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诡异妖丹 第一百二十七章 途径天山1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碧云天 书名:名芳谱
    这一次欧阳耀天可是真的糗大了。原本以为是山本佐夫的老窝,结果搞错了也就罢了。可是偏偏还闯进了人家一对恩的小夫妻玩的**游戏之中,而且还出手打伤了那无辜的丈夫。现在欧阳耀天的心里可是憋了一肚子的火气。

    就在欧阳耀天刚刚潜出别墅小区不久,就猛地感觉在不远处的一个地方藏着两个人,而且还是两个修真者,只不过修为很低罢了。

    欧阳耀天隐藏起自己的气息,然后悄悄的走了过去。

    欧阳耀天走了一会儿就发现了一个十分隐蔽的小山洞,小心的探出神识之后终于听清楚了里面的对话。

    “师兄,你说今天族长把所有人都叫回去,只留下我们两个修为最差的是为什么啊?”

    “你难道不知道今天陈家和刘家都来我们凌家了?”

    “知道啊,怎么了?难道发生什么事?”

    “还不是为了两个月之后的青山盛会,陈家和刘家一直想要和我们凌家争夺青山盛会的举办权。”

    “哼!他们陈家和刘家虽然也属于四大修真家族,可是怎么跟我们凌家争啊!”

    “这个就难说了,听说这次陈家和刘家是有备而来。万一一个说不好的话,到时候极有可能会动手,我们留在这里算是万幸了!”

    听到这里欧阳耀天也丧失了兴趣,他才不对什么青山盛会感兴趣呢,于是悄悄唤出寒光剑御剑向着市区飞去。

    眼下刚碰了一鼻子灰,欧阳耀天暂时也不想去追查山本佐夫的老窝了,觉得还是先把小丽拜师的事搞定再说。而且现在还不知道妖姬什么时候度劫呢,还是越早让老酒鬼开始指点小丽修真越好。想到这里欧阳耀天御剑直接向着小丽飞去。

    砰砰砰!

    可怜的欧阳耀天现在还没到拥有小丽家钥匙的地步,到了门口也只好敲门了。

    过了一会儿房门开了,只不过开门的并不是小丽,而是小丽的母亲。

    一个男人见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的母亲永远都会有一丝的紧张,欧阳耀天也不例外。看到小丽的母亲欧阳耀天马上多少有点儿紧张的笑道:“伯母,你好!”

    “呵呵!是耀天,来,快进屋!”看到自己心目中的女婿,老人马上一边笑着把欧阳耀天拉了进去,然后冲着里面喊道:“小丽啊,耀天来了!”

    “是嘛!”小丽兴奋的声音立刻就从房间里传了出来。很快欧阳耀天就看到小丽穿着一条围裙从她母亲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而且手上还带了一付脏兮兮的手

    小丽看到欧阳耀天忙拍了拍上的尘土,然后笑着说:“耀天,这么晚了你吃饭了没有,如果没有怎么不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好给你提前准备点儿啊!”

    “不用了,我早就吃过了!”看着小丽的样子欧阳耀天不由问道:“你这是在干什么?”

    一提到这个小丽与她母亲的脸上同时出现了一丝黯然的神色。

    欧阳耀天把一切看到眼里忙问:“到底怎么了?”

    小丽走到自己母亲的旁,然后挽住母亲的胳膊,一付生离死别的样子说道:“我已经告诉妈妈说自己要去修真的事了。我现在想在临走之前帮妈妈把房间再好好的打扫一次!”

    此时欧阳耀天才想到一个自己一直忽略了的问题,那就是小丽母亲的问题。虽然说小丽去拜老酒鬼为师修炼确实是件好事,但是欧阳耀天忘了替小丽的母亲,这个已经失去儿子的老人家考虑了。

    看着欧阳耀天与小丽同时显得有些失落的脸色,老人笑了笑然后对着欧阳耀天说:“耀天啊,你第一次帮我治病以后,我就知道你不是普通人了,可是没想到你居然是个神仙!”在世俗人的眼中,修真者与神仙似乎并没有区别。

    “伯母!”欧阳耀天苦笑了两下,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了。

    老人拉住小丽的手,然后一脸慈的说:“我们家小丽能找上是她的福气,而且你还给她找了个厉害的师傅,这我就完全放心了!只要以后小丽能修成神仙,我这个当妈的就算死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听到母亲提到死字,小丽眼中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了,如决堤的洪水一般汹涌而下。

    老人强忍着泪水擦掉小丽脸上的泪珠,然后笑着说道:“傻孩子哭什么?你能去修真这是好事,别人求还求不来呢!”

