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诡异妖丹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一鸣惊人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碧云天 书名:名芳谱
    随着陈云飞的出现,四周的一气氛一下子就变了。

    原本陈家向凌家提亲的事,因为凌啸天一开始就答应了,所以早就在修真家族中传的沸沸扬扬,可是前几天大家听说婚事被莫名其妙的取消了。虽然知道具体况的人并不多,可是大家也都多多少少的听说了一些。

    陈云飞为四大修真家族之一陈家的少主,为人其实并不坏,只是从小的生惯养,多少沾染了一些傲慢的气质。很多人都以为经过这件事之后,陈家是绝对不会来参加这一次的青山盛会。

    可是后来大家在开幕式的主席台上看到了陈虎,虽然有一些吃惊,可是也觉得是在理之中。毕竟青山盛会是修真家族的盛会,并不只是凌家的盛会,陈家本就不应该因为与凌家之间的私事,而缺席青山盛会。

    而此时陈云飞的出现,一下子让四周的人在空气中嗅到了一股火药的味道。

    看到突然出现的陈云飞一下子就抓起了装着风狸的笼子,一蝶这小丫头的脾气也一下子上来了,“人家陈长老都说卖了,你凭什么说不卖啊?”

    “哼!”陈云飞冷笑了一声,然后一双愤怒的眼睛紧紧的顶住了欧阳耀天,“就凭你是他的朋友!”

    顺着陈云飞的目光,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欧阳耀天的上。这个时候一些明眼人已经猜出了七八分。

    一些人已经开始在四周低声的议论起来了,“难道就是这个人坏了陈家和凌家的婚事。”

    “对啊!不过好像修为不浅,但是从来没见过!”

    “看他和茅山掌门在一起,难道说也是茅山弟子?”

    •••

    “我听说好像是凌家的大小姐怀孕了!”就在这个时候,也不知道是谁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人群一下子是沸腾了起来。

    “这怎么可能?”

    “就是啊!如果真的是有了这样的事,那凌家一开始为什么还要答应陈家的婚事?”

    “对啊!难道说凌家已经承认了这个女婿?”

    “不可能,以凌家族长的脾气,自己的女儿如果真的干出这种事来,恐怕早就出手清理门户了!”

    在乱哄哄的人群中,说什么的都有,甚至还有人说是陈家遭到了拒绝,所以才故意编造出来的谎言。

    听到四周的议论,原本面色还算平和的陈虎此时脸上也挂不住了。只不过处于他现在的份,让他也不能轻易为了这些事而去辩解,否则的话不但会使得凌家与陈家的关系变得更加尖锐,甚至还有可能把事变得更加复杂。

    陈虎心中有顾忌,可陈云飞现在正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原先被欧阳耀天毁掉飞剑心中早就已经怨恨不已,又经过先前的事,现在早就对眼前这个人恨之入骨了。

    “欧阳耀天,先前你打伤我的事姑且不论,这次你居然和凌海月干出这种事来,今天你就当着天下家族的面给我解释清楚!”

    欧阳耀天虽然对陈云飞并没有多大的恶感,可此时看到他咄咄人的样子,心中也是一阵的不快,冷笑一声说道:“海月既然不喜欢你,你又何必强求呢!再说•••”

    欧阳耀天的话还没有说完,陈云飞已经猛地冲到他近前,丝毫没有顾忌的大吼道:“如果不是你和她干出那种苟且之事•••”

    听到陈云飞此时的话,欧阳耀天是真的被激怒了。他并不是担心自己被人耻笑,可是却不能让人毁掉凌海月的名誉,“够了!你不要在这里血口喷人。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凌海月并没有怀孕,她只不过是不喜欢你,所以才随口编出来的!”

