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24小时(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乱拳打死老师傅 书名:后天
    21上午7点15分,L63次列车8号车厢乘务员值班室

    8号车厢乘务员邓杰是个中年人,今年42岁,脸色灰黄,个子又高又瘦。请牢记  虽然其貌不扬,但是邓杰却对自己2方面才能颇为得意:追逐异的本领与识别乘客份的嗅觉。他学历不高,基本没有提升的可能。所以,他就把列车当成猎艳的场所。他能在1公里外辨认出放的女人,并且善于勾引她们上钩,也能通过女人上的味道准确的判断出她们的份。对于那些临时上车却没补到票的漂亮女乘客,邓杰常常以最大的同心给她们提供方便,比如,给她们提供一个空的软卧铺位,并且坚决不要任何费用。当然,邓杰的好心肠一般都能有很好的回报。这些女乘客都知道该怎么去感谢这个心的乘务员。一辆列车行程一般都要几十个小时,在这么长的无聊旅途中,这些女乘客都很乐意到值班室去找这个殷勤的乘务员打发时间。

    21号上午,邓杰又交上了好运。就在他坐在值班室的小上昏昏睡时,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他抬起头,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值班室门口站着一个材惹火的美女正含笑望着他。

    “我能进来吗?”美女柔声问道。她眉目如画,柔滑的黑发披至双肩,绷得紧紧的短裙与毛衣勾勒出美妙的曲线,真是一个绝色尤物。

    “可以,可以。”邓杰觉得嘴巴里有点干。他急忙把股往旁边挪了挪。值班室的房间很小,除了小连张凳子都没有。当然,为什么要有凳子呢?

    美女嫣然一笑,她扭动着腰肢就走进了值班室,款款坐在邓杰的旁边,一股浓郁的香水味立刻涌进邓杰的鼻子——天那!这是高档货!

    “早上好,”邓杰的声音有点轻微颤抖,但面容还是维持着:“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他看着美女那对在白色毛衣下高高耸起的**,使劲咽了口唾沫。噢,我太愿意帮助你了!

    “你能帮助我?太好了!”美女很欣喜的惊呼,她的声音是邓杰这段时间听到的最悦耳的仙乐。

    “为你提供最好的服务,”邓杰绽开一个最亲切的微笑,说道:“是我们乘务员的职责。”

    “待在列车上太无聊了……”她滴滴的说

    邓杰觉得喉咙发干。

    “我想找你……”她媚眼如丝。

    邓杰呼吸都快停止了。

    “借本列车行程时刻表打发时间。”

    “列车行程时刻表?哦,当然,我可以给你。”邓杰长长的喘了口粗气,他站起来,从头的一个包里掏出一本列车时刻表,递给边的女人。

    “昨天晚上我来找过你2次,”女人接过时刻表飞了个媚眼,邓杰觉得半边子都快要软了,却听到女人幽幽的叹了口气:“可惜你不在。”

    昨天晚上这个美人来找过自己2次!邓杰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他捏紧了拳头——昨天晚上是谁他妈的安排自己去医疗车厢帮忙的?!

    “噢——”正用芊芊玉指翻着时刻表的美女忽然一声惊呼。请牢记  邓杰立刻就凑到她边,用最体贴的语气问:“怎么了?”

    “这个时刻表上只有地名,”她发出一声令人**的呻吟,邓杰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潮红了。

    “没有地图,我完全看不懂这些地名。”她柔声细语,动人异常。

    “地图?”邓杰有些为难了:“我这里也没地图啊。”

    她轻轻的呻吟了一声,邓杰觉得这个美妙的声音里蕴涵着无限的承诺:“我差点忘了,你是这这辆列车的乘务员,谁也没有比你更熟悉这些地名了。”她体向前一倾,丰满的**轻轻的顶在邓杰的肩膀上,她咬着鲜艳的下唇喘着气问:“你愿意详细给我讲解一下这些地名吗?”

    “当然,可以。”邓杰结结巴巴说道,他的手心全是汗水,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就在这里吗?”

