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诡异妖丹 第九十二章 入冬的第一场雪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碧云天 书名:名芳谱
    (今天的第四更,第三个八千字来了!)

    “对了,耀天,现在看到你没事,我也要告辞了!”看到欧阳耀天终于没事了,一尘这一天来一直悬着的心也总算放下来了。

    欧阳耀天不解的看着一尘说:“告辞?干什么?我刚醒过来干嘛这么急着回去双修啊?”欧阳耀天说到最后一脸坏笑的看了小脸早就羞的通红的一蝶一眼,结果却招来了一阵白眼。

    “呵呵!”一尘听完欧阳耀天的话,不由得看了一眼边扭捏的一蝶,然后笑着说:“你小子就不能想点儿好事。我这次说告辞是我要回茅山了!”

    “什么?回茅山?”听到一尘的话欧阳耀天一下子从上蹦了起来,“呆的好好干什么要回去呀?再说你不是说过现在的茅山貌合神离,你回去还不是要和别人勾心斗角!”

    “唉!”一尘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以为我愿意回去啊!可是每年的节都是我们茅山的祭天大典!现在还有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了,我为茅山掌门总要回去看看啊!要不鬼才愿意回去呢!”

    想想也是,虽然并不愿意卷入权利的争斗之中,可是为茅山掌门,肩负着师尊对自己的期待,一尘还真的不能不回去。

    想到这里欧阳耀天拍了拍一尘的肩膀,笑着说道:“其他的话我就不多说了,你一定要自己小心!”说到这里欧阳耀天突然趴倒一尘的耳边小声说:“不过你在给我介绍一霜一露前可不能挂掉啊!”

    看到欧阳耀天神秘的样子,一旁的一蝶不由问道:“你们说什么呢,这么神秘?”

    “啊!没什么!”欧阳耀天赶紧说:“都是男人之间的事!”

    “是吗?”一蝶一双大眼睛死死的盯住了一尘。

    看到一尘那不住闪烁的目光,欧阳耀天不由得心中暗骂:“靠!堂堂一派掌门居然也是个气管炎!”

    欧阳耀天一把拉过一尘顺手在他胳膊上狠狠的掐了一下。万一这小子再出卖自己,一蝶可是对玲玲崇拜的不行,到时候自己岂不是死定了。

    “我刚刚真的和一尘说的是男人之间的事。”欧阳耀天摆出一付很认真的样子,一脸严肃的说:“我刚刚和一尘说,男人在关键时刻一定要住,而且要狠狠的住!”

    “哦!是吗?”一蝶寻思了一下,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然后猛地狠狠一跺小脚,满脸通红的撅着小嘴说:“哼!你就知道欺负一蝶,等下我去告诉玲玲姐姐!”

    看到一蝶羞赧的样子,一尘心中说不出的幸福,不过也知道这样闹下去最后吃亏的肯定是欧阳耀天,于是笑着说:“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和一蝶该启程了。对了耀天,这是我们茅山祭天大典的请帖,到时候你一定要和玲玲一起来啊!”

    “好啊!”欧阳耀天说着就接过了请帖。

    就在一蝶跟着一尘就要走出门口的时候,一蝶突然扭头对着欧阳耀天说:“耀天哥哥,你到时候也别忘了那个许晴姐姐,还有•••”

    一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尘猛地拽了出去,然后狠狠的关上了门。

    看着一尘着急的样子,一蝶不解的说:“你干嘛不让我把话说完啊?”

    “你想害死耀天啊?”

    “我哪有?”一蝶说着嘴角浮现出一丝笑。

    门刚刚被关上,欧阳耀天就听到放在桌子上的玉笺砰的震动了一下,吓得欧阳耀天的心差点儿没有从嗓子眼儿里跳出来。

    “小天哥哥,你进来一下!”玲玲那冰冷的声音,让欧阳耀天后背一阵的发凉。

    进入玉笺之后,欧阳耀天眼前看到的依然是那一团让自己狠的牙痒痒的云山雾海。

    欧阳耀天还没有开口说话,玲玲的声音就传了过来,“小天哥哥,这一天的时间里,你的神识到底去了那里?而且你刚刚醒过来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一丝很微弱的魔煞之力,另外还有你口中的老哥又是谁?”

