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诡异妖丹 第一百四十四章 忍者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碧云天 书名:名芳谱
    静气凝神的盘坐在上,欧阳耀天把神识慢慢的舒展开,四周的一切都清晰的影印在了神识之下。

    看着一缕缕飘渺而虚幻的灵气,汇聚成涓涓细流舒缓的进入了自己的体,再一点点的融入自己体内经脉里流淌着的真元力之中,然后经过小周天的运行,最终汇聚到紫府的妖丹里。整个过程看似平淡无味,可是欧阳耀天却能透过自己的神识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舒畅。

    其实自从那把奇怪的黄金剑进入欧阳耀天的妖丹之后,就在不住的吸收着天地灵气,而且其中相当一部分都被他的妖丹吸收了。现在就是欧阳耀天不刻意的去修炼,他修为的增长速度,也要比普通的修真者快上许多。

    只不过自从欧阳耀天回到青山市,到现在已经过去整整三天了。而在这三天时间里,欧阳耀天几乎把整个青山市以及周围的山区翻了个底儿朝天,可是却一直玲玲的没有找到一点儿线索。

    每当想起玲玲的时候,虽然感觉这个小丫头平时似乎对自己蛮凶的,可是帮自己画聚灵阵,开发新符箓,还有后来的四符绝杀阵,那一个不是在为自己着想。以前在一起的时候欧阳耀天感觉还有点儿怕玲玲,可是现在玲玲不在边了,才知道自己心里那份舍不掉的牵挂,时时刻刻都像钢刀一样深深的刺痛着自己的心。

    修炼时天地灵气涌入的舒畅感觉,虽然并不能让欧阳耀天淡忘对玲玲的思念与担忧,但却可以暂时麻痹一下子自己痛苦的心。

    跟随着一股天地灵气,欧阳耀天的神识来到了自己的紫府之中。自从修炼出三尾之后,他还从来没有好好的看过自己现在的妖丹。

    白色的妖丹,一抹似有似无如虚如幻的光芒在上面不住的流淌着。三条小可的狐尾,好像三个调皮的小孩儿一样,在妖丹后面互相碰撞缠绕的嬉戏在一起。

    新出来的狐尾位于原先两条狐尾的中间,虽然看上去三条狐尾的样子都差不多,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还会发现一点儿略微的不同。

    原先的两条狐尾看上去是纯白色的,而且蓬松的茸毛显得多少有一丝妩媚。而新修炼出来的狐尾茸毛的颜色看上去稍微有一点儿发黄,而且茸毛的长度也要略微短一点儿。此时新修炼出来的狐尾感觉就好像一个新生儿一样,虽然已经初步具备了外形,可是依然稚嫩而略显脆弱。

    而就在此时,两条粗壮些的狐尾猛地纠缠到了一起,而这条稚嫩的狐尾则在一旁偷偷的观战。眼看着左边的狐尾占了上风,小狐尾也一下子扑向了右边的狐尾。可是右边的狐尾猛地向后一个旋转,然后扑到了左边狐尾的后面。

    左边的狐尾一个没有注意,就被右边的狐尾给压制住了,一下子就从上风变成了下风。可当左边的狐尾刚刚想要从侧面绕开寻找机会的时候,刚刚还和它同仇敌忾的小狐尾,一下子就封住了它的去路。三条狐尾瞬间就纠缠到了一起。

    这小狐尾虽然看上去略显稚嫩,可是却异常的调皮狡猾,每一次都是帮着胜利的一方穷追猛打。而一旦风向变了,它也会马上调转枪头。

    “果然是个狡猾的小东西!”看到这小家伙调皮捣蛋的样子,欧阳耀天也不由得会心一笑。

    而就在此时在客厅里,一个百无聊赖的人正斜靠在沙发上无聊的翻着手里的一本时装杂志。

    “真无聊!许晴也不带我到她公司里去看看。还有那个家伙居然躲在房子里一整天都不出来,也不怕憋死!”小双把手里的杂志狠狠的摔倒沙发上,“啊!无聊死了!想我这么天真烂熳的年纪,难道就要这样被活活憋死啊!”

