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巢湖的相遇

    作者:闪烁极星    不过,整个人看起来好象傻了……

    “???菱纱?韩~~~菱~~~纱~~醒一醒~~~~”看着菱纱呆呆地我也心里有点难受,毕竟自己现在真的有点喜欢她了,这样的她可不像她啊。

    “啊~~~~~~~~~~~~~~~~~”菱纱被我吓到了手一挥“啪”。

    “啊,菱纱,你干嘛啊,又打我~~好疼啊。”我捂着脸轻轻地揉道。

    “你!你个色狼,靠我这么近干什么,难道看本小姐是好欺负的。”菱纱好象忘了自己刚才没反应的样子大声地指责我。

    “……………………”

    “恩~~我说,菱纱,你想一想好不好,刚才你傻了,我只是叫醒你而已……”我继续揉着脸疼地牙痒痒地说。

    “呸,什么我傻……傻了……???”菱纱好象想起什么地站在那想了起来,那样子真好看啊~~

    “啊,对了,刚才,你,你,你………………”菱纱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指着我刚说了几个字就看到了我后一片平地,两眼更是睁得大大的。

    我站在一边看着她,郁闷,先不叫她了,让她自己清醒过来,不然要是再给我来下就真的平衡了……

    过了好一会儿,菱纱才缓过来,露出复杂的表看着我……

    我被她看得浑不舒服,连忙道:“我说,要问什么就问。”

    “你!你是剑仙?”

    “不是,我自己练的武功。”

    “天啊~~~,你自己练的?”

    “恩,是的……”

    “教我好不好?”

    “…………”

    “不行吗?”菱纱撇着嘴好象不高兴地说。

    “……可以”

    “真的?那练好有什么好处?”

    晕,“可以让你体更好,据说练到极至可以飞升,天知道是不是真的,要练多少年。”

    “飞升!!!天啊,那不是剑仙了吗?”菱纱拍了拍手惊叫道。

    “……不是,练这个没办法让御剑飞行,只能更好地用剑气,除非真的练到飞升才可以吧。”

    “啊~~~这样啊……”

    “学不学?”

    菱纱好象下定什么决心似的对我说:“不了,我想去拜剑仙做师傅,也许,也许……算了,没什么,既然你这么厉害,为什么刚见我不用这招对付我啊?”菱纱弯着小蛮腰双手背在后面对我说。

    “…………那个,也没什么,好象,对了,我爹说不可以对女孩子动粗。”我努力地想着借口解释道。

    “哼哼,那你还用剑我?”菱纱叉着腰嗔道。

    “啊,那个,那个,误会拉,还不是那只猪害的……”

    “哼,算了,我们快找个地方休息吧,都是你,害我要露宿野外。”菱纱四处望了望,也没把刚才我发标的事再拿来说,真是个好女孩啊,够体贴。

    “…………”

    看着菱纱走到湖边想生火就知道该我表现了,走上前阻止了菱纱继续那原始的取火法,菱纱见我阻止她的动作后眼露疑问地看着我。

    “恩,菱纱,你这样做是不对的,看我的吧。”我脸色微红地对菱纱说道。

    “哦,那你说怎么做才可以?”菱纱叉着小蛮腰带着顽皮的笑脸弯着腰对我说。

    “你看就知道了,菱纱,来这边!”我走到树边捡了些木材走到上风处对菱纱招招手。

    “这是……?”菱纱头大地看着我,好象只可的迷路羔羊。(猪脚滴着口水道:羔羊?我最喜欢吃了,可以吃了不?……………………)

    我想了想对菱纱解释道:“想睡觉的话,一定不要在上风处,不然野兽的鼻子那么灵,等你一觉醒来说不定已经在它肚子里了~还有,太靠近水边的木头也不好,不容易点着,就算点起来,烟都熏得够呛了。”

    我拿着木块真气运转从手心冒出丝丝火气,接着把新做的火把点到木堆上,火一下子就燃了起来:“好了,你看!”

    菱纱看了看我,脸色比我刚才还红地问:“这些,都是你爹教的吗?!”