    “妈!”小丽一下子扑到母亲的怀里放声痛哭了起来。毕竟一个从小在母亲的边长大,而且当初还辛辛苦苦伺候卧病在的母亲好几年的小丽,突然一下子要离开母亲的边,而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这份痛苦又怎么能轻易承受呢!

    看到量母女伤心的样子,欧阳耀天忍不住的说道:“其实你们不必这么伤心。我想小丽最多只要去三个月就可以回家来看看。再说以后小丽就是跟随师傅修炼,也可以经常回来看你的!”

    “真的?”小丽母女俩同时瞪大了眼镜不敢相信的望向了欧阳耀天。

    “嗯!”欧阳耀天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听到三个月之后就能回来看母亲,小丽眼睛里的泪水一下子就不见了,然后冲着欧阳耀天嗔道:“哼!那你不早点儿跟我说!我跟妈妈还以为只要以修真就要都呆在山上,在也回不来了呢!”

    “呵呵!那怎么可能啊?”欧阳耀天傻笑了几声。

    看着欧阳耀天那一脸的呆像儿,小丽撅着嘴一下子把上的围裙解下来塞到了他手里。

    看着手里满是尘土的围群,欧阳耀天一下子也愣住了,问道:“这是干嘛?”

    小丽瞪了欧阳耀天一眼,然后撅着小嘴说道:“你还问干嘛?当然是去打扫房间了!我还要和妈妈多说一会儿话呢!”

    当着自己丈母娘的面儿,此时欧阳耀天就算再懒,这打扫房间的活儿也是干定了,于是一边围上围裙,一边问道:“那先从那里先开始打扫啊?”

    “先把妈妈底下好好打扫一下吧!”小丽好像在指挥自己家的长工一样指了指自己母亲的房间。

    看着欧阳耀天听话的走进了自己的房间,小丽的母亲忙说道:“小丽,我那地下好像自从我病了之后,你就从来没有认真打扫过,现在•••”

    小丽不等自己母亲把话完,就抢先说道:“哼!这只是对他一点小小的惩罚而已!”

    “惩罚?”老人不解的看着小丽。

    “嘿嘿!”小丽冲着自己的母亲调皮的一笑,可是心里却在想:“谁知道今天一整天的时间,是不是去找许晴了!现在让你钻底,活该!”

    其实欧阳耀天刚刚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那就是并不是每个人修炼都像他这样轻松。一个普通的玄门弟子只有修炼到融合期之后,师傅才会许他下山游历,而有的玄门弟子恐怕一生都在师门里闭关修炼。

    而且就算是以一尘那样,被誉为茅山百年不得一见的天才少年,修炼到融合期也用了将近十年的时间。欧阳耀天说小丽三个月之后就能下山看母亲,这如果被一个修真者听到恐怕要笑掉大牙了。

    不过小丽本的资质并不见得就比一尘差,而且她有紫元丹帮忙筑基。另外将来注定的师傅还是仙君级别的老酒鬼,小丽能否创造三个月修炼到融合期的修真界新记录,还真是一个未知的结果。

    辛辛苦苦当了一夜苦工的欧阳耀天,在太阳刚刚爬上东方的地平线的时候,终于带着小丽踏上了寒光剑向着天山赶去。

    上次被欧阳耀天抱着御剑飞行那是在晚上,四周的景色根本就看不清楚,现在可是大白天。看着自己脚下如同蚂蚁一般的行人,还有那看上去比甲虫还要小的汽车,小丽不由死死的抱住了欧阳耀天的脖子。

    “呵呵!怎么害怕了吗?”欧阳耀天对着把脸藏在自己脖子里小丽说道:“我记得那天晚上你还不害怕呢!”

