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诡异妖丹 第一百五十五章 三个女人的噩梦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碧云天 书名:名芳谱
    看着欧阳耀天和凌海月下山的影,凌海玄不由得多少产生了一丝担心,当然他并不是担心自己的妹妹,而是担心可怜的欧阳耀天将来的子。

    这时站在凌海玄旁边的凌风看着凌海月的背影,笑着说道:“怎么,舍不得啊?”

    “是啊!哎!”凌海玄说着长出了一口气,不过转瞬又满脸疑惑的看着远处欧阳耀天手里的大包小包,不解的问凌风:“五爷爷,海月不是有储物手镯吗,干吗还要拿这么多提包啊?”

    凌风笑了笑说道:“估计这就是我未来孙女婿噩梦的开始啊!”

    看着欧阳耀天两个人消失在山脚下,凌海玄转头对这凌风说道:“五爷爷,我觉得你说的那个欧阳耀天可以去参加青山盛会的消息并不算好消息,而我爹要把凌海月赶下山的消息才算是好消息!”

    “呵呵!”凌风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话,而是抬头望着天空中轻轻飘过的一片白云,满含深意的说道:“要下雨了啊!”

    “我上午就出去一会儿,回家之后居然一个人都没有!”小双看着空的房子,当然主要是看着空的厨房,满是牢而又有些无奈的坐到了沙发上。

    小双的股还没坐稳,门铃声就响了起来。

    听到门铃声,小双一边站起来走向门口,一边怒气冲冲的自言自语道:“肯定欧阳耀天这个笨蛋又忘记带钥匙了,看我等下怎么收拾他!”

    可是当她打开门的时候,一下子就愣住了。看着外面两只手里各提着一个大箱子,胳膊上还挎满了小小的时装包,甚至连脖子上都挂了两个单肩包的欧阳耀天,小双瞪大了眼镜问道:“姐夫,你要搬家啊?”

    可此时的欧阳耀天只是瞪大了眼镜,嘴巴张张合合了好几次,就是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个时候两手空空的凌海月,突然从欧阳耀天的后跳了出来,冲着小双微微一笑说道:“小双姐姐,我从今天开始搬过来和你们一起住,怎么样,欢迎不欢迎啊?”

    听到凌海月的话,小双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欢迎,当然欢迎了!来快进来!”

    “嗯!”凌海月说着就往里走去,同时还好像在使唤长工一样的冲着使了个眼色,可怜的欧阳耀天竟然连一句话都不敢说,就扛着上的包袱山晃晃悠悠的跟了进去。

    “好了,把我的东西放到我前几天住的房间里去吧!”

    可怜的欧阳耀天还是没敢说一句话,就乖乖的向着凌海月所指的房门走去。

    看着欧阳耀天把东西扛进去,小双有点儿好奇的盯着凌海月问道:“海月,我感觉今天耀天好像不太正常啊。”

    “那里不正常了?”凌海月说着就坐到了沙发上,然后伸了一个懒腰说道:“累死我了!”

    这个时候欧阳耀天已经从房间里走了出来,不过并没有坐下,而是乖乖的站在了凌海月的后,看样子就像个跟班一样。

    “咦!姐夫平常不是很多话的吗?怎么现在变哑巴了?”小双说着好奇的把小手伸到欧阳耀天眼前晃了晃,在确定眼珠会动还没变成痴呆之后,一脸狐疑的看着凌海月问道:“海月你用了什么办法,现在把他弄的和个菲律宾女佣似的?教教我吧!”

    “嘿嘿!”凌海月笑了几声,然后趴在小双耳边小声嘀咕了一阵。

    “啊!失声符!”听完凌海月的话,小双不住的大喊道:“那用了失声符还有的解救没有啊?”

    “当然有了,只要他乖乖的听我的话,到了两个时辰之后,我肯定会帮他解开的。”说到这里,凌海月撅着小嘴嗔道:“我才拿这么一点儿东西,他一路上就唧唧歪歪个没完,不惩罚他下,以后的子还了得!”

