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四章 淮南王陵

    作者:闪烁极星    来到门口就听到了菱纱对我的抱怨:“哎~怎么慢吞吞的,到现在才来!”

    柳梦璃则掩着嘴笑对我:“云公子,你昨夜休息得可好?”

    “好、很好啊,你们真早,呵呵,呵呵~”我摸着头不好意思地朝梦璃点了点头。

    菱纱见我这幅摸样心里又泛酸地想:……白痴,脸都红了,一看就知道色心又起……

    柳梦璃从后拿出一把通体碧绿的弓说:“云公子,你看,这是昨说要送你的,试试称不称手。”

    “这是送我的弓!谢谢你。我那把弓已经用了十多年了,也该换下了。”我接过弓拉了个满月之后取下自己原来的那把弓为难地看了看,郁闷了,用了十多年了,感是有的,想留下做个纪念都不知道放那了。

    菱纱见我好象舍不得那把弓想了下说:“天河,你用御剑术去把弓放回你住的树屋吧,我们等你下。”

    “呵呵~~,谢谢你,菱纱,我怎没想到,哈哈,你们等我下,马上就回来……”说完我已经招出霖雨剑飞了出去。旁边的2个守卫一看眼睛都快凸了出来,天啊,神仙啊!?

    用了一会把弓放回去后我马上飞了回去。

    柳梦璃看到我回来后说:“我见云公子的弓用得久了,似乎有些破旧,所以请人做了把新的,你喜欢吗?”

    “喜、喜欢!”哈哈,咱也有美女送的礼物了。嘎嘎。真是邪恶啊。我再次拉了拉弓说:“哈哈,这弓不错,简直太好了!弓的材料好,条纹又匀,出去的箭肯定强劲、箭路不偏,而且外面还加了个宝玉,握着一定很稳!”

    柳梦璃高兴地说:“太好了,云公子喜欢就好,其实弓的优劣我不太懂……”

    “喜欢、我当然喜欢!”哈哈,心里爽啊~~~

    菱纱看着弓又望了望我说:“梦璃你的眼光不错哦~造这把弓的人可一点也没偷工减料,玉片都是用上好的碧玉打磨,这样一把“玉腰弓”肯定价值不菲了。”

    柳梦璃摇着头说:“哪里,我什么都不懂,多亏了铁泽居的刘老板,他手艺精湛,人又心,实在帮了大忙,我们出城前也可以去他那儿挑几件防器用——”

    “恩…………”菱纱看我那么喜欢那张弓心里也不是滋味,想着自己好象也该送他点什么,接着好象想到什么似的拿出一条剑穗,说:“天河,你的霖雨剑还没有剑穗吧,这个给你。”我转看着菱纱手里的剑穗顿时瞪着眼说:“九龙缚丝剑穗!!!”这,这不是要给紫英的吗,怎么拿来给我了?!难道刚才见梦璃送我东西心里不平衡想把这送我,可是,我要是收了,那紫英那?咦,恩,不对,紫英不就是因为菱纱送了他九龙缚丝剑穗才暗恋菱纱吗,这事可不能再发生了,我可不喜欢……,嘎嘎,收了,以后就不欺负紫英了,算是给他的赔偿把,哇哈哈哈哈哈~~~~~~~~~~~~

    “咦?!你怎么知道这是九龙缚丝剑穗?”菱纱惊讶地看着我说。

    啊,对了~~~我应该不知道九龙缚丝剑穗的,靠,不对,我现在可不是原来那个“我”了。

    “这,这是我从爹那听来的。”我找了个理由向菱纱解释道,虽然知道骗她不怎么好,可是为了我的将来,这个善意的谎言不得不发啊。

    “哦,那~给你,缚在剑上吧。”菱纱把九龙缚丝剑穗递给了我。我接了过来说:“菱纱,谢谢你送我这么好的剑穗,我很喜欢。”我边说边取出剑在剑柄绑上剑穗。“哈哈,真不错耶。”我挥动着系上剑穗的霖雨剑说。

    梦璃看到系好了剑穗的剑也说:“恩,这剑穗跟这剑非常配。真好看。”

    “菱纱,谢谢你。”我眼露一丝意地看着菱纱说。

    “什么吗,不就一条剑穗嘛,用不着这样拉,我们也应该出发了。”菱纱摇着手说。

    就在我们刚想走的时候……

    “璃儿、璃儿~快来看,爹都给你准备妥当了!!”

    柳梦璃转一看,柳世封,阮慈和裴剑拉着辆马车走了过来:“爹?这是……?”

