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傻"天河出世

    作者:闪烁极星    抱歉,星期天刚发就遇到没电,倒霉死了……今天先发一章,明天补上2章,抱歉了。

    青鸾峰上。

    一个穿着猎装的青年站在那,不知是在远眺还是在想着什么……

    “风,还是和当年一样啊,唉~~~,爹,娘,你们在那过得好吗,爹,你是不是又被娘骂了,呵呵,等我啊,很快剧就要开始了,天河马上就可以去鬼界看你们了……”

    没错,我们看到的现在是18岁了的吴明也是云天河,思绪又回到了那一年天河刚出生后第二天晚上……

    “夙玉,我想,既然我们想让孩子别走入那是是非非中,我们,应该不能让人发现他吧。”云天青现在居然一脸严肃的表看着夙玉怀里的我对夙玉说道。

    “是啊,天青……,难道?难道你想用那个?可……”夙玉好象想到了什么似的吃惊地望着云天青。

    “恩,夙玉,现在我们的孩子这么小就有了这么强大的功力,难保不会被人发现,然后等我们走了后带走了天河,那……,所以,我想还不如现在封了他体内的力量。你说说吧,做不做?”云天青点了点头说。

    “………………”

    “好吧,天青。”夙玉说道。

    夙玉将我轻轻放在了上,对云天青点了点头。

    云天青接着和夙玉并排站着,然后两人各自结着复杂的手印……

    一道光华闪过后,我的体内那颗金丹印上了一个琼华派图案。而我,因为是小孩子,嗜睡极了早就睡了没发现发生在今晚的事……

    转眼已经过了16年了,云天青每天教我劈剑,剑(汗),猎动物生存。

    而我呢,在那一夜醒来后就发现自己体内的异常,没真气了……,然后就看到了琼华派那标志的图案,明白了爹和娘把我的内力封印了…………(郁闷啊,本来还想着用强大的武力征服MM的,现在没希望了……另想着法子……)

    6年后我总结了我的经验,终于发明了另一种修炼方法,就是修炼中丹田(人体内分上中下三个丹田,我以前修炼的是下丹田)。将修改后的天剑诀用中丹田修炼了起来,效果比修下还好点,到现在练了10年了,然后……………………

    “天河,爹和你娘进沉溪洞了,记住了,别让人进洞内,不然……爹做鬼都会上来教训你。”云天青磨了磨牙状似凶狠地说道。

    “爹,你和娘进洞做什么啊,是不是又有什么好玩的?我也要嘛。”我跑到云天青边拉着他的手撒道。(汗下,XX的,实际年龄都34了还这么“强”,我:没办法,爹和娘要走了,想哭却又不想让他们跟着我伤心,也只能扮下傻了,555555,给点票我擦下眼泪。)

    “唉,天河乖,以后我和你娘就住在里面了,你也不能进去,知道吗,爹和娘要去另一个世界了,希望你好好活下去。”云天青摸了摸我的头说。

    “天青,天河……”夙玉,我的娘,对我们俩喊了下,可那声音却让我发酸。

    “天河,好好过下去,知道吗,娘希望你快乐啊…………”夙玉搂着我说道。

    “娘,天河听你的,一定好好活下去,一定快乐的……”我抱着夙玉吸了口气酸酸地说道。

    “好了,夙玉,我们走吧……”云天青说道。

    “娘,爹………………”看着他们一步步进了那石洞,我的泪已经落了下来,爹,娘……

    镜头又回到了现在。

    “爹,娘,我要来了,我要来见你们了,等我……”我眼里带泪站在山顶喊道。手一召,插在远处的望舒飞了过来,握着望舒心里不由得又一阵感叹,好好的炼器材料居然被炼成这么垃圾的剑。体内的真气一提,望舒立刻发出一道蓝色的剑气,心里一动,天剑剑法立刻展开,只见一道道蓝色剑气包裹着一个黑色的影。