    “嘿嘿!真的啊!”小双一脸坏笑的看了看欧阳耀天,然后冲着凌海月说道:“海月妹妹,你说我对你怎么样?”

    “小双姐姐当然对我最好了。”凌海月的小眼珠一转马上就明白了,故意拉长声音说道:“噢•••小双姐姐是不是也想好好的使唤他一下啊!”

    “嗯嗯嗯!”

    看着小双那使劲点头的一样,一滴豆大的汗水从欧阳耀天的额头上滴落下来,啪的一声落到了地板,就如同他弱小的心灵一般破碎了。

    “好啊!那我现在就把耀天借给你了,我先去收拾东西了!等下我们一起玩!”凌海月说完就站起向着房间了过去。

    看到凌海月转离开,欧阳耀天马上瞪大了眼镜,怒气汹汹的盯住了小双。那样子好像再说:‘我看你敢!’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刚刚走到门口的凌海月突然站住子,回过头来对着小双说道:“小双姐姐,如果他不听话,你就告诉我!”

    “嗯!好啊!”

    看着凌海月一脸的坏笑,还有小双那兴奋的样子,欧阳耀天不由得感叹:红颜薄命啊!

    “站好了!”此时小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来了一个鸡毛掸子,看样子如果欧阳耀天不听话,她可就要大发雌威了。

    此时的欧阳耀天为了能早点儿开口说话,也只得乖乖的站直了子。

    可是欧阳耀天刚刚站好,小双手里的鸡毛掸子就啪的一下抽了下来,“谁让你站这么直的,像个电线杆子一样!”

    •••

    啪!

    又是一鸡毛掸子,“我不是让你站直了吗?谁让你弯个像个虾米似的!”

    在小双鸡毛掸子的教育之下,大约过了十五分钟,欧阳耀天终于学会了直立行走的方式。

    此时已经差不多心满意足的小双,冲着欧阳耀天说道:“你现在去厨房,把没洗的碗还有盘子都去好好的洗洗,如果洗不干净我可要收拾你了!”

    “我的命咋这么苦啊!”此时欧阳耀天的心那可真的是在流泪。因为现在许晴的工作比较忙,所以家里的家务除了做饭现在基本都是小双再干。可欧阳耀天是知道的,小双才不是什么勤快的贤妻良母,现在厨房里的碟子堆起来都快比她还高了。

    不过现在无言的抗议似乎没什么作用了,欧阳耀天只得乖乖的走向了厨房。

    就在小双刚刚坐到沙发上的时候,凌海月就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见欧阳耀天没在客厅里,便问道:“小双姐姐,耀天呢?”

    “我叫他去洗碗了!”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茶几上的一个苹果。

    “啊!洗碗!”凌海月冲过来拉起小双就要往门口跑。

    小双一脸狐疑的看着凌海月惊慌失措的样子,不解的问道:“干什么去啊?我的苹果还没吃呢!”

    “还吃呢!失声符一沾水就会自动破解!”可是凌海月的话刚说完,还没来得及展开自己的逃亡大计,她们两个人就都同时站住了脚步,因为此时欧阳耀天已经出现在了门口。

    看到欧阳耀天此时一脸的愤怒,小双马上笑着说道:“姐夫啊,这可都是海月的主意,我最多只能算是一个从犯!”

    听到小双的话,凌海月也装作一脸委屈的说道:“耀天哥哥,你可是答应我大哥要照顾我的,不许欺负我!”

    “闭嘴,都给我乖乖坐到沙发上去!”现在欧阳耀天心里可是火大了。原本自己给凌海月当行礼架子也没什么,可自己只不过发几句牢这个丫头竟然偷袭自己,给自己用了什么失声符,害得自己像个包工一样,到了后来还要被小双拿着鸡毛掸子赶着跑。这样的怨气如果不好好的吐一下,那可就真的对不住自己了。

    看着两个小丫头都坐到了沙发上,欧阳耀天走过去随手拿起刚刚小双耀武扬威的鸡毛掸子,啪的一声就狠狠的打在了沙发上,吓得两个丫头一下子就抱到了一起。

    看着两个小丫头害怕的样子,此时欧阳耀天心里那口闷气总算是出来了不少,“哼!你们刚刚不是很厉害吗?怎么现在都变成这样了。好啊,再来使唤我啊!”