    “不行,我要找点儿事做!”小双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然后在客厅里来回的走着。突然,她猛地停住脚步,一双可的大眼睛闪烁着狡黠的光彩,“嘿嘿!我去看看他在干什么?”

    小双蹑手蹑脚的走到欧阳耀天房间的门口,然后伸手轻轻的一推房门,心里不由得窃喜道:“嘿嘿!居然没关门!”

    缓缓推开房门之后,小双一眼就看到欧阳耀天好像一个雕像一样盘坐在上。

    小双走到欧阳耀天的近前,弯下腰煞有介事的盯着他看了半天。可是她发现欧阳耀天过了半天也没有动一下,“哼!好像死了一样!”

    小双想着刚要伸手出去拍他一下,可是犹豫了一下,然后大声的喊道:“失火了!”

    小双只是轻松的喊了一声,可是对于正在修炼之中的欧阳耀天可就不是一回事了。

    此时正在紫府之中看着三个调皮的小狐尾闹的不可开交的欧阳耀天,感觉就好像自己的头顶猛地响起了一个炸雷一般,体内的真元力一下子就失去了控制,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在经脉中肆虐。

    而此时欧阳耀天的神识也因为小双的一声喊叫,而受到了创伤。虽然创伤并不是很严重,可一时之间也无暇去估计体内汹涌的真元力。

    失去控制的真元力似脱缰的野马一般,无的冲撞着欧阳耀天体内的经脉,一阵阵全如同被撕裂一般的疼痛袭遍了他的全。剧烈的疼痛让欧阳耀天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豆大的汗水从额头上一直滴落下来。

    看到此时欧阳耀天的变故,小双也慌了神儿,急之下也顾不得去思考太多就要伸手去晃欧阳耀天。可她的小手刚刚碰到欧阳耀天肩膀的时候,一股巨大的冲击力就把她猛地推了出去,然后狠狠的撞到了墙上。

    就在欧阳耀天感觉体快要爆炸的时候,妖丹上的三条狐尾猛地动了。两条粗壮一些的狐尾开始急剧的膨胀,迅速充斥了欧阳耀天全的经脉。经脉之中的真元力也随着狐尾的加入而渐渐变得缓和了下来。

    此时体内的真元力虽然恢复了平静,但是欧阳耀天受损的经脉依然处于崩溃的边缘。如果现在不赶快进行治疗的话,轻则修为受损,重则可能一修为就此了断。但是现在欧阳耀天的神识受损,一时之间也没有办法控制体内的真元力进行自我修复。

    就在这个时候,一直没有动静的第三条狐尾,猛地剧烈颤抖了起来,同时一股耀眼的白色光芒从狐尾上释放出来。

    第三条狐尾并没有想其他两条狐尾那样急剧的膨胀,而是从它上面散发出来的白色光芒如同流水一半涌入了欧阳耀天的经脉之中。

    其实如果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这些光芒并不只是单纯的光芒,而是由无数伸长之后的茸毛聚集到一起的。

    无限延伸的茸毛如同一只柔软的小手,轻轻抚过受损的经脉。而这些经脉在茸毛的抚摸下,竟然开始迅速的恢复。只是短短的时间,欧阳耀天的经脉就变得完好如初了。

    此时欧阳耀天才兴奋的发现,原来自己的第三条狐尾竟然具有疗伤的作用。

    其实欧阳耀天的每一条狐尾都具有它特殊的功效,只是现在欧阳耀天自己还没有发觉而已。将来随着妖丹之上狐尾数量的不断增加,他一定会发现自己具有了一颗多么奇妙而又强大的妖丹。

    全的经脉被第三条狐尾修复之后,神识所受到的创伤并不是很严重的欧阳耀天,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此时才看到小双正一只手揉着脑袋,一只手揉着股满脸痛苦的坐在地上。

    “你没事吧!”欧阳耀天从上走下来伸手把小双从地上扶了起来,然后一脸严肃的说道:“以后我修炼的时候你别再闯进来了,你知不知道刚才差一点儿你就要去见阎王了!”