    练完剑法的我又站了一会,心想着:菱纱也快来了吧,到时候,嘿嘿,宁杀错不放过,哈哈,心不由又好了点。然后转去找山猪,哈哈,我还真佩服原来的云天河,这山猪的美味真是没话说,加上我这22世纪来的帅哥(呕)原来就在山上呆过,那一顿顿烧烤可都是我自己慢慢摸索出来的,来到这里,也许是这山猪的质比22世纪那好(当然好了,笨蛋,22世纪你自己都说污染严重到让人受不了了),烤起来那是一个香啊,不过也让我不知不觉跟原来的那个云天河一样了,胃口太大了,吃少点就饿,郁闷啊,呵呵。

    这个季节是山猪的繁衍季节,有鲜嫩的小山猪可以吃,怪不得那个云天河可以猎到小山猪。哈哈,有了,躲在草丛里的小山猪啊,你就是我明天的早饭了,跑,跑啊,哈哈。看着小山猪在我的追赶下左躲右闪,真是有快感(变态)。看我的擒猪手(汗啊,擒龙手被这家伙改成抓猪的了),看着手里的小山猪,我拿出草绳捆了起来,没办法,一看到小孩子型的动物自己心里知道要吃了它真是有点难受,它也是有父母的啊,可一想到这山上也没别的好东西了,只能狠下心宰来吃了。那鼠儿果,止血草什么的味道难吃死了,居然还是游戏那补血补蓝的,郁闷。

    “咿咿呀……咿咿…………哦”小山猪的悲哀的叫了起来(妈妈说的是真,5555555,这山上真的住了个恶魔,55555555要被吃了,555555好痛苦,妈妈,妈妈,救救我啊……)。

    看着这小山猪那可怜惜惜的样子还真有点不忍了,可想到那鲜嫩的烤猪,口水又咽了下,转,洗澡,睡觉,不管了。(作者跳了出来骂道:“香蕉你个扒拉,自己想吃就说,MD找了这么堆理由出来掩饰自己的恶行,真是该杀啊,大伙上啊。”后面的读者跳了上来说:“MD,赚数字也不可以这么赚的,快写正文。”然后就烂萝卜,烂鸡蛋,烂菜扔了作者一。作者:“我,我……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惹我了。”正在做梦的我嘴里冒出一句,作者立刻倒地)

    “恩……天亮了?”我揉着眼在上坐了起来。

    “咿咿……哦…………咿……哦咿咿……”小山猪还在桌上乱叫。

    “我晕,都中午了。”瞪了一眼山猪我又说:“XX的,就是你这小家伙,害我昨天晚上睡晚了,等下宰了你祭奠下我的五脏庙。”起洗了下脸,然后点香(别问我为什么有香,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夙玉或云天青早买好的,一大捆让我烧给他们)。

    “咿哦……咿哦……”小山猪。

    “爹,孩儿知错了……”我。

    “咿哦……咿哦……”

    “孩儿不该贪睡,不该误了上香的时辰……”

    “不过,说来说去都是昨晚小山猪叫得太凶了,害得人直到半夜还睡不着,睡着了又醒不了……”(你小子贪睡就说,还醒不了,你当你的工夫白练的啊)

    “唉,天早过了,也不晓得它们乱叫个啥?”

    “哼唧……哼唧……”小山猪。

    “小猪~小猪~小肥猪~你叫再多声“哦咿”也没用,马上把你烤熟了当供品!哈哈。”我跪着大笑道。

    “呵呵,爹看到香喷喷的,心里铁定高兴……”心里暗想:哈哈,我更高兴。

    “爹以前嘱咐过的,早晚三柱香……知道他发起脾气来多可怕的我现在就烧给爹娘……哈哈”我得意的笑。

    “爹,早上没点的三柱香,孩儿也补上了,还另加了三柱呢……爹,你会原谅孩儿吧?”

    “哈哈,我可是娘最疼的宝贝,爹怕娘,爹不敢打我,哈哈,看来爹是原谅孩儿了,孩儿这就去烤山猪啦!”

    小山猪“哼唧~哼唧~”??:“吼~吼~”

    我:“什么声音?!……是山猪?”

    小山猪:“哦咿~哦咿~”

    我喃喃道:这就来了!抓一只还引一只,哈哈~,看来,菱纱已经到了,我的小老婆,我来了,嘎嘎,对了,等会要怎么来段开场白呢,这样,不行,那样。不行,算了,先别想了,跟剧就是了,然后到该改变再改变,那时让她大吃一惊。哈哈。”

    我跑出小木屋,青峦峰外,一只山猪踏着猪蹄冲入了石沉溪洞。

    “山猪……在那边——”

    “好家伙,真跑进石沉溪洞了!”

