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诡异妖丹 第一百五十二章 可怕的对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碧云天 书名:名芳谱
    无色妖雷,传承自上古时代的雷中王者,尽管此时欧阳耀天仅仅修炼到了第一层,可是那恐怖的威力也不绝对不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而眼前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竟然只用了一只手就轻松的接住了欧阳耀天发出的一道五色妖雷,如此令人难以相信的事实让欧阳耀天一下子也愣住了。

    “伯爵阁下!”此时神萎靡的刘海,看到突然出现在自己边的人,那黯淡的目光里一下子又闪烁出了精光,就好像见到救世主一样。

    这个人看起来大约三十多岁的样子,一头金色卷发,一双碧绿色的眼镜,还有那大大的鹰钩鼻子一看就知道是一个欧洲人。虽然将近两米的高,却有着极其消瘦的体型。可是那一黑色的贴西服,还有那一张苍白如纸的面孔,却让欧阳耀天从他的上感觉到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幽雅。

    这个用一只手接下欧阳耀天五色妖雷的并不是别人,正是刘海的家长,伯爵级吸血鬼理查德。

    西方吸血鬼的级别是按照西方中世纪的爵位来划分等级的,依次为公侯伯子男,而公爵之上还有亲王,而所有吸血鬼的最高统治者,同时也是实力最恐怖的吸血鬼被称为血皇。而伯爵级的吸血鬼,实力大致和修真者中的元婴期不相上下。

    当然并不是说所有的伯爵级吸血鬼,或者元婴期的修真高手就可以凭借自己的一只手抵挡住欧阳耀天的五色妖雷。

    吸血鬼其实是按照血缘来划分的,当然这个血缘并不是我们普通人的血脉相承,而是按照初拥这一仪式来延续的。而不同血缘的吸血鬼都将拥有自己血脉所特有的能力。

    像刘海可以在欧阳耀天的绝杀符阵之下全而退,靠的就是他所继承的血脉中所特有的能力——超强的防御能力。而理查德作为刘海的家长,防御能力自然要比刘海强上许多。

    不过能用单手接下欧阳耀天的五色妖雷,这样的防御力也实在太令人难以想象了。

    刘海眼中的精光也只是一闪而过,此时已经略带愧疚而又委屈的说道:“伯爵阁下,我•••”

    刘海的话还没有说话,理查德已经制止他再说下,他轻轻的举起自己一只右手,同时嘴里伸出了一对闪烁着幽幽寒光的犬牙。

    只不过理查德的犬牙并没有伸向欧阳耀天,而是一下子咬住了自己的手腕,殷红的鲜血瞬间就从手腕上流了下来。

    理查德轻轻的把淌着鲜血的手腕放到刘海的嘴上,而刘海也像一个贪吃的孩子一般开始贪婪的吸起来。

    随着刘海不断的吸理查德的血液,一团紫色的血雾缓缓从刘海的体里面渗透了出来,然后慢慢的包裹住了他的全

    理查德站直了体,然后一双碧绿色的眼镜放出灼人的寒光,紧紧地盯住了欧阳耀天。过了好久,理查德才用一口流利的东方话颇为绅士的说道:“你好,我是吸血鬼伯爵理查德,你可以叫我理查德伯爵,或者伯爵阁下!”

    欧阳耀天从来没有想到一个吸血鬼会对自己如此彬彬有礼的话,这种感觉甚至有一点可笑,不过此时他却一丝一毫也笑不出来。因为此时这个彬彬有礼的欧洲人,恐怕马上就要变成自己不得不面对的敌人。而且还是一个用一只手,就可以轻易挡下自己最引以为豪的五色妖雷的可怕对手。

    此时理查德轻轻的举起那只挡住五色妖雷的手,缓缓的伸向了欧阳耀天。

    现在欧阳耀天才看清楚,理查德的手掌心此时有一个拇指大小的窟窿。看来只用手掌接住五色妖雷之后,理查德也并不是毫发无损。

    只不过那只有拇指大小的窟窿,正在迅速的愈合,只有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那殷红色的血窟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理查德把手掌放到自己的眼前,然后翻转了几下手掌,感觉好像在寻找刚刚那五色妖雷遗留下来的痕迹。过了好一会儿,理查德笑着说道:“你是东方的修士是吧?你的法术很强大,只可惜你自己的力量太弱了!”

