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女萝之行

    作者:闪烁极星    睡在客房我脑里只想着菱纱和梦璃,天啊,这难道是一见钟?不错的感觉啊。

    早上了,我起了个大早想早点去女萝,不知道慕容那家伙去了没,要赶紧啊。“唔~睡得真舒服。不晓得菱纱起没有,去找她~”

    出了门就看到丫头们正在忙,看到绿蓉了,我叫道:“你……知不知道菱纱在哪?带我去找她行吗?”

    禄蓉听到我叫她说:“啊,是未来的姑爷……不对、不对,是云公子,老爷请你睡醒后去前厅,我家小姐和韩姑娘都已经等在那里了,禄蓉就先告退了~”脸色红红的走了,呵呵,我的魅力很高啊。真是怪了,我都这么早起了居然还慢她们,没天理啊。

    我快步走进前厅,菱纱梦璃柳伯伯柳伯母都在里面。

    柳世封看到我大笑着说:“哈哈,贤侄~来得正好,我们正要向韩姑娘说女萝岩之事,你也听听。”我一听,怎么可能?这?这不是去女萝的剧刚开始的对话吗?难道我晚了?心里着急啊。

    可还是说:“哦,好……”

    柳世封语带伤感地说:“说来惭愧,我初来寿阳时,治理无方,此地百姓虽不至困顿潦倒,却也绝非大有余钱,行商买卖之人更是少之又少……”

    阮慈在一旁阻止他发牢说:“老爷何必耿耿于怀,尽人事而后听天命,璃儿后来帮了寿阳百姓,不也是一种福缘吗?”

    柳世封得意地说:“夫人说的甚是!多亏璃儿巧手,把山上的“离香草”做成熏香,从此各地商贩争相竞买,连京城里的贵人都对这种香赞不绝口,寿阳也才有了今的富庶。”

    “唔……这样很、很好啊……和妖、唔……怪有什么相干?”我已经肚子饿了,正在椅子旁边拿着糕点吃。

    菱纱一听我语气怪怪的,像是在吃什么东西,转头一看,上来就是一拍:“笨蛋!不要边吃东西边说话!还有那糕点,你从哪里拿的?太没礼貌了吧!”

    阮慈忙说:“没关系、没关系,这桌上的核桃糕原本就是留给天河的。”

    阮慈看我吃得欢笑对我说:“慢慢吃,小心别噎着。”

    “唔,这个好吃,我正好肚子咕咕叫了~”

    菱纱扭了扭头想:……丢脸,真想当作不认识他……算了,当他不存在好了……

    柳梦璃接着说:“寿阳西北面的女萝岩盛产离香草,城里人多半都去那采摘,只是近半月女萝岩忽然有妖物频频伤人,如今没有人再敢接近了。”

    菱纱掩着嘴说:“麻烦,财路断了,这可是大大不妙。”

    柳世封接着梦璃的话说:“老百姓心中慌恐,更是令人忧心……”

    柳梦璃看了看我,说道:“待云公子用完点心,我们就出发吧,这种事总是越早解决越好。”

    菱纱看着我说:“那个傻瓜……根本不用理他嘛……事不宜迟,马上走就好了!”

    柳世封不舍地说:“这就要走了?璃儿,爹真是不放心你……你看,桌上这篮是爹嘱咐王厨娘做的点心,都是你平时吃的,要记得带上~”

    菱纱一听可乐了心想:喂喂……老伯,我们可不是去踏青玩乐……

    柳梦璃听了也说:“爹,女儿心里记挂着事,哪还有心吃点心?不如等到一切解决之后,再慢慢品尝也不迟。”

    我在一边还没填饱肚子说:“你、你不吃啊?真可惜,不能浪费,那我带着吃好了——”

    菱纱一听骂道:“你!哼~就知道吃~吃~吃~”

    “怎么了?菱纱真生气……不吃就不吃……”

    柳梦璃看着我们两斗嘴捂着嘴对柳世封说:“爹、娘,不用挂念,我们会早去早回的。”

    柳世封嘱咐道:“璃儿,你和天河,还有韩姑娘都要小心,万一况不妙就跑,可不要逞强吃眼前亏。”

    我点头说:“柳伯伯,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菱纱和梦璃的……呵呵~~”

    柳梦璃听了脸红也没反对我叫她梦璃地说:“…………走吧。”菱纱则在一旁嘀咕道:“哼哼,说得好听,我看是想保护梦璃吧。”不过心里还是高兴。

    到了八公山脚下

    柳梦璃指着山说:“上山之后往西北便是女萝岩,东北面则是——”

    菱纱抢着说:“嘻嘻,我知道,是先代淮南王的陵寝对不对?”