    呜•••

    也不知道是真的被欧阳耀天吓到了,还是两个丫头一起计划好的,竟然在同一时间放声大哭了起来。

    “哼!你们以为哭就可以了。”但是欧阳耀天的话还没有说完,他立刻就感觉到自己上当了,因为他听到门外穿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不一会儿就看到许晴推开门走了进来,同时欧阳耀天也在心里暗骂自己疏忽了。看来这二女齐哭的好戏肯定是凌海月提前察觉到了许晴的气息,然后和小双串通好了的。

    此时刚刚进门的许晴一眼就看到凌海月和小双坐在沙发上抱头痛哭,而欧阳耀天怒气汹汹的手持鸡毛掸子站在一旁。就算是傻子看到这个景也马上会误解啊,况且许晴还不是傻子。

    看到眼前的景,许晴紧走几步来到几个人近前,冲着欧阳耀天吼道:“耀天,你这是干什么?”

    欧阳耀天还没来得及说话,小双已经一下子抱住许晴,声泪俱下的哭诉道:“表姐,你都不知道,你不在家姐夫她就欺负我和海月,还要拿鸡毛掸子打我们,呜•••”

    “是啊!许晴姐姐,你都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可怜。我先被我爹给赶出来了,本来想到你这里来住几天,可是他竟然拿鸡毛掸子打我和小双姐姐!”

    “什么?”许晴听到凌海月的话,一下子瞪大了眼镜,焦急的问道:“海月,你怎么被你爸爸给赶出来了?是怎么回事,快跟我说说!”

    此时凌海月偷偷的瞪了一眼欧阳耀天。不过这一眼可是把欧阳耀天吓了个半死,假如她把骗她爸爸的话拿来骗许晴,那自己可就真的死定了。

    凌海月假装擦了擦眼泪,然后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了,我就是和我爹吵了几句,他脾气不好,等过几天就没事了!”

    “这样子啊!”听到这里许晴总算是舒了一口气,不过同时欧阳耀天紧绷的神经也总算舒缓了下来。

    许晴对这凌海月说道:“海月,你就先在我这里安心住下吧,等过几天你爸爸气消了再回去也可以!”

    “嗯!还是许晴姐姐对我好!”

    凌海月的话刚说完,一旁的小双又插嘴道:“表姐,那耀天欺负我们的事怎么办?”

    听到小双的话,许晴马上杏眼圆睁,盯住了欧阳耀天,“耀天,我不在的时候你怎么可以欺负海月和小双呢,我告诉你,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我可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许晴,事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可欧阳耀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凌海月给打断了,“许晴姐姐,你刚刚也看到他拿着鸡毛掸子要打我和小双了,你看他现在还要狡辩!”

    “就是、就是!表姐,你今天一定要好好的惩罚他。要不等下次你不在的时候,他肯定还要欺负我和海月的!”

    看着小双和凌海月你一句我一句的向许晴告状,此时欧阳耀天才知道什么叫有口难辩。况且现在的况,就算自己说出前面的事,恐怕许晴也不会相信了。

    看着小双和凌海月坚决要惩罚欧阳耀天的样子,许晴一时之间也犯难了。其实欧阳耀天是什么样的人她还不清楚吗,自然她也知道刚刚看到的事肯定有什么蹊跷的地方,不过女人毕竟是女人,再怎么说也不会明目张胆的偏向欧阳耀天。

    许晴一边脱下外,一边说道:“那好,你们说要怎么惩罚他!”