    欧阳耀天并不是一个胆小的人,那怕是面对比自己强大许多的敌人,他也绝对不会退缩一步。“哼!”他冷笑了一声,然后说道:“是吗!你要给刘海报仇?”

    欧阳耀天在说话的同时,寒光剑已经悬浮到了他的头顶,如利剑一般的剑气,夹带着凌人颤抖的寒光,瞬间就笼罩住了理查德。

    吸血鬼以吸食人类的血液为生,他们自是无法产生血液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吸血鬼应该算作是冷血动物。对于冷血动物而言,当西周的气温急剧下降的时候,他们体内血液循环的速度会变得缓慢,甚至很容易被冻结。所以说急剧的寒冷是吸血鬼相当害怕的一件事

    可此时理查德被寒光剑所散发出的凌人寒气团团的包裹住之后,并没有露出一丝一毫的怯意,脸上甚至还带着西方绅士那一贯的笑容。“我想你错了。我们吸血鬼是高贵的种族,你是刘海的敌人,并不是我的敌人!”

    听到理查德的话,欧阳耀天不由得一愣,问道:“你的意思是你不打算和我动手?”

    “呵呵!我当然不会和你动手!”理查德说到这里稍微停顿了一下,碧绿色的眼镜里突然释放出了血红色的光芒,语气一下子变得冰冷而充满杀意,“你还不配和我动手。不过我要杀了你,为了吸血鬼的荣誉!”

    “哼!恐怕没那么容易!”如果现在只有欧阳耀天一个人,可能他还有别的选择,但此时他怀里还抱着许晴。为了保护自己最心的人,欧阳耀天动了。

    头顶悬浮的寒光剑猛地旋转了起来,一阵阵如龙吟一般的声音自剑上响起,在幽静的深谷中不断的回响。一抹灰色的地煞风夹杂着那犹如生命一般跳动的翠绿色玄冰之水,如同幽灵一般的出现在了寒光剑的四周,然后迅速的依附在剑之上。

    “玄冰破!”随着欧阳耀天的一声暴喝,在地煞风的加速之后,玄冰破夹着惊天动地的呼啸之声,闪烁着瑰丽的碧绿色光芒冲向了地面上的理查德。

    看到那充斥着如同巨山一般强大气势的玄冰破迎面而来,理查德的嘴角浮现了一丝不屑的笑容。

    嗷•••

    随着一声凄厉的怪叫,从理查德的嘴角伸出一对闪烁着凌人寒光的犬牙,一双碧绿色的眼镜此时也已经完全变成了血红色,苍白的手上青筋暴跳,甚至可以看到里面急速流淌的血液。

    变之后的理查德猛地的凌空跃起,全布满了一层紫红色的血雾向这那巨大的灰色旋风冲去。

    轰•••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理查德的体一下子就撞到了玄冰破上。

    此时欧阳耀天已经修炼出了第三尾,而手中的寒光剑也已经变成了上品仙剑,但是这包含了最强大的地煞之风和玄冰之水的玄冰破,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办法突破理查德周的紫红色血雾。

    随着玄冰破那急剧的旋转,理查德周围的紫红色血雾也渐渐的一起旋转了起来。只不过那旋转的方向正好和玄冰破的方向相反,如同金属摩擦一样尖锐刺耳的声音,让人听了忍不住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强大的冲击力激起无数的旋风,急速的向四周扩散开来。一块足有两米多高的巨石一下子被卷到了半空,可只是眨眼的时间,就被那肆虐的冲击力撕扯的粉碎。

    此时欧阳耀天的子那才叫难受呢。从玄冰破上传来的巨大压力,他只能用一半的体去承受,同时还不敢随意的转移或者释放。否则的话,稍不留神就有可能让怀里的许晴在瞬间变成一团血雾。