    梦璃点了点头说:“韩姑娘说的没错。”

    菱纱继续发挥自己的特长说:“那老头还会挑呢,八公山山势不错,兼具“四势”中的“青龙”、“白虎”,两相拱抱能让场不受外风吹袭,可惜啊可惜,山前却只有寿阳的护城河,要是能够聚水成沼,就真的再好不过了~”

    “……菱纱,我们快走吧。……”我担心女萝真的有变忙说。

    菱纱被我打断心里不爽地说:“哼!你就是吃的多,懂的少!”

    “话是这么说没错……那我以后少吃点。”

    菱纱看我这么听她的话也消气说:“算了算了,你吃多少吃多少,我已经习惯了,不然总有一天被你气死……”

    “哈哈……”

    梦璃却说:“……我听爹说过,风水堪舆之术晦涩难明,往往一二十年才能略有小成,韩姑娘真不简单。”

    菱纱听了喜在心里脸上却说:“哈、哈哈,也没什么啦,在我老家要是不懂这个,会被人笑话一辈子的。”

    “对了,我说,我们现在也算一条船上的了,你别那么见外,叫我菱纱就好,不然我可要叫你“柳大小姐”啰。”

    梦璃听了也就说:“……我知道了,菱纱。”

    菱纱弯着蛮腰说:“这才是嘛,别这么拘谨~”

    “好了,不用多说,快点赶去女萝岩吧!天河,该你表现了。”

    “哦,没问题,这点山路一下子就到了,出鞘~~~”背上的霖雨剑出来后翻了个跟头停在我面前。

    “乾坤无极,万法归一,御剑逍遥,剑现。”霖雨剑慢慢扩大,等我看可以坐3个人才停了下来。

    梦璃看着眼前的剑惊讶地说:“这?这就是御剑术?云公子这是你爹教你的?”我还没出口菱纱就笑嘻嘻地说:“梦璃,你可别小看天河啊,这可是他自己领悟的哦,都不知道这野人的脑袋是怎么长的,居然看了几次就学到了御剑术,真是个怪物。还有,梦璃你也可以叫他做天河啊,这样比较亲近嘛。”

    “扑哧~~”梦璃听着菱纱左一句野人右一句怪物地叫我用衣袖掩着那红润的小嘴笑着,那笑声真是让人可以感受到她的快乐。我则尴尬地摸着头心里却非常感谢菱纱为我拉近梦璃的距离说:“菱纱,都让你别这么叫了,唉,算了,要怎么叫我就怎么叫我把,反正只是称呼,无所谓了,呵呵~呵呵~~。”

    “哼,这才对嘛,以后就叫你小狗了,可别不应啊,呵呵~~~~~~~~~~”菱纱更是淘气地说。梦璃这才止住笑说:“菱纱你也别欺负云公……(被菱纱和我希翼地望了下)天河了,我们还是快去女萝吧,早点解决的好。”

    “恩,先放过你了,等事完了再跟你算帐。”菱纱野蛮的说。55555555,我这都做什么孽啊,我跟她有什么帐要算的?纱MM,你给我记住了,娶你过门我第一句话就是:纱纱啊,我们的帐开始算吧。嘎嘎。

    3人坐上剑,我一边控制一边跟她们聊天,其实也没说什么话,这点距离一下就到了,望了下那黑黑的洞口,我控制剑慢慢落下。梦璃捏着手诀洞内刹那光亮起来,看了看洞内~~~

    蛇蛇真是可啊~~~(汗)蜘蛛好好玩的样子啊~~~~(变态)

    就在我们观察洞内况的时候,我以为真的来晚了,没见到槐妖,那可真是惭愧了。就在菱纱和梦璃四处看看而我却在想着心事的时候,洞外传来了呼啸声,然后我们转头看到了那一蓝白相间的衣服,那一副冰块脸好象千年不化一般站在剑上降了下来,是慕容紫英!!!看到了慕容紫英我心里也就放下心来,还好没来晚。

    “啊?!是你!?”菱纱看到了慕容紫英惊讶地叫了出来。梦璃则看了看慕容后问着我说:“天……天河,他是?”

