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集 诡异妖丹 第九十一章 天帝战甲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碧云天 书名:名芳谱
    (今天暴发第三更,第二个八千字来了,晚上10点后还有第三个八千字,砸票啊,嘎嘎!)

    “办法其实也不是没有,只是•••”刑天说道这里犹豫了一下,然后一对*盯住了欧阳耀天,过了一会儿突然兴奋的说道:“你现在进来的是神识?”

    “是啊!”欧阳耀天看着刑天一肚皮的兴奋,实在有点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那你的体现在还完整无损的保留在人间是吗?”刑天说话的时候*都要凑到欧阳耀天脸上了。

    看着刑天那一肚皮的媚相,欧阳耀天吓得一直往后蹦,“你不是一个人在这里呆的时间太长了,脑子出问题了吧?我可没特殊好!”

    刑天似乎也发现自己现在和欧阳耀天的距离有点儿太接近了,往后退了一步,转过肚皮去,然后说道:“去你的!我本来想说只要你的**保存完整的话,我就能用魔神归一**送你回去。你小子居然这么想我,我看你还是留在这里陪我吧!”

    “不是吧!虽然说你是我心目中的英雄,可是留下来陪你,我还没那么傻!”虽然这是欧阳耀天的心里话,可他还不至于傻到这么说。欧阳耀天想了想笑着说道:“刑天,我看你现在也只是剩下了一个元神是吧?”

    “是啊!”刑天不以为然的说道。

    欧阳耀天一脸笑的说:“既然你现在只剩下一个元神了,那么我又只有一个神识。我想你完全可以把元神寄存在我的神识之中一起出去,是吧?”

    “是啊!可是我在这里呆的好好的干嘛出去啊?”刑天听了欧阳耀天的话心里也是一惊。

    “是吗?”刚刚刑天问自己的体是不是在人间保存完整的时候,那兴奋的表可骗不了欧阳耀天的,“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出去了,反正在这里也没人管我,而且还能和传说中的魔帝刑天做伴儿,我正是求之不得呢!”

    “好啊!这么长时间我独自一个人在这天外天也呆的发慌,多个人陪我,我正求之不得呢!”刑天说着又化作一道紫红色的烟雾进入了天帝战甲。

    此时的两个人自然都有自己的小九九。

    刑天自然是希望借助欧阳耀天的神识离开这天外天,可是施展神魔归一**强行打开天外天与人间之间的通道,这消耗可不是一星半点儿。

    刑天的**早在上古时期与三清的大战之中就已经被毁了,只剩下元神的刑天功力不及原先的十分之一,哪怕借助天帝战甲的力量勉强施展神魔归一**,恐怕此后刑天也要马上进入休眠状态。

    而现在欧阳耀天进入天外天的只是神识,刑天根本无法看出欧阳耀天是人妖丹,一直认为欧阳耀天是个修真者。而仙魔自古势不两立,也让他不顾虑起自己出去以后的安全问题。

    而欧阳耀天此时虽然也很希望马上回到人间,可是也在担心如此强大的魔帝刑天一旦回到人间之后,真不知道又会掀起怎么样的腥风血雨。

    不过以欧阳耀天的格是否掀起三界大乱他才不会去心,他更主要的是想从刑天上弄到更多的好处。上古时期叱诧风云的魔帝刑天,如果说上没什么好东西,那鬼才信呢!

    进入天帝战甲之后的刑天看着正对着自己坐下来一言不发的欧阳耀天,最终实在忍不住了,“喂!喂!喂!”可是连喂了三声欧阳耀天都只是饶有兴趣的盯着天帝战甲,一点儿也不理他,“我和你说话呢,你没听到吗?”

    欧阳耀天白了一眼在盔甲下面凝聚出来的刑天的面孔,慢条斯理的说道:“喂什么喂,我有名字,我叫欧阳耀天!”