    一面承受着强大的压力,一面还要不停催动体内的真元力不断加强玄冰破的威力,同时还要顾忌到怀里的许晴。现在欧阳耀天的感觉就好像有不让放一样的难受。

    就在这个时候,包裹住理查德全的紫红色血雾渐渐的全部都汇集到了他的面前,并且开始不断的凝聚压缩,到了最后变成了一个散发着幽幽寒光急速旋转的黑色小球。而从这黑色的小球之上,欧阳耀天感觉到了一股强大到令人颤抖的力量。

    “黑魔破!”随着理查德的一声暴喝,那急剧旋转的小球,一下子整个爆裂了开来。足以毁天灭地的巨大冲击力夹着天崩地裂一般的爆炸声,一下子把欧阳耀天的玄冰破弹到了半空。

    每一把飞剑里面都有自己主人的一抹神识,此时欧阳耀天感觉自己的口就好像被一块千斤巨石猛地击中一般。哇的一声,一口鲜血就喷到了半空。然后欧阳耀天的体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向后面冲去。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为了保护许晴,欧阳耀天的后背结结实实的撞到了一块巨石上。而平常看似坚硬无比的巨石,在欧阳耀天的撞击下,如同豆腐一般变成了碎块。

    “咳咳!”在如此可怕的巨响和冲击力之下,许晴也缓缓的醒了过来,还没睁开眼睛就被四周飞舞的尘土呛的咳嗽了几声。

    当她睁开眼睛看到自己正躺在欧阳耀天的怀里,特别是看到欧阳耀天嘴角的鲜血时,她一下子慌了神,“耀天,你怎么了?你没事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欧阳耀天看见许晴并没有受伤,心里总算是得到了一点安慰,强忍住已经涌到喉咙里的一口鲜血,强打精神笑着说道:“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呵呵!”此时理查德的笑声突然在不远处响起,“没想到你还是个痴种子。那我今天就成全你们!”

    理查德的话说完之后,他并没有立刻动手,因为此时他的一双手已经被一层薄薄的碧绿色寒冰给包裹住了。

    玄冰之水必定是冰水中的王者,就算是拥有吸血鬼中最强防御的本能,理查德也不可能在玄冰水与地煞风之下全而退。

    “你想干什么?不许你伤害耀天,要杀你就先杀了我吧!”看到眼前这个欧洲人,许晴自然能够想到欧阳耀天肯定是被这个人打伤。虽然她知道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根本就没有能力保护欧阳耀天。但是当自己最心的人面对危险的时候,任何一个人都会选择和许晴一样的举动,因为这就是真

    此时欧阳耀天已经踉跄的站了起来,一下子把许晴揽到后,然后低声说道:“等下我拦住他,你快跑!”

    “不!就算要死,我也要和你死在一起!”

    欧阳耀天从来没有见过许晴如此坚决的表,也一下子愣住了,不过一股令人无法名状的暖流一下子就从他的心底涌起。欧阳耀天一下把许晴紧紧的抱在怀里,然后说道:“好!今天就算是死神,也没有办法把我们分开!”欧阳耀天说着已经重新把寒光剑唤到了边。

    “哈哈!今天我就让你们做一对同命鸳鸯!”理查德说着就缓缓的向着欧阳耀天两个人走了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自理查德的后突然响起了一凄厉无比的叫声,这声音仿佛无数厉鬼在夜色中哭喊哀嚎,令人听了后背一阵阵的发凉。

    听到这个声音,理查德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一丝欣慰,也不去管欧阳耀天重新催动起的寒光剑,一下子就转过去了。

    这凄厉的声音一下子把刚刚还连死都不怕的许晴吓了一跳,下意识紧紧的抱住了欧阳耀天。顺着声音望去,欧阳耀天才发现这声音正是从包裹住刘海的紫色雾气中发出的。

    此时包裹住刘海的紫色雾气,开始剧烈的翻腾起来,一圈圈奇异的波动,如同水纹一般向四周扩散开来。

    嗷!