    小双此时惊慌失措的心,也随着欧阳耀天把自己扶起来而变得平静了许多,吐了吐舌头然后笑着说道:“人家那里知道啊?不过你们修真者还真的蛮厉害的!”

    似乎是因为欧阳耀天第一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就对自己做出了那种事,小双也很不愿和这个严重有大色狼倾向的家伙呆在卧室里,于是笑着说道:“姐夫!你上次说给我看你的法宝,你还没有拿给我看呢!我们现在就到客厅里去,然后你要把你所有的法宝都拿出来给我看!”

    反正自己现在的份对于小双而言也不再是什么秘密了,再加上她又是许晴的表妹,欧阳耀天笑着点了点头就跟着小双来到了客厅里。

    来到客厅之后,欧阳耀天就从自己的储物手镯之中把那枚储物戒指拿了出来。

    虽然说是得到了上品的储物戒指,可欧阳耀天才不会傻到平时就戴在手上呢!俗话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如果整天带着极品的储物戒指招摇过市,那欧阳耀天以后的子恐怕别想太平了。

    看到欧阳耀天从手腕上一个看起来并不怎么起眼的手镯里拿出一枚戒指,小双一脸惊诧的问道:“姐夫,你这手镯也是宝贝吧?”

    欧阳耀天笑了笑说道:“这手镯算不上什么宝贝,只不过是一件储存物品的东西而已。”

    “天啊!太神奇了!”

    接下来的时间欧阳耀天感觉自己就好像一个解说员一样,面对小双如同炸弹一般抛过来的问题,都快招架不住了。

    主要是小双一开始还是问问这是什么东西,有什么用。而到了后来小双就直接问起了这把飞剑用什么材料做的啊,然后要怎么去做啊!最后搞的欧阳耀天是一阵阵的头大。

    就在欧阳耀天马上就要崩溃的时候,许晴这个救星终于出现了。

    看到推开门走进来的许晴,小双一下子扑过去挽住许晴的胳膊,兴奋的喊道:“表姐,今天姐夫给我看了好多宝贝,真的好有意思哟!”

    “呵呵!是吗?”许晴说着脱掉外随手挂在门后的衣架上,然后走了过来,挨着欧阳耀天坐了下来。

    许晴刚刚坐下,小双就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题,“对了,姐夫!”

    一听小双还有问题要问,欧阳耀天差点儿没有扑到许晴怀里放声大哭起来,不过现在也只得应道:“怎么了?”

    “姐夫,你这几天不是一直在找玲玲吗?那这个玲玲到底是什么啊?是人还是什么?还有她和你有什么关系啊?”小双说话的同时,眼睛不住的望向许晴,感觉就好像在观察许晴的神一样。

    “对啊!耀天,这几天你没说,我就没问。我也很想知道这个玲玲到底是什么人?”其实女人有那个不敏感呢,许晴一早心里就想问了,只是看到欧阳耀天着急的样子,才没有忍心去问。

    原本刚刚给小双看法宝的时候,欧阳耀天还不觉得怎么样,现在被两个女人一问,他的心里又好像突然多了一把刀子一样,稍微一动就会滴出血来。

    看着欧阳耀天突然暗淡下来的神色,许晴不由得说道:“如果你不想说那就算了!”

    “不!我觉得我不应该再瞒着你了!”听到许晴的话,欧阳耀天猛地抬起头,一脸失落的说道:“玲玲是我小时候最好的伙伴!”

    虽然每提到一点儿关于玲玲的过去,都会让心上那把刀插的更深一些,可是欧阳耀天还是一点一点的把自己和玲玲的过去都说给了许晴和小双听。

    “玲玲虽然现在只是一个小女鬼,可是她在我心里却是最最重要的存在之一!”说道这里,欧阳耀天的脸上已经挂满了晶莹的泪珠。

    此时许晴并没有说话,只是把头轻轻的靠在了欧阳耀天的肩膀上,眼角也泛起了朦胧的雾气。

    哇•••

    如此温馨的气氛一下子就被小双那堪比惊雷的哭声给破坏了,“好感人啊!没想到大色狼还有这么感人的故事!”

