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诡异妖丹 第一百四十二章 五色妖雷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碧云天 书名:名芳谱
    欧阳耀天在用神识控制体内真元力的同时,也在不断的观察自己紫府之内的妖丹。

    虽然现在两个具有强大吞噬能力的狐尾已经蜷缩成了小团,但是欧阳耀天发现自己紫府之内的真元力,依然在源源不断的渗入妖丹之中。虽然速度非常的缓慢,可是却从未停止过。

    看着天帝战甲一点儿不认生的疯狂吞食着紫府之内的真元力,欧阳耀天多少也有点儿心疼。于是在控制体内真元力运转的同时,欧阳耀天也分出一丝神识开始控制着紫府之内的真元力慢慢的向妖丹靠拢。

    似乎感觉到欧阳耀天的意图,自从狐尾蜷缩在一起之后就已经变得异常安静的白色妖丹,突然之间变成了血红色。

    妖丹变成血红色之后,开始疯狂的吞噬紫府之内的真元力。那吞噬的速度丝毫不逊色于疯狂的天帝战甲,而且速度还在不断的加快。

    轰!

    伴随着一声突如其来的巨响在欧阳耀天的脑海之中想起,血红色的妖丹猛地释放出强烈的血红色光芒。如血一般的红色光芒瞬间就充斥了整个妖丹。

    与此同时欧阳耀天突然感觉到自己体内的真元力不受控制一般的涌入紫府,然后全部被紫府的妖丹吞噬了个干净。

    当体内浓稠的真元力全部被妖丹吞噬之中,欧阳耀天感觉到一股强大无比而异常精纯的真元力,一下子从妖丹之中猛地冲了出来,瞬间就充满了他全的经脉。

    可是现在这强大的真元力,并没有给欧阳耀天带来一丝一毫的痛苦,反而是一种异常舒服的感觉,就好像刚刚泡了温泉一般的舒适。当然,于此同时欧阳耀天还感觉到一种,自己以前从未感受过的兴奋感觉。这是力量的感觉,是充满无穷力量,感觉自己无所不能的强大感觉。

    渐渐的,在欧阳耀天体内的真元力终于达到了平衡。而当他又一次把神识探入自己紫府的时候,惊奇的发现自己妖丹不仅又变会了白色,而且与此同时妖丹后面已经不再是两条狐尾,而是有多出来一条狐尾,变成了三条狐尾。

    欧阳耀天体内的诡异妖丹上面的小尾巴,并不仅仅是一种可的装饰或者狐妖的象征,更多的是一种力量级别的象征。现在欧阳耀天又多出了一条狐尾,那就预示着他的力量又有了一次质的飞跃。

    原本欧阳耀天具有两尾妖丹的时候,修为差不多相当于修真者的融合后期。而拥有三尾妖丹的欧阳耀天,他现在的修为已经和修真者心动中期的修为不相上下了。仅仅多了一条狐尾,就让欧阳耀天的修为整整提升了两个阶段。

    终于搞定了水晶融化之后带来的麻烦,欧阳耀天睁开眼睛一看,发现自己此时居然在一个荒凉的小山窝里。四周都是光秃秃的树枝,另外还有一些尚未融化的积雪。

    当欧阳耀天抬头望向天空的时候,不由兴奋的喊道:“我终于出来了!”看着只有一个太阳的天空,欧阳耀天感觉分外的亲切。“哈哈~我终于出来了•••”

    就在欧阳耀天正兴奋的不得了的时候,一个生气的声音突然喊道:“吵死了!不就是出来了嘛,你至于这么高兴吗?真是吵死了!”

    欧阳耀天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四周看了看也没有发现这个小山窝里除了自己还有别人。

    “哎呀!笨死了!我在你的紫府里呢!”

    一时兴奋的欧阳耀天,现在才发现这个声音竟然是剑灵的,忙把神识探入了自己的紫府之内,这才看到黄金剑正懒洋洋的躺在自己的妖丹之上。“喂!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听了欧阳耀天的话,剑灵不屑的说道:“切!如果我不进来,你早就爆体了!”