    “哼!我才不害怕呢!”小丽说着逞强般的把脸抬了起来望向了前方,可是一双手却死死抓住欧阳耀天的衣服。

    “真的不害怕吗?”欧阳耀天说话的时候趁小丽不注意猛地加速向着一朵白色的云彩冲了过去。

    “啊!”看着向自己急速靠拢的云彩小丽忍不住的尖叫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欧阳耀天突然停住了寒光剑,因为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两个穿藏青色道袍的人。

    这两人一男一女,男的看上去三十多岁,长的玉树临风,衣角在空中随风飘舞,却有几分气派。

    而在他一旁的那女人,看上去也将近三十岁,一张俏脸看上去充满了成熟的韵味。特别是被一宽松的道袍被风吹的紧紧裹在上,露出了丰满感的线条。这丰**近乎完美的曲线,可不是小丽这种刚刚发育的小丫头比得了的。

    “你是什么人,竟然刚在这里御剑飞行?难道不知道前面就是天山派道场了吗?”那女的杏眼圆睁质问道。

    欧阳耀天刚刚干掉残剑,此时对天山派本来就没有什么好印象,现在一听到这女人的话气就不打一处来。可是因为现在抱着小丽,如果动起手恐怕自己真的要吃大亏,所以强压住中的怒火,笑了笑说道:“在下无门无派,更不知道这里是天山派的道场,多有得罪之处还妄见谅!”

    “哼!”那女人冷笑了一声说道:“修真界谁不知道到了别人家的道场只得步行经过,如果非要御剑也必须绕过人家的道场。可是你现在径直要从我天山派道场上空飞过去,这明摆着是不把我天山派放在眼里!”

    欧阳耀天确实不知道在修真界中,每个玄门都有自己的地盘,其他门派的弟子如果要从别人的地盘上经过绝对不许御剑,必须步行。即便要御剑也要避让,而这个避让的距离就要看所过之人的份,以及对方玄门在修真界的地位了。

    以天山派一流玄门的地位,普通玄门的弟子如果想御剑从天山经过,那起码也要绕道一百里。

    眼下欧阳耀天虽然知道是自己有错在先,可是本来他就对天山派没有什么印象,再加上这个女人的咄咄人,他中的火气也冒了上来。

    可是就在欧阳耀天刚要发作的时候,那男人突然开口说道:“柔妹,不许如此无礼!”

    那女人万种风的瞪了欧阳耀天一眼就不再说话。

    此时那男人冲着欧阳耀天一抱拳,然后笑道:“这位道兄莫怪!在下是天山派王冲,这是我师妹林柔。我师妹因为最近修炼到心动期,所以脾气有些暴躁,还望这位道兄不要见怪!”

    修道到心动期的修真者脾气心都会出现重大的波动,而且此时极易受到心魔的侵蚀。可是说心动期的危险对于修真者而言,是仅次于度劫期的。

    常言道伸手不打笑脸人,况且这林柔是因为修到了心动期才会如此暴躁冲动,欧阳耀天也没有办法再去说什么。

    同时看着王冲彬彬有礼的样子,欧阳耀天对天山派的印象也有了很大的改观,于是笑了笑说:“我确实不知道修真界还有这样的规定,而且我也不知道前面就是天山派的道场,多有冒犯之处还望王兄多多海涵!”

    “呵呵!”王冲笑了笑,然后说:“为了表示对我天山派祖师爷的尊重,希望这位道兄稍微避让一下!”

    “好!”欧阳耀天说着刚要催动寒光剑从旁边绕过去,可是林柔已经挡住了他的去向。

    看到林柔突然的举动,王冲猛地喝道:“柔妹,你这是干什么?”

    “哼!你现在都已经御剑飞到我天山派山门之上了,难道现在退回去就没事了吗?”

    本来因为林柔刚刚修炼到心动期,欧阳耀天并不想与她计较,可是看着她咄咄人的样子,欧阳耀天冷笑了一声反问道:“那你现在想怎么样?”

    “先压你回去再说!”林柔说着已经猛地释放出自己的气势锁定了欧阳耀天。

重要声明:小说《名芳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