    “这里太小了,还是去我的车厢吧。”女人抿嘴一笑,体又坐了回去:“我是12号房间,那里更宽敞。”

    邓杰一呆,勉强的笑了笑:“我想起来了,你还有个同伴也是在12号房间。”

    他神沮丧,就象是一个饥肠辘辘的饿汉看到一桌满汉全席却不能吃上一口。

    “他是我叔叔,”美女吃吃的笑:“他是个棋迷,8点钟后7号房间的旅客约了他去下棋。”

    这话邓杰听起来就象是飘逸的最动人的乐曲,他的眼睛又亮了起来,呼吸急促:“那我8点钟后过来?”

    “你一定要来啊。”女人声叮嘱。

    当然要来!除非摔断了腰才不会去。

    女人送上一个让人神魂颠倒的媚笑,慢慢的走出了值班室。她走路的姿势也能让人一饱眼福。邓杰咽了口唾沫,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的裤子已经全湿了。

    ……

    7点30分。10号车厢。

    6号下铺的张医生睁开眼睛,慢吞吞的从上坐起来。他打了个呵欠,伸长手臂正打算伸个栏腰——但是,他的手一下子变僵硬了。5号中铺,一个两眼通红男人正直勾勾的望着自己。

    “怎么了?”张医生勉强笑了笑,干巴巴的问。

    5号中铺的男人自然是段强。老婆杨素芬的死让他一夜未睡。最初的悲痛过去后,他开始琢磨老婆的死。那个熄灯前与老婆发生冲突的大汉一看就是色厉内苒的角色,就这种人很难相信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割断老婆的喉咙——他没这个本事!那么,杨素芬究竟是被谁杀死的呢?整整一晚上他都辗转反侧,百思不解。或者,对面下铺的张医生也许能给自己提供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吧。

    他望着张医生,问:“张医生,你的铺位就在我老婆的对面,昨天晚上你听到什么动静没有?”

    “没有!”张医生一口否定:“昨天晚上我睡得很死,外面发生什么事我一点都不知道!”

    “哦,”段强脸上满是失望的表,他想了想,忽然一拳砸在铺上咬牙切齿的说道:“要让我知道是谁杀的我老婆!我非把他的心掏出来!”

    张医生盯了段强一眼,从旁边的桌子上拿起杯子与牙刷,转就向10号车厢出口走去。5号下铺的男人也站起来,拿了张毛巾跟在张医生后面。

    张医生走了几步,有意无意放慢了步子,让5号下铺的男人紧紧的贴在自己后。

    “盯着这个男人!”张医生声如蚊鸣,低着头轻轻说道:“别让他给我们制造麻烦!”

    “嗯。”5号下铺的男人低声应道。

    ……

    7点40分,12号车厢

    这节车厢安置了14号车厢的一些乘客,显得特别拥挤。走道上密密麻麻坐满了人。由于L63次列车是空调车。所有的窗户都关得紧紧的,使车厢里十分憋闷,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怪怪的味道。

    一些乘客已经起了,他们拿着杯子与毛巾陆续向盥洗间走去。可是,盥洗间的地方有限,涌来的人却很多,使12号车厢与13号车厢结合部十分拥挤。

    “咚咚咚!”一个男人用拳头使劲捶打着紧闭的卫生间大门,大声骂道:“谁他妈老占着厕所不出来?还有很多人等着呢!”

    这句话立刻引起周围等着上厕所人群的共鸣,人们开始议论纷纷。

    “是啊,我在这里站了十几分钟了,就没看到人出来!”

    “现在的人太没公德心了,一节车厢就一个厕所,老占着算怎么回事嘛。”

    “车厢里这么挤,会不会有人占着厕所在里面睡觉啊?”

