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诡异妖丹 第一百五十七章 故友重逢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碧云天 书名:名芳谱
    随着凌风宣布青山盛会的开始,人群一下子就乱了起来,开始各自寻找自己的展台,来展示自己所带来的奇珍异宝,和各种宝物法器。

    看着所有的人都开始忙碌起来,欧阳耀天一下子有点儿不知所措了。他必定是第一次来参加青山盛会,还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去寻找买家,然后把自己手里的飞剑换成收购福利院所需的资金。

    就在这个时候,一尘已经笑呵呵的从主席台上走了下来,向着欧阳耀天和一蝶的方向走了过来。只不过他现在想要走过来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他刚刚走了没几步,就被涌过来的人群一下子给包围了。修真家族对于玄门的崇敬,还有像刚刚一蝶遇到的那些花痴女孩儿,一下子就让一尘变得疲于应付。短短的只有几十米的路,用了大半个时辰一尘才走了过来。

    只不过此时迎接一尘的却是一蝶那一张冷若寒霜的脸,“哼!我们的大掌门看起来真威风啊!”

    听着一蝶那酸溜溜的话,一尘实在有点儿摸不着头脑,看了看一旁偷笑的欧阳耀天,又看看怒气冲冲的一蝶,他挠了挠后脑勺,然后不解的问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啊!你快看,一尘在这里!”就在这个时候,刚刚和一蝶吵嘴的那个女孩儿,一下子看到一尘然后惊叫了起来。

    就在一尘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蝶已经飞快的一下子挽住了一尘的胳膊,然后表现的异常亲昵的叫道:“师兄!”

    此时一蝶的声真可以腻死两头大象,吓得一尘起了一的鸡皮疙瘩。原本一蝶愿意这样子挽住自己的胳膊,一尘高兴还来不及呢。只不过现在是在大庭广众一下,上百双的眼镜都齐刷刷的盯着自己,可是一尘又甩不开一蝶挽住自己的胳膊,现在他真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好了!我们现在去找个没人的地方好好聊聊吧!”一尘拽起此时耀武扬威根本就不想走的小碟,然后带着欧阳耀天就向着会场的边缘走去。

    来到一个没人的地方,一尘还没反应过来,一蝶就已经松开他的胳膊,然后还顺手在他的腰下狠狠掐了一把。

    一尘满肚子的委屈,这时候也不敢去问一蝶,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欧阳耀天。

    “呵呵!”看到此时一尘可怜的样子,欧阳耀天笑了笑然后说道:“别问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一尘又偷偷的看了一眼一蝶生气的样子,现在也只好转移话题了,“耀天,你来这修真家族的盛会干什么?”

    “就是啊!难道你不怕以后别人都把你当作修真家族的人,如果这样子以后你在修真界就别想翻了!”现在的一蝶虽说自己并没有看不起修真家族,只不过玄门远远高于修真家族的思想却牢牢的扎根在了脑子里。

    “呵呵!”欧阳耀天笑了笑,才把福利院的事,还有自己想要来青山盛会卖点儿东西,然后去自己收购福利院的事都说了出来。

    “天啊!你没发烧吧!”一蝶说着伸手在欧阳耀天的额头上摸了摸,然后说道:“用飞剑卖钱来收购福利院,你有没有搞错啊?”

    这时候一尘也多少有点儿紧张的说道:“耀天,你有什么东西可以拿来卖?如果没有的话我这里还有几把飞剑,要不要我拿给你!”

    一尘当然知道福利院对于欧阳耀天的重要,不过同时他也知道现在欧阳耀天手里的飞剑还是自己当初送给他的,真有点儿担心他会把寒光剑拿出来卖了。

    “呵呵!不用了!”欧阳耀天说着就从自己的储物手镯里面取出了一样东西,当一尘和一蝶看到这样东西的时候,目光一下子就都呆滞了。

    “天啊!储物戒指!”