    柳世封大笑着说:“哈哈!这是爹特地为你挑的宝马加香车!车上已铺了毯子,放好点心~你们不是要去陈州?璃儿你就在里面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醒来就到了~”

    “…………”

    菱纱微弯着腰手指着柳世封说:“我说……县令大人,这马车看起来是不错,可要乘着它走官道,不知何年何月才到得了陈州啊……”

    柳世封一听大叫道:“什么?你们不要车?!”转对裴剑说:“裴剑!你快去牵三匹马来,这车先不要了!”

    裴剑看了下梦璃抱拳说:“是。”唉~~~可怜的孩子,你跟梦璃没有缘分啊。

    柳梦璃阻止了裴剑说:“爹~我看都不用了。女儿虽然没有出过远门,但韩姑娘颇有阅历,先听她安排便是,最多多带些银两在边,不至捉襟见肘……至于点心……点心便带在路上吃吧。而且,云公子他会御剑飞行,我们会更快地到达陈州的。”

    柳世封听到我会御剑想了想:反正璃儿都要嫁给天河了,一起御剑应该可以的。接着说:“好吧,爹都依你,璃儿高兴就好。”

    阮慈在一旁说:“唉,我早劝过老爷别又一时动念,看吧,你果然是说不过璃儿~”

    柳梦璃笑着跟阮慈说:“娘,不妨事的,我知道爹也是为我好,只是这些年来你们已经心太多,女儿不能再事事都依赖你们。”

    柳世封擦着流下的眼泪说:“璃儿,你尽管、尽管依赖爹!”

    阮慈靠在柳世封边说:“老爷,我们就少说两句吧,这样讲下去,可要耽搁他们的时间了。”

    柳梦璃语气伤感地说:“爹、娘,你们毋须挂心,我又不是永远不回了。看,这是离香草制成的香囊,我把它带在边,传说它会离家越远、香气越浓,女儿终有一也会回到你们边……”

    柳世封听着女儿的贴心话哭得更厉害地:“呜~璃儿……”

    柳梦璃接着提醒她爹说:“爹,还有一事须记得,我留下的香足够今年进贡了,何况禄珠、禄蓉也手艺渐好,制香之事不必担心,只不过半年之内不可再采摘离香草,无论如何采摘过度都是有害而无益……”

    柳世封擦着泪点着头说:“璃儿你放心,爹已经让人贴出告示,裴剑自会管好此事。”

    阮慈看着梦璃眼里露出不舍地说:“璃儿,还有天河、韩姑娘,你们几个事事都要小心,保重体。”

    一旁的裴剑走向前看了下梦璃后又看了看我说:“云公子。裴剑斗胆说一句,我家小姐从未出过远门,请好好照顾她。”

    “包在我上,我一定不让她跟菱纱受到伤害!”我向裴剑严肃地说。

    柳梦璃听了我的话:“……”

    菱纱听了心里则暖暖的。

    菱纱心大好地说:“县令大人放宽心吧。就算别的不行,江湖规矩我可是懂不少,梦璃跟着我不会有事的。我们走了,嘻嘻!”说完就拉着梦璃叫着我说:“天河,我们走吧。”

    柳梦璃扭过头对柳世封跟阮慈裴剑喊道:“爹、娘、裴大哥,保重……”

    在我们走远后,柳世封望着我们远去的背影大笑着说:“……哈哈,夫人你看,璃儿到底还是喜欢天河,这回我绝非乱点鸳鸯。”

    阮慈笑着说:“哦?老爷又怎知道的?”

    柳世封抚着须说:“她、璃儿不是还送了把弓给天河?除了你我和裴剑,几时见她为旁人这般费心?”

    阮慈点着头说:“倘若他们彼此有意,自然是好,只是这种事谁也说不准,璃儿做事向来有主见,想要如何就随她去吧。”

    柳世封叹了口气说:“唉,女儿养这么大,最后还是别人的……”

    阮慈嗔道:“老爷说什么呢~璃儿也还没嫁掉。”

    柳世封回忆着说:“……想到她以前小小的,一晃眼就这般亭亭玉立,却终究也要喜欢上别人,我、我这心里……”

    阮慈扶着柳世封说:“我说老爷啊~雏鸟离巢本是天经地义,儿女养大了,总有一天要离家的。至少……还有我陪着老爷,就算有朝一老爷的头发牙齿都掉光了,我们两个在一起,总也是有个伴。”

    柳世封看着阮慈感动地说:“夫人……”

    阮慈看了下裴剑说:“哎,何况裴剑也算你的半子,女儿虽走,儿子总还在吧~”

    柳世封拍了下头说:“没错没错,看我老糊涂的!”接着对裴剑说:“裴剑,来来来,今天你就陪我多喝两杯,我们来个不醉不归!”

