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寿阳柳府(二)

    作者:闪烁极星    这时,从旁边的小门露出两个小脑袋,我想应该是禄珠吧只听她说:“快看!哪来的傻小子~”

    一旁的应该是禄蓉说:“嘘!小点儿声,他能进到内院,肯定是老爷的客人,太稀奇了!”

    禄蓉看了看我又说:“仔细瞧瞧,他穿得是不好,可长得很俊呢!”呵呵,这绿蓉还真有眼光,刚想上前跟她们打个招呼就……

    禄珠看我走过去惊道:“哎呀!他过来了,我们快走~”

    “……………………”我不是很俊吗,跑什么跑啊,又不是鬼……

    “贤~侄~呐~~~”一把苍老的声音从我后传了过来。我转一看,是个肚子鼓鼓的老头,应该是柳世封了。

    柳世封走上前来对着我仔细地看了看后叫道:“啊!!这——!!”

    “长得太像了!裴剑说的时候,我还不敢相信,这天底下哪有这等巧事!”然后又问我说:“你叫云天河?你爹可是云天青?!”

    我看着他那慈祥的样子心里一暖回答道:“对啊,你认识我爹?”

    “当然!老夫柳世封,乃是受过你爹恩惠之人!”

    柳世封高兴地对我说:“来来来,贤侄进屋再说,我已经吩咐下去准备饭菜,一定要好好招待你。”

    “那,那我叫你柳伯伯吧。”

    “哈哈,自然如此,你若不嫌弃,就喊我一声“柳伯伯”~”

    “柳伯伯。”

    柳世封高兴地直点头说:“嗯,好!好!来!随我进屋吧,怎好叫客人一直站着”。

    寿阳城—柳府—前厅

    厅里站着一位丰韵尤存的中年妇女看见柳世封带我进来后说:“这位便是云家的公子?!”

    柳世封高兴地对我介绍说:“哈哈,没错,我还以为又见着了多年前的云贤弟咧!贤侄,这是我夫人阮慈,你喊她“柳伯母”就好。”

    “柳伯母……”

    阮慈微笑地对我说:“哎,乖孩子~”(汗啊)转对柳伯伯说:“你们一老一小,还不快入座,我马上命人上饭菜,不然可都要凉了。”

    柳世封点头说:“夫人说的甚是!”

    饭菜来了,我要狠搓一顿啊…………

    入里屋后我直看着桌上精美的食物,口水暗地里吞了吞。

    柳世封对着我说:“贤侄,先坐下吧~”

    阮慈在一旁看我咽口水忙说:“……傻孩子,饿了就快吃饭,来,来,来。入席快吃吧。”

    柳世封望了望我尴尬的表说:“对对对,夫人说的甚是!莫说是几顿饭,就算你今后都在府上吃住,我们也是理应照顾的,何况说不准以后还变一家人!”

    ……一家人。嘎嘎,当然是一家人了。

    阮慈微嗔了下柳世封道:“老爷……”

    柳世封忙说:“没什么、没什么,我们吃饭,哈哈,先吃饭!”

    “……这个好吃,那个也不错,原来还有这种味道的,比烤的还香~这碗里一粒粒白白的东西,就是爹说过的饭啊,真好吃!”我吃着饭菜心里不由一阵感叹,TMD,古代的饮食就是好吃啊。

    柳世封一边看我吃一边听着我讲着爹跟娘的事伤感地叹道:“唉!想不到云贤弟已经过世了,还是得了如此重病,连弟妹也一起……这、怎么会这样?!”

    “对了,柳伯伯,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些关于爹的事?”

    柳世封点了点头说:“当然!多年前幸亏云贤弟救我命,不然我早成了路边枯骨。”

    柳世封回忆道:“那时候我刚接任寿阳县令一职,走马上任,不想途中被人打劫,你爹路见不平、出手相助,还将那些强盗戏弄惩戒了一番!我们就此结识,兄弟相称,我想要他留在寿阳助我治理此地,但人各有志,你爹那时一心要成剑仙,几后便离开了。”

    “是我爹做了好事啊~”

    “那后来呢?爹成了剑仙吗?”

    柳世封脸色微红地说:“惭愧!这我也不太清楚,你爹如此一去,数年没有音讯,直到有一天……”

    柳世封脸上浮现出慈的笑容说:“他突然出现在我府中,怀抱一名女婴,托我把那孩子抚养长大,让她做个心地善良之人。我和夫人成亲后一直未有生养,自然十分乐意,你爹见我们答应下来,转眼便纵去了。”

    “他向来行踪飘忽,不知何年何月能再相见,所以我命裴剑带了他的画像,一有机会便四处寻访,这才有今的相聚呐。”

    “哦……那我娘是什么样的人?”