    随着那凄厉的吼叫再一次响起,那一团包裹住刘海的紫色雾气猛地一下子扩散了开来,一股强劲的气流夹杂着浓厚的血腥味席卷了周围的一切。

    “啊!表哥!”此时欧阳耀天怀里的许晴看到了眼前的一切,忍不住一下子惊呼了出来。

    此时的刘海正缓缓的站直子,全的肌肤虽然依然苍白,可是却如同初生的婴儿一般细嫩。更特别的是,此时刘海后展开的那一对黑色蝙蝠翅膀,隐隐的闪烁起了紫色的光芒,看样子马上就要突破男爵,成为子爵级的吸血鬼了。

    很多人认为,只要被吸血鬼吸食了鲜血之后,人就会变成吸血鬼,其实这种看法并不正确。被吸血鬼吸食过的人可能死亡,但是并不会变成吸血鬼。

    如果一个吸血鬼打算令一名人类变成吸血鬼,必须将自己的血液给予对方。被吸食者接受吸食者的血液,两种血液融合才有可能变成吸血鬼。这种血液融合的现象会带给被吸食者以完全奇妙的感受,这个过程被成为“初次拥抱”(TheEmbrace)。

    在初拥之后,被吸食者既变成吸食者的后裔,按照吸血鬼的戒律,吸血鬼不能随意发展自己的后裔,而且一名吸血鬼必须为自己后裔的行为负责。

    而作为家长的吸血鬼,他们的血不但是后代变成吸血鬼的唯一途径。同时他们的血也是后代的疗伤圣药,甚至可以帮助自己的后代在极短的时间里提升力量。所以在西方吸血鬼的世界里,经常会出现后代袭击家长的事

    而眼前的理查德,竟然主动用自己的血帮刘海疗伤,也足以见得理查德是多么的重视刘海。

    “表妹!”刘海原本确实是想要把许晴变成吸血鬼,可是计划失败之后,他也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让此时的许晴发现自己的真实份。面对突然醒过来的许晴,刘海刚刚还在后不住扇动的翅膀,一下子就垂了下来。

    平心而论,刘海虽然并不能算是一个好人,可是他对许晴的感却是实实在在的。否则以他男爵级吸血鬼的能力,随时都可以让许晴就范,也不用等到现在了。只不过欧阳耀天的出现打破了他所有的计划。

    “哼!”理查德似乎很不愿意看到刘海对这个普通女孩儿的眷恋,冷笑一声就又转向着欧阳耀天两个人走了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刘海已经紧走几步来到了理查德的面前,然后单膝跪地,十分恭敬的说道:“伯爵阁下,我希望您能把这个小子交给我来处置!”

    理查德愣了一下,又看了看欧阳耀天怀中一脸惊愕的许晴,似乎明白了什么。可是伯爵的权威以及吸血鬼的尊严,不许他放过眼前这个出手打伤自己后代的家伙,冷声道:“刘海,难道你想放过他们两个吗?你应该知道,你现在还没有能力对付这个东方的修士!”

    “不!”刘海一口坚决的说道:“为了吸血鬼的尊严,我一定要亲手打倒他!虽然我现在还不是他的对手,不过我相信不久以后,我一定可以亲手打倒他!”

    吸血鬼是一个自认十分高贵的种族,虽然他们体内流淌着冰冷的血液,可是骨子里那一份孤傲却从未失去。理查德更是一个传统的吸血鬼。对于吸血鬼的尊严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好吧!既然你这么说,那今天我就不动手了!”

    “谢谢伯爵阁下!”刘海说完站了起来,然后冲着欧阳耀天说道:“耀天,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把你打到,然后,”说道这里刘海咬了咬嘴唇,犹豫了一下,才认真的说道:“我要夺回所有本该属于我的一切!”

    看着刘海跟着理查德展开后那一对硕大的蝙蝠翅膀,渐渐的消失在暮色之中。欧阳耀天的心里不由得说道:“好可怕的对手!”