    “还是蓝色的顶级储物戒指,耀天不是去挖别人祖坟了吧!”看着欧阳耀天手里的储物戒指,现在的一蝶已经开始变得语无伦次了。

    “哼!挖谁家祖坟可以挖到储物戒指啊?”一尘白了一眼都快流出口水来的一蝶,然后笑着说道:“耀天,看来你一定又有什么奇遇了吧。”

    “嗯!”只不过欧阳耀天刚应了一声,马上就后悔自己这么快就把储物戒指拿出来了,因为一尘和一蝶眼中的目光,感觉就好像当初自己向一尘要寒光剑时候的眼神一样。

    “咳咳!”一尘咳嗽了两声,同时一双手已经开始在一起不住的摩擦了,“耀天,我们可是好兄弟。再说了你的寒光剑可还是我送给你的呢!”

    “好啊!你别忘了你的天山雪莲王,还是因为我的小黑毒倒了一尘,所以你才会去天山的,算起来我的功劳也不小呢!”现在为了在欧阳耀天面前邀功,一蝶连当初小黑几乎魔变,都变成了自己的功劳。

    “呵呵!好了,你们就别争了,我这里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欧阳耀天说着就从储物戒指里面把剩下的四把上品仙剑都取了出来。

    “天啊!”看到突然出现在欧阳耀天手里的上品仙剑,一蝶一下子就惊呼了出来。

    而此时的一尘马上十分谨慎的看了四周,发现周围并没有其他人这才放下心来,然后一边催促欧阳耀天把仙剑都收起来,一边拉着他向远离会场的地方走去。

    来到一个僻静的地方,一尘这才小声说道:“耀天,这些飞剑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都应该是上品仙剑吧?”

    “嗯!”欧阳耀天点了点头。

    这个时候一蝶也凑了过来,说道:“耀天,你太不小心了,难道你不知道财不外漏的道理吗?这么多仙剑,还有这枚储物戒指如果被别人看到了,就凭你现在的修为,恐怕不出三天就让你横尸街头了!”

    “呵呵!”欧阳耀天笑了笑然后说道:“有这么严重吗?”

    这时候一尘十分认真的说道:“一蝶说的一点也不夸张。先不说这枚储物戒指,单就你手里这四把仙剑就足够了。你难道不知道现在整个修真界,上品仙剑的数量绝对不超过两位数字,而你一下子就有了四把。”

    “不是四把,而是五把!”欧阳耀天说话的同时,寒光剑就已经破体而出,凌人的寒光使得四周石头上都附满了晶莹的寒霜。

    “这、这也是你自己提升品质的吗?”到现在一尘还忘不了当初欧阳耀天把中品飞剑变成上品飞剑时的景,此时看到和以前的寒光剑基本上一模一样的新寒光剑,自然而然也认为是欧阳耀天自己提升。

    听到一尘的话,欧阳耀天的神不由得一下子暗淡了下来,过了一会儿才说道:“一尘,对不起!你师傅留给你的寒光剑已经毁了!”

    “毁了?”听到这里一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修真者就算是拥有了新的飞剑也不会轻易把自己以前的飞剑毁掉,必定每一把飞剑的炼制都不容易。而现在欧阳耀天说以前的寒光剑被毁了,那么就只有一个理由,是被人摧毁的。可是必定以前送给欧阳耀天的寒光剑是他师傅留给他的东西,现在听到这个消息神也一下子暗淡了许多。

    过了一会儿,一尘才说道:“我现在才明白你当初为什么闭关连玲玲都没有告诉。你是不是有什么仇人?是什么人把寒光剑给毁了,告诉我,我帮你一起去报仇!”

    此时一蝶也说道:“如果玲玲姐知道,你是因为飞剑被毁神识收创才紧急闭关的,她一定会原谅你的!”