    四周的人听到这里,心中的疑惑也一下子都明白了,一些人窃窃私语道:“原来陈家少主自作多•••”

    听到四周人的议论,此时陈云飞的脸上更是挂不住了,“哈!”猛地暴喝一声,一把光彩夺目的飞剑就破体而出,向着欧阳耀天飞来。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陈云飞的飞剑被一道紫光弹向了半空,与此同时陈虎已经站到了两个人的中间。

    陈虎一伸手就把自己的紫金盾收了回来,而此时陈云飞的飞剑也被牢牢的吸在了紫金盾上。

    “二叔!”陈云飞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陈虎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手帮欧阳耀天,狠狠的瞪了一眼陈虎后的欧阳耀天,然后转走开了。

    陈虎这个时候赶紧转过来冲着欧阳耀天微微一抱拳,不温不火的说道:“我侄儿多有得罪,后再登门谢罪!”

    看着陈虎拿起陈云飞扔下的笼子,转要去追陈云飞,欧阳耀天突然叫住了他,“陈长老,请留步!”

    听到欧阳耀天的话,陈虎也不由得停住了脚步,不过并没有转,“还有什么事吗?”

    欧阳耀天走到陈虎的旁,同时从储物手镯里取出两把上品飞剑,递到陈虎的面前,然后说道:“先前我毁掉他的飞剑纯属误会,另外这风狸也是因我才失去自由的。我现在希望用这飞剑来换回它的自由。”

    听完欧阳耀天的话,又看看他手里的两把上品飞剑,陈虎愣了一下,然后说道:“这风狸刚刚已经说完要卖给你这位朋友,是我糊涂了。不过这价钱可是说的一把飞剑,你这是?”

    “呵呵!”欧阳耀天微微一笑,然后说道:“这另外一把飞剑,就权当是我上次对失手毁掉云飞飞剑的赔偿吧!”

    “这•••”陈虎犹豫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接过了欧阳耀天手中的两把上品飞剑,然后说道:“好!欧阳兄弟果然够义气,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

    “陈长老客气了!”

    “好,告辞了!”陈虎说着把笼子交到欧阳耀天手上,就去追陈云飞了。

    不过刚刚陈虎的话也绝对不是在敷衍欧阳耀天。以陈虎此时的修为,自然不会因为凌海月撒谎的事,而迁怒与欧阳耀天。况且他本来就知道凌啸天并不是真心要答应这门婚事,即便是当初没有欧阳耀天,恐怕后凌家也会反悔。

    而且此时看到欧阳耀天轻易就拿出两把上品飞剑,连眼皮都不眨一下,心中也是暗暗的吃惊。实在很难想象在当今修真界中,有什么人能有如此大的手笔,当下也起了拉拢之心。

    看到陈家的人已经都走了,四周围观的人也散开了,不过更多的人此时也开始猜测起欧阳耀天的份了。

    他们现在当然不会因为欧阳耀天和茅山掌门在一起,就认为他是茅山弟子。他们虽然都很敬重茅山一派,可那都是因为茅山承担着调节天下魔煞之气的重任,茅山到底有多大的实力,其实修真界的人都知道。

    而眼前这个突然出现在大家视线中的人,不仅可以和玄门一派掌门看起来亲如手足,而且一出手就是两把上品飞剑,这样的大手笔任谁都会心生敬佩。一时之间欧阳耀天的真实份,成为了会场里众人最关心的话题。

    看着众人已经散开了,一蝶一下子就从欧阳耀天手上把小笼子抢了过来,同时问道:“耀天,你是什么时候又和凌家大小姐勾搭到一起的?”

    “什么叫勾搭,说的这么难听!”欧阳耀天说着就要去抢一蝶手里的小笼子。

    一蝶一下子躲到一尘的后,然后冲着他吐了吐舌头,然后说道:“这风狸可是我先看到的,你不许和抢!”