    凌海月小眼珠一转,马上笑着说道:“许晴姐姐,我看就罚他做一个星期的饭。”

    “还有,洗一个星期的碗。”

    “还有、还有,擦一个星期的地板。”

    “还有、还有,洗一个星期的衣服。”

    •••

    “好好好,就听你们的。今后一个星期的家务都归他了。这下子你们满意了吧!”

    “噢耶!”此时凌海月和小双就差拥抱在一起庆祝胜利了。

    凌海月看看此时还傻站在一旁的欧阳耀天,一脸坏笑的说道:“你没听到许晴姐姐的话吗?现在还不快去!”

    “就是!再不快点儿等下给你加到两个星期!”此时小双也不失时机的狠狠来了一把落井下石。

    无奈的欧阳耀天双眼满含着委屈的泪水,慢慢的向着厨房走去。其实他不知道,这噩梦一般的生活才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吃过晚饭之后,小双早早的就去睡觉了,而许晴为了准备明天的工作也提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现在的客厅里就只剩下了欧阳耀天和凌海月。

    现在凌海月正拿着一本杂志坐在沙发上,而欧阳耀天则拿着水果刀手里握着一个已经削掉一半的苹果,同时一双眼镜恶狠狠的盯着凌海月。

    过了好久,凌海月终于忍不住的说道:“你是准备削果皮,还是要水果沙拉啊?”

    此时欧阳耀天一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手里的苹果现在就只剩下果核了。放下手里的果核和水果刀,欧阳耀天起坐到了凌海月的边,不过这可吓坏了凌海月。

    凌海月一边向后躲一边谨慎的说道:“你想干什么?你如果敢欺负我的话,那我就去告诉许晴姐姐!”

    “我才懒得欺负你呢!不过你跟我多讲讲关于青山盛会的事,而且我以前好像听说青山盛会一直都是由你们凌家主持的,而这一次好像还有什么陈家和刘家要来抢夺什么主办权,不晓得是怎么回事!”这段时间,欧阳耀天终于把自己以前在那片别墅外面,听到的两个凌家弟子的对话全都想了起来。

    听完欧阳耀天的话,凌海月也是一愣,“你以前不是什么都不知道吗?怎么现在又知道这么多事了?”

    “你先别说这么多,先给我讲讲。还有为什么陈云飞会突然到你们凌家来提亲。如果陈家和刘家要抢夺主办权,那么陈家和刘家应该是联盟才对,而陈家又怎么回来你们凌家提亲呢?”

    看着欧阳耀天滔滔不绝的说起来没完,特别是当他提到陈云飞的时候,凌海月有点儿不耐烦的说道:“你到底想问什么啊?一下子说这么多我脑袋都大了!”

    “呵呵!”欧阳耀天笑了笑,然后说道:“那好,你想到什么就和我说什么好了!”

    经过凌海月的介绍,欧阳耀天终于对青山盛会、凌家,乃至整个修真家族都有了全新的理解。

    修真界有玄门和修真家族之分,虽然都是以追求天道为最终目标,可在修真界中的地位却有着天壤之别。

    当然这个地位主要还是由实力来划分。虽然现在很多修真家族的实力已经远远超过一些三流玄门的实力,甚至不次于二流玄门,可是在地位却一直被人认为低人一等。这一个主要的原因就在于玄门可以普天之下广收弟子,而家族只能在自己家族的内部招收弟子,也就是说只能招收本姓弟子。而本姓弟子的人数必定有限,修真家族也因此相对于玄门一直处于劣势。

    另外修真家族之中的起起落落也经常在百年之间几经风雨。一个修真家族之中那怕只出了一个足以光耀门楣的弟子,那么他们家族的份也会随之水涨船高。

    而现今修真家族之中的四大家族凌、陈、刘、慕容四家,也只有凌家和慕容家是屹立千年不倒的家族,而陈刘两家也不过近百年来才刚刚崛起的家族。

    刚刚崛起的陈刘两家,现在也跻于四大家族之列,自然就会想要与凌家还有慕容家相同的地位和待遇。而慕容家行事一向低调,也很少与外界往来。因此掌握着青山盛会举办权的凌家自然成了他们的第一个目标。

    只不过这件事的始末,还有为什么陈家突然向凌家提亲,凌海月就不是很清楚了。

    不过欧阳耀天还从凌海月那里得到了另外一个令他兴奋不已的消息,那就是这一界的青山盛会上都会有两个玄门的人前来观礼,而这一次的两个玄门,其中一个就是茅山。

    “那在青山盛会上我能见到茅山掌门一尘喽!”