    “好了一蝶,你就别哪壶不开提哪壶了!”一尘责怪的瞪了一蝶一眼。

    “呵呵!”欧阳耀天笑了笑说道:“没关系的,我相信玲玲早晚有一天会回来找我的。不过至于当时毁掉寒光剑的是什么人,我也不认识,不过这个仇以后我一定会报的!”

    “那你现在准备怎么处理这四把仙剑?”一尘此时那炙的目光,还是紧紧的盯在欧阳耀天前的四把仙剑上。

    看着此时一尘和一蝶的表,欧阳耀天笑了笑说道:“不应该是四把,是两把!”

    听到欧阳耀天的话,一尘和一蝶异口同声的喊道:“两把!”

    欧阳耀天摆出一副无所谓的表,说道:“如果你们两个都不要那就算了!”

    “我就知道耀天是我最好的兄弟了!”一尘说话的同时,就已经伸手就从四把飞剑里面挑出来剑成亮银色的仙剑,“呵呵!这把和我的银月剑差不多,就他了!”

    而这个时候一蝶也选中了一把紫色的仙剑,而且这仙剑的剑上还流淌着五彩的霞光,“嘿嘿!也不用起名字了,这把剑以后也叫霞光剑好了!”

    看着一尘两个人兴高采烈的样子,欧阳耀天的心里也是说不出的高兴。必定最好的东西就要和最好的朋友分享,况且欧阳耀天留着这么多仙剑也没有用。

    就在这个时候已经把新的银月剑炼化完成的一尘,睁开眼镜说道:“耀天,你不会等下把剩下的两把仙剑拿去卖吧?”

    “不会,我只是想要去收购福利院而已,估计一把上品飞剑就足够了。”

    “你到底现在还有多少家当啊?”这时候的一蝶一边把玩着自己刚刚炼制好的霞光剑,一边有点儿意犹未尽的盯着欧阳耀天,看的欧阳耀天后背一阵阵的发凉。

    欧阳耀天现在可不会再把自己剩下的十二把中品仙剑全都拿出来了,不过也觉得没有隐瞒的必要,笑了笑说道:“我还有十二把中品仙剑,另外上品飞剑好像还有五十多把!”

    “啊!”这个时候一尘和一蝶的嘴巴已经足够塞下两个鸡蛋了。

    过了好久一尘才回过神来,说道:“耀天,你说实话,你这些飞剑都是那里来的?”

    欧阳耀天稍微犹豫了一下,不过最终还是决定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一尘两个人,“我进了传说中的轩辕坟!”

    “啊!”一蝶惊呼了一声,然后说道:“轩辕坟入者死!难怪你会消失一个月呢!”

    一尘想了想然后说道:“我觉得你等下应该去拿一把中品仙剑去卖!”

    听到一尘的话,一蝶吃惊的说道:“师兄,你刚刚不是还要耀天太张扬吗,怎么这个时候又让他那仙剑去卖?”

    这时候耀天也有点儿不解的看着一尘。

    一尘神秘的笑了笑说道:“山人自有妙计,先不要问为什么,你只要听我的就好了!”

    “呵呵!”欧阳耀天笑了笑然后说道:“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就听你的。只不过我现在想要是现金,而不是去和别人换什么东西!”

    “我知道!况且这修真家族的聚会上,估计也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换你手里的仙剑!”一尘说道这里略微停顿了一下,好像在思考什么,过了一会儿才说道:“这个青山盛会要举行三天,而且在最后一天会选出三件最珍贵的东西进行拍卖,我想这仙剑绝对可以拔得头筹!”

    “好了,好了!别说了,现在大会都开始了,我们快去看看有什么好东西吧!”已经得到仙剑的一蝶,此时也已经没有多少心去和这两个大男人在这里闲扯了,早就忍不住去会场上看看了。

    “好!我们回去吧!”一尘说着就挽住欧阳耀天的肩膀,好像亲兄弟一样向着会场走去,同时说道:“你的仙剑最后拍卖的事就交给我吧!”

