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第七十三章 贵妃省亲(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今天更新四章,共计一万两千多字,另外关于星期三的更新要和大家说一下,星期三我同学生,要我去吃饭,所以我一下班就要去,没时间修改也没时间发文,所以要改在星期四更新了,请大家见谅

    三月三十,册封礼过后的第三天清晨,清如先是拜见了太后,然后又去向皇上皇后叩谢,待这一切都做完后,她终于登上了等候已久的车驾,阳光在她后洒下一片如雾的金黄,沐浴在这片金色阳光中的清如,看起来凭添了一份神圣的光芒。

    由于福临一早便交待了所有仪制均按照皇贵妃的标准来办,所以她乘坐的是金顶踞凤朱轮车,四周皆金黄盖,覆红帏,漆红缘,盖角金黄,由四匹汗血宝马拉驰,后随宫女太监各数十人,另有侍卫沿途护卫。这一的清如换上了平里只有大节才会穿的朝服,服用彩凤五爪四龙补,五爪龙缎,妆缎,满翠四补等缎,朝冠则嵌东珠八颗,两侧各垂下一条黄缎。

    车驾缓缓从紫城驶出,向着索府行去,近百人的车驾引来无数百姓的围观,稍微有些见识的人从车驾的制式中,看出那是皇贵妃才有的规格,难道里面做了一位皇贵妃?可是自先皇后逝后,宫中就再没有出过一位皇贵妃,连贵妃听说也是新近才封了一位,那这车里所做之人到底是谁?

    清如做在金顶踞凤朱轮车中,近过窗幔看着外面围观的人群,心中有着无数的感叹,终于,她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等到了回家省亲的这一天,曾经在梦中出现过多少次,可是当真的来临时。她又有些还在梦里地感觉,待会儿就可以看到阿玛额娘他们了。不知道到时会怎么样,他们可还好,上次见他们已经是去年的事了,紧张的绪在心中蔓延,手不自觉地绞紧。越是紧张就越觉得这车驾慢的很,她不由微逝了车帘问跟在旁侧地子矜:“还有多少时间才到府?”

    子矜微微一笑道:“小姐,还有半个时辰才能到呢,您先在车里歇会吧,这样见了老爷夫人他们才有精神。”

    闻得还要这么久才到,清如不有些失望,此刻的她就如离家多年的游子,恨不得插上翅膀转眼即到,然她现在份不同。只能坐在这车驾中,等着他们驶到,在车驾的后面还跟着一辆马车。那是她给家中众人所带的礼物,甚至还有一些宫中地御食点心。想来他们应该会喜欢吧。

    远远的。看着那些越来越熟悉的街道,还有偶尔经过时看到的几个摊贩的熟脸。她知道,家,真的是越来越近了,阔别几年,这里还是和以前一样,都没怎么变过,连那些摊贩的主人也还是以前的几个。

    想到即将到家,清如真恨不得现在就下了车驾飞奔过去,然她再想也只能抑住那个**,任由车驾缓缓的驶着,驶向那离别四年地家。

    在尚未看到相府的时候,遥遥的已经传来鞭炮鼓乐地声音,那么的喜庆,那么地欢快,虽然是一样地鞭炮鼓乐,但是与宫里听到的完全不一样,家……这里有家地声音。

    顺着声音的方向,四匹宝马拉着车驾缓缓驰去,先是一个小点,然后渐渐扩大,最终清晰的映在眼里,泪水毫无预兆但又止不住的流下,她终于回到家了,终于回来了,曾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再回到这里!

    清如捂着嘴,努力不让那哭泣的声音逸出来,随行在车外的子矜是最能理解清如心的,其实她自己何尝不是激动万分,但仍强抑了安慰道:“小姐,您不要哭啊,这可是一件大喜事呢,老爷和夫人,还有少爷他们都等着小姐呢,您要是哭了,那他们也会哭的,您千万要忍住啊。.16K小说网,电脑站Www.16K.Cn更新最快.”