    看着欧阳耀天兴奋的样子,凌海月多少也有点儿吃惊,“你认识茅山的掌门?”

    “嗯!是啊!”一想到不久之后又可以见到一尘,欧阳耀天兴奋的心就难以自制,现在他都恨不得青山盛会马上就开始了。因为必定自从他修真之后,能够毫无顾忌说话的朋友也只有一尘和玲玲。而自从玲玲失踪之后,欧阳耀天就更加迫切的想要见到一尘了。

    就在这个时候,许晴的房门突然打开了,看到客厅里面的欧阳耀天和凌海月,故意咳嗽了两下,“咳咳!”

    听到这个声音欧阳耀天马上就站了起来,毕竟自己现在还是待罪之,“许晴你忙完了?刚刚看到你在工作就没进去打扰你!”

    “好了!现在时间不早了,你还不快点儿进来睡觉!”许晴说完略带羞赧的微微一笑就转走了进去。

    “嗯!”听到许晴的话,欧阳耀天再傻也明白等下要发生什么了,一脸的兴奋抬脚就向着卧室走了过去。

    可是欧阳耀天的脚刚抬起来,就被凌海月给拉住了。她一脸不解的看着欧阳耀天问道:“耀天,许晴叫你去睡觉你干吗这么兴奋啊?”

    “小孩子问这么干什么,快点儿回你房间去打坐修炼!”现在欧阳耀天可没有心继续和她纠缠下去了,暖玉温香必定比在沙发上干坐着要吸引人多了。

    看着欧阳耀天猴急的样子,凌海月好像想到了什么,一张小脸上微微一红,小声的问道:“你和许晴姐姐晚上是不是会做那种会生小孩儿的事?”

    被凌海月这么一问,欧阳耀天也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只是支支吾吾的应了一声,转就要走。

    可是欧阳耀天还没走几步,就听带后凌海月声音细微的像蚊子一样的说道:“我以前只是听说过男人和女人在一起可以生小孩儿,但是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有时间耀天你教教我好不好!”

    “啊!好!”欧阳耀天应了一声就头也不回逃似的跑向了许晴的卧室。真不知道这位凌大小姐小时候是接受的什么样子的教育,对于这种事居然一点儿也不知道。

    不过这也难怪,凌海月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因为修炼走火入魔而去世了,这些女儿家的事也没有人和她提起过。况且处在修真家族之中,这样子的事谁又会去在意呢。

    欧阳耀天刚刚走进许晴的卧室,房门就砰的一下被站在门口的许晴给关上了。欧阳耀天还没来得及张开手臂抱住许晴,耳朵就已经被许晴给狠狠的揪住了。(真不知道许晴是得了谁的真传,现在这么喜欢揪耳朵!)

    “哎呀,痛死我了,你这是干什么吗?”

    许晴揪住欧阳耀天的耳朵,把他拽到了上,然后一脸气愤的说道:“你快说,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

    “瞒着你?没有啊!”此时欧阳耀天虽然嘴上说没有,可是心里却在不住的打鼓。谁知道是不是凌海月这丫头又在许晴面前搬弄什么是非,或者是小双又给自己打了小报告。

    “真的没有吗?”许晴说着已经慢慢的凑了过来。

    看着许晴那一双原本就非常漂亮,此时正闪烁着精光的眼睛,欧阳耀天的后背是一阵阵的发麻,“是不是小双又和你说什么?我可绝对是冤枉的啊!”