    这个时候欧阳耀天才想起来自己刚刚快要爆体的时候,体内突然出现的那道金光。想到这里欧阳耀天忙笑着说道:“原来那道金光是你啊!”

    欧阳耀天还没来得及说几句感激的话,剑灵就懒洋洋的说道:“没想到你小子居然是人妖丹,刚才害我费了那么多的力气,我现在好困!我要睡觉了!记住千万别打扰我啊!”

    “喂!你先别睡!你现在在我的紫府之中,是不是说我以后就是你的主人了啊?”

    “废话!白痴也知道啊!你现在是我的主人了,以后不许在去做那些欺负小女孩儿的事了啊!还有,以后见到那个长虎牙的小丫头,你要对人家好点儿!”

    “以后?难道他们也出来了吗?”想到这里欧阳耀天刚想再问点儿什么,可是却发现黄金剑已经化作一到金光,猛地一下子钻进他的妖丹之中去了。

    欧阳耀天也紧跟着进入了自己的妖丹,想要找剑灵问个清楚。可是当他在妖丹之内找到黄金剑的时候,无论他怎么叫怎么喊,那个剑灵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看样子这家伙睡的还真够死的。

    可是当欧阳耀天的神识刚要推出自己妖丹的时候,突然发现在黄金剑的四周,有一道五彩的雾气不住的围绕着它旋转。

    “这是什么东西?”好奇的欧阳耀天把神识一下子探了过去。

    当欧阳耀天的神识碰到那飘渺的五彩雾气的时候,这一道雾气猛地一下子涌入了欧阳耀天的神识之中。而在欧阳耀天的眼前立刻出现了四个大字“五色妖雷”!

    自古在一般人的理解当初,雷,乃是天罡正气所结,为降妖除魔第一利器。可是却没人知道,在上古时期,更有凌驾于天罡神雷之上的存在,那就是五色妖雷。

    五色妖雷,虽然也是雷,可却是降仙除魔的第一雷法。五色妖雷之强,在上古时期,即便是上古大神也会闻之色变。

    就说眼前这把黄金剑。一把会说话的黄金剑,现在先不说它具体到底达到了什么样的品质,不过想必也不会次于欧阳耀天体内的上品神器天帝战甲。而一把如此厉害的神剑,真正把他封印在轩辕坟成千上万年的,仅仅只是五色妖雷修炼之法所残留的一抹神识而已。由此可见这五色妖雷的恐怕非比一般。

    五色妖雷功法之强,更使得它具有难以抗拒的惑。现在欧阳耀天已经受不住五色妖雷功法的惑,开始修炼起五色妖雷了。

    五色妖雷,正如它的名字一样,是一种专门适合妖界中人修炼的功法。五色为金木水火土五行之色。而五色妖雷共分五层,第一层可发一道五色妖雷,第二层可发出九道妖雷,第三层为七七四十九道五色妖雷,第四层为九九八十一道妖雷,而最后的第五层,则是九九归一,只有一道妖雷。

    虽然五色妖雷第五层只有一道妖雷,可是这一道妖雷比第四层的八十一道妖雷威力的总和还要大,足有毁天灭地的强大威力。

    随着那些神秘而又复杂的印决,欧阳耀天飞快的打起手势,体内的真元力也随着变幻莫测的手势不住的汹涌澎湃起来。

    此时欧阳耀天的体内充盈着无比精纯的真元力,在五色妖雷的手决带动之下,一道闪烁着墨绿色诡异光芒的妖雷划破虚空神秘的出现了。

    可是令欧阳耀天奇怪的是,这一道墨绿色的妖雷,并没有按照五色妖雷功法上记载的出现在他的掌心,而在空中一闪就猛地冲进了他的紫府之中。

    “咦!这是怎么回事?”欧阳耀天多少有些不解的想到。

    若是以前,这一道妖雷就已经足够消耗尽他所有的功力了。可是现在欧阳耀天已经修炼出了第三条狐尾,功力早已今非昔比。

    好奇之下欧阳耀天又掐起了手决。可是第二、第三道妖雷也和第一道妖雷一样,只是在空中一闪就进入了欧阳耀天的紫府之中。

    现在欧阳耀天已经实在没有力气在去接引五色妖雷了,多少有些疲惫不堪的靠在山窝里一块大石头上,纳闷的想道:“这五色妖雷不是说接引出来之后就可以直接攻击敌人嘛,可是怎么都跑到我的紫府里面去了?”