    “原来是耀天老弟,我想问问现在我在人间那帮徒子徒孙怎么样了?”刑天必定是魔界之主,虽然过了上千万年的岁月,但是对于魔界却依然有着割舍不断的感

    欧阳耀天现在才不怕刑天呢,因为他知道即便是刑天真的不想出去,他也舍不得杀死上千万年来好不容易等来的可以说话的伴儿。

    欧阳耀天白了一眼刑天说:“你说的是魔界中人?”

    “嗯!我进入天外天已经记不得有多长时间了,真不知道现在冥魔界变成什么样子了。”说到这里刑天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冥魔界?”欧阳耀天不解的看着刑天问道:“我只听说人间有个魔界,难道魔界以前叫做冥魔界吗?”

    听完欧阳耀天的话刑天不由得大吼道:“什么?你不知道冥魔界?这怎么可能•••”

    过度兴奋的刑天的这一吼自然就调动了自己的魔煞之力,如山崩地裂般的声音震的欧阳耀天的神识是一阵阵的眩晕。

    “你别吼了!”欧阳耀天一边捂住自己的耳朵一边喊道。

    此时的刑天才想到自己和欧阳耀天的功力相差实在太大了,看来以后说话还真的要温柔一点儿,忙压低声音说道:“耀天老弟,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人间魔界众魔飞升的冥魔界吗?”

    “什么?魔界也有飞升吗?”

    看着欧阳耀天的表,以刑天的修为和见地自然可以想到,三清为了压制魔界的力量,肯定是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封死了魔界飞升冥魔界的通道。一想到这里他不由得怒火中烧,紫红色的烟雾一下子如烈焰般直冲天际。

    一听到刑天说起冥魔界,欧阳耀天不由得想起一尘当初和自己说过的,上古时期妖界众妖好像也不是飞升天界的,于是问道:“你说的冥魔界是不是和现在的天界是属于同一个层次的境界?”

    “想当初我魔帝刑天与元始天妖还有三清,分别统领冥魔界、灵妖界还有天仙界•••”

    听到这里欧阳耀天忍不住的打断刑天的话,问道:“灵妖界?难道是上古时期妖界众妖飞升的地方吗?”

    “什么?难道现在连灵妖界都不存在了吗?”欧阳耀天现在的话对于刑天的打击并不次于冥魔界已经销声匿迹的事,“三清灭我冥魔界也就算了,真没想到玉清元始天尊竟然连自己的大哥都不放过。”

    “什么玉清元始天尊的大哥?”现在欧阳耀天可是越听越糊涂了。

    “有些事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太多为好!”知道了冥魔界竟然已经彻底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刑天再也忍不下去了,猛地显出真一把揪住欧阳耀天的衣领,把他从地上拽起来说道:“我决定了,现在就用魔神归一**回人间去!”

    “你说回去,我还不想回去呢!”欧阳耀天一脸无赖的看着刑天。

    刑天白了一眼欧阳耀天,说道:“就你那点儿花花肠子我还不知道。你看见这付天帝战甲没有,这可是三界之中最强的盔甲,怎么说也算是一件上品神器了。从这里出去之后,我的功力也就消耗的差不多了,到时候为了避免三清的追杀,我要去轮回投胎。这付天帝战甲就送给你了!”

    法宝飞剑本也是有等级的,大致分为法器、仙器、神器,每个层次有上中下之分,而神器之上还有只存在于上古传说中的后天至宝和先天至宝。

    上品神器啊!不要说修真界了,就算是天界能算的上神器的法宝也是屈指可数啊,更别说是上品神器了。

    虽然现在欧阳耀天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可是看着上面紫红色魔煞之力与白色的仙灵之气,他多少还是有点儿望洋兴叹,不由自主的摇了摇头。

    看到欧阳耀天的样子,刑天多少有点儿不敢相信的看着他说:“这可是上品神器啊,如果不是老子要去投胎,我还舍不得给你呢!”

    “我现在只是神识在这里,可能你看不出来,我本是人修成的妖丹,好像所有的仙灵之气都没有办法接受我!”在玲玲玉笺中的经历,恐怕让欧阳耀天这一辈子看到仙灵之气都要靠边走了。

    “人妖丹?这怎么可能?”刑天瞪大了*盯着欧阳耀天。以他所经过的难以计数的漫长岁月,也从来没有见过有人可以人修成妖丹啊!