    “凭什么,这可是我用两把上品飞剑换回来的,快点儿给我!”欧阳耀天说着又扑了过去。

    “嘿嘿!就不给,有本事来抢啊!”一蝶说着一边把一尘向着欧阳耀天推了过去,一边转就向会场外面跑去。

    此时的会场里面已经可以说是人满为患,可是一蝶那轻巧的姿在人群中穿梭却如鱼得水一般,几下就消失在了欧阳耀天的视野里。

    费了半天功夫,欧阳耀天和一尘终于在会场边上的一块大石头后面找到了一蝶。

    这个时候一蝶正盘坐在地上,小笼子就放在腿上,她正低着脑袋仔细端详着里面的好像有点儿受惊过度的风狸。

    隔的还远远的,欧阳耀天和一尘就故意隐藏了气息,悄悄的走了过去。当一蝶发现他们两个的时候,自己的肩膀已经被欧阳耀天和一尘同时按住了。

    “啊!”一蝶也被吓了一大跳,赶紧一下子把小笼子抱在了怀里,紧张的说道:“不行,这个小家伙是我的,你们不许抢!”

    看到一蝶的样子,欧阳耀天笑了笑说道:“不如这样,我们把笼子打开,然后看看它到底愿意跟着谁!”

    听到欧阳耀天的话,一尘也是吓了一跳,“耀天,我虽然也看出这风狸似乎对你有点儿眷恋,只不过风狸毕竟是畜生,况且如果在这里放了它的话,等下不知道要在这盛会上惹出多大麻烦呢!”

    欧阳耀天笑了笑说道:“没关系,反正我本来买下它,就是要还给它自由的!”

    “不行!”一蝶说着就想站起逃跑,可是有欧阳耀天和一尘看着她,她又怎么跑的了呢?

    最后一蝶只得十分不愿的把笼子交给了欧阳耀天。

    当欧阳耀天拿起笼子的时候,风狸在里面立刻就瞪大了眼镜盯住他,嘴里不住的发出呜呜的声音,好像在祈求这什么一样。

    欧阳耀天笑了笑,然后就伸手撕掉了笼子上的符箓,可是他还没来得及打开笼子的门,里面的风狸就在他的眼前凭空消失了。

    “啊!”看到这小东西一下子就不见了,一蝶忍不住的叫了起来,“都怪你,你看它跑了吧!你赔我、你赔我!”

    “呵呵!”看着一蝶不依不饶的样子,欧阳耀天笑了笑说道:“谁说它跑了!”欧阳耀天的话音未落,风狸那可的小脑袋就已经出现在了欧阳耀天的脖子后面。

    看到此时风狸和欧阳耀天亲昵的样子,一蝶撅着小嘴生气生气的说道:“哼!忘恩负义的家伙,别忘了可是我先看到你的!”

    风狸乃是上古异兽,本就是极其通灵的东西,现在看到一蝶的样子,它一下子就蹦到了一蝶的怀里,然后还撒似的在她的怀里不住的磨蹭着。

    看到风狸可的样子,一蝶一下子就被逗笑了。

    这个时候看着风狸的样子,欧阳耀天笑了笑然后冲着它说道:“好了,你现在自由了,快点儿走吧!记住以后不要再被人抓住了!”

    刚刚还在一蝶怀里撒的风狸,一听欧阳耀天的话,立刻就停住了,然后抬起头,瞪大了眼镜可怜兮兮的望着,嘴里不住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看着风狸此时竟然对自己恋恋不舍,欧阳耀天不由欣慰的一笑,然后说道:“呵呵!你快走吧,我可不知道该怎么养你!”

    也许是真的听懂了欧阳耀天的话,风狸冲着他点了点,然后呼的一声化作一阵清风在众人的面前消失了。

    又过了一会儿,一蝶才真的意识到风狸这次是真的走了,一下子就抓住欧阳耀天的胳膊,不依不饶的说道:“不行,你快点儿把风狸给我找回来。要不、要不我就把小黑放出来,让它咬你!”一蝶说着竟然还真的取出了装着小黑的金鼎,只不过让一蝶气馁的是,小黑的脑袋刚刚从金鼎里伸出来,一看到面前的居然是那个放火的坏家伙,一下子就又缩了回去。

    看到这里一尘也忍不住的笑了,“呵呵!看来小黑现在是最害怕耀天了。”