    女孩子的心思就是够敏锐,当时一尘就没有想到欧阳耀天口中喊出的老哥有什么问题。当然能感觉到刑天去投胎时的那一似微弱的魔煞之力,也完全依赖于玲玲为鬼仙对灵气敏锐的感应。

    原本当着一尘的面,一方面因为自己人修成妖丹不适于告诉他,另外如果说自己和刑天一起回到人间,这样的消息被一尘知道了,真不知道又会引出多大的波澜。

    但是面对玲玲,欧阳耀天就没有一丝隐瞒的必要了。于是把自己被玉笺中突然出现的神秘漩涡卷到天外天,另外遇到刑天得到天帝战甲,然后利用魔神归一**回到人间经过都告诉了玲玲。

    “天啊!你说你口中的老哥是魔帝刑天!”听到欧阳耀天的话玲玲可是大大的吃了一惊。随着她精神的波动,玉笺中的云雾都发出轰隆隆的雷鸣。

    “喂!玲玲你别这么激动嘛,我可不想再来一次异界旅行了!”看着四周奔涌的雷云,欧阳耀天对于这次异界之旅到现在依然还是心有余悸。

    过了一会儿,玲玲好不容易平复了自己心,然后说道:“小天哥哥,你为什么刚从异界回来的时候不把刑天给消灭掉,你难道不知道上古时代的刑天给三界带来了多大的灾难!那可是真的血流成河,生灵涂炭啊!”

    “为什么要消灭刑天,我并不觉得刑天老哥是个坏人啊!”欧阳耀天不解问道。

    “你当然不知道了。我也从玉笺中记载的关于上古时代的故事中略微知道一点儿的。现在的神话传说大多都不是真的。”

    天啊!欧阳耀天现在越来越觉得这个玉笺太神秘了。有威力强大的符箓也就不必说了,另外玉笺本就是一件强劲的法宝也不必说,而这玉笺之中既然还有关于刑天的记载。

    从刑天那里欧阳耀天也已经隐约猜到,自从三清灭掉灵妖界与冥魔界之后,自然是想尽了办法来掩盖事实。后世无论是人是仙,自然都不知道上古时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而这玉笺之中竟然有关于上古时代的记载,那么也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说这玉笺同样是源自上古时期。

    发现欧阳耀天发呆的样子,玲玲还以为是欧阳耀天后悔了呢,于是安慰道:“小天哥哥,你也不用后悔,我想这也许就是天意了。只是恐怕将来刑天觉醒之后,三界会有一场大的浩劫!”

    “玲玲,你说这玉笺之中有关于上古时期的记载,那你有没有看到关于灵妖界的记载?”

    自从第一次听一尘说上古时期妖界并非是飞升天仙界之后,欧阳耀天就对这个曾经是妖界飞升的境界产生了极大的兴趣。而现在又从刑天那里得到了对灵妖界的确定,再加上听说玉笺中有关于上古时期的记载,此时欧阳耀天兴奋的心自是难以言表。

    “灵妖界?没有!玉笺中记载的关于上古时期的事,好像后来有人故意破坏过了,现在也只有一点残破不全的记录而已!”

    “是吗!”听到玲玲的话,欧阳耀天感觉好像掉进了冰窟窿一样,原本兴起的一点儿希望也一下子变成了泡影。“早知道就多和刑天老哥问问了。不过他好像并不愿意告诉我似的!”

    “啊!对了,小天哥哥!节的时候是茅山的祭天大典,我已经答应一尘大哥要去帮他助阵了,你也要抓紧练习绝杀符阵啊!”

    一听玲玲的话,欧阳耀天就感觉有点儿不对劲,忙问道:“不是一个庆典吗?为什么还要去助阵啊?”

    “唉!”玲玲叹了一口气,然后说:“小天哥哥,你不是不知道现在茅山的形。现在一尘哥哥这个掌门当的也不舒服,否则他就不用从茅山跑下来了!每次的茅山祭典,其实也是一次比武大会,一尘哥哥如果这次失利的话,恐怕以后就很难坐稳掌门这个位子了!”

