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24小时(十一)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乱拳打死老师傅 书名:后天
    9号车厢发生乱时,常森率领的巡逻队刚刚走到14号车厢。看小说我就去  接到10号车厢守卫的报告后,常森立刻率领刘畅以及另一个特警钱宾飞快的向9号车厢赶去。还跑几步常森就收到7号车厢守卫的报告:8号车厢有个房间发生爆炸,整个8号车厢走道已经被大火点燃!目前7号车厢的守卫一方面要控制7号车厢隔离人员,另一方面要组织人手救火,人手严重不足,请求增援!

    常森心里咯噔一下,9号车厢发生乱的同时8号车厢也有房间爆炸——这是巧合,偶然,还是……某些人蓄谋以久的计划?

    正在思忖间刘畅已经抓起步话机联系8号车厢的守卫:

    “我是刘畅,第8小组请回话……”

    连续呼叫了好几遍,守卫8号车厢的2个特警竟然没有一个回话!

    出事了!刘畅心里一沉,常森铁青着脸命令:“立刻赶到8号车厢!快!”

    3个特警飞快的跑起来,虽然12、13号车厢挤满了人,甚至在走道上也坐了不少乘客,但是领头的常森已经顾不得这些,甩开腿就一路冲过去,好几个躲避不及的乘客都被他结实的体撞得东倒西歪。也难怪常森心急如焚,很明显 ,能同时在8、9号车厢制造混乱还要袭击8号车厢2个特警的绝对不是普通的犯罪分子!这一定是个犯罪团伙!非同一般的犯罪团伙!

    3个人堪堪跑到10号车厢,就听到前面传来熟悉的枪声——是车上特警配备的9毫米微型冲锋枪的枪声!枪声加剧了常森心里的不安,但是眼前的场景更让几个特警心急如焚。10号车厢入口已经混乱到极点。无数的行李、包裹甚至被褥在出口处堆积如山,几十个男男女女在那里搅成一团,他们相互抓扯撕咬,红的眼睛又踢又踹。看这场面,没有10分钟时间根本就不能过去!

    怎么办?

    常森抓起步话机联络7号车厢的守卫:

    “第7小组,第7小组,听到请回答。”

    “我是第7小组,请指示!”步话机传来一个特警焦灼的声音。

    “立刻赶到8号车厢出口,查明况!”常森指示。

    “大火已经完全封锁了8号车厢走道,我们无法通过!”

    “你们那里听到枪声吗?”常森又问。

    “听到!是8号车厢出口传来的。可是我们与第8小组无法取得联系!”

    枪声是8号车厢出口传来的!但是8号车厢的守卫却无法联系!常森心里一紧,难道那里的守卫都牺牲了?冲锋枪被歹徒抢走了?那他们开枪的原因是……打坏门锁!跳车逃跑!

    常森猛一抬头,就看见刘畅与钱宾转头向后跑去。

    “你们去那里?”常森怒吼。

    “上车顶!”刘畅头也不回大声回答。

    ……

    2支微型冲锋枪对准8号车厢门锁一顿狂扫,9毫米子弹撞击在铁门上发出刺耳的声音,眨眼间就把门锁打得稀烂。看小说我就去

    阿辉端着枪走上去,对着铁门狠狠的一脚踹去,铁门却纹丝不动!

    “!这破门怎么这么坚固?”阿辉破口大骂。

    “我们再打几枪试试?”老三拖着阿辉向后走了几步,准备再次开火。

    “等等。”阿萍插了一句:“我听8号车厢的乘务员说过,列车大门的门锁是特制的,非常坚固。除了用钥匙,就是把锁砸烂了也打不开。”

    “那怎么办?”阿辉望着陈叔。

    陈叔眉头一皱,指着门上的玻璃,喊道:“用子弹把玻璃敲碎!我们从这里翻出去!”

    阿辉退了几步端着冲锋枪对准铁门上的玻璃又是一顿狂扫。玻璃一下子全碎了,稀里哗拉落了一地,冰冷的寒风一下子灌进车厢,激得阿萍打了个寒颤。阿辉走上去,用枪托把铁门上残留的碎玻璃清理干净,然后才探出脑袋往外一望,立刻他的脑袋就飞快的缩回来。

    “陈叔!”阿辉脸色发白:“外面是道陡坡!现在跳车不死也得重伤!怎么办?”