    “哼!不理你们了!就知道欺负我!”一蝶说着一跺小脚就重新向着会场走去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三个人也只是在会场里闲逛而已。一尘一蝶并没有带什么东西来准备交换,而欧阳耀天此时唯一的愿望,就是等着到了第三天的时候,把自己的仙剑卖一个好价钱。

    不过另外一个让欧阳耀天欣慰的事是,这整整一天的时间,他都没有见到自己的另外一个冤家,那就是李清。看来为玄门弟子的李清,更是不屑于参加这修真家族的盛会,也只是在开始的时候,漏了一面就匆匆离开了。

    “希望这小子往后两天也别来了,那我就放心了!”虽然欧阳耀天并不害怕李清,可是也不想在这盛会之上再惹出什么麻烦来!

    在浏览各种奇珍异宝的时候,时间总是过的很快,渐渐的太阳已经被西边的群山给挡住了,暮色笼罩住了整个玉灵山。

    因为前来参加盛会的人数众多,所以凌家也没有办法给所有人都安排住处,所以除了四大家族还有玄门的人,其他的人都只能留在山顶上过夜。

    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已经收起了自己的东西,然后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或者低头窃窃私语,或者盘膝打坐。

    “嘿嘿!真有意思!”女人的第一好那就是逛街,虽然今天唯一被她看重的东西风狸,最终还被欧阳耀天给放走了,不过这一天一蝶还算是过的心满意足。

    就在这个时候,凌海玄突然向着三个人走了过来,“一尘掌门,您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现在请随我下山。”

    一尘冲着凌海玄微微一笑,然后说道:“啊!不用了,我今天晚上想要和耀天好好聊聊,就在这山顶上过好了!”

    “这!”此时凌海玄也有点儿吃惊欧阳耀天居然和一尘这么熟悉,不由得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欧阳耀天。

    欧阳耀天当然明白凌海玄的意思,而且那目光里除了一丝无奈,似乎还有很多的疑问,恐怕等下他还要找自己好好谈谈。于是他笑了笑说道:“我看你还是去吧。就算你喜欢这荒山野岭的,不过一蝶可不喜欢!”

    “哼!就是,我才不要在这里陪这个大坏蛋,还放走了我的风狸。走了,师兄!我们不要管他,让他自己在山顶上冻死!”一蝶也撅起小嘴狠狠的瞪了一眼欧阳耀天。

    “好吧!”一尘说着就站起,然后冲着凌海玄说道:“请带路!”

    看着凌海玄带着一尘两个人向山下走去,欧阳耀天也自己找了一块石头坐了下来,缓缓的闭上眼镜,开始吸收天地间的灵气。

    这玉灵山不亏是龙脉所在,四周充盈的天地灵气虽然比上当初画满聚灵阵的房间,不过却异常的充沛。

    欧阳耀天刚刚打坐了一会儿,就感觉到一个人来到了自己的近前,睁开眼镜一看,果然就是凌海玄。

    欧阳耀天一边从石头上来,一边说道:“我早就猜到你会来的!”

    凌海玄笑了笑,然后说道:“你今天用两把上品飞剑换风狸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本来我还担心陈家可能会在会场上为难你,不过看来我还是低估了陈虎!”

    “呵呵!”欧阳耀天笑了笑然后说道:“恐怕你不只是想问这个吧?”

    “看来我是什么都瞒不了我的好妹夫。”

    听到凌海玄的话,欧阳耀天忍不住的在他肩膀推了一下,然后说道:“你可别叫我妹夫,你那个宝贝妹妹我可真的受不了!”

    “呵呵!”凌海玄笑了笑,然后挨着欧阳耀天在石头上坐了下来,略微迟疑了一下,然后才问道:“耀天,你到底是什么份?我现在感觉你是越来越神秘了!”

    欧阳耀天一边伸了个懒腰躺在大石头,一边无所谓的说道:“我那有什么份,或许你可以说我是一个散修的修真者,其实有的时候我连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到底算是什么!”

