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24小时(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乱拳打死老师傅 书名:后天
    12月20,晚上8点30分。看小说首选更新最快的

    防鼠前线指挥中心通过中江卫星电视频道对外公布了肺鼠疫疫

    一脸庄重的主持人干巴巴的向观众介绍,中江市发现的肺鼠疫已经证实与去年在非洲某国爆发的7号肺鼠疫是同一品种。这种肺鼠疫通过空气传播,它传播力强、发病率极高。截止到12月20下午6点,中江市已经发现27例鼠疫患者,其中有11人已经死亡。

    主持人强调,政府有决心有能力控制肺鼠疫传播,国家副总理张怀玉等高级官员已经亲赴中江市主持防鼠指挥中心的工作。已经在中江市全面启动预防重大疾病传播的应急预案。发现肺鼠疫患者的地方已经隔离,所有与肺鼠疫有过接触的人群也送到隔离区。肺鼠疫疫苗也在加紧研制中。所以,请市民不必恐慌。

    对于鼠疫爆发的原因,主持人半个字也没提及。

    ……

    晚上9点,指挥中心会议室。

    张怀玉副总理关掉电视,转头对众人做出指示:“明天!最迟后天,全世界记者就会蜂拥而至,所有指挥中心的官员必须要谨慎对待记者的采访,除了特殊况,一律不准对外透露任何消息。我们一定要做到一个声音说话。这个声音只能由我们的新闻官员发出!明白吗?”

    所有的人都严肃的点点头。

    “还有,关于在中江市启动预防重大疾病传播的应急预案的问题,”张怀玉副总理踌躇了一下。由于李元芳市长已经被停职,现在前线指挥中心已经没有了中江市的地方官员,而要实施预防重大疾病传播的应急预案没有中江市的地方官员配合是不可想象的,他用征询的眼光看着秦省长:“老秦,你看由谁来负责这个事比较妥当。”

    秦省长建议:“我看中江市警察局长高飞就不错。小伙子精明能干,头脑灵活,原则也很强。我建议就由他负责这个事,为了工作的便利,可以考虑把他增补进指挥中心。”

    张怀玉副总理点点头,环顾众人:“大家有不同意见吗……好!就由高飞负责实施预防重大疾病传播的应急预案,谢厅长,你会后通知一下高飞同志,请他明天上午就来指挥中心报到。”

    谢国强应了一声,秦省长一脸焦虑的插话了:“怀玉副总理,中江市还得有个人抓总啊。您看,中江市的况本来就很复杂,半个多月连续2个市长被撤,如果不尽快安排一个人来负责中江市的地方工作,我担心地方上的局面有失控的危险。”

    张怀玉副总理点点头:“老秦,你的意见很有道理。这样吧,会后你留一下,我们研究一下中江市领导班子的人事问题。”

    两人正说着话,国家警察部副部长廖旭匆匆走进会议室。

    “对不起,我来晚了,”廖部长说:“怀玉副总理,给你汇报一下L63次列车的况,刚才在东溪车站,L63次列车出了点事。”

    “什么事?”张怀玉副总理眉头一皱。

    “L63次列车进站后,有个乘客杀死一个焊接铁条的工人,偷偷溜下列车,他穿着被害工人的防护服想混出车站。请牢记  被发现后,他开枪打死2名警察后被击毙。”

    “被发现了还开枪打死2名警察?”张怀玉倒抽一口冷气:“查到这个被击毙的人员的具体份吗?”

    “已经初步核实了这个人的份。”廖部长回答:“此人名叫赵飞,是退伍军人。今年10月曾经持枪在B市抢劫碧云路商业银行,当场打死2名警卫和1名银行营业员,抢走68万现金。系我部挂牌通缉罪犯,没想到居然在L63次列车上。”

    “看来L63次列车上人员很复杂啊。”张怀玉副总理皱着眉头沉吟了片刻,对廖部长指示:“廖部长,你一定要加强L63次列车的安全措施,保证它与全体乘客安全到达资星县。”

    “是!”廖部长高声应道,停了一下,他汇报:“我已经指示押运列车的指挥官,将击毙赵飞的消息通过广播向全体乘客播报。希望能震慑一些不安分的人员。”

    张怀玉副总理点点头,又问:“那个,李月一家人找到了吗?”