    “你!”听到小双的这句话,欧阳耀天差点儿没有从鼻子里喷出火来。不过当他只说了一个字之后,就猛地停住了。过了一会儿,他一脸严肃的对这许晴和小双说道:“你们两个呆在家里别出去,我等下就回来!”

    扔下一脸茫然的许晴和小双,欧阳耀天快速的推开门走了出去。

    来到楼下之后,欧阳耀天自从开始修炼以来第一次破天荒的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之后欧阳耀天只是随手指了一个方向,出租车就开动了。

    此时已经深冬,天黑的很快,许晴加班回家的时候,整个青山市就已经燃起了万家的灯火。

    远处的霓虹灯在暮色里闪烁着绚丽的色彩,显得多彩而妖娆。马路上行驶的车流,如同一串美丽的流星串流在天河中一般。而近处马路两旁的路灯,黄昏而显得幽静,整个喧闹的都市迎来了它绚丽而多彩的夜生活。

    不过眼前的一切对于此时的欧阳耀天而言并没有什么吸引力。在他的指引下,出租车很快就驶出了市区,来到了山间公路上。

    在一处偏僻的地方,欧阳耀天下了车,然后踏着山间的小路,向着群山之中走去。

    进山之后,欧阳耀天也加快了自己的速度,如猎豹一般敏捷的影,在黑夜之中留下了一道神秘的残影。

    当欧阳耀天爬上一个小山顶的时候,突然稳住了形,任凭深冬凛冽的寒风把自己的衣角吹的呼啦啦作响。

    站了好久,欧阳耀天终于失去了耐心,对着小山下一片的漆黑喊道:“都跟了这么久了,怎么现在舍不得出来了?”

    欧阳耀天的话音刚落,随着一阵森的笑声,一个黑影凭空出现在了山脚下,“呵呵!没想到你们修真者这么厉害,居然能察觉到我的存在!”

    “你们修真者”!听到这几个字欧阳耀天心里也是一惊。原本在他刚给许晴和小双讲完玲玲的事之后,他就感觉到了在房子的外面有一个非常隐蔽的气息正在偷听。

    能够在他的眼皮子底下藏这么久,他一直认为这是一个修真者。可是现在听这个人的话,对方好像并不是修真者。可视除了修真者还有什么人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呢?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人已经缓步走上了小山,而欧阳耀天满的狐疑也随之被解开了。

    此时出现在欧阳耀天面前的人,穿了一件黑色的夜行衣,脸上罩着一个黑色的头,只露出了两只闪烁着精光的眼睛。

    “忍者!”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人,欧阳耀天不由大吃一惊,不过转瞬就恢复了平静,笑了笑说道:“呵呵!你是来给山本佐夫报仇的?”

    “哼!”眼前这个忍者冷笑了一声,然后说道:“那个废物才不值得我们忍部来给他报仇呢!不过你把他打成了废人,也就是羞辱了我们百鬼夜游一门。我今天来是来洗刷耻辱的!”

    “哈哈!”听到这里欧阳耀天不由得感觉一阵好笑,“我还是第一次听到你们也知道耻辱的!”

    “哼!你不要嚣张,等下你就嚣张不起来了!”

    忍者的话音还没有说完,欧阳耀天已经闪电一般的向侧面冲出去老远,而紧接着两声细微到难以听清的扑哧声,就从欧阳耀天刚刚站立位置后的一块石头上传了过来。

    “卑鄙!”欧阳耀天形还没有稳住,就一下子向着那忍者扑了过去。

    原来自从上次和小四郎交手之后,欧阳耀天已经知道暗器是忍者最拿手的武器,而偷袭则是他们生存的法宝。另外还有就是忍者那些毒针类的暗器,还是真元护体天生的克星。

    有了这些教训之后,自从这个忍者一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欧阳耀天已经用神识将他牢牢的锁定了。而果然不出欧阳耀天的意料,这个忍者再说话的同时就向着自己打出了毒针。幸亏欧阳耀天提前有了防备,要不然这一次肯定又要吃亏了。