    陈叔急忙走到车厢门口,向外望了望。列车正行驶在一道山梁上,铁轨外是一道看不到头的陡坡,显然,这不是一个合适的跳车位置。

    “怎么办?”老三也焦躁起来:“最多还有几分钟警察就会冲过来!陈叔,快想想办法吧。”

    “慌什么!”陈叔大声呵斥了一句,他沉吟了一下,说道:“阿辉、老三,你们两个分别到2个口子守着,我在这里观察外面的况。放心,列车不会一直都在山梁上的!只要你们能顶住几分钟,列车一到合适的位置,我们就下去!现在是生死关头,大家一定要同心协力,出去后我一人送你们100万!”

    “好!陈叔你可要说话算数!”阿辉脸色有些亢奋,他端起枪杀气腾腾向9号车厢出口走去,嘴里大声喊道:“我阿辉今天就豁出去了!”

    “等等!”陈叔叫住阿辉,他想了想,沉着的交代:“你到8号车厢先打几枪,制造混乱,不要轻易让警察从10号车厢那边过来。”

    “明白!”阿辉大声应了一句。

    老三看了陈叔一眼,干涩的嘴唇。默默的向8号车厢出口走去。

    阿萍靠在车厢墙壁上,眼神幽幽的望着陈叔,轻轻的叹了口气:“陈叔,就凭阿辉与老三是顶不了多久的。你说,我们能逃出去吗?”

    “放心吧。”陈叔大声的给阿萍打气:“我看到前面不远就有隧道,过了隧道地形一定有变化的。”

    ……

    刘畅带着钱宾飞快的冲到10号车厢出口,却突然发现车厢大门紧锁着。打不开大门就无法爬上车顶。刘畅一咬牙,对钱宾喝道:“退后!”。然后端起冲锋枪就想打大门上的玻璃——

    “等等!”匆匆赶到的常森连忙制止刘畅,他从上摸出一把T形钥匙,一边飞快的插进大门锁眼,一边说道:“还好我上带着钥匙,否则你这一枪响,11、12号车厢的乘客说不定又要乱了。”

    常森握着钥匙向左一扳,卡嚓一声,车厢铁门就开了。他推开铁门向外望了望,回头冲刘畅招招手:“你们从这里上车顶,小心一点,外面风很大。”

    刘畅凑到车门向外看了看,说:“现在外面的地形很差,估计一时半会歹徒也不敢跳车。常队长,你还是先去把10号车厢出口的乱平息了。那里也是个隐患。”

    常森点点头,转离开了。

    钱宾把枪往背上一挂,用手抓着侧面车窗的铁条,敏捷的爬上了车顶。他站在车顶上,半蹲着子,向刘畅伸出手来:“刘队,把手给我。”

    刘畅刚刚爬到侧面窗户的铁条上,正想伸出手——蓦地,他的神色一变,大喊一声:“小心!卧倒——”

    钱宾一愣,没等他回过神来,隧道沿口闪电般向他扑来!一下子就把他掀得无影无踪!紧接着刘畅眼前一暗,列车已经进入隧道!他趴在车厢的窗户上两手死死的抓着铁条,强劲的气流不断的撕扯着他的体,稍不小心就会掉下去!

    ……

    常森刚刚回到10车厢,步话机就响起来:“常队,常队,我是第7小组,现在8号车厢火势很猛,请求停车灭火!请求停车灭火!否则火势很难控制!”

    常森心里一沉,正待回答。突然周围的光线一暗,列车已经进入隧道。他抓起步话机就大喊:“现在无法停车!现在无法停车!列车已经进入隧道,请你们一定要控制火势不蔓延!一定要控制火势不蔓延!这是命令!”

