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五章:24小时(十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乱拳打死老师傅 书名:后天
    下午5点15分,行驶的L63次列车。

    从2点钟开始,窗外就下起了小雨。冰冷的雨水一片片浇在车窗玻璃上,反倒让玻璃更加模糊了。5点钟后,天色就迅速暗了下来,透过车窗向外望去,列车已经进入一片荒凉的山区。

    刘畅站在7号车厢出口,目光沉沉的望着窗外越来越模糊的山峦轮廓。他取下面具用手指揉了揉有些胀痛的太阳。有1天1夜没合眼了,又经历这么多惊心动魄的事,刘畅的心已经是十分疲惫。但是,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L63次列车还有2小时就到目的地了,怎么也要咬牙坚持过去。

    他回头望了望嘈杂的车厢—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WWW.16K.CN(16K.C'N.文.學網—由于8号车厢被烧成废墟,又有近百名乘客不得不安置到其他车厢去,现在所有的卧铺车厢更拥挤了,连前些时候空置的14号车厢都塞满了2次乱受伤的乘客。不过,现在的安全措施也更严密了。在下午2点L63次列车停车灭火时,一批精锐的特警乘坐直升机迅速赶来增援,现在L63次列车上的特警已经增加到56人。方天明不仅将每节车厢的守卫增加到3人,还组建了2只巡逻队,来回在各节车厢交叉巡逻。这样每节车厢平均2分钟就有特警巡逻——这么严密的警戒措施应该可以保证列车安全到达资星县吧……

    列车忽然一抖,脚下的铁轨传来尖利的摩擦声,快速行驶的L63次列车竟然缓缓的停了下来!

    刘畅一怔,本能的扫了一眼窗外。虽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但是,依然可以看见窗外是一片荒凉的山区。

    刘畅心里一咯噔,列车没有到站,为什么会停下来?

    他抓起步话机就呼叫车头的特警:“第一小组,我是刘畅,听到请回话,为什么会停车?”

    短暂的等待后,车头的特警立刻就回话了:

    “我是第一小组,前面铁轨发现障碍,必须要排除后才能行驶!”

    障碍?刘畅心里一沉,急忙问道:“什么障碍?你们看清楚了吗?”

    “好象是泥土与石块,可能是附近的山体塌方。”第一小组回答。

    刘畅松了口气,他说道:“你们把况立刻向方队汇报,我这就过来看看。”

    “是。”

    刘畅把步话机插进口袋,他用随携带的钥匙打开车厢大门,然后跳下车。

    车厢外雨下得正紧,刺骨的寒风裹着无数雨点浇在刘畅露的脸上,差点连眼睛都睁不开了。他眯着眼睛望了望车厢周围的环境,暗淡的天色下,铁轨旁边是一道道连绵不断的山峦。山峦上依稀可以看见一片片黑糊糊的杂木林,寒风穿行在杂木林之间发出呜呜的啸声,在空旷的山峦中这种啸声显得十分扎耳。刘畅无奈的摇摇头,这样荒凉的地方遇到山体塌方,麻烦就大了。

    他踩着铁轨旁的泥泞,深一脚浅一脚的向车头走去。没走多远他全就被雨水浇得湿透了,虽然防护服把全包得严严实实,但是,刘畅依然可以感觉到淋在防护服上雨水的那种透骨的寒意。

    大概走了200多米,刘畅走到了车头,那里已经有第一小组的2个特警等在那里。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况怎么样?”刘畅问等在那里的特警。

    一个特警默默的把一支手电筒递给刘畅。

    刘畅接过手电筒往前一照,顿时倒抽了口冷气。前面十几米远的铁轨上泥土与石块堆成了小山,整个铁道线都被完全堵死了。他用手电筒左右看了看,这些泥土与石块似乎是从旁边的山坡上落下来的。

    “看来是山体滑坡,我们运气很差。”一个特警喃喃说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刘畅问。

    “我问过驾驶员,这个地方好象叫老鹰咀,距离最后一个站板桥大约有20公里,过了板桥再走70公里就是资星站了。”

    刘畅看着眼前堆积如山的泥土与石块皱起了眉头。要把铁轨上这些东西清理干净至少也要几十个工人干上几小时,而这里距离最近的车站也有20公里,这样的天气下调人过来也要不少的时间,看来,L63次列车在这里又得停留一段时间了。

    他正在思忖之间,忽然后面传来方天明的声音:“怎么回事?”