    清如努力地点着头,可是心里还是想哭啊,直到车驾停下的时候她才勉强止了哭意,用手绢将脸上未干的泪痕一一拭去,然后努力挤出一抹明媚的笑容,试图化解那久别的悲伤。

    车停下,鞭炮还在不停的响着,无数碎红纸片从空中飘下,在府门前伫立的是索府上上下下的人,当先的是索尼与夫人章佳氏,然后是清如的二哥索额图,以及大嫂二嫂芳儿等人,每一个人的眼中都含着晶莹的光芒。

    早在湘远与子矜掀开车帘的时候,两个内监已经捧了红毯自车驾前一直铺到索府门口,那份耀眼的红色,就如清如现在上所系的恩宠一般,极致到了一个无人可及的高度。宛贵妃省亲,所有人跪接!”内监尖细的声音穿透着每一个地方,一些围观的人听得是贵妃省亲,都好奇的不得了,跪在地上一个个都伸长了头颈想看看贵妃长什么样。

    扶着子矜的手,清如踏上了红毯,慢慢走向迎接她的家人,那份在宫中磨练而成的雍容与华贵震憾了所有看到的人,有些人甚至不敢视的低下了头去。在清如逐渐走近的时候,索尼已经携着所有迎接的人跪了下去,恭敬的声音中带着几丝压抑后逃逸出来的哽咽:“老臣索尼携同家眷恭迎宛贵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看着年老的阿玛额娘给自己下跪,清如心中说不出的苦涩,无奈现在份如此,她不得不接受,当下忍着难受道:“索大人请起,各位请起!”“谢贵妃娘娘!”叩谢完后,索尼才领着众人站了起来,然后将清如迎进了相府中,在他们后面,那些太监正将后面马车上的东西卸下来,然后一一抬进去。

    到了屋内,将府中的下人都遣了开去后,清如才有机会叫出了一直憋在心中的那声:“阿玛,额娘!”

    索尼尚且忍得住。章佳氏却已是泫然泣,一把过去抱住了清如:“女儿,额娘终于又看到你了。额娘想的你好苦啊,今你终于回来了。”这个女儿从小就是她心头的一块。可是现在却连见一面都难,今好不容易见了,她哪还忍得住。

    “额娘,女儿也好想你,好想你们!”此时此刻。清如长久以来压抑在心底真实地自己也回复了过来,一时间母女二人都是泪水涟涟,宫中的艰辛,人心的叵测,在这一刻离地都是那么遥远,恍惚的,她仿佛又回到曾经无忧地子,在阿玛额娘的羽翼下,她快乐而自在。

    看着她们抱头痛哭。所有在场的人都觉异常难受,连芳儿也感觉到了那气氛,紧抓着她娘亲的衣角不肯放。

    索尼背转了悄然拭去眼角的泪水。然后对抱着清如不放地章佳氏道:“你看看你这什么样子,女儿好不容易才回来一趟。难道你就想一直抱着她哭啊!”

    听得索尼的话。章佳氏这才醒过神来,赶紧擦了擦眼泪道:“可不是吗。瞧我这子。”她边说边放开了清如。

    子矜为清如擦着泪道:“小姐您莫哭了,不然老爷他们心里都不好受。”清如点点头,在稍微调整了一下心后,她突然对着索尼和章佳氏跪了下来,这个举动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要知道清如现在是贵妃,她是君,索尼是臣,君臣岂能颠倒,索尼当下就要去扶她,哪知清如不止不肯起,还执意跪着说道:“阿玛,女儿不孝,不仅不能在您和额娘边伺候,连见一面回一次家都难,是女儿的不是,还请你们原谅!这是清如心中极大的一个遗憾,谁都不愿离开父母,而她却是不由已,从入宫的那天起,就注定了她的一生只能在宫中度过,现在能回家省亲,已经是福临特赐的恩宠罢了,可是省亲之事能有一次便是特赐,还是因为她被封了贵妃,哪还敢想第二次,这恐怕也是她这生唯一的一次回家吧。

    “傻孩子,说什么原谅不原谅,哪有做父母的怪孩子地道理,何况阿玛和额娘都知道你孝顺,心里从来没有一刻忘记过咱们,只是你现在是天子的人,不能随意出宫,这原也怪不得你,现在你能回家省亲,也是皇恩浩啊!”索尼心的说着,其实他心里也不好受,只是没有章佳氏那样外露而已。

    看清如点头,索尼环顾了一下屋内所站地人又道:“你在宫中多年现在终于熬出头了,也是你自己有福,这一次你又是封贵妃,又是回家省亲,一切都是皇上恩典,不止如此,咱们全家都受了皇上的恩德,连你哥哥都由一品侍卫升成为领侍卫内大臣。”说到这里,索尼突而又叹起气来,想当年女儿在宫里不受怠见,形似冷宫地生活他并没有忘,宫中地荣辱变化实在太快,而且宫里的事任凭他为首相也帮不上任何地忙啊,一切都只能靠清如自己。