    裴剑还礼说:“是,老爷。”

    柳世封听了气道:“你啊……什么都好,就是太一本正经又太闷,不是说私底下不用喊我“老爷”嘛……你啊……唉,不说了,喝酒去~”

    裴剑看着远去的梦璃的背影说:“小姐……你多保重…”

    出了寿阳后我们走开了没多远就停了下来,菱纱看着我说:“天河,用你的御剑术带我们去陈州吧。”

    我想到淮南王陵里的淮南王,不可以让他复活,不然寿阳的百姓就完了。我想了下指着淮南王陵说:“菱纱,我想进淮南王陵里去看看,感觉这王陵怪怪的!”

    “什么嘛,这有什么奇怪的,我们还是快赶去陈州吧。”菱纱看着淮南王陵说。

    “菱纱,我看,我们就到淮南王陵里去看看吧。云公子这么说一定有他的道理的。”梦璃看了下淮南王陵好象感觉到什么顺着我的话说。菱纱的食指点着脸颊看着我们两个面无表地说:“这样啊……那好吧,我带你们去看看,不过看完后我们就马上走,怎么样?”

    “恩,好的,菱纱,就看一下。”我点着点头说,知道菱纱被我和梦璃一唱一和吃起醋了,哈哈。真是可

    “那走吧……”菱纱走在前面带着我们。我看了下梦璃一眼笑了笑,说:“梦璃,我们也跟上吧。”

    “恩……云公子。”梦璃点了点头。

    “菱纱,等等我们。”

    不一会儿就到了淮南王陵,看着眼前2个傻守卫,我一阵无语,菱纱说出梦璃的份也不给进。看来,可能还是应该用我不知道什么时候看的某本小说时那个作者写的妙招。

    “菱纱,还是我来吧。”我看着还想跟那两个傻守卫的交流的菱纱说。

    “你?你可以吗?”什么可以,我当然可以!菱纱露出怀疑的眼神说。

    “恩。”

    “两位大哥,难道你们每天守在这里不闷吗?”

    “吆喝,小子,你知道我们守在这里闷想做什么啊?”守卫甲指着我说。

    “嘿嘿,难道官爷晚上没听到王陵里发出什么声音?像呜~~~~~~啊~~~~~~的尖叫声。”我装着害怕的表看着守卫甲和乙。

    “你,你小子别信口雌黄,我们,我们怎么可能会怕着些。”守卫甲声音有些变调着说。

    守卫乙颤抖着对守卫甲说:“嗨~~我说,昨晚~~你~你~你不是~还说你听到了~里~面传出叫声吗?”

    “可~可是,那样也~~不能~证明~什么啊!”守卫甲颤着声音对着守卫乙说。

    “官爷,就想这样,啊~~~~~~!!!!!!!!!!,还我命来~!!!!!!!!!”

    “啊~~~~!~~~~~~~~~~!~~~~~~~鬼,没错,昨晚我听到了,是鬼叫声,~天啊,王陵里有鬼,快回去禀报!!!!”守卫甲吓得喊了出来跑了出去……守卫乙看到守卫甲像发疯一样跑了也喊着:“鬼啊~~~~~~~~~”就这样两人都下山了。

    “哈哈,搞定,怎么样。哈哈。”我调笑着对菱纱说。

    “扑哧~~~”梦璃则笑了出来。菱纱脸红地气道:“可恶,竟然还有这种事……算你运气好!”

    “没想到,云公子就这样解决了,呵呵,可是~~菱纱,我们怎么进去啊?”梦璃看着没有入口的王陵说。

    “呵呵,你们跟我来吧。”走到了王陵树边,菱纱指着石头说:“现在就靠天河了,该你表现了。”

    “啊!这么大的石头,你当我是苦力啊~~”我摇着头看着眼前的石头苦道。

    “哼哼,搬开~~~”菱纱毫无感地说。心里却说:哼……我让你起色心。

    一脸无奈地走了过去单手一用力就推了开去,“有个洞,菱纱你可真是厉害,哈哈。”我看了看洞的深度后说。

    “你~好了,我们进去吧。”菱纱看着我在笑气道。

    “恩,走吧,云公子,别惹菱纱生气了。”梦璃虽然想笑却忍住了,不想给菱纱难堪。

    “恩,我先下去看看…………好了,你们下来吧,没事。”我进了王陵大喊道。

    在我喊的时候,王陵丹室,一个血红的瓶子摇了摇过了会才停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仙剑千年缘之缘来是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