    “靠!我说这小子这么好心送我请帖呢!原来又被他给卖了!”欧阳耀天想到这里不由得心中愤愤不平,不过却也为一尘此次的回山担忧起来。

    “好了小天哥哥,为了能在茅山的祭典之前炼化好这玉笺,我要闭关了,你也赶紧去修炼绝杀符阵吧!别忘了我们的赌约还有两天哟!”

    看着欧阳耀天的神识退出玉笺,玲玲多少有点儿欣慰的说道:“小天哥哥虽然带回了刑天,可是他现在的神识好像比以前强横了许多。不过恐怕以后他要和仙魔妖三界纠缠不清了!”想到这里玲玲也是一阵的愁云袭上心头。

    “不管了,一切自有天意在。我还是赶紧去弄明白这玉笺怎么会通道天外天去吧!”

    离开玲玲的玉笺之后,欧阳耀天可不敢再随便练习绝杀符阵了,于是在上贴了一张隐符,就唤出寒光剑向着青山市四周连绵的群山中飞去了。

    此时已经是初冬了,连绵不绝的群山到处都是一片的肃杀。枯黄的干草,光秃秃的树枝,虽然有连绵群山所带来的雄伟,可是却掩不住那一丝萧条的感觉。

    在深山之中找了一处比较隐蔽的山谷,欧阳耀天从寒光剑上跳了下来。

    来到谷底之后的欧阳耀天,首先把自己的神识探入了紫府之中,必定刚刚得到的神器天帝战甲要比这绝杀符阵具有更大的吸引力。

    可是让欧阳耀天失望的是,现在的天帝战甲并没有像刑天说的那样自动依附在自己的内丹之上,而是安安静静的呆在自己紫府的一个小角落里而已。

    “靠!刑天不是在骗我吧?”当欧阳耀天试着用手决去控天帝战甲的时候,才发现现在的天帝战甲异常的虚弱。

    其实连刑天也没有想到,启动神魔归一**以及在通道中化作屏障,几乎把天帝战甲的力量消耗殆尽了。哪怕在通道之中再多耽误一秒钟的话,天帝战甲都有可能因为能力耗尽而变成一件普通的盔甲。

    严重消耗过度的天帝战甲此时已经进入了休眠状态,只有等它自的力量恢复之后,才能为欧阳耀天所用。

    不过这样也并非是坏事。刑天先前就已经在天帝战甲上下了一道道可怕的魔咒,使得原本的天帝战甲上的魔煞之力已经相当的强悍。如果不是在空间通道上被严重消耗,导致欧阳耀天不能适用。以欧阳耀天现在的修为,一旦天帝战甲护在他的妖丹上,不用一秒钟就足以让欧阳耀天入魔了。

    发现天帝战甲进入了休眠状态,欧阳耀天也只得开始了对绝杀符阵的练习。毕竟现在万一让玲玲和许晴见面了,那么死的最惨的还是自己。

    随着欧阳耀天手决的不断变幻,一团灰色的地煞之风猛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地煞之风,顾名思义,恰如地狱的煞星一般,所到之处将会撕碎一切。别看欧阳耀天唤出的地煞风只是一个拳头大小的小漩涡,但是却足以搅碎一个融合期修真者的

    随着欧阳耀天的手决,一小团地煞风不住的膨胀,最后变成了一个高三丈有余的旋风。呼啸的旋风带着鬼哭狼嚎之势,把周围的一切都卷了进去。

    一块上百斤的巨石猛地的一下被连根拔起,一下子被吸进了卷风之中,根本就没有发出一丝的崩裂声,便被地煞风撕成了粉末。

    看到地煞风强悍的威力,欧阳耀天不由得心中窃喜,看来自己以前偏九幽火的态度该稍微变变了。

    欣喜若狂的欧阳耀天,抬眼看到不远处一道高近百米的悬崖。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开始变幻手中的手决。

    巨大的灰色旋风扭动着自己庞大的躯,一点点的向着那悬崖冲去,所过之处都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沟壑。