    “明白!”步话机里回答得很无奈。

    “怎么回事?”一个声音在常森边响起。

    常森转过头,原来是方天明带着增援特警赶过来了。常森立刻就把8、9号车厢的况给方天明做了简要的汇报,最后他强调,现在关键是要尽快赶到8号车厢出口,那里的守卫特警很可能已经遭遇不测。

    当方天明铁青着脸听完常森汇报时,10号车厢入口的乱已经在特警的竭力维持下渐渐平息了。人们停止了搏斗,开始抢救伤员。虽然10号车厢入口还是堵得死死的,但也开始慢慢恢复次序。

    “快!”方天明一挥手,带着几个特警就向10号车厢出口冲去。

    突突突……8号车厢出口忽然传来冲锋枪的扫声。

    “打死人了!快跑啊!”

    “救命啊!”

    哭喊声响成一片,无数人拼命向10号车厢涌来,10号车厢入口顷刻又是大乱,几个堪堪冲到那里的特警一下子就被恐慌的人群撞倒了。

    “不好!”方天明心里一沉,一个惊慌失措的中年男人已经张牙舞爪的向他扑来,方天明灵巧的一闪,中年男人一下子撞在旁边上下铺的铁条上,顿时脸上血流满面!紧接着无数人从中年男人上睬了过去,中年男人发出一声沉闷的惨叫,立刻就被更多的嘈杂声淹没了。

    方天明把体紧紧的贴在窗户上,虽然他还没有被混乱的人群撞倒,但是对眼前失控的局面已经毫无办法!

    ……

    大火熊熊燃烧着,发出劈劈啪啪的声响。于舟咬着牙齿盯着8号车厢越来越猛的火势心里很是紧张。

    于舟是7号车厢的守卫特警。8号车厢发生爆炸,无数个惊慌的乘客象潮水一样涌进7号车厢,顿时让7号车厢的守卫手忙脚乱。7号车厢本来就隔离了十几个疑似病人,加上十来个医疗人员3个守卫特警已经有些拥挤了,现在突然增加了近百名乘客,立刻次序大乱。滚滚黑烟还不断从8号车厢卷过来,让7号车厢的人群越来越混乱。一些乘客拼命向6号车厢涌去,差点引发6号车厢的乱。3个特警竭尽全力还是无法恢复次序,后来还是在6号车厢赶来2个增援的特警协助下,才逐渐让7号车厢人群勉强平静下来。

    就这样足足耽搁了近10分钟时间,除了留下3个特警维持次序,于舟与另一个特警腾出手来准备救火。可是,这时8号车厢的火势已经蔓延开了。2个特警手里的小型手提式灭火器完全无法控制如此凶猛的火势。

    唯一的办法只能让列车停下来,动员更多的力量从几个扑救面展开灭火。即使火势无法控制也可以采用分离8号车厢的办法来阻止火势蔓延到其他车厢。可是这个建议却被常森否定了,理由是列车进入隧道无法停车。于舟心里很清楚,列车无法停下来可能还不仅仅是周围地形上的原因。从8号车厢逃过来的一部分乘客曾经亲口告诉自己——他们看见有人在8号车厢出口袭击守卫,现在8号车厢的守卫已经完全失去的联系,可以想象,那里的特警已经遇害,一批歹徒抢了守卫的枪支,正虎视眈眈守在8号车厢出口处。一旦列车停下来,这些歹徒就会借机逃走。

    怎么办?于舟紧张的思索着。如果不控制火势一旦蔓延到7号车厢,势必引发整个7号车厢的乱,7号车厢的疑似病人与乘客如果涌到6号车厢,后果就不堪设想了——1-7号车厢守卫力量本来就薄弱,如果有2节以上的车厢发生大规模乱,仅凭现在的守卫是很难控制局面的。

    要控制火势必须首先消灭8号车厢的歹徒。否则根本就无法组织有效的灭火行动!

    但是,现在最棘手的是,熊熊燃烧的火焰已经封锁了8号车厢的通道,更何况8号车厢出口还有歹徒持枪守卫,强行从8号车厢走道冲过去只能是送死。从车顶过去?现在列车在隧道中行驶,车顶根本就无法行走。还有,现在8号车厢火势这么凶猛,就算是车顶未必就能通过。

    但是,如果不尽快想出办法,8号车厢的歹徒就随时有可能跳车逃走,自己这边过不去,听常队的口气,似乎他那边也遇到了麻烦。难道,真的没办法阻止歹徒逃走了吗?

    于舟反复思忖,心中忽然有了主意。

重要声明:小说《后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