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24小时(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乱拳打死老师傅 书名:后天
    上午10点15分,L63次列车9号车厢

    老三侧躺在17号下铺,偷偷的看着手机短信。看小说我就去  阿辉站在他旁边似乎在无聊的观看窗外的风景,粗壮的体却在有意无意的挡着周围人的视线。

    终于,老三翻坐了起来,伸手轻轻的拍了拍阿辉的背上。阿辉回过头,老三丢了个眼色。阿辉会意的弯下腰,紧挨着老三在17号下铺坐下了。

    “陈叔有计划了,”老三低下头,声如蚊鸣:“他要我们12点20分动手!”

    阿辉体一震,凑到老三的耳边轻轻问:“怎么动手?前后都是警察,还有巡逻队!弄不好咱们全得折在这里!”

    老三冷冷的瞟了阿辉一眼:“怎么?陈叔没有指令前喊打喊杀是你,现在真要动手了,你又害怕了?”

    阿辉额头青筋一跳,张嘴就要大骂——老三急忙捂住他的嘴巴。

    “陈叔把他的计划发过来了。”老三悄悄说道:“我们两边一起动手,就搞8、9号车厢之间的守卫。陈叔有个绝妙的主意。”

    “什么主意?”阿辉急忙问。

    老三却卖了个关子:“12点有乘务员到各节车厢送饭,到时候,你去买2盒方便面。”

    “方便面?”阿辉一愣。

    老三微微一笑,说:“记住!只要香辣口味的方便面!”

    ……

    10点40分,10号车厢。

    这节车厢的气氛很压抑。对肺鼠疫的恐惧,11号车厢发生的事件以及凶杀案的刺激,让乘客们人人自危,谁也不敢轻易与陌生人答话——谁知道边的人是不是肺鼠疫的携带者呢?所以,几乎所有的乘客都坐在自己的铺位上呆着脸发闷。

    张医生静静的坐在6号下铺,望着窗外飞速变化的景色,眼神幽幽似乎心事重重。

    5号下铺的男人慢吞吞站了起来,挨着张医生坐了下来。

    “外面有消息了。”5号下铺的男人压低了声音,悄悄说道。

    张医生回头看了同伴一眼,却没说话。

    “具体地点是……”5号下铺的男人凑到张医生耳边,轻轻说了几个字。

    张医生眉峰一动,从枕头下拿出一本列车时刻表,仔细找了找,却没发现那个地点,他皱起了眉头,轻轻问:“在那里?”

    5号下铺的男人伸手指到某个地名,说:“在这个地方前面一点,大概有20公里。”

    张医生看了看地名旁边的到达时间,长长的叹了口气:“还有好几个小时啊。”

    “没办法,时间太仓促。”5号下铺的男人低声解释:“一上列车就遇到这种事,谁也无法事先料到。临时要抓人手都离得太远,要把人按时赶到那个地方,已经很不容易了……听说,为了救我们出去,上面有人花了大价钱。”

    张医生哼了一声:“你以为他花大价钱就为了救我们?我看更多还是别有目的吧。”

    “我才懒得管他有什么其他目的。反正总得让我们出去!”5号下铺的男人体往后一靠,悠然说道:“时间长点好啊,也许又会多几个病人出来,到时候,脱就更容易了。看小说首选更新最快的”

    张医生冷冷的一笑,合上眼睛开始养神。

    5号下铺的男人瞟了张医生一眼,嘿嘿笑道:“你老兄是越来越深沉了。难怪扮个医生也似模似样,我就有些奇怪了,那些鼠疫知识你都是从那里听来的?”

    张医生睁开眼睛狠狠的瞪了同伴一眼,他竖起一根手指放到嘴边做了一个声的手势,然后用手指了指上面。

    同伴撇撇嘴,小声说道:“上面的人我看过,好象在睡觉。”

    “小心无大错!”张医生低声哼了一句,然后再次合上了双眼。

    ……

    11点5分,8号车厢12号房间。

    阿萍穿戴整齐的坐在上,神有些焦躁不安。她看了看表,问:“陈叔,现在11点过了5分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做准备工作了。”

    “不急。”陈叔双手抱头躺在上,神态悠闲:“巡逻队11点半会经过这里,现在做准备工作,如果他们突然要进房间看看——不就全完了?”