    轰!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地煞风猛地撞到了悬崖。随着刺耳的摩擦声,灰色的旋风瞬间就在崖壁上撕扯出了一个的巨大的凹陷,崩裂的巨石夹着呼呼的风声掉了下来。

    渐渐的地煞风开始慢慢的变小,最后终于耗尽了能量消失不见了。

    地煞风的强悍当然是与它所需要的真元力成正比的,此时的欧阳耀天也感觉到一阵的脱力。不过看着地煞风在崖壁上形成的宽近十米,深近五米的大坑,欧阳耀天心里别提有多兴奋了。

    为了尽快恢复真元力,开始对其他力量控制的实验,欧阳耀天盘膝坐了下来。

    就在欧阳耀天刚刚坐下来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脸颊一阵的清凉,抬头一看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空中已经飘洒下了无数晶莹洁白的雪花。

    下雪了!入冬的第一场雪!

    看着漫天飞舞的雪花,欧阳耀天猛地仰头一声长啸。高亢的声音在山谷渐渐慢慢的回着。

    “咯咯!”就在这个时候,欧阳耀天突然听到一阵恰似铜铃般的笑声。

    “谁?”听到这声音欧阳耀天不由得心中一惊,没想到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居然连有人靠近自己都没有发觉。

    “咯咯!”随着又一阵宛若铜铃般的声音,欧阳耀天眼前的飘雪突然随着一阵小小的旋风旋转了起来,与此同时一阵淡淡的雪梅清香迎面而来。

    一张白皙的俏脸,妩媚中更增添了几分英姿。一头乌黑的长发,似瀑布般披潵而下,一袭粉红色的淡薄长裙,掩不住那玲珑的姿。微微露出的藕臂,还有那修长的玉颈,恰似水晶般晶莹。

    “映雪?怎么是你?”看到眼前宛如冰雪女神般的女孩儿,欧阳耀天不由得又想到了上次映雪被飞剑划破长裙,露出那大片雪白的景,一双色眼不由自主的向映雪的前狠狠扫了一眼。

    “难道女妖都不穿内衣的吗?”看着映雪前那两个若隐若现的硬点儿,欧阳耀天不争气的兄弟猛地跳动了两下。

    “咯咯!怎么我就不能来这里吗?再说好像是上次耀天你自己邀请我来青山作客的!”如果是别的男人敢用这种眼神看她的话,估计眼珠子早就让她给挖出来了。可是对着眼前欧阳耀天那色眯眯的眼神,映雪怎么也生不起气来,反而觉得有一丝的害羞。

    “啊!是呀!不过我还以为妖界的映雪仙子不会赏脸呢?”说完欧阳耀天就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看着欧阳耀天一脸的傻样儿,映雪也是微微一笑。

    梅雪争未肯降,

    人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

    雪却输梅一段香。

    映雪本就是雪梅仙子,此时粉衣薄裙玉立与微微飘雪之中,朱颜玉齿含笑与轻轻柔风之内,真是美若天仙,恰似月宫嫦娥,看的欧阳耀天不由得痴了呆了。

    “喂!你看什么呢?”看到欧阳耀天一脸的色狼相,映雪不由得伸出玉手点了一下他的额头,然后撅着小嘴嗔道:“你们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啊!啊!啊!”此时的欧阳耀天也发现了自己失态,连啊了三声愣没说出一句话来。

    “哼!”映雪假装生气的双手环,把小脸扭到了一旁。表面上是假装生气,实际上是在掩饰自己不安的内心。

    就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上次见到欧阳耀天以后,自己就会对这个相貌一般,修为差劲的家伙念念不忘,竟然还千里迢迢的从天山跑到这青山来。

    其实连欧阳耀天自己都不知道,他人修成妖丹,本就比普通人或者普通的妖多了一丝莫名其妙的气质,是神秘气息还是王者气质,这个一时之间也难以描述。

    看到映雪生气了,欧阳耀天也是一阵的手忙脚乱,必定自己和映雪只是以前见过一面而已,此时万一被人家当成色狼那可就麻烦了。

    “映雪,我,我,我!”欧阳耀天想了半天才鳖出一句:“都是因为你太美了,我忍不住就看出神儿了!”