    又有脾气急噪的人走上去,捏着拳头准备砸门了——卫生间的门开了,一个脸色惨白的年轻女人扶着门框慢慢的走出来。

    议论的人立刻就闭上了嘴巴,一个男人飞快的冲进了厕所。

    那个女人左手叉着腰,面容憔悴脸色又青又白。她扶着12号车厢的窗户艰难的向前走着,周围的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这个病焉焉的女人。

    她忽然停了下来,捂住嘴巴开始剧烈的咳嗽。频繁剧烈的咳嗽声立刻让周围的人群变得惊恐不安了。

    终于,她停止了咳嗽,往地上吐了口痰。

    “痰里有血!”一个女人尖叫一声。

    12号车厢顿时大乱,所有的人争先恐后的向车厢出口逃去。由于走道狭窄,无数人摔倒了,后面的人毫不犹豫就踩过去,受伤的惨叫声、女人的呼救声,孩子的哭声,以及男人粗野的骂声响成一片,车厢里一时混乱到极点。

    守卫在12号车厢与11号车厢结合部的特警还没弄清发生什么事,一大群惊慌失措的男女就涌了过来,拼命想逃进11号车厢。

    “干什么?”2个特警堵住人群厉声喝问。

    “后面有个人是肺鼠疫,求求你放我们过去吧。”一个男人哀求道。

    “快让开!等她过来就全都完了!”另一个男人脸上满是恐惧。

    没等特警反应过来,有人就在后面喊了一句:“那女人过来了!”

    人群顿时大乱,被恐惧刺激得发狂的人群红着眼睛向特警扑去,2个特警拼命抵挡,眨眼间特警的防护服就被撕得稀烂!

    11号车厢正在盥洗间洗漱的几个乘客扔下口杯就往回跑,一个男人冲进11号车厢就大喊:“12号车厢有肺鼠疫病人要冲来了,大家想活命就过来堵住入口啊!”

    11号车厢顷刻就炸了营,无数个男人冲过来,抓起各种物品雨点一般的向11号车厢入口扔去。一会儿功夫,毛毯、行李箱、包裹就在走道上堆成了小山,把11号车厢的入口堵得死死的。

    紧接着,12号车厢的人群也冲到了入口,走道上堆积如山的物品立刻就让第一排人跌倒了,后面的人还源源不断的涌上来,又一排人跌倒了……受伤的人群发出尖利的惨叫,这些惨叫的男女瞬间又被后面跌倒的人压在下面,惨叫声变成沉闷的呼救声……有些满脸是血的人拼命想爬上行李堆。他们没爬几步,站在行李堆上的11号车厢的男人连踢带踹的又把他们赶了下去。

    两个车厢的人就在狭窄的车厢入口打起了街垒战,所有的人都红了眼,似乎对方就是不共戴天的敌人。他们互相抓、咬、踢、踹,手下绝不留。恨不得立刻就致对方于死地。无数人被打得头破血流,无数人捂着脸倒了下去。11号车厢入口成了阿修罗地狱……

    “砰!”人群后面传来一声清脆的枪声。

    正在搏斗的的人们心里一颤,下意识的回头望去。

    2个脸色铁青的特警端着冲锋枪杀气腾腾站在11号车厢走道上。一个特警大喊:“所有的人都住手!”

    “现在我命令!12号车厢的人立刻回到自己的车厢,11号车厢的人马上清理现场,抢救伤员!”特警咬着牙齿喝道:“谁要是不服从命令,抗拒执法,我们有权开枪击毙!”

    与此同时,12号车厢也传来方天明的喊声:“大家不要害怕!那个咳嗽吐血的乘客我们已经把她送到1号铺位。7号车厢的医务人员立刻就会把她送到隔离车厢。请12号车厢的乘客回到自己的铺位。”

    面对特警冰冷的枪口,12号车厢的乘客慢慢的退了回去。不过,大多数人都没敢回自己的铺位,他们站在紧邻12号车厢出口的几个铺位附近,把这一段走道塞得满满的。

    方天明与刘畅奋力挤开人群,好不容易才走进2节车厢的结合部。现在,这里已经没有乘客了。2个守卫在这里的特警满是血的倒在地上,他们的眼睛紧闭,可双手还死死的抓着前的冲锋枪。

    方天明默默的走过去,蹲下子,用手指试了试2个昏迷不醒特警的鼻息——还好,他们都还有微弱的呼吸。

    一个特警缓缓睁开眼睛,望着方天明吃力的说道:“有人,想抢枪,我没,让他得逞。我,没开枪,怕误伤,好人……”

    方天明鼻子一酸,刹那间,他的眼眶湿润了。

    ……

重要声明:小说《后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