    “嗯!”欧阳耀天点了点头,三个人就一起向着会场走去。

    此时的山顶会场之中,原本那些看起来光秃秃的石头,现在都已经被人围的水泄不通,而且时不时的就可以听到一阵阵的惊叹声。

    刚刚走进会场,一蝶就看到了刚刚要准备和自己抢一尘的那个女人。其实说实话这个女人长的还是蛮漂亮,虽然与一蝶起来不免失色很多,可是那前傲人的丰盈,却让一蝶显得多少有一丝单薄。

    此时这个女人站在一块并不是很大的石头前面,而在她的面前还放着一个三尺多长的锦盒。虽然现在锦盒还没有被打开,不过四周已经站满了人,不过估计大多数男人都是被她前迷人的风景吸引过来的。

    这个时候一蝶鄙夷的看了她一眼,刚要拉着一尘转走开,那个女人仿佛也看到了一尘,故意提高嗓门,用她那可以腻死人的声音喊道:“我这锦盒里面的飞剑,名曰,至于品质威力如何,我想等下大家看过之后自然明白!”

    “哼!,好大的口气!”听到这个女人的声音,一蝶就浑不舒服。再看看她那妖的样子,居然还想和自己抢一尘,就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推开人群来到石头前面说道:“我现在倒很想看看,你这把剑到底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这时候那女人也看到了站在一蝶后的一尘,冲着一尘微微一笑,一股令人难以抗拒的惑力油然而生。只不过这些对现在的一尘可没什么作用,当然并不是这个女人的笑容不迷人,而是因为一蝶的脾气更吓人。

    看着眼前的一尘居然对自己是若不见,这女人心里也是堵了一口气,冷冷的看了一蝶,然后说道:“小姑娘,你也想看看。好,那我今天就给你看看!”这个女人也分明是在故意气一蝶,把小姑娘三个字说的特别重。

    “哼!我就不信你这剑有多少厉害了!”

    那女人微微一笑,就伸手打开了锦盒。就在锦盒打开的一瞬间,虽然此时依然是艳阳高照,可是在场的大部分人,还是被锦盒里面飞剑所放出来的光芒刺的闭上了眼镜。

    过了一会儿,欧阳耀天的眼镜才适应了过来,这才看清楚了锦盒里的飞剑。这是一把通体金黄色的飞剑,一道道刺眼的金光如同利剑一般从剑出,甚至把天上的太阳都要比下去了。

    “这把剑怎么样?”欧阳耀天自己并不是什么识货的主儿,这个时候也只得低声问自己边的一尘。

    一尘笑了笑并没有说话,只是使眼色让他注意一蝶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一蝶假装很吃惊的样子说道:“哇!你这把飞剑起码用了两吨以上的黄金吧!”

    “咯咯!”随着那笑声,这个女人前的丰盈也是如波浪一般的起伏,把原本注视在飞剑上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去,“没想到你还识货!”

    听到这个女人的话,欧阳耀天不由得大吃一惊,炼制这么一把飞剑,居然消耗掉了上吨的黄金,看来这把飞剑果然是价值不菲。

    吃惊的并不止欧阳耀天一个人,四周的人也都开始纷纷的议论起来。不过也有一些人此时的目光之中隐藏这微微的讥讽。

    一蝶很满意的看了看四周人的反应,然后才笑着说道:“可惜啊可惜。黄金是好东西,只不过区区几吨黄金对于在场的各位而言也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再说这把飞剑炼制的手法也太粗糙了。如果是拿回家当收藏品,我或许会考虑一下,只不过这么大的飞剑恐怕拿起来也太重了!”