    靠在大石头上,呼吸着群山之中清新的空气,欧阳耀天突然感觉到四周的天地灵气,都在自动的向着自己涌来,然后慢慢的渗入自己的体内。经过一个小周天的运行之后,最后全部都汇聚向了紫府的妖丹之内。

    “这是怎么回事?我现在并没有开始修炼啊?”好奇的欧阳耀天又一次把神识探入了自己的紫府妖丹之内。

    欧阳耀天惊奇的发现,原来这些天地灵气都是被妖丹之中陷入休眠状态的黄金剑吸进来的。虽然这些天地灵气绝大部分都被黄金剑吸收了,可是仍然有相当一部分最终被妖丹被吸收了。

    “呵呵!看来这个有点儿弱智的剑灵还真不错,睡觉的时候都能修炼!看来以后不用天天打坐,我的真元力也可以自己增长了!”

    兴奋之余的欧阳耀天当神识从妖丹之中退出来的时候,又一次看到了那三道分布在妖丹周围的五色妖雷。

    “这些妖雷我是不是可以直接控制呢?”想到这里,欧阳耀天的神识就试着去控制这些妖雷。

    令欧阳耀天兴奋不已的是,这些妖雷出奇的听话,欧阳耀天只是心念一动,一道妖雷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心。

    看着在自己手心上不住跳动的墨绿色妖雷,欧阳耀天清楚的感觉到了,在这妖雷之中蕴含着强大的生命力。

    “有生命的妖雷!”兴奋的欧阳耀天随手就把掌心中的墨绿色妖雷击向了不远处一座足有百米高的小山。

    墨绿色的妖雷,在空中留下一到绿色的残影,一下子就击中了对面的小山。

    可是令欧阳耀天失望的时,五色妖雷击中小山之中,不仅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爆炸,甚至连一点点的冲击力都没有出现。一切都如同无声电影一般的安静,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靠!不是吧!说的哪么厉害,怎么用起来这么差劲啊!”

    正当欧阳耀天心里骂个不停的时候,一只不知名的小鸟突然从小山坡上飞了过去,从它的上突然掉下来一片小小的羽毛。

    这小小的羽毛看上去无比的轻盈,在空中随着微风如同一叶扁舟一般来回飘着。小小的羽毛不断的向下降落,最后终于轻轻的落到了那座小山的山顶。

    当这一片看起来轻的不能再轻的羽毛落到小山顶上的时候,令欧阳耀天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的一幕发生了。

    当那片小小的羽毛刚刚落到山顶上的时候,欧阳耀天的耳朵里就听到了一阵轻微的喀嚓声,就好像沙子流动的声音一般。可是当这声音开始不住的变大的时候,欧阳耀天站在那里真的傻了。

    因为刚刚被墨绿色的妖雷击中的小山,现在连一片小小的羽毛都没有办法承受,已经如同一个崩溃的沙丘一般开始坍塌了。

    四下奔流的细沙汇聚成了咆哮的沙龙,掀起了汹涌的飞尘,瞬间遮挡了欧阳耀天所有的视线。

    当四周的飞尘落去的时候,欧阳耀天忍不住的大叫道:“妈的!太爽了!”原来刚刚还是一座坚硬无比的小石山,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堆细软无比的沙子,懒洋洋的躺在那里。

    “天啊!”现在欧阳耀天已经没有办法用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心了,如此强大威力,他还能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看着自己紫府之中还剩下的两道墨绿色的五色妖雷,欧阳耀天不由得想到:“如果我趁自己有时间的时候,都在紫府里储存一些妖雷,那样的话不是说我就可以随用随取了。而且从紫府之中唤出妖雷基本就没有什么消耗!”