    “这•••”听到欧阳耀天的话,凌海玄也一下子愣住,真不知道后面该说些什么了。

    看到凌海玄满腹疑云的样子,欧阳耀天重新坐起来,然后说道:“我知道你是想问我是怎么认识一尘的是吧?”

    “嗯!”凌海玄点了点头,因为在修真家族弟子的眼中,所有的玄门掌门那都是高高在上的人物,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结交的上的。况且一出手就是两把上品飞剑,这让欧阳耀天在凌海玄的心中就变得更加神秘了。

    欧阳耀天笑了笑然后说道:“他曾经救过我一次,于是我们就成了好朋友!”

    听完欧阳耀天的话,凌海月不敢相信的瞪大了眼镜,盯着欧阳耀天问道:“就这么简单?”

    “对啊!要不你以为还有什么?呵呵!”欧阳耀天笑了笑,不过却笑得有点儿无奈。原本他还想把凌海玄介绍给一尘,然后让几个人都成为好朋友,只不过看到此时凌海玄的样子,欧阳耀天最终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同时心里不由得暗想:‘难道玄门和修真家族之间的距离就这么大吗?’

    凌海玄沉默一会儿,然后笑着说道:“好了,你就别在这石头上躺着了,还不跟我下去!”

    “下去?”凌海玄的一句话把欧阳耀天给说愣了,看看此时会场留下来的这么多人,欧阳耀天笑了笑说道:“不是说只有贵客才有房间吗?再说我现在还背着你家大小姐的罪名,那来的房间!”

    “呵呵!”听到欧阳耀天的话,凌海玄一下子就笑了,然后说道:“没想到你这个俊女婿还会怕岳父呢!”

    “谁说我怕他了!”欧阳耀天刚刚说完就感觉自己说漏嘴了,感觉补充道:“再说我已经申明过好几次了,我现在可不是你家的姑爷!”

    “好好好!就算你不是我们家的姑爷,不过就当是我这个朋友,让你和我一起去睡一晚上你没意见吧!”

    “这还差不多!”欧阳耀天说着也站了起来,不过又半开玩笑的说道:“不过你小子晚上可老实点儿,我才没有不良嗜好呢!”

    “去你的!”凌海玄一边说着一边带着欧阳耀天向山下走去。

    第二天的盛会与第一天比起来并没有多大的变化,而且陈家的人也没有再出现过,同时让欧阳耀天多少有点儿担心的李清也没有遇到。

    多少有些无聊的过了第二天,盛会的最后一天终于来到了。

    在盛会重头戏即将上演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心思再去顾及会场里,那些摆在石头上的东西。

    到了下午将近傍晚的时候,大家望眼穿的凌家族长凌啸天终于出现在了主席台上。

    “让诸位久等了,现在马上就开始本届盛会的最令人期待的一项,”凌啸天站在主席台上,虽然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可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觉那声音好像是在自己的耳旁响起一般,由此足可见凌啸天的修为之深。

    听到凌啸天的话立刻就在台下引起一阵轰动,原本就不大的主席台瞬间就被围了个水泄不通。

    凌啸天先是示意大家静一静,然后才继续说道:“这次最后的三件拍卖品,分别是由天山派的李长老,茅山派掌门一尘,还有鄙人呈现给大家的!首先有请天山派李长老!”

    这个时候,欧阳耀天才注意到在凌啸天的旁站着一个并不算起眼的老头儿。这个老头儿原本就低矮的体,此时站在凌啸天的边,更是显得猥亵不堪。那比猴子还瘦的体上,穿着一件雪白色的道袍,一缕花白的山羊胡,还有那突兀的鹰钩鼻子,让人看了就不舒服。只不过那他双炯炯有神的眼神,却隐隐放着犹如剑气一般的寒光。

    虽然隔着很远,欧阳耀天还是可以隐隐的感觉到,自他上散发出来的如同利剑一般的气势。

    这天山派长老李旺虽然名义上只是长老,可是天山派掌门早就已经闭关多年,再加上此时天山派的另一位长老的诡异失踪,现在的他已经是实质上的天山派掌门。况且天山派乃是修真界的一流玄门,此时将要拿出来的东西一定是惊世骇俗,所有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等待着。

    “咳咳!”李旺咳嗽了两声,然后向前了两步,然后说道:“我天山派乃是以剑入道,所以今天我带来也是一把飞剑!”