    “那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做准备工作?”阿萍站起来,抄着双手描绘:“按照你的计划,我们要把房间里所有的被子撕开,把棉花掏出来均匀的撒在房间各个角落。还要把被单浇上煤油堆在墙边。这一切要花不少时间呢!”

    “时间来得及。”陈叔不慌不忙说道:“11点半等巡逻队过去后,我们2个一起动手,10分钟就可以干完这些事!11点50就放火,然后我们出去把门关上。让它自己烧。出门后你去约那个乘务员,要他在12点20到房间来找你,等他一来……”

    “等等。”阿萍突然插话:“有一个问题。我们如果在11点50分放火,巡逻队会在12点过来。要是他们发现这个房间有黑烟渗出来,我们的计划不就全完了?”

    “不会有烟雾渗出去的,”陈叔笃定的说道:“这个房间的门我仔细看过了,这是扇滑拉门。门框与门咬合得很死,没有缝隙。只要我们出门后用布条堵住门下面的缝隙,就可以保证烟雾绝对不会渗出去。”

    阿萍有些迟疑的说道:“万一,巡逻队经过这里时,看到房间的门关着,他们想进来看看怎么办?”

    陈叔点点头:“我也担心这个问题,”他目光炯炯的望着阿萍:“能不能在那个乘务员上想点办法?”

    阿萍想了想,咬着下唇吃吃笑道:“我就告诉他,12点以后我脱光衣服在房间里等他——这样他就不会让那些警察进这个房间了。”

    陈叔哈哈大笑:“好好好!阿萍,你这个主意太妙了。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陈叔,我有一个问题想不明白,为什么我们要11点50分放火,难道不能在12点以后再放火,12点20分让那个老色狼来开门不是一样吗?”阿萍问。

    “我担心时间不够啊。”陈叔叹了口气,说:“这个房间虽然小,但是也要燃烧一段时间才能达到我想要的那种效果。如果12点过后才放火,效果就差多了。”

    “不就是放把火吗?你要达到什么效果?”阿萍有些不解。

    陈叔恻恻一笑,说道:“如果我们11点50分放火,等到12点20分就燃烧了30分钟,估计这个房间的空气都烧光了,等那个人一推门——轰!”陈叔做了个爆炸的手势:“明白吗?”

    阿萍一下子捂住嘴:“房间会爆炸?”

    “当然。”陈叔笑眯眯说道:“大火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中如果连续燃烧一段时间,这个空间就会变成一个炸弹!谁打开空间就是让炸弹爆炸!只有这样,才能彻底封死7号车厢过来的通道,让我们可以在8号车厢与9号车厢的结合部从容动手。”

    阿萍想了想,又问:“可是,9号车厢那边也有很多警察,他们要是听到动静,过来增援怎么办?”

    陈叔微微一笑:“他们过不来的。”

    “为什么?”阿萍有些惊讶。

    陈叔一把将阿萍搂到怀里,凑近阿萍的耳朵轻轻说了几句。

    阿萍静静的听着,脸上的表越来越惊讶,等陈叔说完后,阿萍长长的喘了口气,说道:“我现在总算是明白为什么陈叔你能够纵横江湖几十年从没栽过跟头了,你太狡猾了。居然连这样的办法都想得出来——你简直就是一只老狐狸!”

    “老狐狸有什么不好,”陈叔哈哈大笑,他的右手在阿萍丰满的部上来回揉搓着,嘴里却叹了口气:“老狐狸还是要拜倒在你这个大美女的石榴裙下啊……”

    阿萍在陈叔的揉搓下发出**的呻吟,她脸泛红晕喘吁吁的说道:“陈叔,你好坏,这么一点时间都不放过人家……”

    陈叔笑眯眯的解开阿萍的衣服,象剥粽子一样把阿萍剥得一丝不挂。他坐在边饶有兴味的欣赏着阿萍雪白人的玉体,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你还等什么,”阿萍向陈叔飞了个媚眼,腻声说道:“快来呀。”

    “不急不急,”陈叔拉过被子给阿萍盖上,抬手看了看手表,说:“嗯,11点半了,巡逻队就要来了。”

    “巡逻队?”阿萍疑惑的问:“你什么意思?”