    欧阳耀天的想法确实不错,如果真那样的话,他不就成了全自动的机关枪了啊!不过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欧阳耀天试了好几次,才发现自己现在的紫府之中最多只能存储三道妖雷。

    没能变成机关枪的欧阳耀天虽然有些遗憾,不过也该满足了。修炼成五色妖雷之后的欧阳耀天,这才注意到自己在轩辕坟中取出的那枚戒指。

    经过简单的查看之后,欧阳耀天已经确定这是一枚储物戒指了。不过更让他兴奋的是,这枚储物戒指的主人以前肯定是修真界的头号发富翁。

    在这枚储物戒指里面,不说那些炼器炼丹的材料,光是飞剑就有将近五十柄。仔细清点之后,欧阳耀天发现这枚储物戒指里面上品仙剑有五柄,中品仙剑有十二柄,其余的全部都是上品飞剑。五十多柄飞剑里面,连一柄中品飞剑都没有。

    在现在的修真界中,不要说仙剑了,就是普通的上品飞剑也都会被修真者视若珍宝。而现在欧阳耀天只是仙剑一下子就拥有了十七柄,而且其中还有五柄上品仙剑。如果这个消息放到修真界的话,以欧阳耀天现在的修为,不到一天就会被人给分尸了。

    “天啊!这小子死的太好了!哈哈•••”(从来没见过这么没公德心的人)不过此时欧阳耀天还真的有点儿后悔,在那个石室里没有好好搜索一下,否则一定会有更加意想不到的收获。

    在五把上品仙剑之中,一柄只有巴掌大小的水蓝色飞剑吸引了欧阳耀天的注意。其实论造型这柄飞剑并不比其他的四把飞剑出色。只不过当欧阳耀天把这柄飞剑放到手上,感觉着它那剑上不住流淌的寒流时,让欧阳耀天不由自主的想起了自己被毁的寒光剑。

    眼前这把飞剑除了品质上比寒光剑高之外,论外型简直和寒光剑一模一样。

    看着手里的飞剑,欧阳耀天笑道:“正好我也不知道你的名字,以后你就叫寒光剑了!”

    寒光一闪,全新的寒光剑已经被欧阳耀天吸入了紫府之中,简单的炼化之后,寒光剑终于重生了。

    炼制好寒光剑之后,刚要准备回家的欧阳耀天,此时才发现自己上的衣服早就已经破破烂烂了,只得从自己的储物手镯之中取出了一张隐符,然后踏在新任的寒光剑上破空而去,希望可以找到一个城镇或者集市,弄衣服再说啊。

    御剑在空中飞了半天,欧阳耀天发现在不远处的群山之中出现了一片房屋,远远的看上去应该是一个度假村。

    借助隐符的作用,欧阳耀天降低了高度,快速的向着度假村飞去。可是当欧阳耀天飞过一处乱石堆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奇怪的声音。

    “都想死我了!宝贝儿,来快点儿让我亲亲!”一个猥亵声音在乱石堆中响起。

    紧接着一个女人嗔道:“讨厌!这么冷的天儿,你就不能老实点儿啊!咯咯!”

    “这次好不容易借着公司的名义全体出来度假,你不知道都快憋死我了!”

    “咯咯!瞧你那着急的样儿!”一女人的笑道:“要不是我让几个同事拉住我老公,你能有这机会!”

    “就是啊!所以我更要抓紧机会啊!”

    紧接着又是一阵那男人猥亵的笑声,还有那个女人的**。

    “靠!这大冬天的打野炮!”想到这里欧阳耀天不由得悄悄飞了过去。

    只不过当欧阳耀天看清楚这两个人的时候,心里是一阵的反胃。首先是那个男人虽然看不清楚正面,不过那地中海一般的脑门已经够亮了。而此时被他压在下的女人虽然一脸的浓妆,不过体上那些赘,也是个连半老徐娘都算不上的女人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男人已经飞快了脱去了自己上的衣服,如饿虎一般的扑了上去。

    看着那男人扔到一旁的衣服,在想起这个两个大冬天在山里偷的狗男女,欧阳耀天猛地计上心头。

    欧阳耀天借助隐符悄悄的走了过去,拿起两个人的衣服转就跑。正干的火朝天的两个人自然没有发现。

    拿了衣服并不算完,欧阳耀天站在路旁扯开嗓子就喊道:“喂!你们快来看啊!这里有两个人在奔啊!”