    “找到了,”廖部长叹了口气,说:“与我们昨天的分析一致,他们一家人去了餐车吃饭,后来又进了软卧车厢的一个房间,现在初步确认与他们有过近距离接触的人一共有3个,都送到隔离车厢暂时隔离了。”

    张怀玉副总理摇摇头,很无奈的说道:“该发生的还是发生了。”顿了顿,他提高了声音:“不该发生的,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它发生!廖部长,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廖部长点点头:“我明白。我会24小时与L63次列车押运部队保持联系,确保1576个乘客一个不少的平安到达资星县!”

    ……

    晚上9点10分,L63次列车10号车厢。

    形形色色的乘客聚在一起议论纷纷。

    “这个肺鼠疫到底是什么病啊,怎么弄这么大的架势?”一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茫然的询问周围的乘客。

    “有谁是医生吗?出来给大家解释一下。”一个中年人喊了一句。

    一个坐在6号下铺的戴眼镜中年人叹了口气,说:“我是医生,我来给大家说说我了解的肺鼠疫况吧。”

    周围的人一下子围了过来,把6号下铺周围挤得满满的。

    “我是岭南省衡兴市第二医院内科主治医师,我姓张,大家就叫我张医生吧。这次本来到中江市参加一个亲戚的婚礼,没想到遇到这样的事。”张医生无奈的摇摇头,苦笑着说道:“反正闲着没事,我就给大说说这个肺鼠疫吧。”

    “鼠疫,大家都知道,是种恶传染病。人类历史上一共爆发了33次大型鼠疫,死亡人数超过1亿人。鼠疫大致分为腺鼠疫与肺鼠疫2种,其中肺鼠疫最为可怕,因为它是通过空气传播。今年我曾经看到一个资料,去年在非洲某国一个煤矿就爆发过肺鼠疫,72小时内,煤矿7000多工人就死了一半人,后来剩下的工人就逃到附近几个村庄,这时候该国政府出动军队封锁了这些村庄,这才避免了肺鼠疫的大规模扩散。但是,一个月后这些被封锁的村庄所有的人都死了。”

    车厢里一下子变得静悄悄的,所有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据我了解,现代医学还没有能治疗肺鼠疫的特效药物。所以,政府控制鼠疫不扩散的办法只能是隔离——把所有与鼠疫患者有过接触的人都隔离起来。这样,牺牲少部分人就能挽救更多人的生命。当然,一旦鼠疫大规模爆发,隔离也就失去了意义。历史上君士但丁堡就曾经大规模爆发鼠疫。每天死亡人数超过1万人,据历史记载,每天从城门口拉出去火化的尸体就有几百车,几百车啊!想想每辆车上都堆着几十具恶臭熏天的尸体,连续几百车从城门经过,简直是地狱一般的景!”

    周围的人都打了个寒战,人人的脸色都象死灰一般,一个女孩子捂着脸呜呜的哭起来:“我不想死啊,不想死啊……”

    “张医生,”一个中年男人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哆嗦着嘴唇问:“如果,那个肺鼠疫患者是其他车厢的,应该不会传染到我们这节车厢吧?”

    所有的人都用最切的目光向张医生望去。

    “按道理是这样,不过——”张医生叹了口气,说:“如果我们这节车厢不可能感染肺鼠疫,政府为什么不让我们下车呢?”

    “别天真了,政府是宁可杀错1000,不会放走1人!”一个大汉怪声怪气说道。

    这句话立刻就把周围人群的绪煽动起来,人们开始纷纷声讨政府的行为,已经开始有脾气暴躁的人破口大骂了。

    杨素芬搂着儿子靠在5号中铺的枕头上,懒洋洋的听着张医生毛骨悚然的讲解。虽然周围的人绪很激动,但是杨素芬倒是无所谓——隔离就隔离呗,好歹政府在隔离期也要管饭吧。在政府隔离营混一段子,总要节约一笔开支吧。另一方面,杨素芬对政府总有一种朴素的信任——政府不会不管老百姓死活的!当初山区这么危险,政府还派出车队给山区村民送吃送喝,自家被老鼠围困时,也是政府出动飞机把全家人救出来的。后来,政府还给杨素芬一家安排了临时住处,发了一笔救济款。这些,杨素芬心里都记得很结实。

    所以,杨素芬并没有被张医生这番讲解打动,正相反,她对这个医生很有些反感——你一个堂堂的医生高级知识分子,不配合政府的工作,安抚大家的绪,净说些让人毛骨悚然的事,什么意思?

