辜的样子,只不过却招来了欧阳耀天的一阵铁拳。

    欧阳耀天跟着肥猫来到外面,一眼就看到了已经等得不耐烦的小双。

    小双一看到欧阳耀天两个人,马上就走过来,气呼呼对这肥猫说道:“你不是说马上就可以把耀天叫出来吗?居然一下子让我等了这么久!哼!回头让一霜姐姐好好收拾你!”

    听到小双的话,肥猫马上摆出一副很可怜的样子,连欧阳耀天看着都感觉肥猫不去当演员实在太可惜了,“小双姐姐,你就别为难我了。再说刚刚可是耀天有事耽搁了,不信你问他!”肥猫说着还用胳膊肘偷偷的捅了一下欧阳耀天。

    “啊!刚刚我闹肚子了,去厕所了!”

    “哼!我才不信呢,修真者也会闹肚子了!好了,不说了我们快走吧!万一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虽然欧阳耀天一开始口口声声说不去,不过此时一旦跟着小双和肥猫走出了元符万宁宫,心里也是一阵阵的发痒。必定茅山就算没有茅山派,那也是旅游观光的大好去处。而且只得小双和肥猫去冒险的地方,那自然也是非同一般。

    欧阳耀天跟着小双两个人,大约走了将近一个时辰,终于来到了老虎岗的西北坡。虽然此时已是深冬,可是这老虎岗上依然苍松翠柏相映成趣。而在松柏的掩映之中,一个山洞出现在了欧阳耀天的面前。

    肥猫一看到这个山洞,马上就一脸兴奋的说道:“这是这里!”

    “就这里?”欧阳耀天怎么看这个山洞也没有什么独特的地方,真的开始怀疑小双这小丫头的好奇心是不是太重了。

    看着欧阳耀天那多少有点儿不屑的表,小双立刻就补充道:“这里叫仙人洞,原名蓬壶洞。我以前就听说这里是茅山最漂亮的洞之一,我一直就想进去看看!”

    仙人洞,欧阳耀天以前也听说过,不过想想只是一个普通的旅游景点,没必要非拉自己来当什么保镖吧!“一个山洞你们自己进去不就好了,干吗还非叫上我啊!”

    欧阳耀天的话刚刚说完,小双就举起小拳头在他的脑袋上狠狠的敲了一下,然后骂道:“你白痴啊!如果能进去我还要找你啊!我以前听说这仙人洞也是对游客开放的,只是昨天我和许晴姐姐过来的时候,却有两个小道士把门,不让我们进去!说什么里面正在装修!”

    “既然在装修,那就以后再进去嘛!”欧阳耀天现在可没有时间陪着小双在这里胡闹,说着转就要回去,可是却被小双一下子给拉住了。

    “你真是笨的没办法说了,一个天然洞需要什么装修啊,我想这里面肯定有什么秘密!而且不是说今天所有在茅山的弟子都要去参加祭天大典吗,可是今天早晨我和肥猫过来的时候,他们还守在里面呢!而且听他们说话好像是九霄万寿宫的弟子!”

    听到这里,欧阳耀天心中也是一阵的好奇。当然他并不觉得玄青派弟子把守一个山洞有什么好奇怪的,只不过他比较好奇这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

    欧阳耀天寻思了一会儿,然后对着小双说道:“你不会是想让我冲过去把这两个茅山弟子干掉吧?”

    “我才没那么暴力呢!”小双狠狠的白了一眼欧阳耀天,然后从兜里掏出了两张黄纸,仔细一看居然是两张符箓。小双把符箓拿到手里,一脸得意的说道:“这是我昨天晚上和一蝶要来的昏睡符,只不过你也知道我是普通人不会用,等下就麻烦你了!”

    欧阳耀天再怎么也想到小双居然准备的这么充分,而自己被拉过来只不过是当苦工而已。

    看着欧阳耀天一脸不愿意的样子,小双立刻就补充道:“别一张苦瓜脸好不好。等下我和肥猫在这里给你加油,等下成功了我们再过去!”

    “你!”此时欧阳耀天突然有了想要打人的冲动。

    “好了,快去了!”一蝶说着就把欧阳耀天向着洞口推去。

    无可奈何的欧阳耀天只得硬着头皮向仙人洞的洞口走去。

    “站住!”欧阳耀天刚刚走到洞口,就从里面走出来两个看上去二十多岁的道士,看修为也只不过是开光中期而已。

    看到这两个小道士,早就已经故意隐藏起自己修为的欧阳耀天,装傻的问道:“这里不是仙人洞吗?”

    “是啊!”其中一个小道士不客气的说道:“不过现在仙人洞不对游客开放了,你回去吧!”