    欧阳耀天苦笑了两下,然后说道:“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修成妖丹的!”

    刑天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再说他本来也不是有耐的人,“算了算了,想的我头都大了!”刑天说着摸了摸了自己的大肚子,“我们还是准备魔神归一**吧!”

    就算以刑天上古时期全胜时期的功力,施展魔神归一**也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况且现在只剩下元神的刑天。为了借助天帝战甲神器的力量,刑天开始在地面上布置一个奇异的阵法。

    欧阳耀天一边看着刑天布阵,一边笑着道:“我怎么感觉你一点儿也不像是魔帝啊?”

    刑天笑着说:“那你认为魔帝该是什么样子?”

    “我以前听说魔煞都是生残暴的,不过我感觉你好像更像是个人!”

    听了欧阳耀天的话,刑天不由得停下布阵大笑了起来,然后说道:“我们修魔主张借助外力,吸收外力,炼化天地戾气。因此修魔往往需要杀戮,当然又不能全是依靠杀戮,否则又容易迷失心志失去意识。而在化魔之时我们并不是受天劫,而是受心劫。如若失败则散失意识成为魔神,如若成功则保留意识成为大魔神。一旦成为大魔神就不会在像普通的魔煞般以杀戮来提升修为。而如果渡劫失败成为魔神的话,就会变成一个嗜血的杀人机械!”

    “那么成为大魔神之后就可以飞升如冥魔界了是吗?”

    “是的!所以说我们冥魔界其实并不像人间的魔界那般到处充斥这杀戮与嗜血。上古时期天仙界是最安静祥和的地方,灵妖界是最充满生机的地方,而我们冥魔界则是三界之中最美的地方!”说道这里刑天似乎又看到了自己已经远离多年的故乡,一对*上的紫色的火焰猛地跳动了两下。

    似乎曾经笑傲三界的刑天并不想让人看到自己温柔的另一面,忙转移话题说:“你虽然是人修成妖丹,普通的仙灵之气没有办法接受你,可是这神器就不一样了。神器中无论是什么人使用都不会反噬其主,当然前提是它肯承认你!”

    “那如果它不承认我呢?”

    “以你现在的修为如果天帝战甲反噬的话,估计放个的时间都不用,你就飞灰湮灭了!”

    听到这里欧阳耀天可是出了一头的冷汗,仅仅是一小团九幽之火的反噬就已经莫名其妙的把自己送到了这里,眼下这个天帝战甲可是上品神器啊!

    看到欧阳耀天担心的样子刑天笑了笑说道:“你放心好了,而在天外天这么长的时间里,我不断用我的无上魔功在天帝战甲上下了一个又一个的诅咒,同时把我的精气神注入其中。现在的天帝战甲已经变成了一件强大的魔甲,如果说是我的一个分也不为过。只要在我投胎轮回之前,让天帝战甲认你为主也就可以了!”

    “这样子啊!”欧阳耀天听完刑天的话总算是放心了。

    “啊!总算是弄好了!”刑天拍拍手转过子对着欧阳耀天说:“耀天老弟,我还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

    “什么事你说吧?”虽然只是相处了一点儿时间,可是欧阳耀天已经多少有点儿把刑天当作自己的朋友了。

    刑天犹豫了好久才说:“我轮回投胎之后,也不知道要经历多少劫难才能恢复本。我想如果以后有机会的话你去常羊山下把我的头找回来!”

    “好!”欧阳耀天连考虑都没考虑就直接答应下来了,“这件事就包在我上了!”

    刑天多少有点儿感激的拍了拍欧阳耀天的肩膀,然后说:“真不亏我把你当作兄弟。不过我想三清一定会在常羊山布下种种止。在你没有能够使用这天帝战甲之前千万不要去!反正我也已经等了这么久了,不在乎多等几年。况且享受下人间富贵也是件不错的事啊!”

