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三章 计划与首战

    在一群比我还会YY的家人里面溜出来后,我直奔球场,他们四个已经在踢了,看来有听到有球赛踢,他们都很兴奋啊。

    打断了踢得正爽的四个哥们,把他们叫到场边来坐下,在他们疑惑的眼神中,我正色说道:“下个学期就要进初中了,你们有什么打算?”

    “切,看你这么正经,还以为你有什么严重的事呢,原来是考虑去哪上初中啊,当然还是去16中读了,那可是咱哥几个认识的地方啊,当然得再去回味一下了。”这是腿子的话,不过看到大家纷纷点头,看来也是大家的意思了。

    “而且你难道就不想去见见你的文雯么?”珈一脸的说道。

    “你瞎说什么呢,什么叫我的文雯啊,那都是什么年代的事了。”我假装不在意的说道。

    “没重生之前,你不还老在遗憾当年不该放弃她么,现在有机会了,难道你不想再续“前”缘?你不要我可追了啊。嘿嘿。”说这话的自然是方针了,他当年也是文雯的追求者之一呢。

    其实不只他,我们八个兄弟,乃至以前整个班上几乎所有的男生都喜欢过他,这可是我们毕业之后经过精确统计的。

    “到时候再说吧,先不说她,我今天想说的是我们的未来,我们已经12岁了,读完初中也就15岁了,15岁,对于其他行业来说还是个很小的年龄,但是对于足球来说,差不多已经是技术的成型的时期了,我们经改造后的天赋确实很高,但我们以前毕竟不是职业球员,没人在我们边指点自己的错误,一旦留下什么技术上的漏洞,恐怕以后都补不回来了,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而且你们没发现我们最近进步越来越小了么?”

    雯是我心中最大的痛,也是我“上辈子”最大的遗憾之一(详会在相关里面写出,就不在里面占章节了),我暂时还不想考虑那么多,于是我转移了话题,其实这才是今天真正的主题。

    听完我的话,大家都低着头若有所思,我继续说到:“所以我们应该早点出国去那些青训营先进一点的俱乐部,那样对于我们的帮助肯定要远远大于现在我们这样自己踢了。”

    “那你想好去哪个俱乐部了么?”鸭哥似乎想通了什么,第一个抬起头来问我。

    “说起清训营,哪个俱乐部比得过这个年代的阿贾克斯呢?”我心中早有了答案,想都没想直接说到。

    大家一听,眼中马上放出了闪亮的星星,这个年代的阿贾克斯,可是号称“星工厂”啊,要是自己去那练的话,进步肯定不是现在这样能比的。

    “恩,就去阿贾克斯了,不过我们自己怎么去啊,反正梭已经在考经纪人证书了,我们为什么不等梭考好了,再以他的名义带我们去呢,而且我们正好可以成为梭的第一批球星嘛。”鸭哥果然有大将之风,考虑的这么周密。

    就这样,大家一致同意,等梭考好经纪人证书,大家马上一起去阿贾克斯“修炼”。说完我们再练了会就回家了,回家前我还提醒了他们,可以慢慢的向家里显露出自己的能力了,为出国的事打下预防针。

    在后来几天,我们只和阿龙乌鸦他们合练了一次,怎么说也一起踢球这么久了,虽然和阿龙他们经常是对手而不是队友,但这并不防碍我们了解彼此的踢球风格,有时候对手当久了可能比队友更了解你的习惯以及优缺点。

    乌鸦还抽时间去对河步步高去报了名,这次总共有32支球队参加,主办方为了节省时间和钱,决定从首轮开始就用淘汰赛。

    他也代表我们抽了签,据说他抽了一个下下签,对手是科技大学的一支由校队精英组成的队伍,实力很是强大,于是乌鸦成了我们打击的对象,说他不仅嘴巴乌鸦,手气也和乌鸦一样黑。不过,难道我们就惧怕这支强队么?

    ~~~~~~~~~~~~~~~~~~~~~~~~~~~~~~~~~~~~~~~~~~~~~~~~~~~~~~~~~~~~~~~~~~~~~~~~~~~~~~~~~~~

    周六终于到了,我们五个在和乌鸦约好的地方等他们到来,前几天他向我们每人收取了点钱,美其名曰队费,并号称今天会有专门的队车来接我们,那点钱我们压根就不在乎,而且有专车坐过去踢球,也显得倍有面子嘛,呵呵。

    约好的时间就快到了,我们看见一辆破面包车,向我们开来,珈大笑道:“这是什么队的车啊?还贴张大红纸,以为搞传销啊?哈哈!”

    我们正准备一起笑,但看着越开越近的车,我们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坐副驾驶座的赫然是乌鸦那哥们,车缓缓的在我们面前停下了,这时我们才看见贴在车两厕的红纸上面的字:青无敌队队车。“扑通”我们五个齐倒,这队名和这队车真够烂的,乌鸦一脸得意的跳下车:“怎么样,这车帅吧?还有这队名,我取的,时尚的吧?”

    没有理会白痴乌鸦,我们在一旁轻声讨论着:“我们还是走路去吧,要么坐公车也行,咱丢不起这个人啊。”大家纷纷符合。

    乌鸦见我们还在这切切私语,不耐烦的说:“你们倒是快点上车啊,还有半个小时不到比赛就要开始了啊,迟到可是当弃权的啊!”

    晕,只有半个小时了,走路和坐公车肯定都是来不及的了,我们只的拉下脸上了车,发现阿龙和阿牛他们都已经在里面了,本来就不宽敞的地儿,再挤进我们五个,基本上就已经完全饱和了,连转个都累,只有那个臭乌鸦舒舒服服的坐在副座上轻松的哼着小曲儿。我们五个坐在后面一肚子气,阿龙看到我们的眼神,在那里默默的为科技大学的那个队默哀,因为他知道,这五个哥们很生气,后果那是相当滴严重的啊。

    到了比赛地三中足球场,我们才知道冤枉了乌鸦了,看着其他的一些更破的车上贴着的“铁道游击队”“敢死队”“狮子王队”“超人队”等等一系列的队名,还觉得乌鸦取的这名字算有“文才”的了,还有一更NB的队,队名“奔”。他们该不会是买不起球衣,准备在场上奔吧,我邪恶的想到。

    我们进入场地的时候,科技大学队已经在那里了,看他们一个个人高马大的,似乎颇有气势。乌鸦他们几个,看着显得有点紧张,我安慰到:“如果靠体就行的话,那挪威丹麦啥的队,不早就得世界冠军了?不要紧张,咱们靠技术取胜!”

    乌鸦在旁道:“谁紧张了,我是在看他们几个够不够实力给爷塞牙缝的,懂不??”

    看来说乌鸦(其实是鸭子)嘴硬,还真没冤枉,我们几个在一旁点头说:“哦(拖长的音),不懂!”

    乌鸦倒~~~~~

重要声明:小说《重生之足球家族》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