    李旺的话音未落,只见他把手掌一张,一把三尺长的飞剑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虽然一般人都认为飞剑越短小品质也就越高,可现在任谁也不会怀疑李旺拿出来的飞剑会是次品。

    这是一把通体雪亮的飞剑,有若实质的剑气缭绕在剑的四周,一道道夺人二目的光华,在剑上不住的流淌着。

    “哇!好剑!”

    “天山派果然名不虚传!”

    •••

    在一片颂扬声中,李旺颇为满意的环顾一下四周,然后叹了一口气,故作惋惜的说道:“这把剑乃是采自北海之地,沉积千年的玄银所炼。只不过老夫炼器手法不到家,这也只是一把下品仙剑而已!”

    一听下品仙剑四个人,在场的所有人都一下子愣住。挤满了数百人的会场,静的只剩下人们急促的呼吸声,还有噗通噗通的心跳声。

    仙剑,这在修真界可以算是一个传奇的字眼。整个修真界能够亲眼目睹一次仙剑风采的人,可谓屈指可数。而现在天山派的长老李旺居然要把这仙剑拿出来拍卖,让在场所有的人不开始赞叹天山派的实力。

    看到众人的反应,李旺嘴角浮现出了一丝得意之色,不过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明白。这把他千辛万苦才炼制成的下品仙剑,他才舍不得真的卖出去呢!而且他也不相信,这些修真家族的人有谁真的有能力把他手里的仙剑买走。

    说白了,他要的并不是交换,而是风光。拿着一把没人买的起的仙剑炫耀,这才是他最终的目的。

    会场沉寂了好久,凌啸天才笑着说道:“接下来请茅山派一尘道长出示他今天所要拍卖的法宝!”

    一尘笑了笑没有说话,直接向前走两步把手一张,从欧阳耀天那里拿来的中品仙剑就出现在了他的掌心。

    虽然这把中品仙剑只有三寸来长,长度只有李旺仙剑的十分之一,不过那当这把飞剑出现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停止跳动了一般。

    那一道道犹若实质的剑气,在一尘刻意的催动下,瞬间就布满了整个会场。一道道五彩斑斓的流光溢彩,仿佛涓涓细流一般在人群中流淌。而李旺那把刚刚还显得光彩夺目的仙剑,此时也一下子就变得暗淡无光了。

    现在在场的所有人都仿佛沉浸在了梦境中一般,那梦幻般的光彩,让他们甚至不忍发出一点儿声音。仿佛这只有梦境中才能遇到的光景,只要一点点声音就会被打破一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人群中突然有一个人喊道:“中品仙剑,那是中品仙剑!”

    随着这个人的喊声,在场的所有人都沸腾了起来。

    一个满头白发的修真者,激动的泪流满面的喊道:“祖师爷啊,祖师爷,徒儿今天终于看到中品仙剑了!”

    “哇!茅山派原来这么厉害,我一定要嫁给你!”一个女孩儿瞬间就露出了花痴的表

    而一些女孩儿也不自的一同喊道:“一尘一尘我你,就像老鼠大米!”

    在一尘的示意下,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一尘指着此时正站在人群最外面的欧阳耀天说道:“这把中品飞剑并不是我的,而是我这位最好的朋友,欧阳耀天拿出来准备拍卖的!”

    随着一尘手指的方向,所有的目光都一下子聚集到了欧阳耀天的上。

    欧阳耀天没有也想到一尘会突然这么干,心里不由得一阵苦笑。自古人怕出名猪怕壮,一尘这一次的举动很难说到底是帮了欧阳耀天,还是害了他!

重要声明:小说《名芳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