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被诱惑入世!?

    作者:闪烁极星  (哈哈,第四章来了,补好了,大伙接着看啊)收藏和票可别少啊~~

    韩菱纱忙走向前阻止我继续挖,说道:“喂,你说自己一直住山上,要不要跟我下山?”

    我奇怪地问道(心欢喜啊心欢喜,哈哈,成了):“为什么?山上和山下都是一样过子,又没不一样。”

    韩菱纱揉了揉太阳说道:“傻瓜,当然大大的不一样!”

    “既然不一样你还上山来做什么?找打是不?”我挥了挥拳头对菱纱说。

    菱纱连忙摆手说:“当然不是了,那不是没事找事嘛,我呢~从小立誓要寻遍天下的宝物和传说,山脚下有人告诉我,十几年前这附近出现过一男一女两位剑仙,扶危济困、仗义助人,所以我才不辞劳苦爬上这青鸾峰,想要拜见传说中的剑仙。”停了下后又说:“最后剑仙没找着,倒遇上你这个什么都不懂的野人。”

    “你说的那些我懂的,不过懂了也没啥用,开开心心过每一天不就好了,还有,别骂我了,我可是知道野人是什么意思的!”又听到“野人”这个属于原来那笨蛋主角的外号我差点激动地想用堵主菱纱的嘴。(“……是用嘴堵吧。”作者看着嫉妒冒出一句揭露了这厮的本质)

    韩菱纱脚一向后摆,手又掩住小嘴惊讶地看着我说:“哎,你不是野人吗?不是应该什么都不懂的吗?不过算了,你难道就都没想过下山了解你爹娘的过去吗?”

    我晃了下头说:“我爹和我娘……不就是这样了?”

    韩菱纱看我还不开窍气道:“什么这样!你爹那么厉害就很不寻常了,更何况一般人过世,说穿就是挖个坑埋了,除非有权有势才弄得神神秘秘,你爹娘来历肯定不简单!”

    我郁闷地想怎么女人这么难搞啊,你把话说开我再说几句,我们不就可以高高兴兴地下山了:“……是吗?”

    韩菱纱握紧拳头暗恨道:“听我的没错~你把剑和古玉带上,下山四处走走,说不定哪一天遇上你爹娘以前认识的人,就能知道他们过去的事了。”

    “听起来不错,但是……”

    菱纱在走过来喊道:“还但是?”

    看我无语地站在那菱纱只好又开口说:“我先说好,我还要去找其他的宝物和传说,没那么多时间好耽搁,天黑以前肯定要下山。你爹要打要骂,我都毫无怨言,不过如果他天黑以后才出现,就剩你一个,我想帮也帮不成了”。

    “…………”

    韩菱纱叹道:“哎,你自己想清楚,你不是说你爹很凶吗?又说他很喜欢你娘?”

    “是啊,这有什么好想的?我爹很我娘。”

    韩菱纱闷闷地说:“墓室里也有你娘,现在墓室毁了,你觉得你爹会不会因为你娘的缘故,比以前更凶呢?”

    “我……这个……你别……”

    “真想像不到你爹会如何大发雷霆……”菱纱走开几步喃喃地说道。…………

    “啊……”

    韩菱纱吓我道:“人生气就很恐怖了,鬼生气那不就是更恐怖?”

    “这……”

    韩菱纱看了看四周继续吓我:“这附近虽说幽静,但山上的气也是很重的,我看瀑布旁那棵古树盘根错节,俗话说“木下有鬼”,寒至极……我真替你担心呀!”

    “我……”

    “哎,替你担心也没用,多保重吧,我下山去了。”

    “你等一下!”

    “又怎么了?”菱纱暗喜停下来说。

    我闷闷地看着菱纱想着怎么女人可以连着说这么长时间不停呢,郁闷,我都想告诉她答应她一起下了还说…………“和你下山,真的能知道我爹和我娘过去的事吗?”找个理由。

    韩菱纱继续引我道:“我也不知道,不过天大地大,巧合之事也是很多的,总比在山上机会大得多吧~”

    “好吧,我和你一起走!我们现在就回去收拾东西!”

    “咦?”菱纱心想怎么这小子突然开窍了?

    我收起古玉跑出冰洞喊道:“快点!菱纱。”

    韩菱纱也追上来心里却想:决定就决定了,用不着这么心急吧?还是怕他爹晚上找来?……哈哈!真是没见过更傻的人了。

    我跑进小屋一看,乱乱的,那只山猪果然来了,惊道:“啊,屋子里变这么乱!!是、是我爹!!他来过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啊!他生气了、他生气了……”(别想得我跟“他”一样)

    韩菱纱郁闷地看着我想:……又开始发疯了……

    菱纱走进内屋看了下,转过说:“……这是……”

    (……唉,还在发疯……)

    菱纱捡起块木头丢了过来继续命中我的头,

    “……好痛……”我继续说:“……干嘛又扔我……”

    “你冷静一下!过来看看这是什么?”

