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太平之战!!!

    作者:闪烁极星    我们正说着,2个悲剧人物就来了,怀朔跟璇玑。

    那个看起来根本就是萝莉的小MM边跑边叫道:“紫英师叔,等一下,等等我嘛!”

    看到她的那个师叔没理她,不由跺了跺脚嘟着嘴道:“真是的,又没追上!”

    另一个青年伸手拉了拉璇玑说:“璇玑,你慢点……”

    璇玑抱怨地对怀朔说:“怀~朔~师~兄,要不是你慢慢吞吞,我们怎么可能把紫英师叔追丢了!”

    怀朔摇着头说:“璇玑,别忘了,你我之前收妖时不慎中了咒,四十八个时辰内无法施展御剑之术,光凭两条腿,如何追得上紫英师叔啊?”

    怀朔接着又说:“何况师叔他本次下山,也是有正事要办,你这样一味跟着,又算什么呢?”

    璇玑无理地取闹道:“我不管~我就喜欢跟着他!你陪我去陈州,现在就去!”接着又道:“师叔说过要去陈州察看那里的先天八卦阵有无乱象,我们去了就能遇到他!”

    怀朔摆了摆手说:“好好好,都依你。”

    怀朔想了下又说:“我们先找个地方歇脚,待御剑术恢复之后,关山万里也不过瞬息而至,又何必急在一时呢?”

    璇玑俏皮地对怀朔说:“嗯~你说话要算数!”

    怀朔看了看璇玑小声地嘀咕:“这小师妹,真是……唉……”看了看我和菱纱后怀朔走了过来抱拳说:“抱歉,惊扰二位。”

    菱纱摆手紧张地说:“哪、哪里,是我们该道谢才对。”接着又说:“要不是刚才那位剑……剑仙前辈出手相助,我们怕是已经进了妖怪的肚子。”(晕,忘了有我吗,进妖怪肚子里!!!亏你为了修仙居然忘了我,唉,我也知道我现在在菱纱心里跟她村里的人比起来还没村里的人重要,毕竟那是亲人,而我现在只能算和她是朋友,不计较,反正将来,哇哈哈哈哈~~~~~~~~)

    怀朔微笑了几声说道:“哈哈,师叔的年纪其实与你们相仿,我还虚长他几岁,不过剑术进境却是望尘莫及的。”接着解释道:“师叔最是嫉恶如仇,适才想必也是举手之劳,两位不必放在心上。”

    我对着怀朔问了下道:“他那一招……用几把剑同时砍中妖怪,真是厉害!”

    怀朔解释说:“紫英师叔已臻“以气成剑”之境,剑气收发,有形而无质,区区几只小妖,自然应付自如。”接着四周望了望说道:“如今这附近妖气已除,二位安心即可。”

    菱纱赶忙道:“还没请教尊姓大名?”

    怀朔抱拳说:“在下怀朔,相逢自是有缘,二位气质不凡,不知不觉与你们多说了几句。”接着又望了望后的璇玑,见她已经走了,不由急道:“我也该去追我那小师妹了,告辞!”然后一闪,御起刚恢复几分的剑追了上去。

    “艾~~~~~~等下啊”菱纱还没反应过来,怀朔就飞走了,不由叹了口气道:

    “哎,害我紧张得要命~真不敢相信,我刚才是在和剑仙说话耶!”

    我则想了下后就说:“……咦?不对呀……”转对菱纱说:“菱纱,那几个人衣服上的花纹我觉得很眼熟……”

    菱纱听了笑了道:“嘻,别说笑了,你又没什么见识,虽说那个图案是特别的——”接着愣了下好象想起什么地,连忙说:“——等等!快把那块古玉拿出来,墓室里的那个!”

    “怎么了?”

    菱纱挥了挥手说:“笨哦,看上面的图案,一模一样!!”

    我装做仔细地看了看后说:“真的……这……是不是说明他们认识我爹和我娘?”

    菱纱也不确定地说:“也不一定吧,要是你爹娘在山上隐居好多年,以年纪来算,不太可能是相识的,不过说不定他们和这个修仙门派有什么关系呢。”

    菱纱心里则想:看来我估计的没错,这野人的爹应该是剑仙,真是太好了!

    “哦,那我们去找他们吗?”