    刘畅回头一看,原来是方天明亲自带着2个特警赶上来了。

    “山体滑坡,把铁轨堵住了。”刘畅想了想,又说道:“方队,可能要从附近车站调人来,光靠我们自己无法清理这些东西。”

    方天明从刘畅手里接过手电筒快步向泥石堆走去,他走到泥石堆前面左右看了看,然后就爬了上去。他站在泥石堆上用手电筒四处照了照,最后电筒光线停留在右边滑下泥石的山坡上。过了一会儿,他才从泥石堆上走下来。

    他满脚都是泥土,可是步子却走得又急又快。等走到近前刘畅才发现,方天明的脸色沉得可怕。

    “山坡上有树林,”方天明压低了声音:“这个山体滑坡很蹊跷。”

    刘畅体一震!如果山坡上有完整的树林,山体就不可能出现滑坡。而现在貌似滑坡的场景就只能是人为的假象!

    方天明喃喃说道:“天色已晚,又下雨——直升机完全无法出动!如果这个时候出个什么事,就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刘畅心里一凛,呜呜的寒风中他似乎嗅到一股危险的气息。

    “方队,用无线电联络最近的特警部队,让他们立刻乘车前来增援!”刘畅急促的说道。

    “最近的部队在资星!离我们有将近100公里!最快也要2小时才能来这里!”方天明语气象结了冰一样。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刘畅向右侧的山坡望去,那一片黑糊糊的山峦在夜色下显得狰狞可怕。

    “通知车上所有的士兵,加强警戒!”方天明飞快的从上拿出步话机。

    蓦地,刘畅忽然听到一种奇怪的声音,它夹杂在风声中呼啸而来发出撕裂丝帛的声响!

    “卧倒!”刘畅心念电转一下子把方天明扑倒在地。

    “轰!”一枚枪榴弹准确的落在列车前面的人群中爆炸,强劲的冲击波把所有站着的特警玩偶般掀倒在地。

    硝烟未尽,刘畅吐了一口嘴里的泥泞,扬声大喊:“敌袭!右侧山坡3点钟方向!注意隐蔽!”

    突突突……一个满是血的特警艰难的爬起来,端着冲锋枪向右侧山坡打了一个长连

    “危险!卧倒!”刘畅刚刚喊了一声,冲锋枪声就嘎然而止!一颗高速旋转的子弹准确的撕开特警的额头,带着他的体重重的倒在地上,污血混着白色脑浆溅了他后的刘畅一头一脸!

    刘畅合一滚,就躲到列车左侧。与此同时,变故已生!一枚火箭弹呼啸着撞在列车10号与11号车厢结合部上——“轰!”熊熊火焰冲天而起,车厢内顿时响起一片哭喊声!没等刘畅回过神来,第二枚火箭弹又呼啸而至把7号车厢炸成一片火海!

    刘畅躲在列车左侧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牙齿快要咬碎了,但是,他毫无办法。对手显然是早有预谋,他们装备精良——至少拥有一支阻击步枪、火箭筒以及发枪榴弹的自动步枪,他们躲在暗处利用夜视装备可以把列车周围的况看得清清楚楚,自己虽然从弹道上大致能够判断敌人是在右侧山坡3点钟位置,但是,没有夜视设备,草率的冲出去还击与送死没什么区别。

    怎么办?难道只能眼看着敌人从容破坏列车,让这1000多名可能感染肺鼠疫的乘客四散逃走?

    方天明也爬到列车左侧,他全泥泞,脸色难看到极点。

    “我们死了4个人!车头就我们2个活下来。”方天明咬着牙齿命令:“立刻通知常森,一定要控制车厢里的局面,防止有人借机煽动乘客乱!”

    刘畅心里一沉。对手能够精确的掌握列车的行驶路线与时间绝对是有人通风报信!如果列车上有人现在乘机发难,就麻烦了!他急忙掏出步话机想呼叫常森——又一枚火箭弹呼啸而来再次击中列车,L63次列车腾起第三处火焰,列车上的哭喊声更大了。

    “通讯组,通讯组,立刻向上级汇报,请求紧急支援!”方天明抓起自己的步话机厉声喊道。

    “我该如何向上级汇报这里的况?”步话机里的声音有些慌乱。

    方天明怒吼:“我们遭遇一股装备精良的歹徒突然袭击,列车被3枚火箭弹击中,局面已经失控!”

    方天明刚刚结束与通讯组的通话,步话机就传来常森急促的声音:“方队,方队,有大批乘客正在跳车逃跑,请示处置办法!”

    “鸣枪警告!”方天明深深的吸了口气,他说:“如果鸣枪后仍然有人逃跑,果断开枪击伤为首分子震慑其他人!明白吗?”

    “明白!”常森大声应道。

    方天明放下步话机,边的刘畅象一头豹子闪电般窜了出去!

    “你去那里?”方天明急忙问道。

    “我去右侧山坡!不消灭那里的歹徒,我们根本无法控制局面!”刘畅远远的答了一句,人已经消息在黑暗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后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