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三寒器

    作者:闪烁极星    (不喜欢本书的朋友请不要在书评里发垃圾,一发我就删,谢谢喜欢本书的朋友的继续支持!!!为回报朋友的支持,今天爆发,继续更新中!!!)

    “天河,回来了,思返谷怎么样?呵呵……”紫萱见我带着琴姬梦璃回来了调笑道。

    “天河说思返谷那的夜景不错,有空我们也去看看。”梦璃见紫萱问起说道。紫萱“扑哧”一笑道:“呵呵……梦璃,梦璃你,天河这不是要让你被罚了才可以进去嘛!”

    “天河,是这样吗?”梦璃听后两眼带着水光看着我道。我连忙抱着她道:“当然不是,你可别听紫萱乱说,我要带你们去那还不容易,你说是吧。”梦璃听后一想也对,刚才是因为听到紫萱说的信以为真了。

    “琴姬,紫萱走吧,我带你们去个看个人,那个人在地里,呵呵,我昨晚去看了下。菱纱!!!出来。”我看菱纱不知道跑那去了,也无奈地只好先带两个去,可这时神念一动,知道菱纱回来了。

    “西西,就知道躲不过你!”菱纱一脸可的表走了进来道。我无奈地看着她道:“好了,我们都到齐了,走,去地。”说完我就拉了菱纱跟梦璃的手然后无奈地看了下琴姬道:“琴姬……”琴姬了解地说道:“没关系,我不用你带,呵呵,小心点。”琴姬刚说完,菱纱的另一只手就下来了,“咝咝~~~”回头看着菱纱道:“天啊,菱纱我又做错什么了!”

    “哼哼,你自己想想你刚才跟梦璃说了什么!!”菱纱哼哼说道。看来这丫头也要我当面做保证才行啊,呵呵~~我转过面对着她们说道:“我!过几天就去你们的亲人那提亲!!!”紫萱一听首先脸红,刚想跑出去就被琴姬拉住了,琴姬说道:“天河,你怎么可以这样说呢,虽然说紫萱姐姐愿意,可是也不可以这样直白啊,天河……琴姬,琴姬已经没有家人了,就剩你们了……”看到琴姬伤感起来了我忙放开她们的手上去抱住她说道:“没关系的,琴姬,以后让我好好照顾你,不会再让你受苦了……”紫萱则被琴姬拉着也忘了跑出去,只是羡慕地看着琴姬,菱纱脸色红红地站在那里嗔道:“哼,谁说要嫁给你这坏蛋了,讨厌。”梦璃也红着脸手不知道放在哪。

    安慰了好一阵子后我才出声道:“好了,都别这样了,我们以后会好好的过子的,生几个大胖孩子,呵呵。”菱纱一听就掐我的腰声道:“谁说要给你坏蛋生孩子了!!!”我抱着琴姬转了个,接着说道:“好了好了,菱纱我输了,不生了不生了,我们快去地吧。”拉过梦璃就先出去了,菱纱一跺脚,喊着紫萱追了上来。

    一路上跟众女解释昨晚发生的事又被菱纱教训了一顿,琴姬她们都没什么意见,只有紫萱听了后眼神更是幽怨地看着我,我对着紫萱心灵传声道:“明天我们后山见。”然后对她笑了笑,紫萱接到后脸色就红了,媚地横了我一眼,眼里的意思不言而喻。告诉她们进了地后一切听我的后直接进了地后,感觉菱纱有点冷,我连忙输过去一道神力,并拉着菱纱找上了玄霄。

    “是你?”刚到冰柱边就听到了玄霄的声音。

    “没错,是我,是不是这时候不能来?”我笑嘻嘻地说道。

    “……无妨,她们是?你可是有事想要问我?”

    “她们啊,呵呵,她们是我的妻子。”刚说完菱纱就掐,连琴姬梦璃都蠢蠢动,紫萱则红着脸不说话。我连忙继续说道:“我想知道,我爹和我娘为什么又离开琼华派了?他们已经不想做剑仙了吗?还有……你,怎么会被封在冰里?”

    “……这些前尘往事,你知道了又如何?不知又如何?”

    “我想多知道点爹跟娘生前的事……”菱纱她们看到我这样都暗地里想道:天河不去演戏太可惜了。

    “……”玄霄沉闷了下后说道:“……你爹不羁,门中诸多清规戒律,委实不适于他。至于你娘,她的子外柔内刚,既已打定主意随你爹下山,便是不会再留。”

    “哦,原来爹和我一样,也受不了这儿这么多规矩~”我嘴角露出一丝嘲笑,不过马上隐去,开玩笑,现在的掌门可是我老婆了,说谁也不可以说她。

    “人各有志,修仙半途而止,并不出奇。”

    “那……那把剑和那块藻玉,是我爹和我娘带下山的?”

    “望舒剑与灵光藻玉虽是本门之物,但你娘还在山上时,这两样东西都为她所用,她便一并带走了……这里面的因由也不必多提。”

    菱纱这时问道:“是不是离开门派的弟子,在名录上就找不到了?”

    “……正是。”

    “那你呢?又怎么会被冰封在这里?”我接着说道。

    “我吗?我是罪有应得。”

    几女不知道原由都惊讶地看着玄霄:“……!”我心里一阵冷笑,TMD,一定要玩死你,不然难消我心头大恨,记得游戏最后PK玄霄夙瑶,夙瑶倒是好对付,可最命的就是这个玄霄,让人打了郁闷,而且仙四改版了,把玄霄的等级提到??只看到几个问号,夙瑶倒是可以看见是99级!!!那他就更不用说了。

    玄霄静静地说道:“琼华派虽是人人修道,但所练不尽相同。昔时我修炼的乃是天下至阳至烈之功,不想一时走火入魔,将派中弟子打成重伤。其他人顾及门规,更念同门之谊,不会杀我,却也不能放我,于是想出这个冰封的法子,让我静思自省。”

    “都过了这么久,还不能让你出来吗?”

    “如今琼华派中,又有几人还记得当年旧事?若等他们想起,放我出来,只怕要等到海枯石烂。”

    “那怎么办?我们去求掌门——”菱纱她们一听心里更是纳闷,怎么天河今天怪怪的?

    玄霄语带嘲讽地说道:“夙瑶吗?求她何用?这些年来我内息流转不断,同于苦修,区区寒冰又怎会放在眼里?之所以至今未破冰而出,却是有所顾忌。”

重要声明:小说《仙剑千年缘之缘来是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