    听完一蝶的话,此时欧阳耀天才反应了过来,为什么当那个女人承认这把飞剑完全是用黄金炼制的时候,一些人的目光中露出了不屑的神

    黄金对于普通人而言或许算的上是珍贵的东西,不过对于修真家族而言,却根本就是没用的废物。换句话说,这个女人的飞剑只不过是用钱砸起来的装饰品而已,虽然看起来光彩夺目,可这飞剑的品质也不过比普通的下品飞剑稍微好一点儿而已。

    一蝶说完转就向人群外走去,只不过当她走到一尘边,然后顺手挽起他胳膊的同时,又语气有点儿尖酸的说道:“如果那天我家的炉子不用烧钱的时候,我或许会考虑也打造一把来玩玩!”

    “你!”此时那个女人已经被气的说出话来了。

    看着边乐不可支的一蝶,一尘不由得说道:“你好像刚刚太过分了,她那把剑怎么说也算的上是中品飞剑了!”

    “哼!”一蝶还没有等一尘说完就狠狠的在他叫上踩了一脚,然后向前跑去了。

    “我今天到底怎么了吗?”一脸无辜的一尘现在可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欧阳耀天笑了笑才把刚刚一蝶和那个女人争吵的事说了出来。

    “噢!是这样子啊!”这个时候一尘才知道自己的无妄之灾来自那里。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一蝶突然回头冲着欧阳耀天他们喊道:“你们快过来,这里有好东西!”

    听到一蝶的话,两个人赶紧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可是当欧阳耀天看清楚人群正中所站的人时,一下子就停住了脚步。因为此时正站在人群中的并不是别人,而是陈家的二长老陈虎。

    看到欧阳耀天突然停住脚步,一蝶有点儿不耐烦的一下子就拉住他的胳膊,把他拽进了人群。

    此时的陈虎也看到了欧阳耀天,脸色不由得一下子暗淡了下来,只不过当他看到欧阳耀天后的一尘时,脸上立刻就闪过了难以名状的表

    这个时候一蝶兴奋的指着陈虎面前石头上的一个小笼子说道:“你们快看,真的好漂亮啊!”

    这个时候欧阳耀天才注意到石头上放着一个看不出是什么材料做成的小笼子,而且笼子上还贴着几张神秘的符箓,虽然看起来像是锢符箓,可是欧阳耀天却从来没有见过。

    而在此时笼子里面,一个浑长着青色茸毛的小家伙,正神有点儿萎靡的趴在里面。

    这个小东西虽然长的有点儿像猫,可是体型却比猫要细长一些,四肢短而有力,尖尖的嘴巴还有那三角形的耳朵,看起来更像是一只貂。

    “风狸!”看到此时笼子里的小家伙,欧阳耀天忍不住的惊呼了出来。这不就是上次在炼魂峰的时候,自己遇到的那只风狸嘛!

    原本欧阳耀天只是想让陈虎来托住这只风狸,可是没想到他居然抓住了风狸。

    此时笼子里的风狸似乎也听到了欧阳耀天的声音,一下子站了起来,瞪大了圆圆的小眼睛,目光可怜的盯着他,同时嘴里还不断的发出呜呜的声音,看起来就好像再和欧阳耀天求救一般。

    想想自己当初为了寻找玲玲,而去炼魂峰上采摘了龙阳草。可是最后不仅没有找到玲玲,反而还把这小家伙害的陷囹圄,欧阳耀天的心里不由得产生了一丝愧疚。

    不过这小东西如果在别人的手里,欧阳耀天或许还有机会把它用飞剑或者其他的东西换回来,可是它现在却偏偏落入了陈虎的手里。

    经过前几天凌海月谎称自己怀孕的事,现在陈家上下恐怕都要视自己为眼中钉中刺了。想到这里,欧阳耀天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哎!”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蝶突然说话了,“喂,老头儿你这只猫怎么卖?”