    柳世封尴尬地说:“这……别说我没见过,云贤弟连提都没提起过啊。”

    阮慈走了进来说:“看你们~我才离开一会儿,就只顾着说话了。”

    “这味道……是酒!!好香~~”

    阮慈说道:“老爷说你爹最喜欢这“蜜酒”,我才想到地窖里藏了几瓶,也该拿出来喝了。”

    柳世封抚着须点头说:“对对对,贤侄多喝几杯!”

    “不了,我不喝酒的。”

    柳世封大笑着说:“哈哈哈,男子汉大丈夫,哪能不识酒味!贤侄不用担心,酒喝多了当然糟糕,但偶尔喝一点却没什么!”

    “爹喜欢这“蜜酒”?”

    柳世封点头说:“不错,这酒乃是用了上好的糯米,佐以酒药酿制而成,还加了蜂蜜,所以喝到嘴里香味醇厚,贤侄定要尝尝呐~”

    味道这么香……不管了,爹喝就代表我能喝!而且我前世的师傅不也常喝。我心里给自己找理由边找边那起酒杯说:“那我喝啰~”说完抿了一口说道:“好喝、好喝!比白水好喝多了!!”

    柳世封笑着说:“哈哈,贤侄今后有何打算?”

    “我?我要和菱纱一起去做剑仙,可以行侠仗义。”

    阮慈突然出声说:“你和那位姑娘,你们认识很久了?”

    我点头说:“对啊,都快两天了,对我来说已经很久了。”

    柳世封点了点头后又停下说:“嗯,是久的…………啊?!才两天?!”

    ……奇怪~头晕乎乎的……,难道是师傅说的醉?

    柳世封看着我叹道:“唉!那姑娘的来历恐怕不单纯,数月前有樵夫看到一人在寿阳东北的陵墓附近鬼祟行事,十有**是盗墓的贼人,我请那樵夫口述,再由小女画像,与你那朋友倒是极为貌似。”

    “菱纱?贼?菱纱不可能是贼的……”

    ……我晕……真的要醉了……

    阮慈问道:“那姑娘莫非是你的心上人?”

    “心上人?心里的人吗?恩……她是我的心上人。”

    柳世封听了一愣心想心上人还可以这么解释吗?然后说道:“应该只是朋友吧,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哈哈哈~”

    柳世封接着又说:“实不相瞒,这几年我一直很头疼,小女待字闺中,却难觅佳婿,如今见到贤侄相貌人品出众,不妨和小女见上一面,若是你们彼此有意,倒是美事一桩、美事一桩呐!”

    ……咦?柳**怎么变、变两个了…………呵呵,那就应该要睡了吧……

    柳世封看我摇摇晃晃忙问道:“贤侄觉得如何?”

    “……什么?”

    柳世封再说了次:“我与云贤弟、与贤侄都是一见如故,若是你能成为柳家的女婿,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好……好…………晕…………”

    柳世封拍着桌说道:“好!太好了,贤侄既然说好,我真是太高兴了,哈哈哈~”

    呃……忍不住的我倒了下来睡了……

    柳世封看了一愣,叫我道:“贤侄?!”

    阮慈则在一旁说道:“你啊,我看天河早醉了,就你还一个劲唠唠叨叨。”

    柳世封大笑着说:“哈哈,他的酒量可比他爹差远了。”

    阮慈叹着气说:“唉,老爷别高兴得太早,你这样给璃儿配夫婿,依她的子肯定不悦,何况天河对那位菱纱姑娘颇有意,怕不会随随便便转了心思。”

    柳世封听了也觉有点道理忙问:“夫人此话怎讲?!他们不只是朋友吗?”

    阮慈摇着头说:“这种事,你们男人粗枝大叶当然看不出来,可小儿女的心思,哪有这么简单?”

    柳世封也叹着气说:“这……你我百年之后,璃儿她无人照顾,又该怎么办!”

    阮慈想着说:“儿孙自有儿孙福,老爷又何必太过担心?”

    柳世封像是想起什么事说道:“还有一事,裴剑和我形容间的形,贤侄很老实,那韩姑娘却是古灵精怪,若真像夫人所说,二人怎么看也并非良配啊!”

    阮慈则说:“依我之见,老爷是多虑了,天河这孩子外表朴实,实则心如明镜,识人处事自有他的原则。”

    柳世封看着睡在桌上的我说:“但愿如此——”

    “……爹…………爹…………娘……………………”

    阮慈听着我的梦话说:“可怜的孩子,一定是想他爹娘了……”

    柳世封也悲伤地说:“唉~是啊,一个人孤苦无依地住在山上,真是难为他了……”

    ……爹……娘…………你们还好吗?………………

    (只能先写到这了,明天再继续,困了,要睡了,各位也别看太晚,体要紧)

重要声明:小说《仙剑千年缘之缘来是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