    现在欧阳耀天的拳头已经挂着风雷之势冲向了那忍者。可是面对附加了真元力的拳头,那忍者居然一点儿也不担心,仍然一副悠悠然的样子站在原地不动。

    距离在飞速的拉近,只是眨眼的功夫,眼看欧阳耀天的拳头就已经要触到那忍者的口了,可是那忍者依然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

    “不好,有诈!”欧阳耀天虽然已经意识到了这点,可是如此近的距离再想要做出反应已经不可能了。

    已经无法停住的拳头一下子就打到了那忍者的口,可是并没有发出预想之中的轰鸣声,或者一丝一毫的波动。

    而更让欧阳耀天吃惊的是,此时自己的拳头正在进入那忍者的体,可是自己却没有感觉到丝毫的阻碍。

    “分术?”根据自己小时候看动画片和漫画的经验,欧阳耀天的脑袋里立刻就展现出了这个自己小时候感觉异常神秘的名词。

    就在欧阳耀天刚刚想到这里的时候,神识突然从背后穿来了一个危险的信号。两个如同流星一般的急速气流猛地向着自己的后背冲了过来。

    叮、叮!

    随着一道蓝色的寒光在欧阳耀天的背后闪过,两个清脆的声音同时响起。

    “呵呵!没想到你小子反应还真快!”此时欧阳耀天听到的居然是两个声音。

    当他转过来的时候,竟然发现两个一模一样的忍者正站在自己面前,而且做着同样的动作,甚至连声音都一样。

    不过欧阳耀天知道,这两个人当中有一个只是幻影而已,只有一个才是真的。但是当他试图用自己的神识锁定其中一个的时候,惊奇的发现他的神识居然没有办法察觉到眼前这个人的存在。

    先前在许晴家的时候,欧阳耀天就是感觉到这个人带有挑衅意味的突然加强了自己的气势,所以他才走了出来,把人引到了这群山之中。

    原本一开始这个人突然强加气势的时候欧阳耀天也是一惊,因为自己先前并没有感觉一点儿的异样。不过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因为太投入在玲玲失踪的悲切之中了,所以忽略了有人在偷听。

    可是现在他才真正的明白,这个人是故意让自己察觉到他的。此时欧阳耀天才明白,原来是自己被对方故意引了出来。想到这里欧阳耀天不由得开始担心起还在家里的许晴和小双了。

    看到欧阳耀天脸上的神色,那两个一模一样的忍者同时说道:“怎么了?你现在才明白我是故意要把你引到这里来的?你是不是还在想是你把我引过来的啊?”

    此时欧阳耀天可没有心再去和眼前这个忍者纠缠下去,猛地踏上寒光剑就要向着市区飞去。

    “哼!你反应的太晚了!”两个忍者说着已经动了。

    欧阳耀天刚刚踏上寒光剑,就猛地感觉到自己的体被什么东西绑住了。回头仔细一看才发现,一根根比头发丝还细的细线正从自己的体上一直延伸到那忍者的手上。

    “哈哈!你现在回去恐怕已经晚了,估计那两个小妞儿已经被我的人给抓走了!”说道这里两个忍者同时猥亵的笑着说道:“那两个小妞儿长还真不错,我现在忍不住想早点儿干掉你,回去好好享受一下了!”

    “你!”听了这忍者那口中如此不堪入耳的笑,欧阳耀天心头不由得涌起一阵阵的怒火,“就凭你还想干掉我?”欧阳耀天说着体内的真元力猛地汹涌而出,凌人的气势夹带着澎湃的真元力一下子席卷了小山顶上的一切。激的气流卷起山顶上的碎石和尘土,瞬间就形成了一个灰色的旋风。

    咆哮的旋风在欧阳耀天真元力不住的催动下,奋力的撕扯着绑在他上的细线。可是令欧阳耀天吃惊的是,这些看似纤弱无比的细线在真元力的撕扯下,竟然完好无损的存在着。

    在细线割破气流发出的刺耳鸣叫声中,那忍者不由得笑道:“哈哈!你别妄想用真元力扯断这些细线,这可是用我们忍者的忍力凝结而成的,是专门为了捆绑你们修真者而练成的缚灵丝!”