    “真的是你啊!没想到在这见到你,上次也没说你叫什么,你来这做什么,难道?是跟我们一样来这调查妖怪伤人的原因?”菱纱走了上去打招呼问道。

    “梦璃,在我刚下山的时候他帮过我们对付了几个妖怪。不过,还没留下名字就走了。”我摸着头跟梦璃解释道。

    “是这样啊,那……”梦璃还没说完我们就看到了一群槐妖“喵喵~~~”地从地下钻了出来,并且警惕地看着我们。

    慕容紫英刚才也没想到会在这遇见我们,不过还算有礼貌地回答了菱纱的第一个问题:“慕容紫英。”然后看着槐妖双眼放出利光,就想出手除妖。“小紫英,我叫韩菱纱,他是云天河,她是柳梦璃,认识你真是高兴。”

    “喵~~你们是什么人,还敢来女萝这做什么,难道不怕我们再教训你们吗?”明显是这群槐妖的头领站了出来对我们喝道。

    “你们?是你们伤了来这采离香草的人?”梦璃温柔细声地问道。菱纱却好奇地看着这群小妖,脸上露出很喜欢很喜欢槐妖的可样子的笑。

    “哼,区区小妖竟敢伤人,纳命来~~”梦璃还没问完,慕容那家伙就动手,背上的剑匝闪出几道剑光,向了槐妖群。槐妖们都惊恐地看着四处飞来的剑。惊惧地一动不动,一把剑光刚要击中一只槐妖的时候,另一把金色的剑光就跟那剑光来了个相撞。“砰~~~”两把剑光都消失了。接着其他几把光剑都一样消失在空气中。慕容紫英没想到我居然可以消去他的剑气,看来在那湖边看走眼了。可还是平静地看着我说:“为什么阻止我除妖。”

    “妖也是生命,在没问清楚他们为什么伤人的时候不可以乱杀无辜,就算你是剑仙也没这个权利。”我盯着慕容愤慨地说。

    梦璃在一边帮着我说:“这位慕容公子,请你先别动手,待我问问,若他们真是害人的妖怪我们再动手不迟。”菱纱也说:“慕容紫英,我们是来调查的,你先别动手。”

    慕容紫英哼了一声说:“请便。问完后我自当除去这害人的妖孽。”说完站在一旁。这时洞外又进来了2个人,是怀朔跟璇玑。“师叔,终于追上你了。”璇玑一见慕容就跑上前去环住了慕容的手撒道。“见过师叔。”怀朔照样规矩地对着慕容行礼道。接着就看到我们对我们问道:“咦,是你们啊,你们来这做什么。”

    “是你啊,怀朔,我们来调查女萝的妖伤人事件,可刚想问就差点让你们师叔出手杀了他们。”菱纱还是照样笑嘻嘻地说。“梦璃,他是怀朔,那个小妹妹叫璇玑,都是一个门派的。”我向梦璃解释说。

    “哼,是妖就该杀,还调查什么,师叔都是对的。”璇玑在慕容旁边出声帮慕容说。

    我听着这蛮不讲理的话真是生气了,这丫头怎么这么不懂事,真是纯到笨死了。接声说:“哼,只要是人都有错误。”

    “你……”“璇玑,住口。这位朋友说得不错。”

    那边的槐妖却郁闷了,这可是他们的地盘也,居然就这么在他们这吵了起来,还无视他们的存在,真是菩萨都是三分火气,何况这些小妖呢。

    “喵~~~~~,都给我滚出女萝,这不是你们来的地方。”“喵~~~~~~~~~~喵~~~~~~~~~~~出去。”好象长得像槐米那小东西也在帮叫道。

    “你们回答下我的问题把。可以吗?”梦璃这才继续问道。

    “喵~~你们都把香草采光了,我们是靠着香草做食物才可以生存的,被你们采光了我们就没有食物了,再不赶走你们,我们会饿死的,都是你们人类干的喵~~~~”领头的槐妖对着梦璃说道。

    “啊!?原来是这样。这倒是我的疏忽了,当时只知道让他们过得好点却没想到你们也需要离香草,真是对不起。”梦璃听后福了一下道歉说。

    “我回去后回告诉我爹让我爹限制百姓开采离香草的,你们放心。”梦璃接着对槐妖说。菱纱也说:“原来是这样,生存可是大事,要是没了食物会很惨的。”我站在旁边一边点头一边警惕慕容这家伙突然动手。说:“是啊,饿肚子对胃不好,我下山到现在都饿了好几次了。”“哼,你就知道吃~~`吃~~~吃,小心吃死你。”菱纱皱着好看的琼鼻说。

    “哼,说完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出。”慕容果然在我们办完事后动手,几十道剑气冲向了槐妖群,梦璃跟菱纱惊叫道:“不要~~~~~”

重要声明:小说《仙剑千年缘之缘来是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