    我看了看湖水,对菱纱说:“啊?爹教过一些吧,还有我自己发现的。”

    菱纱乍时掩着小嘴说:“好厉害,难怪你能做山顶野人这么多年!”

    “…………”看了美丽的风景后心本来好了不少,一听到“野人”两字就郁闷了,难道我真有当野人的潜质?

    菱纱看到我的脸色一下子不太好连忙解释说:“啊,不,我这绝对是夸你!”

    “呵呵,没什么的,这些都很平常啊,没什么、没什么,哈哈哈~”也许跟她在一起可能会反被气死,而不是我气她……不过,看好女孩不应该只看这些,内在加点可以的外表才是真。

    “咕咕~~~~~~~~~~~~~~~~~”我的肚子突然叫了起来。“呃……”

    菱纱一下就听到了,却调皮地取笑我道:“听到没?好怪的声音,像很大只的虫子。”

    “菱纱……不是虫子……是我肚子叫,我饿了。我来烤食物,你等下,很快就好了。”说完我就再走出草堆捡了几堆木头回来(这里没被我的怒火波及到,所以到处都有木头的),接着拿出望舒,把用叶子包住的熊掌啊,猪脚啊什么的,只要是野兽可以吃的部位都被我拿了出来(汗,这个大胃王,居然背这些东西)。用剑料理了起来,接着撒上我在山上特别制造的香料?和调料(山上有这些东西?我是作者说有就有,嘎嘎)撒在上面,放在火上烤了起来,菱纱也坐在一边看我烤,见我拿出调料就问:“那些是什么啊?”

    “这些啊?这些是我在山上找的调料吧,放在上面可好吃了,你等下尝尝就知道了,呵呵。”我笑着解释道。

    ………………万恶的分割线第一次登场…………………………

    “恩,恩~恩~~好吃~~~好吃,没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好吃极了。”看着菱纱刚小心咬了口尝了下味道后眼里一亮,然后就快速地解决了那一只烤熊掌,我微笑地看着菱纱吃东西,那样子,也是别有一翻风啊。

    菱纱刚回味完烤熊掌的那种味道后就看着我直盯着她,看得她不好意思地脸红了才夸我道:“嘻嘻,没想到你烤得这么好吃,一时吃太快了,你~你也快吃吧,不要看着我了。”

    “呵呵,好吃就多吃点吧,爹说,吃得开心就行,我以前吃过很多的,你不用客气,给,尝尝这只猪脚,不错的。”我边说边从剑上取下那块猪递给菱纱,菱纱也没拒绝接了过去后就说:“那以后的饭就由你负责了,我可就不用再吃那些难吃的干粮了,咯咯~~~”

    我边咬着猪脚边口齿不清地说:“恩~~~恩,没问~~题,反正~~只~`要有~材料,我就给~~~你~`做,只要你~~~不吃~~~腻了,就是做~~~一辈子~~我~也可以的。”

    菱纱一听脸就更红了,刚才还没退的羞意又冒了出来,对着我气骂道:“山顶野人~~~~~~~~~~找打是不是,敢吃本姑娘的豆……”

    “…………”晕了,一时说溜了嘴就被骂了。不过可以再看到菱纱脸红真不错,哈哈~~~游戏里根本看不清楚甚至可以说看不到,爽啊~~

    “呃~~~没什么,快吃吧,吃完我们就休息吧,明天要去那啊?”思想转移**发动,嘎嘎。

    “恩,本来还以为可以拜到剑仙为师的,没想到却遇到了你,现在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要不我带你去蜀山看看吧?那里就有剑仙的门派,顺便看看有没有你爹和娘的消息,而且我还可以继续拜师。”菱纱边小口地吃着猪边想着说。

    “恩,好吧,我无所谓,只要可以知道爹和娘的过去就可以了,恩~~~~恩~~``”我大口地咬着香喷喷的熊掌边说。

    “那就这样吧,先填饱肚子先……”