    欧阳耀天这一嗓子可不要紧,可吓坏了正偷的两个,特别是当两个人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不见的时候,那表可真的是让人百看不厌。

    不过欧阳耀天此时可没有心去管他们,踏上寒光剑就向着远处飞去。

    踏在寒光剑上飞了两天之后,欧阳耀天终于看见了远山中的青山市。口一阵的温暖猛地袭上心头,鼻子一酸欧阳耀天差点儿没有哭出来。

    毕竟对于一个人而言,家是一个不可替代的存在。特别是对于经历过一场生死劫难的欧阳耀天来说,青山市有着他太多的回忆,太多的眷恋。

    深吸一口气,欧阳耀天加快了御剑的速度,向着自己的家里飞去。

    来到单公寓楼的楼下,欧阳耀天在一个隐蔽的地方从寒光剑上跳了下来,撤去了自己上的隐符。

    看着东边刚刚露出一点点的旭,欧阳耀天兴奋的向着公寓楼梯口走去。

    欧阳耀天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从正门走进去了,当他踏上着熟悉的台阶的时候,心里一股无法抑制的暖流,使得他的眼角一下子就湿润了。“玲玲!我回来了!”

    不过当他想到,自己失踪了这么久,玲玲不知道等下又要怎么修理自己的时候,心里不由得一颤。不过一想到能够回到自己阔别依旧的家,心里依然是激动万分。

    看着四周楼道里依旧脱落的墙壁,还有那锈迹斑斑的栏杆,虽然有些破旧,可是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切。

    很快的,欧阳耀天就来到了自己的家门口。可是当他从储物手镯中取出家门钥匙,准备打开房门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的钥匙打不开房锁。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走错地方了吗?”看看那再熟悉不过的门牌号,还有四周依然如故的墙壁,欧阳耀天再一次确定自己并没有走错地方。

    “难道我拿错钥匙了?”看着自己手里的钥匙,“没错啊!这就是我家的钥匙啊!”

    “这是怎么回事?”实在想不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欧阳耀天,飞快的跑向了一楼。

    砰砰砰!

    随着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一楼看门老头的房间里终于传出了一个懒散的声音,“谁呀?等等!这么大清早的不让人睡觉!”

    时间不大,房门开了,一个胖老头儿的脑袋从里面伸了出来。可是当他一看到站在外面的是欧阳耀天时,一脸疑惑的问道:“你还回来干什么?”

    “我住这里啊!我为什么不能回来?”欧阳耀天反问道。

    胖老头白了欧阳耀天一眼,铁着脸说道:“哼!你什么住这里。这都一个月了,你都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房租也不交!你的房子我已经收了,准备租给别人了!”

    “什么?你收了我的房子?”此时欧阳耀天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钥匙打不开自己家的门,“那我东西呢?”此时欧阳耀天更着急的是找到玲玲。

    “东西?让我想想啊!”胖老头儿低头寻思了半天,才抬起头来说道:“哦!我想起来了,是你未婚妻拿走了!”

    “我未婚妻?我那个未婚妻啊?”欧阳耀天不解的说道。

    “我那知道你有几个未婚妻啊!”

    欧阳耀天想了半天,突然兴奋的喊道:“对了,一定是许晴!”

    “唉!你们这些年轻人啊,连自己有几个未婚妻都不知道!”可是老头儿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自己的眼前一花,再一看欧阳耀天已经不见了。这可吓坏了看门老头儿,“妈呀!冤鬼索命啊!”