    “回去拿剑和弓,等下泡妞可靠它们了,哈哈。”

    回到屋里

    “哟嚯~~~好叫呢”

    小山猪:“哦咿~哦咿~哦咿咿咿咿咿咿咿~”

    取了弓剑我马上跑进洞,早就知道洞里暗的我马上运起真气,眼前立刻一片明亮,什么都可以看清了。

    (那是……?)

    (……爹说过的机关?)

    (爹说只要有这机关,其他人绝对不会闯到洞里。)

    看着门真的开了的我心里一喜,这门可是菱纱开的,真的来了。现在真的可以开始我的仙四之旅了。

    (咦?!在那里)印入眼前的是那一件耀眼的红色短裙。

    (嘿嘿先当她是猪妖,等下就跟她一起下山,嘎嘎。走到那边了!!哈哈,现在我认为的死猪妖!看你往哪跑!)搭起弓,望舒剑一起,拉满后就了出去。

    “啊!!谁这么卑鄙,居然放冷箭!”一阵好听的女声传了过来,我心里那个激动啊,终于又见到人了。(…………无语了)

    “你是???”我望着眼前充满英气的菱纱呆呆地问了句白痴的话。(漂亮啊,美啊,神啊,我娶定她了)

    “咦?!——喂喂喂,到底有没有常识啊,把剑当箭!”韩菱纱打量着我说道(一猎装,人长得还可以,头发真乱,表呆呆的,真像个傻瓜)韩菱纱边看着我边想着。

    “可恶——!”菱纱看我还没反应,喊了起来。被她喊了回魂的我才问:“怎么了?怎么了?”

    “我说,你谁啊?难道是住在这里的山顶野人?居然趁别人不注意偷袭!~险~!!”

    菱纱指着我说道。我继续扮傻道:“…………你……不是吧?怎么还会说人话?”

    菱纱把手指搭在下巴奇怪地问道:“这可奇怪了~你还不是一样站在这里同我说话?还是说~你是野猴子变的妖怪?”

    我说:“你才是妖怪!看招,我不饶你——”

    “喂,你、你别靠过来啊!”菱纱往后退了退又说:“哼~比蛮力我可拼不过你,姑娘我有要事在,不奉陪了!看招~烟雨夺魂!”

    …………

    “咳,咳……呛死人了!!TMD,这东西真是化学垃圾啊,咳咳。”我挥了挥手一看,菱纱已经走了。

    “糟糕,被她逃了……,我想想游戏那地图……左?右?恩?应该是这边,那边是个圈圈,好了,走。”我边走边四周看了看。

    “咦,对了,这支剑在发光,难道,菱纱就是在这时候被望舒寄宿了?可恶,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刚才不是害了她,……算了,先找到她先。”

    哈哈,天河石!!!一路走来宰了几只不长眼的小怪,接着就看到一个大大的空地,而天河就在那,望舒一挥,擒龙手一用,天河石就到了我手里,看看天河石,普通的,真像我啊。是那样的朴实,那样的光芒内敛。(真是自恋啊)

    看了看路,右边的就是冰洞了,随风诀一动,人已经进了洞里,心里却想:郁闷啊,如果不封了我的真气的话,我应该可以更快的,可为什么金丹虽然被封印了,可我怎么却还可以感到金丹在运转呢,想不同啊。

    “啊!!怎么、你比我先到?!”一听到菱纱的声音,我马上转了过来,继续扮傻道:“来的正好,看你这回往哪逃!”

    “烟雨夺——咦?!”韩菱纱往上找了找,“不可能!我明明记得还剩一个!!”我马上说:“死猪妖,别想再用古怪的妖法!今天的晚饭已经决定!就是你了!”

    我搭弓又是一剑“啊,怎么会……这把剑……”

    韩菱纱退后闪了过去道:“可恶!还好我闪得快!真想要我的命吗?!”接着又气道:“你到底是哪里来的野人啊!带着一把怪剑,还会自己飞来飞去!”

