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24小时(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乱拳打死老师傅 书名:后天
    晚上7点25分,东溪站L63次列车

    刘畅看着眼前的场景,心里一沉,坏了!又来晚了。他草草往7号车厢扫了几眼,却那里还有李月一家人的影!

    “都赶回各个车厢去了,这里要改成医疗车厢,你不知道吗?”服务员翻着白眼,没好气的说道。餐车被军方征用,这些服务员即将被赶到硬座车厢去,心里对军方人员自然是反感到极点。

    刘畅连忙把李月一家人的传真照片递过去:“你见过这一家人来过餐车吗?”

    服务员草草扫了一眼照片,冷冰冰说道:“不知道。”

    刘畅右手搭上服务员的肩膀,加重了语气:“你再仔细看看,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

    刘畅右手悄悄用了几分暗劲,那个服务员立刻捂着肩膀疼得叫起来:“您轻点,轻点,我再想想……”

    服务员拿着传真照片仔细看了看,有些犹豫的说道:“这个……照片有点模糊,好象,好象是有这么一家人里餐车吃过饭……对!就是他们。这个女人很拽,点菜时很挑剔,真把这里当5星级酒店了……”

    “他们后来去那儿了?”刘畅打断服务员滔滔不绝的描述,径直问道。

    “应该是回自己的车厢了吧。”服务员望着刘畅,小心的说道:“餐车里这么多人,我也没注意到他们去了那里,不过在列车上,除了回自己的车厢还能去那里?”

    “我们刚从他们所在的车厢过来,怎么没看到他们?”一个特警说道。

    服务员张大了嘴巴:“他们没回车厢?真是奇怪,列车上就这么大点地方,又不能下车,他们还长了翅膀飞了不成?”

    刘畅皱起了眉头。自己是从14号车厢过来,如果李月一家人吃完饭后就回14号车厢,沿途肯定能遇到。现在餐车没见到他们,沿途也没遇到,这老老少少4口人会到那里去了呢?

    “会不会他们去了硬座车厢?”一个特警提出疑问。

    “不可能!”另一个特警断然否定:“他们吃完饭后不回自己的车厢,去硬座车厢干什么?那里挤得连站的地方都不好找,难道还能去那里散步?”

    “还有一种可能,”服务员说道:“他们在回车厢的路上遇到了熟人,就留下来聊了几句,也许这样才错过了。”

    本作品16k小说网独家文字版首发,未经同意不得转载,摘编,更多最新最快章节,请访问www.16k,cn!刘畅轻轻的摇摇头。自己从14号车厢过来的时候,沿途都留意过,根本就没有李月一家人的影。毕竟,从14号车厢过来都是硬卧车厢,卧铺之间的空间十分有限,如果某个地方突然多了4个人会十分扎眼的……除非,软卧车厢!

    刘畅精神一振。软卧车厢是8号车厢,紧邻餐车。车厢内是若干个独立的房间,房间有门,如果把门关上,路过的人根本就不能看到房间里的况!如果李月一家人在回14号车厢沿途遇到了熟人,只能是进了软卧车厢才会与自己一行错过。

    刘畅冲2个特警一招手:“我们去8号车厢!”

    3个人匆匆跑进8号车厢,刘畅先跑到8号车厢与9号车厢结合部,询问守卫在那里的2个特警。

    “你们是什么时候上来的?”

    “列车一停,我们就上来了。”

    “你们见过这几个人经过这里吗?”刘畅把传真照片递过去。

    一个守卫的特警接过照片,仔细的看了看,又还给刘畅:“没见过。”

    现在很清楚了,李月一家人很可能就在8号车厢!

    “你们去那边!”刘畅指着8号车厢另一头命令自己的2个手下:“从第一个房间开始,挨个查过来。明白吗?”

    “明白!”2个特警飞快的跑过去。

    刘畅走到8号车厢标着1号房间的门口,开始敲门……

    一连查了几个房间,却始终没有李月一家人的踪迹,刘畅暗暗有些着急——难道自己判断错了?李月他们没在8号车厢?如果他们没在这里,又跑到那里去了呢?

    当刘畅走到第9号房间门口时,隐隐听到房间里有女人的哭泣声,他伸出手,正准备敲门,门却一下子开了,一个中年男人一头冲了出来,重重的撞在刘畅上!

    刘畅体摇晃了一下,却又稳住了。

    “谁他妈不长眼睛堵在门口?”那男人揉着脑袋骂咧咧的抬起头,然后,他的脸色变白了:“警官,对,对不起,我急着出去有事。”

    刘畅推开男人,往房间看了一眼。

    房间里一个少*妇抱着一个小女孩正在垂泪,那女孩脸色发青,似乎已经睡着了。除了这两人,房间里还有一个50来岁的老妇女与一个中年男人围在少*妇旁边,满脸焦急的神色。

    刘畅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总算是找到李月一家人了。他向正在其他房间搜查的2个手下招了招手:“杨兵、吴川,你们过来!”

    刘畅转过头,看着9号房间里的众人,咳嗽一声,问:“谁是李月?”