    “这样子啊,真是遗憾!”欧阳耀天说话的同时就转做出要走的样子。可是欧阳耀天刚刚迈出第二步的时候,就猛地转,手中的两张符箓如同两道黄色的闪电一般飞向了两个小道士。

    一蝶怎么说也是融合后期的修真者,她制作的符箓再加上欧阳耀天亲自释放,两个不过是开光中期修为的小道士又怎么抵抗的住。只听噗通噗通两声,两个小道士就倒在了地上睡着了。

    “这东西真好玩,回头我也去和一蝶要几张过来!”欧阳耀天说话的同时就把两个小道士托了进去,然后藏在了一块隐蔽的石头后面。

    把小双和肥猫叫过来以后,三个人就走进了仙人洞。虽然以前欧阳耀天也去过不少溶洞,可是像仙人洞这样的溶洞他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仙人洞有与着其它溶洞所不同的特色,一般溶洞都以厅大宏伟而出名,而仙人洞则以秀气、灵气、仙气而名闻遐迩。

    洞内自然形成的钟石景,有的如蟒蛇曲折盘行,有的似鳄鱼探头观望,有的象猛虎引颈长啸,更有石帘倒挂,冰淋下悬,石瀑饮泻,均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形神兼备,颇具特色。难怪有人曾经感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洞中”。

    就在这个时候,三个人突然听到从洞内传出了一阵阵潺潺的溪水声。走到跟前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因为洞之高低落差而形成的一个自然的响水坝,坝内之水清澈见底,明净如镜。

    看到眼前的响水坝,小双忍不住的惊叹道:“果然是好地方,我如果有这么好的地方,也藏起来不让别人进来!”

    虽然这仙人洞确实奇妙无比,可是欧阳耀天总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因为进洞这么久,他还没有发现有什么东西是只得玄青派弟子前来把守的。

    “听说这响水坝还有一个传说呢!”肥猫说着就向着响水坝走了过去,可是他走走到水边,就砰的一下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被反弹了回来。

    狠狠的摔倒在地上的肥猫,一边揉着股一边一脸痛苦吃惊的说道:“耀天,这里怎么感觉好像有一堵墙啊,痛死我了!”

    “是结界!”欧阳耀天说着就慢慢的向着水边走去,同时也把神识毫无保留的释放了出来。

    经过强化的神识,此时的敏感度早就已经达到一个全新的层次,甚至连从钟石上滴落下来的水珠,在空中轻微的颤抖都可以感觉的到。

    尽管此时欧阳耀天的神识已经得到了强化,可他也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感觉到了这近在咫尺的结界那微弱的波动。看来布下这个结界的人,不仅修为极高,而且对于结界阵法的领悟也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否则布下如此巧妙的结界,不可能连波动都降低到了难以察觉的地步。

    不过现在既然能够用神识察觉到着这结界的存在,那么就可以毁掉它。或者说对于别人可能有难度,可是对于欧阳耀天而言,那确实再简单不过的事了!

    意随心动,欧阳耀天体内的真元力立刻迅速的运转了起来,一团墨绿色光球立刻出现在了他的手上。

    “去!”随着欧阳耀天的一声暴喝,闪动着诡异光芒的五色妖雷,已经划破虚空,向着那道普通人根本就看不到的结界冲了过去。

    五色妖雷是雷中的诡道王者,它代表的不仅仅是简单的毁灭与死亡,同时它对于结界或者真元防御之类的东西,有着极强的侵蚀能力。只不过为了不引起太大的波动,以至于伤害到边的肥猫和小双,此时欧阳耀天发出的五色妖雷已经把力量压制到了极点。

    五色妖雷撞到结界上之后,原本看起来一无所有的空中,立刻就以相交点为中心起了一圈圈如水纹一般的波动。

    整个过程中,不仅仅是结界在被侵蚀,五色妖雷也在被消耗。当欧阳耀天打出第三道五色妖雷的时候,那道无形的结界砰的一声整个的碎裂了,一股强劲的气流杂带着飞舞的尘土,让小双和肥猫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当肥猫再次睁开眼睛,看到刚刚的响水坝的时候,不由得大喊道:“啊!这是怎么回事?”

    原来刚刚看起来碧波潺潺的响水坝,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干涸的池子,连一滴水都没有。其实原本这响水坝早就没水了,刚刚的水声还有碧潭,都只不过是这个结界所制造出来的幻象而已。

    “啊!有人!”这个时候小双指着池底一个暗的角落尖叫倒:“耀天,你快看,会不会是死人啊?”

    好不容易把结界破裂引起的冲击力都吸引到自己边,已经变得灰头土脸的欧阳耀天,这个时候也来到了池边,神识一扫而过,然后说道:“放心,人还没死!”