    听到忍者的话,欧阳耀天也停住了自己的真元力,然后声音冰冷的说道:“如果这些细线是用你的忍力形成的,那意思是不是说只要杀了你就可以了!”

    忍者有恃无恐的说道:“呵呵!你现在全被我捆住,你还能杀的了我?”

    “是吗?”欧阳耀天的话音未落,原本踏在脚下的寒光剑猛地化作一道蓝色的闪电扑向了其中一个忍者。

    “啊!”那忍者还没来得及喊出声来,寒光剑已经洞穿了他的体,而与此同时捆住欧阳耀天的缚灵丝也自动的消失了。

    瞪大了充满惊恐的双眼,那忍者看着欧阳耀天说道:“你怎么发现那个才是我的?”

    欧阳耀天走到这忍者的面前,指着旁边一个幻影说道:“如果那是幻影,那么他手上的缚灵丝也一定是假的!”

    “呵•••呵•••”忍者发出了几声断断续续的笑声,然后说道:“看来是我失策了!”

    忍者的话音未落,他的体就倒了下去,与此同时那旁边的幻影也砰的一下化作飞尘消散在了空气中。

    顺利解决掉眼前的忍者,欧阳耀天不敢再做一丝一毫的停留,立刻踏上寒光剑向着许晴家飞去,同时心里喊道:“许晴,小双,你们千万不要有事啊!”

    就在欧阳耀天脚下的寒光剑在夜空中撒下一道璀璨的冰晶时,躺在地上口被寒光剑洞穿的忍者突然动了一下。

    踏在寒光剑上,欧阳耀天终于看到了许晴家窗口放出来的灯光。现在欧阳耀天可没有心再去爬楼梯走正门了,踏在寒光剑上把腰一哈就冲向了那玻璃窗。

    砰!

    伴随着玻璃的碎裂声,欧阳耀天就冲进了客厅里。不过与此同时响起的还有许晴和小双的尖叫声。

    此时的客厅里,原本摆放在中间的一组沙发,此时已经被拖到了一边,而且还被整个的翻了过来。一些花盆的碎片,此时正散落在地板上,另外还有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

    看着已经被吓的愣愣的站住不动的许晴和小双,欧阳耀天关切的问道:“他们来了吗?你们没事吧?”

    许晴此时早就被破窗而进的欧阳耀天给吓傻了,稀里糊涂的说道:“来了!”不过她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冲着欧阳耀天大声吼道:“你疯啦,有门不走非要走窗户!还有啊,你刚才说谁来了?”

    “就是!你就这么冲进来了!吓死我了!”此时小双也跟着许晴一起冲着欧阳耀天喊了起来。

    欧阳耀天看着凌乱的客厅问道:“难道没有忍者过来抓你们吗?”

    “什么忍者啊?你是不是动画片看多了!”小双撅着小嘴,小脸被气的通红通红的。

    “那这房间是怎么回事?”此时欧阳耀天已经多少有点儿感觉到自己上当了。

    许晴还没有开头,小双就已经冲到欧阳耀天的面前,“我刚刚正和表姐在大扫除。本来都快收拾完了,结果你一下子就冲了进来。”小双说着把欧阳耀天拉到被他撞破的窗户前面,指着地上的玻璃说道:“这窗户,还有这地上的玻璃,另外还有整个房子,你现在必须要把我们没干完的大扫除干完!”

    “哦!”欧阳耀天已经被小双那机枪一般的小嘴给弄蒙了,不过刚答应了就感到有点儿不对劲儿了,赶紧说道:“我不就撞破了窗户嘛,为什么整个房子都要我打扫啊?”

    “哼!”小双双手叉腰,整个一泼妇的架势说道:“我和表姐都被你吓坏了,所以现在大扫除就是你一个人的事了!”

    看着许晴两个一边偷笑一边做到沙发上准备当监工的样子,欧阳耀天心里骂道:“靠!该死的忍者,临死还要坑我一把!”

重要声明:小说《名芳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