    ……………………

    吃饱后的我又去找了几堆木材回来,然后就对菱纱说:“菱纱,睡觉吧,晚安了。”

    菱纱看着满天的星星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恩”了一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可我猜,应该是在想着韩家村的事吧。然后紧捏地拳头再次定了定心想:一定要帮菱纱解决韩家村的事,而且,我还要菱纱好好地开心活着,什么望舒寄宿的,什么寒体质,我都要想到办法,一定。

    想着想着我也跟着躺了下来,接着慢慢的睡了。可我却不知道,菱纱在我睡了过去后坐了起来看着我,想着:也不知道带着天河是对还是错,看着他有点纯纯的,心里就感觉到有股暖暖的东西在流动着,让自己浑温暖,刚才听到他想做一辈子的饭给我吃的时候还感动了下,那是多久才再次感到的感觉啊…………

    最后菱纱也不住周公的召唤睡了过去……

    夜,只剩下火光跳动的声音。

    ………………………………………………………………………………………………

    “噢~~~~~~~~~~~~”

    感觉到了杀气的我(做为主角的我当然也继承了这特殊的技能),我揉着眼坐了起来,“恩???”怎么回事?难道?不是吧?我都没学猪叫,居然还可以找来,真佩服这些邪风兽的嗅觉,居然还来送死。我拿出望舒看了看又收了起来,也许,用望舒可能会再伤害到菱纱,所以我不想用了,木剑早在我发标的时候承受不了真气破碎了,四处看了看,拿了根比较像棍的木条后就站了起来。

    “噢~~~~~~~~~”

    “恩???怎么了?”菱纱也被叫声吵醒了起来,那睡美人的姿态可惜我刚才没欣赏到。

    “菱纱,有杀气,快起来。”我警惕地看着发出杀气的前方,没有回头对着菱纱喊道。

    突然一阵狂风刮了起来,风卷起叶子跟碎石朝我们袭了过来,“菱纱,站到我后面。”菱纱听了我的话马上跑近我,多年来的“大盗”生涯已经让她拥有超人的经验,眼前发生的况只有在妖怪出现的时候才有的。

    “漫天星斗~~~~嘿~~~”木棍舞出道道剑光把我跟菱纱罩在了里面,菱纱只见一个半圆的剑圈罩住了自己,接着那阵风带来的杀伤物品都被挡在了外面,心里浮出了一阵奇怪的感觉,很陌生的感觉,可自己却好象很享受这种感觉似的,不过眼前的况根本不可以让她来想这些,风过后两只邪风兽飞了过来,看起来非常凶狠。

    “噢~~~~~~~~~~~”不由菱纱和我开口就发动了攻击,一只邪风兽冲向了菱纱,另一只发出了邪风术,又一阵狂风向我刮了过来,我运起真气木棍就形成一道剑光,“喝”一剑劈了过去,然后望了望菱纱,她正辛苦地抵挡邪风兽的攻击,我迅速转,随风诀一动,七星步展了开来。

    “菱纱,躲开!!!”菱纱听了我的话闪开邪风兽的攻击跳到一边,我看菱纱已经跳了开去,一下就来到邪风兽后面一道剑光就刺了出去,“噢呜~~~~~~~~~~~”剑气穿透了邪风兽的体,“起。”我将木棍一拉向上“砰”的一声邪风兽上半裂了开来,倒了下去。另一只邪风兽一见同伴被我杀了,两眼通红,狂放起邪风术,我连忙跑到菱纱边拉起她,将她护在了后,菱纱刚被我拉住整个人就呆了,那手,好温暖……好象有股电流流入了自己的体,这?是什么?