    此时的映雪是双手抱,再加上自小在妖界长大的她根本就不知道女孩子还应该穿什么衣的,当然妖界也没这个讲究。现在映雪那丰盈的突起在她双臂的托扶下,更是显得轮廓清晰,虽然隔着衣服却依然可以看到那迷人沟的痕迹。看的欧阳耀天赶紧把目光投向了别处。

    “真是个笨蛋!”映雪小声的嘟囔道。

    欧阳耀天没有听清楚映雪的话,赶紧问道:“你说什么?”

    映雪白了一眼神紧张的欧阳耀天,笑着说:“没什么了!对了耀天,你刚刚弄起的旋风威力好大,以你现在的修为这怎么可能呢?你是不是故意隐藏了自己的修为啊?”

    “故意隐藏修为?我没有啊!刚刚修炼的时候我可是全力发挥的!”欧阳耀天不解的看着映雪,不过目光却再也不敢望向她那曲线玲珑的前了。

    “那你是不是刚刚控旋风之后,体内的真元力就被严重的消耗了?”映雪一脸认真的看着欧阳耀天。

    “嗯!”欧阳耀天点了点头。

    映雪望了望崖壁上巨大的凹陷,然后寻思了好一会儿,才说:“世间的水火风雷四种力量,本也是分为许多不同的种类的。有些厉害的力量不仅需要强大的修为或者独特的法门,甚至还需要一定的机缘才可以练成。虽然我以前也听说过有人以很低的修为召唤出很厉害的高级能量,可是大多数人都被自己召唤出来的力量反噬而死。所以耀天你以后修炼的时候也要多加注意啊!”

    听完映雪的话,欧阳耀天可是深有感触,自己不就是因为九幽火的反噬而到天外天去转了一圈嘛。

    “嗯!”欧阳耀天一边点头一边问:“映雪,你从天山跑到这千里之外的青山,难道真的是来找我的吗?”

    映雪冲着欧阳耀天做了一个鬼脸,然后笑着说:“少臭美了!我从小就喜欢下雪的地方,前不久我就感应到这青山要下一场大雪。我是跑过来看雪的,你以为我是来看你的啊!”

    听完映雪的话,欧阳耀天脸上也是一阵的泛红,想想有仙子之称的映雪在妖界肯定有不少的追求者,又怎么会为了自己远涉千里呢!

    看着欧阳耀天一脸的尴尬,许晴笑了笑说:“不过既然都来了青山,也可以算是来看你的啦!你说你要怎么招呼我啊?”

    一听映雪要自己招呼她,欧阳耀天可以犯难了。如果是普通的女孩子还可以带她去泡吧K歌,最后甚至可以去开房温存一下,可是这妖界的女孩子要怎么招待啊?

    就在欧阳耀天正在发愁的时候,突然从对面不远的悬崖上传来了一阵笑声,“哈哈!都死到临头了居然还在这里谈,哈哈!”

    听到这笑声欧阳耀天也是大吃一惊,赶紧抬头望去。只见对面的悬崖边上,正站着一个人。

    此人高过丈,虽然从崖顶到这里还有好几百米的距离,可是欧阳耀天已经感觉到了,从对方上散发出来的如利剑般的杀气。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人已经御剑来到了悬崖的下面。

    现在离得近了欧阳耀天才看清楚这个人的样子,一张锅底般的脸上,一道巨大的伤疤从左边的眉梢一直划到右边的嘴角,光秃秃的脑袋上更是布满了交织纵横的伤疤。

    一双豹眼释放出如剑气一般凛冽的目光,给人的感觉就好像这目光已经把人给刺穿了一般。

    这个人给的感觉就好像一把利剑,一把出鞘的利剑一般。

    “你是什么人?”欧阳耀天向前走了一步把映雪护在了后。

    “哈哈!敢到天山去捣乱,居然不知道我是什么人?”那人说着只见他手中寒光一闪,一把飞剑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以前欧阳耀天曾经听一尘说过,普通的飞剑都是越小越好。而眼前这个人手中的飞剑足有三尺来长,宽亦有六寸,而且更特别的是剑端的剑尖好像被人削断了一般。看样子这剑完整的时候绝对是一把巨剑。

    就在此时,映雪突然站到了欧阳耀天的前,笑呵呵的说:“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天山派那个整天就知道到处找人打架,打输了还死皮赖脸的剑痴残剑!”