    吸血鬼虽然是一个不被世人认可的种族,可是他们那自认为高过一切,甚至可以藐视众神的尊严,一定会给他们的对手招来可怕的报复。此时的欧阳耀天已经渐渐体会到了这一点。

    只不过刘海最后的行为,并不只是为了将来可以亲手打倒欧阳耀天,更多的是为了保护一个人,一个他本不该去的人。

    看着几乎可以算是自己在世间唯一的亲人,展开一对可怕的翅膀,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之中,此时的许晴也只得趴在欧阳耀天的肩膀上不住的抽泣。欧阳耀天现在已经不知道该去说些什么了,只得把怀里的许晴抱的更紧了。

    从储物手镯里取出一块天山雪莲王花瓣,服下去之后,在真元力以及那拥有疗伤特效的第三条狐尾的帮助一下,欧阳耀天体内的伤很快就好了大半。

    感觉到深冬群山之中的寒,欧阳耀天抱起面带梨花的许晴,踏在寒光剑上向着市区飞去。

    “啊!太好了!海月,你家的厨子真的好厉害耶!”小双说话的同时,一只手又狠狠的在自己面前的大蛋糕上抓了一把,然后塞进了嘴里。

    看着小双那跟小花猫一样的脸,凌海月笑着说道:“小双姐姐,你看你自己的样子,好像多少年没吃过东西一样!”

    “嗯,是啊!好多年了!呵呵!”小双一边笑着一边又抓了一块蛋糕塞进嘴里。

    “活像个饿死鬼!”凌海月说话的同时,眼睛却是一直望向门口的。

    小双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然后看着凌海月一脸狡黠的说道:“他是不会这么快回来的!”

    “谁这么快回来啊?”凌海月假装不明白的看着小双,然后笑着说道:“我可是知道你是个贪吃鬼,所以才特意带蛋糕过来给你吃的!”

    “是吗?”小双一脸笑的看了凌海月一眼,然后站起就向着洗手间走了过去。

    看到小双的样子,凌海月马上激动的站起,跟在她后几乎是吼出来的说道:“我真的不是来看耀天的!”

    “嘿嘿!”小双回头笑了两声,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我去洗手,你要跟着我吗?”

    “哼!”凌海月这才知道自己又被小双耍了,气的一跺小脚转坐回了沙发上。

    “啊!”这时候正在洗手间里的小双,突然听到客厅里的凌海月尖叫了一声,也顾不得自己脸上的水还没擦干,一下子就冲了出来。

    当小双冲到客厅里的时候,正好看到欧阳耀天嘴角挂着血丝衣服凌乱不堪的,扶着满脸泪水的许晴从门口走了进来。

    小双一下子冲到许晴边,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凌海月此时也一脸紧张的冲到了两个人的边,“是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耀天你受伤,快点儿让我看看!”

    现在的欧阳耀天才没有心去和这两个丫头解释,直接扶着许晴就走进了房间,然后砰的一下关上了门。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看着关上的门,小双心急如焚是自言自语道。

    “就是嘛!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也不让我看一下!”凌海月此时虽然生气的撅起了小嘴,可是眼睛里的焦急却也不是装出来的。

    来到房间里之后,欧阳耀天刚要把许晴扶到上,许晴突然一下狠狠揪住欧阳耀天的耳朵,大声的骂道:“你傻啊!”

    许晴突然的举动,一下子把欧阳耀天给弄愣了,不过那耳朵上传来的剧痛可不是假的,“哎哟!痛死我了!我到底怎么了吗?”

    “你傻啊!”许晴又狠狠的拽了一下欧阳耀天的耳朵才放手,然后双手叉腰一副泼妇的架势冲着欧阳耀天吼道:“我现在上衣服这么脏,等下上了,这被子你洗啊!”

    “啊!”欧阳耀天一下被许晴的话给惊呆了,实在无法想象这个时候她居然还在考虑这个。多少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欧阳耀天糊里糊涂的说道:“那脱了衣服再上不就好了!”