    少*妇抬起头,有些惊讶的望着这个戴着防毒面具的军官:“我是,什么事?”

    刘畅看了一眼李月怀里的小女孩,问:“这就是你女儿,李焓吧?”

    李月点点头,她忽然象是想起什么,急切的说道:“我女儿生病了,还在吐血,你快叫医生来。”

    “你先等等。”刘畅冷冷的说了一句,他又问:“谁是徐华峰、汪莲?”

    那个老妇女与站在门口的中年男人连忙回答:“我是。”

    “很好,总算找到你们了,”刘畅松了口气,说道:“现在,请你们跟我下车,有一辆救护车已经停在车站就等接你们了。”

    李月有些不解:“你们怎么知道我的女儿病了,还特地派车来接?”

    徐华峰脸色一变:“难道,我女儿就是广播中说的那个鼠疫患者?”

    “走吧。到了救护车上,自然有人告诉你们的。”刘畅冷冷说道。虽然小女孩的样子很可怜,但是,刘畅对这一家人却没半分好感,甚至有些厌恶——就是因为这一家人不顾一切要离开中江市,连累整个L63次列车1500多个乘客都要被隔离,即便如此,很可能还有更多的人感染肺鼠疫。一想到很可能有无辜的人为这一家人的自私丧失生命,刘畅就觉得眼前这几个人面目可憎。

    李月一家人默默走出9号房间,跟着刘畅的2个手下慢慢走下列车。

    房间里就剩下一个中年男人站在位前,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刘畅。

    “你是谁,李月一家人怎么会在这个房间?”刘畅问。

    “我叫杨阳,是徐华峰是同事。”中年男人解释:“列车进站后,乘务员站在车厢结合部止乘客走动,徐华峰一家人在餐车吃完饭回14号车厢时就被堵在8号车厢,恰好被我遇上了。我看他女儿好象在生病,就让他们进来暂时休息一下。真没想到,他女儿竟然是肺鼠疫患者。”

    杨阳一幅很懊恼的样子。

    “这个房间不能用了,”刘畅下巴朝杨阳一努:“你跟我到7号车厢隔离区去。”

    杨阳脸色一下子变了:“怎么?难道我也被传染了?”

    “是否被传染了只有医生才能告诉你,我们只是按照有关规定——凡是与患者有过近距离接触的人都必须送到7号车厢隔离区。”刘畅耐着子解释。

    “唉!”杨阳耷拉着脑袋走出房间,嘴里连连叹气:“我真傻,只想着讨好市长女儿,怎么没想到她女儿就是那个鼠疫患者呢?这下完了,搞不好自己的命都得搭进去……”

    刘畅撇撇嘴,心里对这个中年男人甚是鄙夷。

    “这个房间只有你一个人吗?”刘畅随口问道。

    “对了!”杨阳一拍脑袋,神有些兴奋:“不止我一个人,房间还有一个,警官,他也得进隔离区吧?”

    “当然,”刘畅有些厌恶的盯着这个幸灾乐祸的中年男人,问:“他在那里?”

    杨阳一呆,他想了想,说:“我不知道。”

    “你有多久没看到他了?”刘畅皱了皱眉头。

    “有几十分钟了吧,”杨阳看了看手表,神有些迷惑:“奇怪,怎么这么长时间了,他一直没有回来?”

    “他是什么时候离开房间的?”刘畅又问。

    杨阳想了想,茫然的摇摇头:“我不知道。好象列车进站后他还在房间,我们还一起听广播呢,什么时候出去的我真是想不起来了。”

    “列车进站后,你出过房间吗?”

    “出去过,听完广播后,我就出去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结果在门口就遇到了徐华峰一家人,我们聊了几句就带着他们一家人进房间了,好象进房间后就没看到他了。”

    “嗯,根据你的描述,徐华峰一家人进入房间前他已经离开了房间,所以,他应该没有与患者近距离接触过,也就不用去隔离区了。”刘畅松了口气。

    杨阳神一下子变得沮丧了,他想了想,很不甘心的说道:“就算他没在房间内与徐华峰一家人接触过,但是,他是在我之后出的房间,肯定会遇到徐华峰一家人,走道这么窄,他也算是与患者有过近距离接触啊。”

    走道这么窄?刘畅心里一动,一把抓住杨阳的肩膀:“你说他是在你之后出的房间,你看到他走出房间了吗?”

    杨阳一怔,却摇摇头:“我没看到他出房间,可能是我只顾着徐华峰一家人说话了,没注意吧。”

    刘畅冷笑:“你忘了刚才说的话了?走道这么窄,你又站在门口,你们几个人挤在走道上说话,如果他出过房间,就算你没看到,也会撞到你吧,才几十分钟的事,你就一点印象没有了吗?”

    杨阳挠了挠脑袋:“按道理应该是这样。奇怪,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刘畅心里一咯噔,难道那个人没走出房间?

    “那你带着徐华峰一家人进入房间时,他还在房间里吗?”

    “没有!绝对没有!我们进入房间时,房间里没有人。”杨阳很肯定的回答。

    刘畅皱起了眉头。奇怪,一个大活人竟然凭空消失了!

重要声明:小说《后天》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