    “哼!不打自招了吧!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否则的话,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许晴说着已经挨着欧阳耀天坐下来,只不过一双玉手已经掐住了欧阳耀天腰上所剩不多的肥上。

    现在欧阳耀天也不会迫于许晴的威而招供了,况且现在还不知道许晴到底说的什么,万一自己稀里糊涂的全都招了,那不是死的更惨,所以到了这个时候欧阳耀天把心一横,笑着说道:“我哪有什么事骗你啊,真的没有!绝对是这两个丫头又在胡编乱造冤枉我了!”

    “你!”许晴只说了一个字,就猛地扑进欧阳耀天的怀里放声大哭了起来,同时不住的用手敲打着欧阳耀天的肩膀,哽咽着说道:“你居然这么重要的事都不跟我说,呜•••我恨死你了!”

    许晴突然的变化也一下子让欧阳耀天如同丈二的和尚一般摸不着头脑,“到底什么事吗?”

    欧阳耀天的话刚说完,许晴就猛地从他怀里挣脱出来,猛地一下把他推到在上,然后满脸泪水的说道:“你体内的蛇毒,你说,你为什么告诉小双她们了,反而不告诉我!”

    “这两个丫头!”听到许晴的话,现在欧阳耀天是什么都明白了。当时还特意嘱咐她们不要告诉许晴,可是没想到竟然变成了今天的样子。

    欧阳耀天从上爬起来,紧紧的抱住许晴不断抽*动的肩膀,安慰道:“我只是不想你太担心而已,况且那蛇毒没准还能找到解药呢!”

    “你少在这里骗我了,海月都告诉我了,你体内的蛇毒只解了一半,现在只有不到一年的命了,呜•••”

    “好了,别哭了!”此时欧阳耀天如同被万箭穿心一般,心里的那一份痛苦根本就不是语言可以形容的。

    要离别自己心的人并不是最痛苦的,而要一天天如同倒计时一般的过子,来等待与自己最心的人永远的诀别,那才是人生之中最痛苦的子。这样的子,以前都只是欧阳耀天一个人在苦苦的撑着。而现在事已经被许晴知道了,虽然担心许晴刚刚受伤的内心再一次受到伤害,可是一份痛苦由两个人来分担,此时欧阳耀天的心里也轻松了许多。

    过了许久,许晴突然抬起头轻轻的说道:“耀天!”

    “嗯!”欧阳耀天低下头满眼柔的盯住了许晴。

    许晴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脸上微微泛起了一丝红霞,“耀天,让我给你生个儿子吧!”

    一个儿子,并不仅仅是传宗接代,更多的则是一种见证,一份真挚的感曾经存在过的见证。同时那怕有一天欧阳耀天真的永远离开了许晴,许晴也可以把自己最心的男人的影子永远留在自己边。

    许晴的这一番心意,欧阳耀天又怎么会不理解呢?

    欧阳耀天轻轻的低下头,温柔的含住了许晴那滴的小嘴,一只手慢慢的解开了她的衣扣。

    很快,那白皙如玉的肌肤,粉色的蓓蕾就完全暴露在了欧阳耀天的眼前。轻轻的摘掉前那最后一抹阻挡,那一对肌白如雪的丰盈,还有那小迷人的小樱桃,一下子触动了欧阳耀天的神经,使得他忍不住把头低了下去。

    翻把许晴压在下,欧阳耀天的一只手已经轻轻的解开她的腰带,一下子伸到了她迷人的花茎。此时的花茎已经变得异常潮湿而温暖,如丝一般光滑的触感,让小耀天一下子就撑起了一座小帐篷。

    随着上的衣服如剥葱一般被扔到下,欧阳耀天的双腿一下子伸到许晴那一双圆润修长的**之间,然后轻轻的把它们分到了两旁。

    此时的许晴满脸红润的盯住了欧阳耀天,一双如玉耦一般的手臂环住了他的脖子,**也在此时轻轻的迎了上去。

    随着欧阳耀天猛地一个,自许晴那樱桃一般的小嘴中发出了最令人**的声音,“啊•••”

重要声明:小说《名芳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