    欧阳耀天一下子竟然被人当成冤鬼了。不过这也难怪看门的老头儿,毕竟失踪一个多月,现在又突然出现,而且还在一眨眼的功夫又凭空消失了。

    此时的欧阳耀天正踏在寒光剑上,全速向着许晴家飞去。他现在并不是担心玲玲了,而是开始担心许晴了。

    如果许晴真的把自己所有的东西都拿了过去,那么玲玲所在的玉笺必定也在其中。虽然说以前玲玲已经当着欧阳耀天的面儿,承认了许晴的存在。可是女人的话又怎么能轻易相信呢?况且还是这种况。

    再说欧阳耀天可是很清楚玲玲并不是一个大方的人,想想当初自己受过的那些惩罚就晓得了。现在许晴可真的是引狼入室了。

    把寒光剑催动到极致,欧阳耀天很快就来看到了许晴的家,只不过因为现在是冬季而且又是早晨,所有的窗户都关的严严实实的。这让想给许晴一个惊喜的欧阳耀天,只得该走正路了。

    砰砰砰!

    欧阳耀天一边敲门,一边希望许晴可以完好无损的从里面走出来。

    过了好半天,许晴家的门终于打开了,只不过出乎欧阳耀天意料的是来开门的并不是许晴,而是一个看上去大约二十来岁的女孩儿。

    这个女孩儿一双漂亮的眼睛虽然看上去有些睡眼朦胧,可是却给人一种难以想象的惑。一张白皙如玉的俏丽瓜子脸上,一张樱桃般的小嘴,感而又逗人。宽松的睡袍下那若隐若现的玲珑曲线,总是能给人无限的遐想。那露在睡袍外面的手臂,更是如同粉藕一般细嫩。

    “谁呀!”睡眼朦胧的女孩儿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打开了门。可是当她看到眼前的欧阳耀天时,眼睛里突然闪过了一抹难以名状的神色。只不过那神色一闪而逝,再加上此时欧阳耀天的心思全部都在许晴上,也没有察觉到。

    “你是什么人?”那女孩儿一脸谨慎的看着欧阳耀天。

    “我是许晴的朋友,现在许晴在家吗?”欧阳耀天说着就要往里走,可是却被这个女孩儿给拦住了。

    “唉唉唉!你什么人啊?怎么直接就往里闯啊!”此时这女孩儿瞪大了眼睛看着欧阳耀天,仿佛欧阳耀天在她眼里是欺骗小红帽的大灰狼一样。

    看着小丫头像防贼一样防着自己,欧阳耀天一时之间也来气,不由得吼道:“我是许晴的未婚夫!这下能让我进去了吧!”

    欧阳耀天不说这句话还好,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小丫头就冷冷的说道:“我从来没有听说许晴有什么未婚夫,而且现在许晴上班去了,你改天再来吧!”

    欧阳耀天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眼前这个小丫头已经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知道许晴去上班了,那么也就是说许晴没事。如果许晴没事的话,那么难道说玲玲没有在这里吗?

    想到这里欧阳耀天有一次拼命的敲起门来。

    “我说你这个人,有完没完!”那个女孩儿刚刚打开门,欧阳耀天已经一下子推开她走了进去。

    看着闯进来的欧阳耀天,那个女孩儿吼道:“你给我出去,你再不出去我可要报警了!”

    现在欧阳耀天才懒得去管她报不报警呢,来到屋里之后,就冲着那个女孩儿问道:“许晴前些子把我的一些东西拿过来了,那时候我没有在家。你知道那些东西在那里吗?”

    “哦!许晴姐姐搬回来的那些破烂是你的啊!都在那间屋子里!”

    顺着这女孩儿手指的方向,欧阳耀天很快推开了一间房门,自己的东西果然都在里面。而且更让他兴奋的是,那玉笺就放在正对着房门的一张桌子上。

    欧阳耀天飞快的走到桌子前面,一把抓起玉笺,迫不及待的就把神识探了进去。

    “玲玲、玲玲!我回来了!”一进入玉笺,欧阳耀天就大声的喊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名芳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