    “这是……爹的牌位?”

    “上面刻着“云天青”,我想应该是你爹的名字。”

    菱纱小声地说道:“……云天青、云天河……父子俩的名字只差一个字,真少见,该不会你爹给你取名,也是用给“这是剑”取名的方法吧……”

    “爹说过,我的名字是娘取的。”

    韩菱纱快晕菜地拍了下头想:……一家人都很古怪……

    韩菱纱继续开解我说:“这牌位是我从地上捡起来的…本书转载16K文学网www.16k.cN…你爹发再大脾气,也不会把自己的牌位都扔地上吧?”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

    韩菱纱继续说不理我:“你再好好想想,没有其他人会来这里?”

    “……”

    “……哈、哈哈、哈哈哈!知道了,是那只山猪!绝对没错!它的蹄印还留在这呢!”我看了看下地上,果然有几个猪蹄。

    韩菱纱奇怪地问道:“什么山猪?”

    我叉着双手说:“就是我们在石沉溪洞里看到的那只!”接着继续说道:“我抓了只小山猪给爹做供品,也不知是不是那只大猪的孩子,大猪就毁我房子,把小猪带走了。”

    韩菱纱:“…………”

    “呃,我猜的……”

    韩菱纱想了下叹道:“真想不到,人虽是万物灵长,但子心切,连山猪也是一样。”

    我倒是作一脸贪吃样说道:“唉,可惜了一顿香喷喷的烤猪,下次再给我遇上,绝不放过!”

    韩菱纱闻言气道:“喂!你这野人,怎么连一点同心也没有?”

    我郁闷地想怎么还叫我野人回答说:“……你才奇怪,我不吃它们就会饿死啊。”

    韩菱纱继续讨伐我说:“就算是这样,也不用说那么冷血吧!”

    我继续“傻”道:“你生什么气?爹说活着的东西都是要死的。”

    韩菱纱听了闷闷地无语了:“……”然后才叹了一声说道:“是啊,你们说的都对,可是就算结果都一样,各人的命还是不一样呐……”

    我装着没听到问:“你说什么?”“…………”我看她没话继续发表自己的高谈阔论:“爹说的对,女孩子有时候很古怪。好了,先不管她了~赶快收拾东西!”

    “……爹……孩儿要下山去了……孩儿真的很想知道,你和娘……你们到底………………真是菱纱说的剑仙吗……你留给我的剑,怎么有那么大的力量……一百只大山猪加起来大概也没它厉害…………墓室毁了……都是孩儿的错,和菱纱无关……爹你说过的,用剑不能心浮气躁,孩儿那时却心里慌张,控制不住力道……爹,你要罚就罚吧……不过……你要是有其他事,晚一天,不不不,晚几天再来也没关系……爹,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所以,晚上不用来找孩儿了,孩儿不在……”我望着木屋想着以前和爹跟娘在一起的时光,不由站了一会。想着老爹的早晚三柱香绝不能少,牌位和香炉都得带着……其他也没什么要带了。

    然后就看到了菱纱站在炉边不知道在干什么,奇怪地问:“你饿了?没力气站?”

    菱纱站了起来怒道:“以为谁都像你啊,就知道吃。”菱纱接着说:“我在想,这火炉这么大,看样子你爹真的很怕冷?”

    我应着说:“嗯,除了夏天,炉子都得点着,火要是熄了,爹会冷得受不了。”

    韩菱纱又摆出那个经典的姿势用手指抬着下巴奇声道:“这到底是什么怪病?”

    “不知道,我娘比爹更怕冷,大概他们体都不够壮吧。”

    菱纱想道:……歪理,猪那么壮,还不是一样会冷……菱纱看了一会说:“对了,你东西都收差不多了?”

    我拿完一件后说:“嗯,重要的都拿了,得再去树屋一趟,走吧!”

    菱纱走出屋外说:“树屋?是在房子旁边的那棵大树上?”

    我说:“对啊,沿着树干上去就行了~”

    菱纱看着那棵大树又见我轻松地上去想着……不愧是野人,和猴子一样上蹿下跳的……

    青峦峰—树屋里。

    菱纱看了下我,又由着窗看了看风景。

    我继续收东西边念道:“止血草、鼠儿果……”

    菱纱望着风景眼里露出迷醉的眼神说:“这儿风景真好!看来你爹娘都是有心人。”然后不顾我继续说:“……以后我年纪大了,也来这儿住,不问江湖世事。……要是真有那么一天,该多好啊……”

    我继续装着以前那野人的经典话气菱纱答:“风景看来看去还不都一样,不过住这里好哇!到处都能猎到好吃的野味!”

    菱纱一听我的话一下子好心都没了怒道:“野人!跟你说也白说!收拾好了没?”