    欧阳耀天跳到池底,然后把人抱到了岸上,这才看清楚池底的人。

    这个人看上去大约四十多岁,除了脸色看上去有一点儿苍白之外,浑并没有受伤。他上穿的那件藏青色道袍,显示他也是茅山派的人,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被玄青关在这里。

    刚刚想用神识去探查一下他的体,可是欧阳耀天的神识刚刚碰到这个人的体,就被一股极其霸道的力量给反弹了回来。看样子这个人的体内应该是给人下了一道很重的制。

    虽然欧阳耀天可以放出五色妖雷毁掉刚刚的结界,可是他还不敢把五色妖雷放到这个人体内,去帮他解除止。看来只有等青山盛会之后请玄灵出手了,而且他相信玄灵一定会认识这个人。

    “好了,我们先把他带回元符万宁宫吧!”

    幸亏所以的茅山弟子都去参加祭天大典了,欧阳耀天三个人一直到把这个人带回自己的房间,也没有被人发现。

    把这个人放到上之后,肥猫一脸紧张的问道:“耀天,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这个人体内被人下了很厉害的止,凭我的力量还打不开,看来只能晚点儿请玄灵师叔过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从欧阳耀天的房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请问耀天师兄在吗?”

    “在!有事吗?”

    “掌门师兄让我请耀天师兄去参加祭天大典!”

    “好,稍等一下,我马上出来!”欧阳耀天说完转对着小双和肥猫两个人说道:“你们两个在这里守着,我不回来千万别让人进屋。”

    听到欧阳耀天的话,肥猫立刻紧张的问道:“那万一他醒了怎么办?”

    “你放心好了,他体内的制如果不被解开,他是醒不过来的!”

    这个时候小双撅着小嘴,一脸鄙视的看着肥猫说道:“真是胆小鬼!再说就算他醒过来了有什么好怕的!能被玄青那个看门狗关起来的人,一定是好人!”

    “呵呵!”欧阳耀天笑了笑,就转向着门口走去。

    当欧阳耀天来到门外的时候,看到一个十六七岁的小道姑正等在门外。“好了,我们走吧!”

    跟着这个小道姑,欧阳耀天很快就穿过一条小路,来到了元符万宁宫所在的积金峰的后山。

    又走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在欧阳耀天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座崖壁,只不过这崖壁之上好像被利刃从中间切开了一般,留下了一道大约一米宽的裂缝。

    这道裂缝大约只有百多米长,不过却蜿蜒曲折,而且横生了很多枝节,如果不是熟悉的人,肯定会在迷路的。

    当欧阳耀天走出裂缝的时候,突然感觉到眼前一亮。因为在这裂缝的另一头,是一个宽广平坦的峡谷。这峡谷的四周都被高山所环抱,看样子也只有这条裂缝这么一道缝隙。

    看来这里就是比武场了。不过看着除了碎石就是尘土的峡谷,欧阳耀天忍不住自言自语的说道:“茅山派真是够穷的,连祭天大典的祭坛都没有!”

    欧阳耀天的一句玩笑,却引来了他边小道姑的白眼,“这里当然不是祭天的地方了,这里就是每次祭天之后比武的地方。你以为我们茅山就在祭天台上比武啊,万一那个不长眼的给祭天台开个洞、去个角,你出钱给我们修啊!”

    听完这个小丫头的话,欧阳耀天总结出一个道理。那就是千万不要让小丫头们抓住你一丝把柄,否则就她们那张利嘴,绝对不是你能对付的。

    这个时候,在峡谷的两侧,密密麻麻的站满了茅山弟子,足足不下千人。而且这些还只是在茅山上的弟子而已,更多的茅山弟子都在山下历练。难怪茅山一直被称为玄门之中弟子最多的玄门,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只不过这众多的弟子之中,能修炼到融合期的弟子都寥寥无几,也难怪茅山会沦为三流玄门。

    很快的,欧阳耀天就在右边人群前面的正中找到了一尘,同时在他边的还有玄灵和一霜、一露。

    欧阳耀天进走几步来到一尘的边,然后问道:“比武开始了吗?”

    “还没呢!不过马上就开始了!”一尘说话的同时扭头望向了自己边的一蝶,那目光中充满了担忧和不舍。

    一蝶冲着欧阳耀天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说道:“耀天,我还以为你不来给我加油呢!”

    “我那敢啊!”

    “哼!知道就好!我去了!”一蝶说着就向两群人的空地中间走了过去。

    看着一脸担忧的一尘,欧阳耀天笑了笑说道:“放心好了,一蝶肯定能赢的!如果是我,现在宁可立即和李旺单挑,也不愿意和一蝶动手!”

    “呵呵!”一尘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不过欧阳耀天从他紧握住自己的手上穿来的力度,知道现在一尘内心的担忧。

    就在这个时候,从对面的人群中也走出了一个人。这个人看上去大约三十多岁,上一件青灰色道袍,一张白净的脸上,看起来也算清秀。

    可是当一尘看到这个人的时候,不由得紧张的说道:“一星!玄青居然派大师兄出来对付一蝶!”

重要声明:小说《名芳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