    “恩,当然去找他们,这样既可以打听你爹和娘和消息,我也可以修仙了。刚才好象听他们说要去陈州的,我们朝寿阳走,我想想……恩,我们走那里,应该可以比他们先到陈州的。”菱纱像是决定了什么后说。

    突然,我的第六感好象感觉到什么似的,朝太平村的方向一望,不由脸色大变…………

    运起随风诀就飘到远出去后对着菱纱喊道:“菱纱~在这等我回来~~~~~~~~~~~~”

    “艾~~~~~~~怎么了,干什么去啊???”菱纱连忙跑了过来可看追不上我就停了下来,还跺了跺脚气道:“哼,什么事这么急嘛,居然把我这个美女扔在这,等下要你还看,哼哼~`”菱纱再次挥了挥拳头之后才继续追了上去,也许,真是什么事让他这么急吧,看方向应该是太平村那,难道?难道太平村也被袭击了,看来应该是的,那里有他的族人,他应该去帮忙的,要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不过,帐还是要算的,哼哼~~~~

    而这时的我已经快到太平村口了,听着村里的人发出的惊叫声,邪风兽疯狂的吼叫声,我心里一阵愤怒,怎么说也是我亲人,爹和娘都去了,我没办法救爹和娘可是我可以保护亲人,即使已经被他们~~~~~但,我还是渴望有亲人………………

    手里没有武器的我用真气拟化出一把闪光的光剑,飞一般地闪进村口,眼前的狼藉让人触目惊心,狂风大作,几十只邪风兽正在肆意地捣乱,更有的还在攻击正在四处逃跑的村民,云靳挥着一把剑对付着其中几只,眼看就要被邪风兽击中,愤怒中的我发挥出了全的潜力……

    “御剑术~~~~~”“咻”地一声,光剑出,邪风倒,刚要攻击到云靳的2只邪风兽被我突如其来领悟的御剑术一剑双雕!!!另外几只也被这突然出现的光剑吓了一愣,云靳果然不愧是云家的后人,虽然是书生打扮,可是一手剑技舞得出神入化,看来,云家后人并没有忘记自己的祖先是沙场战将。他见邪风兽一愣,抓住机会,向旁边的2只邪风兽的脖子抹了过去,扑~~~~~又是2只邪风兽喷血而死。抵挡妖兽的众人看到光剑都不由的一喜,应该是以为是青鸾峰上的剑仙来救他们了,都奋勇地向邪风兽砍了过去,边攻击还边看了看帮助的人是谁,可那知看到了我,不由地也是一愣,我一见他们有危险,立刻使出刚领悟的御剑术,朝那些还是只知道攻击的邪风兽攻了过去。众人见又是几道光过后,又倒下了几只妖怪,向我递了感谢的眼神后跟村民们一起战斗了起来。云靳显然也看到了,可他却保持了沉默。

    我也不会去计较这些,手中的剑挥出几道半月,又是几只邪风兽倒地,一边不时地支援差点受伤的村民,一边云起天剑诀杀起来,一时间手里的光剑因为天剑诀的关系猛增了几倍成为一把巨大的剑,往往邪风兽还没到我的边就被我给斩成两半。………………

    刚想杀掉剩下的几只邪风兽,突然不知道从那冒出了一股强烈的暴风,比邪风术还强,吹得我脸皮发疼。

    “轰~~~~~~~”的一声,一只深红色的邪风兽出现在我们面前,看来应该是这群邪风兽的王了。村口也在这时出现了菱纱的影,“吼~~~~~~~~~~~~~~~~~~~~~~~”菱纱刚看清眼前的况就被刚来的邪风兽王攻击,我一见菱纱就知道她是担心我才跟来的,眼里看着她就快被攻击了,体马上冲了上去,菱纱也被眼前的红色邪风兽吓到了,体刚反应过来心里却知道可能避不过这次攻击,我不敢挥出剑气,担心邪风兽王可能会躲开伤到了菱纱。只能全力冲到菱纱边,刚抱起菱纱向我这边躲来的躯,邪风兽王的攻击就来了,大掌狠狠地拍在了我刚转的背上,“扑~”受到重击的我口中喷出了一道血,可我还是走出了七星步,离开了邪风兽王再次攻击的范围。

    受不了了的我单脚跪在了地上口里又吐出一口淤血。菱纱着急地扶着我,眼里好象有泪光在闪动,可坚强的她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本能地认为是自己害我现在受伤了,心里过意不去。