    听了刑天的话,欧阳耀天多少有点儿莫名其妙的问道:“难道说这天帝战甲认我为主之后我还不能使用吗?”

    “呵呵!”刑天笑着说:“这天帝战甲怎么说也是神器,以你现在的修为如果强行使用的话只会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暴体而亡。而且以你的修为想要完全炼化这天帝战甲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不过只要这天帝战甲认你为主,它会自动附在你的紫府妖丹之上,到时候恐怕修真界再也找不到能伤你妖丹的人了!”

    “!那不成了无敌金刚罩了!”神器级的保护那可不是闹着玩的,到时候恐怕自己真的要变成打不死的小强了。

    看着欧阳耀天兴奋的样子,刑天不由得提醒道:“虽然你的妖丹很难被人伤到,可你的**却还是跟原来一样的,你可别得意忘形啊!”

    “知道了!我们现在开始吧!”此时的欧阳耀天也开始担心玲玲会不会以为自己的神识被灭,而做出什么傻事来了。

    刑天先让欧阳耀天站到阵中心,然后说道:“等下我要先与你形神合一,然后你穿上天帝战甲。到时候我告诉你调动天帝战甲力量的手决,你要配合我一起发动这魔神归一**!阵法启动之后会在天外天与人间之间强行打开一个通道,虽然我也是第一次施展,可是通道里强大的压力不容小视,到时候无论发生什么一定要做到心神合一。一不小心的话,我们两个就都会被搅成粉碎,知道吗?”

    “嗯!”欧阳耀天没有多说只是郑重的点了点头,示意刑天可以开始了。

    刑天也没有再说话,而是猛地化作了一道紫红色的烟雾进入了欧阳耀天的体内。紧接着一连串神秘莫测的手决出现在了欧阳耀天的脑海之中,欧阳耀天不由自主的跟着打起了手决。

    随着欧阳耀天手决不断的变幻,原本一直矗立在地面上一动不动的天帝战甲猛地起了变化,一道耀眼的七色光芒猛地冲天而起,似流水般开的霞光把四周黑色的烟雾都染上了绚丽的色彩。

    嗷!

    随着一声直冲云霄的龙吟,二龙戏珠的头盔猛地化作两条不住翻滚奔腾的金龙,一颗放着刺眼霞光的龙珠直向着欧阳耀天猛冲了过来。

    龙珠一下子冲进了欧阳耀天的额头,金光一闪,一颗放着灿灿金光的金星便出现在了他的眉心,紧接着那两条奔腾的金龙也化作两道金光汇聚到了欧阳耀天的头顶,然后瞬间又恢复了头盔的样子戴在了欧阳耀天的头上。

    紧接着又是几声清脆的鸣叫,霞光四脚踏祥云的麒麟,展翅高飞藐视天下的鸾凤,还有那泛着白色光芒凶猛威武的白色犀牛,一同冲向了欧阳耀天。

    一阵绚丽而又柔和的七彩霞光之后,曾经令三界望而生畏的天帝战甲已经穿在了欧阳耀天的上。

    那炫目的霞光,缭绕的祥云,诡异的紫雾,在配上欧阳耀天那无风自动的黑发,真好似天帝降临一般,令三界万物不由得顶礼膜拜的气势油然而生。

    不过此时欧阳耀天穿着天帝战甲可没有那么舒服。本来天帝战甲就不可能承认这个力量简直弱到可笑家伙,完全是因为刑天所传授给欧阳耀天的手决才发动的。

    此时一穿到欧阳耀天的上,那强大的气势立刻就让欧阳耀天有种被压在泰山之下的感觉,好像自己的神识随时都会被这天帝战甲给碾碎一般。

    就在欧阳耀天马上就要坚持不住的时候,与欧阳耀天形神合一的刑天动了。一缕缕紫红色的烟雾猛地在欧阳耀天的体内释放出来,渐渐安抚着天帝战甲的孤绝与高傲。

    随着轰得一声巨响,欧阳耀天的脑海中瞬间出现了一片空白。在这一片空白之中,欧阳耀天猛地看到金龙、鸾凤、麒麟还有白犀猛地涌进了自己的体。于此同时在欧阳耀天的额头、肩膀、口还有双足,同时出现了八只神兽的刻印,然后瞬间就没入他的体不见了。

    此时刑天的声音突然在欧阳耀天的神识内响起,“耀天老弟,这天帝战甲认主的事总算搞定了,以后这天帝战甲就是你的了!”