    我嘟着嘴说:“好了,带了些止血草在边,还有鼠儿果。”

    菱纱:“看不出哟~你不懂世事,疗伤本事倒不含糊。”

    我摸了下头说:“会吗?用草药是爹教我的。力气大的野兽没两下就挣脱陷阱了,受伤是常有的事。”

    菱纱听了后问我说:“这么说来,你的弓也使得很好啰?”

    我答到:“那是当然的,我爹都比不上我,用左手还得很准,换用右手虽然力量大了很多,可就是容易偏了。”

    菱纱重新打量着我:“厉害的嘛,还能左右开弓!我一路上山,光是应付那些猪啊熊啊就累得够呛,等下就靠你啦!”

    我拍了拍脯说:“没问题,连爹都夸我打猎功夫高明呢!等下猎只熊烤只熊掌给你尝尝,抛开弓的话,我烧烤的工夫可是厉害着呢。”我直了腰板向菱纱自夸道。(“BS你,烤得好还不是我帮你的。”作者继续冒出来发牢,接着就被读者踢下台)

    菱纱心里又在想着:臭美啊~~你大概也就这么一两个长处了……(哼哼,我知道你小看我,等下山,我先试试我在山下的实力然后让你大吃一惊)

    菱纱指了指我的包问我:“那块玉带了没?”

    “带了呀。”

    菱纱走出小树屋说:“不要再待一会儿?”

    “呃……不用了。”我还想快点下去呢,都在这呆了18年了,不想快下去看看才怪。

    “嘻嘻……”

    青峦峰山腰。

    “看招~~~”只听一声剑响,一道蓝光,一只熊就倒了下去,没错,这只笨熊就是本书的LJ主角的。我知道一下山后我应该就是饿肚子的份了,想多猎些好东西等下吃,嘎嘎。

    菱纱站在我后面喊道:“喂~~~走快点吧!不然天要黑了!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打这么多野味。”

    我砍下熊掌说:“瞎~说~~明明离天黑还早得很,我说过要做好东西给你吃的,就一定做。”

    没想到,他还真是的……菱纱心里冒出一丝暖意。

    下了山我和菱纱终于看到了太平村,我爹这个败类的出生地……

    我假装叫道:“哇~~~~~~人好多!这么多人!”

    远处一个男孩看着一个男子说:“王大哥跳舞跳得真好!”

    旁边的一配角青年甲说:“什么跳舞……小孩子不懂别乱讲,王大哥这是扮钟馗打鬼,等下还得去祠堂前的戏台上。”

    菱纱突然感觉怪怪地说:“大惊小怪,没见过人多啊……”

    哈哈,主角爆发了,现在的剧绝对跟原来不太一样,主角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入世,对于MM嘛,不用说大家心知肚明,嘎嘎。

    远处的人已经走开了去,应该是去村长家了,郁闷,等下我可不想被赶,我要想个法子让他们认同我才是,毕竟我爹是我爹,我是我嘛。

    我回头看着菱纱说:“菱纱,我四处走走,你去找住的地方吧。”

    一旁的菱纱早已经呆呆的了,刚才还感觉傻傻的天河野人怎么一下子感到他的气势不同了,而且语气也变了?

    我看着菱纱果然被我吓到的样子笑着说:“怎么了,是不是感到我和刚才不一样了?呵呵,告诉你吧,我爹告诉过我不可以下山,除非我没地方住了才可以下去找生活的地方,可是我忍不住了,都在那住了18年,不闷才怪呢,你说呢,在山上怕被我爹知道,下来后才告诉你,哈哈。”

    听了我的话的菱纱一下反应过来,怒道:“你个野人,居然敢骗我,看我不打你……”说着已经挥着小拳头朝我打了过来,我也不去躲,“碰”的一声,命中我的左眼,“噢,天啊,下手不用这么重吧,好痛啊。”没办法,为了可以继续跟她在一起,只能让她把气出了。

    菱纱也没想到我居然不躲,一下愣在那里,看着我揉着眼睛,傻傻地说:“你,你怎么不躲。”我暗里用真气一运,疼痛感消了许多才放下手说:“我爹被我娘打的时候都不躲的,爹说,被女孩子打的时候不可以躲的。”菱纱看着我眼睛黑了,“噗嗤”一笑,真好看啊。

    “你,你真是的,要下山早说,害我费尽口水引导你和我下山,早知道的话那时我一下山你应该就会跟来了,可恶啊,呆会不给我烤好吃点看我不揍你。让你的眼睛平衡下。”菱纱好笑地看着我还在那呆着,继续说:“好了好了,算了,以后可不许骗我,不然(菱纱挥了挥拳头)……哼哼……好了,我先去村长家跟村长问问看能不能让我休息晚,你要看看就去看看吧,可不许惹祸。”菱纱指着我说。

    “呵呵……,知道了,菱纱,对了,叫我的名字‘天河’,别老是野人的……”

    “知道了知道了,我去了……”菱纱手一挥堵住我下面的话就走了。

    郁闷啊,女强人~~~~~~

重要声明:小说《仙剑千年缘之缘来是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