    “你,你为什么要这么笨,野人,我不准你有什么事,要是,要是,不管了,没有要是,你不可以死啊~~”菱纱着急地呼唤着我,可称呼却还是我郁闷。

    料理了剩下的邪风兽后的云靳跟众村民赶了过来,云靳看了看我,转过头盯着邪风兽王,村民们则好心地拿出止血草给我服用,菱纱则把我拉在了她的大腿上,噢~~~~~值了啊,好柔软啊,触感真棒啊。喔~~~

    心里不停地享受的我,眼里却看着已经冲上去跟邪风兽王拼了的云靳,不过邪风兽王的速度明显比云靳快,云靳抵挡地很辛苦,而且我看出他已经力尽了,毕竟已经杀了不知道多久的他体力已经跟不上了。我一见云靳快要陷入困境了,挣扎地站了起来,菱纱也没阻止我,毕竟她现在了解我的心,可还是担心我的伤,张了张口还想说什么的她犹豫了下还是说出来:“天河,你还是休息吧,我上去帮忙就可以了。”说完刚想冲上去,就被我拉住了,我紧握着她滑嫩的小手坚定地望了她一眼说:“我来把,你才刚来也恢复没多少体力。”虽然这个理由很牵强,但是我还是说了出来,毕竟,我的亲人应该由我来守护,也不等菱纱回话,我就冲了上去,村民们看着我,眼神里混着愧疚,感激,感动,惭愧。都握紧着手里的“武器”——————锄头,木棒,杀猪刀等等。担心我如果不住了他们就上。我冲进战斗圈,天剑诀跟七星步配合起来,边闪过邪风兽王的攻击边挥出剑气。云靳则在旁边配合我,毕竟,他已经没多少体力了。

    恢复了不少体力的菱纱见我们跟邪风兽王磨了起来,握着双剑也冲了上来,在一边偷袭着邪风兽王,每一次攻击都让邪风兽王上多个伤口,伤口多了起来的邪风兽王怒了,爆发了,速度加快不少,攻击又犀利起来。

    “村长,你先退下吧,我和菱纱来就可以了。菱纱,攻击他的脚,减慢他的速度。”我边对云靳喊道边指挥着菱纱,云靳看了我一眼,我回了个坚定的眼神,然后他再一次在邪风兽王腿上划了道伤口后退了出去。

    速度慢了不少的邪风兽王突然狂吼了一声后,手掌拍向了我,我脚下一闪,却没料到他的攻击突然转了向,朝菱纱狠拍了过去,我连忙喊道:“菱纱,快躲~~~~~”脚下又冲了过去,将剩余不多的真气运起了天剑,巨大的剑穿透了邪风兽王的体,他的掌只离菱纱不到2厘米,我吐了口气后,连忙走到菱纱上边问道:“菱纱,怎么样,伤到那了没?我看看。”说着刚伸手想去扶菱纱,可眼前一黑,眼睛一闭,整个人倒了下去,菱纱看我向她走过来,可刚伸出手就倒了下去,连忙接住了我。

    “天河,天河,你怎么样了?天河~天河!!!”菱纱使劲地摇了摇我,我艰难地睁开眼睛说:“菱纱,你~~~你再摇~~再摇我就真~~~真的要走了。”

    “啊~对不起,天河,你没事吧?”

    “没,没什么事,让我睡……”还没说完我就倒进了菱纱怀里睡了过去,一整晚的战斗已经让我体支持不住了,我可不是游戏里的变态,吃点食物吞下药就没事了。

    “他累了,让他休息吧,王大哥,你把他背到我家里吧。”云靳走过来为我把了把脉后对着王魁山说。

    “好的,村长。”

    “来,这位姑娘,把他交给俺吧。”

    “你,村长?”

    “过去的就过去吧,就想你说的,他爹是他爹,他是他。”说完也不管菱纱答话就走了。王魁山背着我走进了村长的家里,菱纱则跟着我,望了望我后想:他,他其实也不错,可是,他,对我有什么想法吗…………其实菱纱再笨也可以想到自己为什么今天老是这样了,唉,真伟大!!!!(这句是什么意思不用我说大家应该也明白,嘎嘎。)

重要声明:小说《仙剑千年缘之缘来是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