    “真的吗?”虽然明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可是一件上品神器突然变成自己的东西,欧阳耀天一时之间还真的有点儿难以相信。

    低头看着自己上的金光灿灿的战甲,感觉着自战甲上传来的一阵阵强大充满生机而又十分乖顺的力量,欧阳耀天的心说不出的顺畅。

    一会儿摸摸二龙戏珠的头盔,一会儿摸摸鸾凤和鸣的护心镜,欧阳耀天就像一个找到新奇玩具的小孩儿一样。

    看着欧阳耀天露出童真的一面,刑天也不由得欢喜,同时似乎心中又多了点儿什么。虽然一时说不清楚,可是总感觉千万年来对三清以及天仙界的仇恨似乎减轻了许多。

    以刑天的修为当然知道自己现在似乎又有了突破了。他不由得心中暗暗感激这个突然出现在天外天的小家伙。

    如果带着对三清满腔的仇恨进入轮回的话,刑天自己都没有把握在将来复苏的时候还能保持心智。因为,虽然说修魔的基础是戾气杀戮,可是到了刑天现在的修为,修心才是最重要。

    只要放下了满腔的仇恨,将来刑天轮回之后重新觉醒之,修为必定比上古全胜时期的自己更上一层楼。甚至超越三清的混元教主境界,直鸿钧老祖的混沌境界也不再是痴人说梦。

    渐渐欧阳耀天兴奋的心多少有了一些平复,对着自己体内的刑天说道:“老哥!我们开始吧!”此时的欧阳耀天已经把刑天当作了自己的兄弟,连称呼都变了!

    “好!老弟我们开始了!”刑天说完一阵阵紫红色的烟雾就猛地冲出了欧阳耀天的体,一直注入了地面上的阵法之中。

    随着刑天魔煞之气的注入,地面的阵法猛地释放出了诡异的紫红色光芒,一个个神秘的符号随着那飘的紫红色烟雾游离到了空中,围绕在欧阳耀天的四周不住盘旋着。

    “老弟,该你了!”启动这个阵法对于刑天而言已经十分吃力了,此时连说话的声音都带了一丝的疲倦。

    听到刑天的话,欧阳耀天手中立刻掐起了刑天传授的手决。他上的天帝战甲立刻绽放出了耀眼的霞光。澎湃的力量猛地四散开来,与刑天的魔煞之气融合到了一起。

    随着欧阳耀天与刑天不断的催动,悬浮在四周的神秘符号也加速的环绕着欧阳耀天旋转了起来。巨大的撕扯力让欧阳耀天渐渐觉得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

    轰!

    一声如天崩地裂般的巨响猛地在欧阳耀天的耳边响起,紧接着欧阳耀天的脚下就出来了一个巨大的黑洞。巨大的吸力根本就没有给欧阳耀天一个反应的机会,便把他吸了进去。

    进入黑洞之后,欧阳耀天的体不住自主的跟随着四周强大的涡旋力旋转了起来。四周的空间不断传来变幻不定的撕扯力或者挤压力。

    再两种力量不断的变幻下,欧阳耀天的神识渐渐出现了一丝的不支。

    就在此时,欧阳耀天上的天帝战甲猛地幻化成一个七彩的光罩护住了他的全。随着光罩的出现欧阳耀天也感觉到上的压力骤减。

    “老弟不要放松警惕!刚刚启动阵法已经消耗了天帝战甲不少的力量,现在的天帝战甲恐怕难以支撑到最后!”刑天的话音还没落,欧阳耀天就听到了一阵阵清脆的龟裂声。

    看着天帝战甲所形成的七彩光罩上出现的细微的裂痕,欧阳耀天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赶紧调动自己不多的真元力全部释放到了光罩上。