    “待会如果警察来敲门,你就光着子去开门,”陈叔微微一笑,说道:“让警察也饱饱眼福。”

    “为什么?”阿萍睁大了眼睛。

    陈叔悠然说道:“如果警察看到一个一丝毫不挂的女人来开门,他们肯定能想到这个房间里在做什么事。那么,下次12点时他们再经过这里,即使看到房间门关着,也不会怀疑了。”

    阿萍这才明白过来,她咬着下唇吃吃笑道:“陈叔,你花样真多。”

    陈叔微笑不语,脸上的皱纹挤到一起,越发象一只老狐狸了。阿萍抿嘴一笑正待说话,忽然门口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来了!陈叔向阿萍做了个鬼脸,阿萍忍住笑曼声喊道:“谁呀?”

    12号房间门口,邓杰一本正经的喊道:“我是本节车厢的乘务员,呃,有几个警察要进来例行检查,请你开开门。”

    “来了。”房间里的女人滴滴的回答。

    邓杰喉咙有些发干,他转过头,给站在边的常森介绍:“常队长,这个房间有2名乘客,1男1女。”

    “是夫妻吗?”刘畅随口问。

    “不大象。”邓杰迟疑了一下,正在考虑如何措辞——12号房间的门忽然开了。

    刹那间,几个站在门口的警察都瞪大了眼睛,邓杰更是差点咬了自己的舌头。

    开门的自然是阿萍。她脸泛红晕,秀发凌乱,光溜溜的肩膀竟然一丝不挂,虽然12号房间的门只拉开一小半,但是,阿萍那对雪白丰满的**却几乎全露了出来。

    “你,在睡觉?”邓杰张大了嘴巴,干巴巴的问。

    阿萍体向门后缩了缩,给邓杰送上一个令人神魂颠倒的媚笑,她喘着气滴滴说道:“我没穿衣服,你们等会。”

    12号房间的门又关上了。邓杰艰难的咽了口唾沫,有些迟疑的望着常森问:“常队长,您看,我们还需要进去看吗?”

    “房间里那个男人是什么人?”刘畅问。

    “一个老头,”邓杰摊开手,无奈的表倒不是假装的:“据说是这个女人的叔叔。”

    “叔叔?不就是一个包养妇的老头吗?”常森轻蔑的哼了一句,他撇撇嘴,冲2个手下一努下巴:“我们不等了。走吧,我们去下一个房间。”

    3个警察转走进了11号房间的大门。

    邓杰呆呆的看着紧闭的12号房间大门,心很是复杂。

    老子早就应该想到,这个漂亮的女人就是那个老头的二!邓杰喘了口粗气,他摇摇头,无奈的叹了口气,可惜,这么一朵鲜花偏偏插在牛粪上面!一想起早上这个人的美女在自己下婉转呻吟的景,邓杰忽然觉得浑起来……得找个机会,再把这个美女推倒!他暗暗打定了主意。

    ……

    12号房间。

    阿萍紧贴在房门后直到听见门口的人走远后才转过头来,长长的吁了口气。

    陈叔冲阿萍眨了眨眼睛:“如何?”

    阿萍嫣然一笑:“还不是一切都在你算计之中。”

    陈叔得意的大笑。

    阿萍走到头飞快的穿上衣服,嘴里问道:“陈叔,我们现在可以开始准备了吧?”

    陈叔点点头:“动作要快!”

    阿萍从上拖下被褥撕开,掏出棉花扔在地上,被单就堆在墙角,陈叔从下拖出一桶煤油,打开盖子,把煤油浇在房间的墙壁上……

    ……

    11点52分,L63次列车准点进入盐川站。

    11点53分,陈叔与阿萍悄悄溜出12号房间。陈叔把门紧紧的关上,然后把一些布条塞在门下的缝隙里,做完这一切后他站起来,向站在自己后遮挡别人视线的的阿萍丢了个眼色,阿萍会意的一笑,她理了理额头的秀发扭着腰支款款向值班室走去。

重要声明:小说《后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