    我摸了下望舒说:“我、我也不知道,以前从来没有这样过……又是发光,又是自己飞回来……”

    “对了,你刚才说我什么?你说的最后一句!”韩菱纱指着我说。

    我摸了下头说道:“你是我的晚饭!”

    “不对,是你说的倒数第二句!”

    “你是猪妖!”

    韩菱纱双手半举气道:“你你你——!!洗干净你的耳朵听好了,本姑娘“韩菱纱”,好歹也算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几时成了你嘴里的“猪腰”、“猪肝”了!”

    我傻傻地问:“少、女?什么东西?”

    韩菱纱还是指着我气道:“而且还说我是你的晚饭,下流贼!你想对我做什么?!”

    我缓了缓下指着她说道:“你……是女人?爹说过的那种?”

    韩菱纱更大声四说道:“越说越过份!你倒是说说我哪点不像女人!”

    我摸了摸头晃了晃说:“……是女人,那就不是猪妖啰……?”

    韩菱纱静了下来,心里想:……骗、骗人的吧?这人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呆子,好像连女人也没见过,看起来又不像假的……

    山猪:“…………”

    我看了看:“…………山、山猪…………”

    韩菱纱也明白了什么:“…………哦~我明白了,你追着山猪进山洞,后来遇上我,所以就弄错了,对不对?”

    我抱着手小声说道:“我弄错了?……好、好像是……对了……奇怪……你不是猪妖,那门的机关是哪只猪打开的?!”

    接着又对菱纱说到:“你,刚才有没有受伤?”

    韩菱纱坐在地上哼了声对我说道:“可算想起来了,还不过来扶我一把,闪得太急,脚都扭到了。”

    我心里暗喜道:“扶你?那不行!我爹说过,男女授受不亲,不能乱摸的。”

    韩菱纱指了指我又无力地放下手:“你!想得美!谁让你摸了,是扶、扶我一下!”

    我偷喜道:“好吧,我这可是为了帮你……”手握住了菱纱的小手,哇,手感太好了,好滑啊。

    韩菱纱站起来看了我又哼了一声说:“贼,你干什么,放手。”说着还想扇我一巴掌。还好我闪了过去。“我,我,我没摸过,就试了下,这么小气,算了,不跟你说了。”

    韩菱纱脸色通红地指了指我,还是放下手说:“我说,看你这样,好像完全没见过什么世面,连女人都没见过,应该也不是山脚下村子里的人吧?”

    我还在回味着刚才那触感边回答说:“我一直住在山上。”

    韩菱纱摸了下脸说:“难怪从没见过女孩子~真不知道你爹怎么和你说的!”

    “说什么?”

    菱纱说:“笨蛋,就是那些‘男女授受不亲’之类的啊。”

    我“恼怒”道:“我、我爹说,女孩子的和男孩子的不一样,软软的,不可以随便乱摸。”

    韩菱纱退后几步对着我怒喊:“你!贼啊!原以为你爹是个儒酸文人,竟然教出你这种傻瓜,没想到也是个胡言乱语之徒。”

    我大声说:“住口!不许说我爹的坏话,他是天底下最厉害的人!”

    韩菱纱见我这么生气就双手挥了挥说:“好了好了~别气,算我讲错总行了吧?”接着又说:“你一直说这个山洞叫“石沉溪洞”,是不是知道这里的秘密?告诉我好不好?”

    我指了指菱纱:“你是故意闯进来的?我爹说过,不能让别人进到石沉溪洞。而且看来猪没开机关,是你把机关打开闯进来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韩菱纱小手掩着小嘴小声地说:“我……”

    (嗯?!有杀气!)我心里想:魁召要来了。

    韩菱纱摆了摆手说:“喂喂喂~怎么说的好好的,你翻脸跟翻书一样?而且洞口那里又没写不让人进,我哪知道呀,你说对不对?”

    “话不能这么说吧……你、你到底想怎样?”

    韩菱纱想了想说:“这样好了,我告诉你我来这儿的原因,你就说出你知道的秘密好不好?”

    韩菱纱接着解释说:“这就扯平了,谁也不吃亏~”

    “我——”

重要声明:小说《仙剑千年缘之缘来是缘》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