    听到一蝶的话,欧阳耀天差点儿没有笑出来。这陈虎也是堂堂四大修真家族之一陈家的二长老,现在居然被人叫做老头儿,差点儿没有把鼻子给气歪了。

    他刚要开口骂人的时候,抬头一看才认出来着,叫自己老头儿的居然是茅山的人,到嘴边的话也只好咽了回去。

    一蝶不认识陈虎,可一尘却认识,看到此时陈虎的脸色,一尘赶紧一抱拳说道:“陈长老,我师妹不懂事,还请见谅!”

    玄门的人主动向自己认错,况且对方还是一个掌门,此时陈虎就是有再大的气,也发不起来。陈虎笑了笑说道:“呵呵!没关系。再说这女娃说的也对,我本来就是一个老头儿了!”

    一尘转冲着一蝶说道:“还不快点儿向陈长老道歉!”

    “呵呵!”陈虎笑了笑,赶紧说道:“不用了,不用了!”

    “哼!”一蝶冲着一尘撅了撅小嘴做了个鬼脸,然后说道:“人家陈长老都说不用了!”

    “呵呵!”看到一蝶调皮的样子,此时陈长老也不由得笑了。

    这时候一蝶走到陈虎的旁,指着那笼子里的小东西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可的女孩儿到那里都是受欢迎的,现在的陈虎看到一蝶可的样子,那里还有会生气,笑着说道:“这叫风狸,是上古异兽。”

    “哇!就是那个吃了以后可以让人长生不老的风狸?”听到风狸这个名字,一蝶一下子就兴奋的叫了起来。

    “呵呵!”陈虎笑了笑,然后说道:“长生不老那这么容易啊!那只不过是谣传而已。再说如果真的能长生不老,那我早就把它给吃了,还会带到这里来!”

    “呵呵!说的也是!”一蝶说着又把小脸凑到了笼子的旁边,仔细看了起来,不过这可吓坏了一尘。

    风狸乃是风系本源的异兽,御风的能力异常强大。虽然说此时看起来这个笼子已经足够束缚住它的体,可那风却是来无影去无踪的,万一这个时候风狸发狂起来,一蝶估计就要和这张可的小脸说拜拜了。

    “一蝶,小心别靠的太近了!”一尘说着就把一蝶拉了回来。

    看到一尘的紧张的样子,陈虎也不由欣慰的一笑,然后说道:“一尘掌门你不用过分紧张,我陈家的符箓之术虽然比不上茅山,不过这笼子上的符箓也已经完全压制住了风狸的能力,只要不取掉这上面的符箓,这风狸就比小猫还温顺!”

    一蝶有低头看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陈长老,你这风狸准备卖吗?”

    “那当然了,要不我把它带来干什么!”

    一蝶想了一会儿,然后说道:“那我用一把上品飞剑来换,怎么样?”

    “上品飞剑!”听到一蝶的话,陈虎也一下子愣住了。当然并不是说这风狸换一把上品飞剑不合适,而是觉得这一蝶张口就是一把上品飞剑,而且连眼皮都不眨一下,这样的手笔不得不令人佩服。

    “嗯!对!”一蝶瞪着漂亮的大眼睛,一脸诚恳的重复道:“我用一把上品飞剑,换你的风狸!”

    这个时候一尘偷偷拉了一下一蝶的衣服,然后小声的说道:“你那有上品飞剑!”

    一蝶回头冲着一尘做了一个鬼脸,然后挽住欧阳耀天的胳膊好像撒一样的说道:“我没有,可是耀天哥哥有啊,是吧?”

    听到一蝶的话,欧阳耀天不由得后背一阵的发凉,这才知道一蝶为什么如此痛快的一下就说用上品飞剑去换,原来是早就已经找好了自己这个冤大头。不过看看此时笼子的风狸正瞪大了一双可怜的看着自己,也就笑着微微点了点头。

    就这个时候,陈虎说道:“既然你想要,那我就跟你换了!”

    “好耶!”一蝶说着就把小手伸向了欧阳耀天。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陈云飞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走到了人群之中,一下抓住装着风狸的笼子说道:“这东西不卖了!”

重要声明:小说《名芳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