    可是欧阳耀天的真元力实在太弱了,而此时的刑天为了启动魔神归一**也已经耗尽了自己的力量,光罩的裂缝还在不断的扩大。

    看着在光罩外面那肆虐的看似可以吞噬一切的黑色力量,欧阳耀天此时也没了办法。因为没有体内的妖丹,此时也不能幻化出狐尾增强力量。现在只有拼尽全力能多支持一会儿是一会儿了。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候,在黑洞的另一头终于出现了一丝的光亮。

    看到这光亮,刑天兴奋的喊道:“老弟再坚持一会儿,我们马上就要成功了!”

    光点儿在不住的变大,而欧阳耀天感觉到的压力也在不断的变大。

    就在那光点儿已经尽在咫尺的时候,忽然轰得一声,护的光罩碎裂了。

    汹涌澎湃的力量猛地涌向了欧阳耀天。这肆虐的力量岂是只有神识的欧阳耀天可以承受的,只是一瞬间欧阳耀天就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欧阳耀天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了刑天的声音:“耀天老弟,我去投胎了!如果有缘你遇到一个*上有火焰印迹的小孩儿,那就是我的来世了!”

    “老哥,老哥!”欧阳耀天着急的猛地一下子坐了起来。

    “哎呦!”猛然坐起来的欧阳耀天一下子好像撞到了什么。仔细一看才发现竟然是一蝶。

    一蝶一边揉着被欧阳耀天撞的发红的额头,一边撅着小嘴委屈的说道:“人家好心看看你,你居然也不打招呼就坐起来了,撞我的痛死了。哼!人家以后再也不关心你了!真是的!”

    此时站在一蝶边的一尘看到欧阳耀天醒了过来,也是一脸兴奋的说道:“耀天,你醒了真是太好了!你都不知道,你昏迷这一天一夜都快把我们吓死了。玲玲都不知道为了你哭了多少次了!”

    “啊!玲玲呢!玲玲再那里啊?”

    “她不就在你后吗?”一尘满眼含笑的看了看欧阳耀天的后。

    欧阳耀天刚要回头,可是脑袋却被一只细腻清凉的小手给按住了,玲玲那冰冷的声音猛地响起:“竟然害我为你担心,不可原谅!”玲玲说完就举起另一只小手狠狠的在欧阳耀天的头上猛敲了一下。

    “玲玲我知道错了!”欧阳耀天说着又想回头,可是玲玲的小手就是不让他回头。

    “哼!知道错了就行了!我告诉你,我还没原谅你呢!你可别忘了我们打的赌啊!现在已经过去一天了,你还有两天的时间!”玲玲说完小手也放开了。可是欧阳耀天回头的时候却只看到一道白光闪进了玉笺之中。

    “耀天哥哥!你和玲玲姐姐打的什么赌啊?”一蝶一脸好奇的瞪大了眼睛看着欧阳耀天。

    如果告诉一蝶说赌约是自己输了让玲玲和许晴见面,真不知道这个小丫头会笑成什么样子。于是白了一蝶一眼,然后说道:“要你管!”

    一蝶撅着小嘴拉住一尘的胳膊,然后冲着欧阳耀天做了一个鬼脸,说道:“哼!你不告诉我,我等下自己去问玲玲姐姐!”

    看着一蝶拉住一尘胳膊这亲昵的样子,欧阳耀天不怀好意的说道:“一尘看你红光满面的,好像和一蝶的阳双修很有进展啊!”欧阳耀天说话的时候还特意家中了‘阳双修‘四个字的读音,怎么听怎么让人感觉是再故意调侃。

    看着欧阳耀天一脸坏坏的表,一蝶生气的冲着欧阳耀天说:“你满脑袋就没点儿好东西!”

    而此时的一尘也只是在一个劲儿的傻笑,那样子还真有点儿像初恋的中学生一样。

    看着满脸幸福的一尘和一蝶,再想想已经去投胎的刑天,欧阳耀天不由得暗自感叹:“恐怕三界以后真的要多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名芳谱》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