    “脱衣服上?”一个声音猛地在欧阳耀天的后响起。

    欧阳耀天回头一看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凌海月的小脑袋已经从门缝里伸了出来,正瞪大了眼镜盯着他。

    欧阳耀天也不知道那里来的火气,大声的冲着凌海月吼道:“你进来干什么?”

    “人家是关心你嘛,你干吗这么凶?”凌海月说着一跺小脚转就走了出去。

    这一次凌海月可是来邀功的,至于邀什么功想必也不难猜到。

    现在能够在一天之内把福利院的收购转成拍卖,这恐怕绝对不是普通的富商之流可以做到的,也只有修真家族才有这样子的实力。

    自从昨天凌海月回去之后,就一直缠着她哥哥凌海玄,最后凌海玄实在被缠的没有办法了,后来又听说是帮欧阳耀天的忙,这才派人去打点了一切。而立了这么大一个功劳,凌海月当然要跑过来邀功了。

    凌海月可是凌家族长凌啸天的掌上明珠,平时在凌家那可是生惯养。刚刚跑过来邀功却发现欧阳耀天不在,又等了这么久,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气。

    而此时欧阳耀天又对自己大喊大叫,像她这样一个生惯养的大小姐,什么时候受过这个。

    毕竟女孩子的心思只有女孩子最清楚。看着生气跑出去的凌海月,许晴冲着欧阳耀天说道:“耀天,你还是出去看看吧!”

    现在欧阳耀天才没有心思去伺候这个大小姐呢,况且经历了刚才的事,他现在最担心只有的许晴。“不用管她,等下她自己就没事了!”

    “咯咯!”许晴笑了笑说道:“好了,我没事的,你快点儿出去吧!”

    此时许晴一脸无所谓的表,才是欧阳耀天最担心的事,“你真的没事吗?如果想哭那就哭吧!”

    啪!

    欧阳耀天的话还没有说完,许晴已经挥起小拳头在他的脑袋上狠狠的敲了一下,然后嗔着说道:“我真的没事!再说了我现在要去洗澡,你要不要一起洗啊?”

    看着许晴嗔的样子,欧阳耀天也不由得笑道:“好啊!”

    “大色狼!快出去了!”许晴笑了笑,然后不由分说的就把欧阳耀天从房间里推了出来。

    欧阳耀天刚刚被许晴推了出来,就看到小双正站在门口。

    “姐夫到底出什么事了?”小双一脸焦急的问道。

    “呵呵!没什么!”此时的欧阳耀天并不想把太多的烦恼带给眼前这个普通的女孩子,毕竟有很多事离她的生活太远了,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看着欧阳耀天的样子,小双也知道自己再问也问不出什么来了,于是说道:“只要你和许晴没事那就好了!”小双说到这里狡黠的笑了笑,然后用眼睛瞟了瞟正坐在沙发的凌海月,说道:“你现在最好小心点儿,要不等下你可要倒霉了!”

    欧阳耀天笑了笑就冲着凌海月走了过去。

    此时凌海月正双手握住一个大苹果,可劲儿的往嘴里塞,看她的样子真恨不得把自己的嘴变成骆驼的驼峰。

    “再吃就变小肥猪了!”欧阳耀天笑着就在凌海月的边坐了下来。

    凌海月狠狠的瞪了一眼欧阳耀天,然后没好气是说道:“要你管!”

    欧阳耀天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可还没来得及喝就被凌海月一下子抢了过去。

    欧阳耀天无奈的笑了笑问道:“说说吧,你今天过来有什么事啊?”

    凌海月白了一眼欧阳耀天,然后一边咽下嘴里的苹果,一边没好气的说道:“没事我就不能来啊?”

    “呵呵!当然不是了,我们凌大美女那可是人见人,花见花开啊!”

    “少贫嘴了,我才不吃你这一呢!”凌海月的脾气多少还真有点儿像小丫头,被欧阳耀天几句话就逗的气全消了,狠狠的在欧阳耀天的大腿掐了一把,撅着小嘴说道:“你这次可是欠了我一个大人!”

重要声明:小说《名芳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