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柔情夙瑶,初见玄霄

    作者:闪烁极星    (嘿嘿~~~~票票,点击,噢呜~~~~~~~~~~~~)

    梅开二度后的我跟夙瑶安静地躺在上,为了让夙瑶明白过来,从今往后就只想跟我,我只能好好安慰着她,不过心里还是有些遗憾,本来我的第一个女人应该是菱纱啊,唉~~~算了,恩……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而且过不了多久又要收拾那个还不知道底细的魔,看来最好在最近把菱纱她们娶了,先把名分定下,木刻舟成,呵呵,到时候梦璃她娘反对也没用,菱纱一定会回韩家村,到时候去她族里先帮菱纱的族人压制下韩家的诅咒。再找个时间上仙界谈下这件事。琴姬,呵~没想到我跟她会生出丝。紫萱,我皱了下眉,貌似我记得仙剑三有这个人物,而且还隐约知道紫萱有个什么三世结什么的,对象好象是蜀山的什么卿,记不清楚了,可是,这个紫萱是那个紫萱吗?现在她明显上了我,那应该不是吧,不管怎么说,是我的女人就是我的,谁都抢不走。

    边想着这些我的手不规矩地再次探上夙瑶那成熟迷人的**,边轻揉着边温柔地说道:“瑶儿,我们的事暂时别跟他人说起,最近我找个时间跟菱纱她们说下,你先做好你的掌门,我让她们接受之后我们找个地方拜堂,你看可好?”

    夙瑶体一颤,俏脸在我的怀里轻擦着声说道:“天河,真的可以吗?要是……要是……她们不同意……那……”我没让夙瑶说完就在她那嫩的小嘴上啄了下道:“不会的,她们了解我们的,等下我去跟玄霄谈谈,如果他没入魔的话,我可以救他,但是,如果他已经被羲和引入魔道的话,那只能让他去跟阎王说话了。”夙瑶吃惊地转头看着我道:“玄霄入魔!?这?这怎么可能!”我点了下夙瑶的琼鼻说道:“真不知道你们琼华前几位掌门怎么想的,居然真的造出这么两把引人入魔之剑,你应该没看到造出这两把剑的那个老头写的手记,上面写着的,呃……这几天应该有时间,呵呵,我把这几天要做的事做了,然后我们去寿阳那里结婚!!!”

    夙瑶一听到结婚,脸色红艳艳的蠕蠕地说道:“天河,那个……不要了吧,我悄悄做你的人就好了……我很开心的……”

    我一听脸色一摆呵斥道:“少说这种话,这几天我要给菱纱她们修炼的仙诀稳固下,恩,从明天开始你也给我修仙,你相公我还想跟你长长久久呢!”说着我继续吻上夙瑶的艳唇,夙瑶烈地回应着我。一阵亲过后,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三更了,看来要去地跟玄霄谈谈!

    “天河……夙瑶……瑶儿好高兴……希望……希望真的可以……可以跟你相守一生……”夙瑶柔地摸着我的口说道。

    我拍了拍夙瑶丰满的部,顺手捏了下说道:“好了,我先告诉你仙诀功法,我去找下玄霄,恩……对了,突然想起来这事还是暂时不要让玄霄知道的好,你继续跟玄霄周旋,我观察他下后再说……然后就回房间了,你好好休息,呵呵,还痛不?”夙瑶点了点锤了我下咬了咬下唇嗔道:“都是你,你……你明晚来吗?”

    “呵呵,来,一定来,我来好好安慰你……”再次亲了夙瑶的脸蛋后我起穿上衣服,然后爬在夙瑶耳边亲昵地对着她说着另一本仙诀,夙瑶满心欢喜的看着我最后还忍不住自己亲了我下,我心里直叫爽快,看来,夙瑶也不过是个小女人,一样需要我这样的强人依靠!(呕~~~~~不行了,写这段的时候差点吐了……猪脚太自恋了……)

    再次忍不住搂着夙瑶一顿揉搓后,我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了夙瑶想起什么似的忙说道:“对了,夙瑶,那水灵珠……”夙瑶媚地横了我一眼说道:“你拿去就是了,没关系的。”我点了点头然后送了个飞吻,瞧得夙瑶一愣一愣的,明白过来后脸色红红地看着我离去的地方,好一会才收回了目光。