    “张医生,”那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结结巴巴问道:“这个肺鼠疫,发病时是什么症状?”

    “肺鼠疫发病急骤,除严重中毒症状外,在发病之初会出现咳嗽、发烧、剧烈痛,咯大量泡沫血痰或鲜红色痰;然后呼吸困难,最后因心力衰竭,出血而死亡。”张医生流利的回答。

    “哦,”那人想了想,正待再问,忽然觉得喉咙有些痒痒,就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刹那间,车厢变得安静下来,所有的人都象鬼一样看着这个咳嗽的年轻人。

    年轻人的表立刻凝固了。他摸了摸自己的喉咙,结结巴巴的解释:“我,我抽烟,有咽喉炎,我绝对不是——”

    周围的人群却象躲避瘟神一样乱纷纷向后退去,一个大汉高声喊道:“警察!警察!”

    一个守卫的特警匆匆跑过来。

    “那个人!”大汉指着年轻人大喊:“他刚才在咳嗽,快把他送到隔离区去!”

    “我不是,”年轻人脸胀得通红,语无伦次的解释:“我抽烟,有咽喉炎,我没有感染,我发誓……”

    特警掏出一个小型仪器,照了照年轻人耳朵。然后说道:“他的体温很正常,暂时还不用隔离。”

    “不用隔离?”那个大汉跳了起来,头上青筋暴起:“万一他真的感染了肺鼠疫怎么办?他的铺位就在我对面,你还要不要我活了!”

    特警冷冷回答:“如果咳嗽2声的人就要隔离,再加一列火车也不够!”

    那个大汉更激动了,他挥舞着拳头,唾沫星子直溅到特警的防护面具上:“如果咳嗽都不用隔离,那为什么要把我们送到狗不拉屎的什么资星去?!不行,今天你还必须把这个人送到隔离区去,要不,你给我送副防毒面具来!”

    “对不起,你的要求我无法答应。”特警冷冰冰说了一句,转就离开了。

    “呸!”大汉愤愤往地上吐了口唾沫,冲着特警的背影骂道:“傻比警察。”

    “你骂谁?”特警猛一转,右手按着口的冲锋枪,厉声喝道:“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你继续闹事,我只有把你送到隔离区去单独关押!”

    大汉一下子就焉了。他悻悻看着特警离去后,忽然转头对咳嗽的年轻人低声吼道:“小子,我警告你,从现在开始,不准回你的铺位,否则,老子就是拼着进隔离区也要先把你废了!”

    “不回铺位我去那儿?”年轻人哭丧着脸问。

    “到走道上蹲着,那里凉快那里去!”大汉恶狠狠说道。

    年轻人胆怯的望着凶神恶煞的大汉,在走道上走了几步就蹲了下去。

    “喂!你别蹲在这里啊!去去去,你去别的地方蹲去!”又有人出来干涉了。

    年轻人快要哭了,他突然觉得自己好象变成一条丧家狗,走到那里都让人讨厌。

    “大兄弟,到我的铺上来吧,不就咳嗽了2声吗?我还不信你就真得病了。”杨素芬冲年轻人招了招手,她瞟了一眼那个大汉,哼了一声:“出门在外的,一个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小孩子,也不害臊。”

    “你说什么?”大汉大怒,挥舞着拳头就要冲过来。

    5号下铺跳起来2个男人挡住了大汉,正是段强、段刚。

    “你想做什么?”段强用右手一推大汉的肩膀,挑衅的问:“想打架?”

    大汉看了看眼前2个强壮的男人,咽了口唾沫,他一步步退了回去,嘴里喊道:“好——你们要护着这小子,我没意见,等下他发病了,你们都得去隔离区!”

    6号中铺的一个中年女人不乐意了,她从铺上坐了起来,喊道:“不行,这个人不能来这里,你们不怕得病我还怕呢!”

    “这是我的铺!我要让个谁,你管不着。”杨素芬轻蔑的一笑。

    中年女人破口大骂:“你这个婆娘,破x……”

    ……

    眼看着混乱的车厢,6号下铺的张医生嘴角忽然浮起一丝捉摸不定的笑意……

    奥运期间每天就一章了,大家理解一下。

重要声明:小说《后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