    我一边躲开一边看准邪风兽放完法术的那一刻,一道半月型的金光就闪了过去,“蓬”邪风兽的体炸了开来,血雾弥漫在空气中……

    “呼,呼~~~呼”我边喘了口边想:没想到这法术居然这么厉害,看来以后要学好五灵仙术了,不然怎么被法术杀死都不知道了。一旁的菱纱见邪风兽一死,连忙甩开了我的手,叉着蛮腰怒道:“云~~天~~河~~!!!谁准你拉我的手了。”

    “呃~~我说,菱纱,刚才不是看况有点不对才拉你的,用不着这样吧?”我被菱纱散着怒火的眼睛盯地越说越小声,靠,难道我将来注定做“气管炎”???555555……我美好的生活……

    “哼,这次就算了,要是有下次……哼。”菱纱因为摸不清心里的那股感觉,将闷气一股脑地发在我上,也因为自己居然要人来保护感到羞愧,而且还是个男人?汗,纱纱啊,我还是个处啊,请说我是男孩行不?

    “哦,那不是说还有下次喽……”我小声地嘀咕了下,菱纱好象听到了什么瞪了我一眼,我连忙闭上嘴。

    空气中弥漫着血的气息,菱纱捂着鼻子说:“快把空气弄干净了,好难闻。”

    我无语了练习起了五灵仙术,风系一段的风咒被我放了出来,卷起来一下就把空气换了次。我突然一想:恩?不对啊,照例应该还有3只邪风兽要来啊,怎么还没到。我这边刚想,那边就“噢呜~~~~~~~~~~~~”“噢呜~~~~~~~~~~~~~~~~~~~”“噢呜~~~~~~~~~~~~~~”3声大小不一的吼叫就传了过来……

    “啊?怎么还有?”菱纱一听这声音就马上站了起来摆出了战斗姿势,我朝天望了望,感觉到了一道气息出现在不远处,知道是慕容紫英来了,也就不怎么行动了,有免费劳力不用白不用。

    “吼~~~~~~~~~~~”3只邪风兽从远处飞了过来,我定了定神,菱纱看了看我,见我这么悠闲不由眼露疑问地看向我。我也不解释,反正就快知道了。

    3只邪风兽看了看那一只还算完好的邪风兽尸体,两眼冒火地飞了起来,他们好象知道他们的同伴是死在地上,上天的话我们就攻击不了他们了……晕,妖怪的智商还真好。

    可谁知道,他们刚一上天,远处就飞出几十道剑光,将他们团团围了起来,接着好象有股什么力量似的将他们困在了剑阵的中央,动弹不得的邪风兽疯狂的吼叫,剑阵围着邪风兽转了起来,接着三道剑光击中了三走邪风兽,然后剑阵合升上天了后,朝三只邪风兽冲了下,“轰”地一声三只邪风兽被击得粉碎!!!

    我则站在地上看着这一幕,菱纱就看得发起了呆(……遇到我她后该她发呆的时候多了),一道剑影从上空降了下来,剑上正是慕容紫英,我向他拱了拱手,他向我点了点头后就继续飞走了。

    菱纱刚清醒过来就看到了慕容紫英这剑仙,刚想拦下来问几句就见他飞走了,不由地跺了跺脚气道:“哎呀,可恶啊,剑仙啊,刚才还想拜他做师傅的,怎么就走了…………”接着就把牢发到我上说:“天河,你知道他要来,为什么不告诉我,我可以马上就拜他做师傅啊,你!真是被你气死了。”

    我幽怨(?)地看着菱纱说:“菱纱,不是我不说,是我没见过剑仙啊,而且你自己也不是没反应过来。”

    “菱纱看到我的眼神后打了冷颤说:“唉,又错过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再遇到……”

    “菱纱,你想见剑仙?”

    “是啊,难道你不想学剑仙飞来飞去剑招?难道你不想快点修炼成仙?”

    “恩,想是想,可我想告诉你的是,有两个剑仙来了。”

    “哦。”“恩,怎么这反应?你不是要见剑仙吗?”

    “啊?你是说,还有2个剑仙要来?哈哈”菱纱拍了拍手叫道。接着又用手指点着脸颊问我道:“你怎么这么清楚有2个剑仙要来?”

    “我啊,呵呵,我修炼的虽然跟他们不太一样,可对能量的感应还是有的。”

    “哦,这样啊。”

重要声明:小说《仙剑千年缘之缘来是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