    进了密室拿了水灵珠后我飞往月牙,当然不可能让人知道了,见村里的人都睡了后,我念起了从紫萱那要来的咒语,水灵珠散发出兰色的光辉我掐着手诀,一道光华向白天做好的水源头,重新稳固好水灵,看来,应该是好了,感觉水源不断流出新的生命气息,这里的河流不会再干枯了,又念起另一道咒语后天空聚集起乌云,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大雨,我看着新生的嫩草后脸不由笑了起来,看来,这水灵珠还真是很好用啊,这么一下就让地上长出小草了,望着下面哭着笑着跪着的村民,我点了点头后飞回琼华。直接来到了承天剑台,我径直飘向了剑林,进入后就看到那些垃圾魁召,我一个风雪冰天随手放了出去,只见十数座冰雕焊在那里,恩,不错,看来我的艺术细胞没死光。(汗~~)瞧了瞧后我走向那个石门,拿出了灵光藻玉,只见灵光藻玉浮上去后门就开了,无聊地走进了冰区,只见一个陌生的影被冰封在了冰柱里,我走进一看。就听到了那人惊讶的声音。

    “……少年人,你,能否靠近一些?”

    “你是?奇怪,你为什么被封在冰里?”我走进那冰柱说道。

    “……你的长相,果真……你,可认识一个叫云天青的人?”

    “……他是我爹。你认识我爹?”

    “你……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云天河。有什么事吗?”

    “……天……河……天悬星河……你娘是不是叫夙玉?”

    “对啊。”

    “…………”

    “你又是谁?怎会认识我爹娘?”我看着他道。

    “……吾名玄霄,乃是你爹和你娘的师兄。而你上所携之剑名为“望舒”,与冰中的“羲和”正是一一阳的配剑,以月之神为名,原本都归本派所有。”

    “…………”刚才来的时候想起等下需要望舒,进来的时候就拿出来系在背上了。

    这时我的房间里,由于在夙瑶那呆得有点久了,所以紫英就出场了……

    紫英走进我的房间,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生气地想道:云天河!半夜不在房中,跑去哪里胡闹……守夜弟子也说无人御剑离去……莫非是地?!……以他的放肆,闯去那里自然也不稀奇,真是太过胡来!

    “那我不是应该叫你前辈!?”

    “……前辈后辈,不过都是些繁文缛节,何必理会。

    我拿出望舒说道:“玄霄……你刚才说……这把剑是琼华派的东西,那为什么又会变成爹传给我的呢?”

    “你可是不信?望舒、羲和经久重逢,才会发出共鸣。想必你也并非无缘无故闯入地,那便是最好的证明。”

    “不是,我没有不信,只是觉得奇怪,再说……上回菱纱问掌门,她也没告诉我们……”

    “……是你爹和你娘让你上山来的?”

    “不是,爹跟娘死了,他们什么也没告诉我。”

    “……死了吗?……他们都已经……都已经……唉……我原以为自己常年于冰中,早已心如止水……不想听到故人噩耗,仍是百感交集……”

    “……我不小心闯进爹和娘的墓室,看到一些东西……我想知道他们以前是什么样的人,才会跑来琼华派。”

    “哦?你在那墓中所见为何?”

    “……其实,要是菱纱不说,我也不觉得有多奇怪……那个房间里全都是冰,把我娘的棺木都埋了起来,还有一块会发光的玉……”

    “……那块玉,你是否用它打开了地石门?”

    “没错,就是这个~”我拿出藻玉示意道。

    “……灵光藻玉,想不到我有生之年还能再见……人生百岁,终归尘土。当初我们三人一同修炼仙道、参研剑术,正当风华之年,如今却只剩我一人……”

    “……云天河,你应该自小就十分畏寒吧?进入此地岂非度如年?”

    “不会啊,我体一直好好的,也没觉得这儿很冷~倒是爹和娘,他们都特别怕冷……”

    “……!!这……怎么可能……不可能……咦!!!”

重要声明:小说《仙剑千年缘之缘来是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