    说话的同时映雪传声给欧阳耀天说:“此人是天山派的剑痴残剑,就喜欢到处与人切磋。而且据说已经有了灵寂初期的修为,比我练神中期还要高上两个层次。他肯定是一路跟我过来的,我居然都没有发现。等下我缠住他,你马上逃走知道吗?”

    映雪的打算并没有错,因为以她的经验来看欧阳耀天至多也就是融合后期的修为,一旦动起手来,以残剑的好勇斗狠,欧阳耀天绝对无法全而退。况且这次残剑明白着是来为李清报仇的,等下出手自然不会手下留

    欧阳耀天当然明白映雪的好意,可是让女人保护自己,这绝对不是欧阳耀天能干出来的。况且他一听说眼前的残剑和一尘同时灵寂初期修为,也想通过他试一下自己与一尘的差距。而且欧阳耀天自认有强力的符箓未必会输给这个残剑。

    欧阳耀天伸手把映雪拦到后,用目光制止了映雪已经张开的嘴,然后对着残剑说道:“难道你来为那个李清报仇的吗?”

    “哼!”残剑冷笑了一声,然后说:“我才不会给那个混蛋来报仇的呢。我只是听说你的符箓很厉害,所以想来和你切磋一下。要不然我跟了这个丫头这么久,早就下手了!”

    映雪猛地站到欧阳耀天边,小声说:“你不是他的对手,还是我先拖住他,你赶快走吧!”

    “哈哈!小美人儿别这么着急!等我收拾了这个臭小子,我们再来好好亲一下!你都不知道这几天跟着你,光能看不能碰,我都快难受死了!嘿嘿!”说到这里,残剑一双眼睛色眯眯的在映雪丰盈的前狠狠的扫了两眼。

    听到这里欧阳耀天不由得怒火中烧,冷声道:“看来你为了和我切磋可是煞费苦心啊!既然如此我就让你见识见识!”

    欧阳耀天话音未落,寒光剑已经破体而出,凛冽的寒光夹带着呼啸的风声,卷起四周依然在飞舞不定的雪花,冲向了残剑。

    必定实力不在一个档次上,欧阳耀天虽然是偷袭,可是并没有引起残剑的惊慌。

    看着迎面而来的寒光剑,残剑的嘴角不由得显出了一丝的失望。

    残剑猛地把手中的断剑一挥,丝毫没有感觉他催东一丝的真元力,只听嘡啷一声,欧阳耀天的寒光剑就被反弹到了半空。

    看到残剑轻而易举的弹开自己的寒光剑,欧阳耀天也是心中一惊,不由得感叹道:“难道这就是融合后期和灵寂初期的差距吗?”

    不过欧阳耀天并没有放弃,他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的寒光剑面对残剑竟然如此的不堪一击。

    欧阳耀天把真元力催动到了极致。寒光剑在空中猛地颤动了起来,发出了一声声的龙吟。

    随着一声声响彻云霄的龙吟,原本就是由千年玄冰所打造的寒光剑,猛地放出如水银一般的光彩。

    在这流淌的寒光之中,四周飘舞的雪花似乎受到了感召一般,纷纷涌向了寒光剑。

    此时的寒光剑不断的吞噬着四周的飞雪,自的体积也在不断的变大。一阵阵犹若实质的剑气凌空压向了残剑。

    感觉到欧阳耀天已经把真元力催发到了极点,映雪也将自己的千年雪梅召唤到了手中,准备和欧阳耀天同时发起进攻。

    看到欧阳耀天与映雪一同开始催动功力,对面的残剑不但没有露出一丝的慌张,嘴角上反而露出了一丝微笑。

重要声明:小说《名芳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