    清如低头一笑道:“阿玛说的太夸张了,女儿哪有那么大的本事,主要还是阿玛和哥哥忠君为国,能力出众,皇上才予以加封的。”

    原先一直沉默的索额图此时插话进来道:“妹妹你就别谦虚了,如此没有你,我是怎么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成了领侍卫内大臣的,哥哥自己的事难道还会不清楚吗,皇上信任归信任,但也没一下子就提升的事。”由于是在自己家中,周围又没外人,所以索额图说话也就随便了些,不像在外面时,一口一个娘娘,一口一个奴才。

    “你哥哥说的有理。”索尼赞同道:“皇上现在大封我们索家,绝大部分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可以说我们索家现在一门的荣耀全系在你的上了,你荣,咱们也跟着荣,你枯,索家必然也要跟着枯,女儿啊,不是阿玛给你压力,实在是形势如此,你在宫中一定要处处小心,莫要给别人可乘之机!”

    清如郑重地点头道:“阿玛放心,女儿一定会万事小心的,绝不会连累了家里,何况现在一直与女儿为难的人已经被皇上足在宫里,至少近期之内是不能出来兴风做浪了。”

    “那就好,总之你自己一定要小心再小心,宫里不比外面,阿玛只能给你提个醒,具体的事还要你自己掌握。”索尼不停地叮咛着,他实在担心这个女儿,现在虽然荣耀万分,直追当年为皇贵妃的董鄂氏,可是董鄂氏后面是什么下场他们都是有目共睹的,他们哪一个都不想清如步上董鄂氏的后尘,为宫中谋诡计所害,死的不明不白。

    又说了一些话儿,午饭已经准备好了,便一起坐到了家宴上,原本索尼是要清如坐在上位的,毕竟她份尊贵,然清如却以今是家宴的名义拒绝了,还是请索尼坐在了上位,她坐在左侧,右侧是章佳氏,其余的人则围坐在下面。

    这顿午饭是清如入宫以来,第一次与家人在一起吃团圆饭,以前虽然家人也有入宫,但都没有说这么多人一齐入宫过,不是只有阿玛与额娘,就是只有哥哥与嫂嫂,哪像今,可以齐围在桌前吃饭。

    尝着家中的饭菜,清如几度落泪,只是这泪与以往的不同,这是高兴的泪水,这顿饭清如吃了好多,特别章佳氏亲手做的糖醋鲤鱼,吃了几乎有半条。

    诚如福临所说,这个省亲的礼物,比那烟花更好千倍万倍,是她一生中收到的最好的礼物,这一刻,清如对福临的充满了无尽的感激。

    省亲是有时间的,不可能待上几,至多只能在家待半的时光,下午未时之前必须要登上车驾,随着时间的逝去,回宫成为无可避免的一件事,自午时二刻起,就有内监来催促,都被湘远挡了回去,然挡得了几次,却挡不得一世,她终还是要回去。

    若是延迟了回宫的规定时辰,那便是欺君犯上之举,索尼等人虽然不舍清如的离去,但更不想她因此而背上这么一个大罪,无奈之下,只得送了她出门,此刻的阳光依然很好,只是已经有了将要落下的预示。

    顺着红毯,一步步往等候在那里的车驾走去,一步三回首,索尼与章佳氏与当初一样,领着众人恭送她离去,不舍但又必须舍,挥着手让她快些走。

    然而真到清如登上车驾,车驾的帘子放下,将她与他们隔绝的时候,心中又涌起无尽的悲苦,清如虽是索家的女儿,虽是姓赫舍里的女儿,但她已经入宫了,她是皇帝的妃子了,今一别,再见不知又是何年何月。

    看着加驾缓缓调头,往来时的路驶去,索尼再一次携众人跪倒:“老臣索尼携同家眷恭送宛贵妃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与来时相差无几的话,心却是截然不同。

    女儿,你一路千万要走好,阿玛等着你再一次回家省亲!

    这一次的省亲,是清如盛宠的极致体现,也是索家荣耀的极致体现,省亲,那是连董鄂氏都不曾有过的荣耀,然而这一切于清如而言,已经到了顶点,她已经不可能再往上走了。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