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第七十二章 舞梦(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秋月赌咒发誓说,就是放在东暖阁里没的,既然她说的这么肯定,清如也没法,只得叫人继续在东暖阁里找,可是一直到太阳下山,东暖阁所有可以搬的东西全搬出去,空出屋子后,还是没找到锦囊。

    望着被般的空的东暖阁,清如心烦意乱,到底在哪里,在哪里,难道真的凭空消失了吗?正当她毫无头绪之际,一只衔着虫子的燕子映入了她的眼帘,在黄昏的彩霞下,这只燕子直直飞到了东暖阁的门前,然后便消失不见了,清如心中一动,拨开众人走了出去,在走到门外后她抬头一看,果如心中所想,在暖阁的屋檐上有一只新筑的燕子窝,里面还有小燕子稚嫩的声音。

    现在是天时分,燕子开始从南方飞回来在这里筑起了窝,会不会那个锦囊就是被它给叼到了窝里?

    想到这个线索,清如精神一震,着人寻了梯子来,让小福子上去一探究竟,随着小福子的上去,里面的大燕子小燕子都惊叫了起来,小福子不顾那在眼前飞来飞去不时啄他一口的燕子,伸手自燕子窝里拿起了一个沾满泥土与羽毛的锦囊冲清如欣喜地道:“主子,您看,这锦囊真的在这里!”

    “快拿下来与我看看!”清如迫不及待的说着。

    小福子应了声,赶紧爬下来,然后将失而复得的锦囊交到了清如的手上,清如顾不得上面的脏污,使劲掰开丝绳,连指甲弄疼的都毫不在意。

    随着丝绳的解开,随着里面东西地倒出。所有人包括清如在内,呼吸都出现了一刹那的停顿,清如更是久久无法回过神来。一眨不眨地盯着掌心的东西,那是一串手串。与她此刻带在手腕上一模一样地手串,碧绿晶莹,通体透亮!

    清如颤抖将手串拿到眼前,仔细的看着,没错。这串,这串就是当初她用来引月凌上勾地那串,为什么?为什么现在又会出现在这里?月凌难道没有将它交给贞妃吗?这不可能,如果她没有交给贞妃,贞妃怎么可能在福临面前说那些话?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清如甩了一下头,让处于混沌状态的脑袋清醒一些,然后慢慢的顺着诸事的脉络往下理,从她手里换下的那串,月凌在当天晚上就让阿琳拿过来给她了。.1 6K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更新最快.只是因为秋月地原因,所以她一直到现在才看到,可是同样的。月凌也拿了一串同样的给贞妃,那么说了。就只有一个可能。月凌也做了一个假的,她将自己做的那个假手串给贞妃。然后把从她手里换来的手串秘密送了回来,她之所以对阿琳如此不怠见,只不过是做给贞妃看,做给那个宝鹃看!

    虽然她从自己手上换来的那串也是假的,可是月凌并不知道,她以为那是真的,所以才给偷偷送了回来,月凌……她其实一直都不曾变过,依旧如梅一样地纯与洁,她待自己的谊也从来不曾变过,是自己误会了,是自己误会她了,入宫后,那么多人都变了,可唯有月凌,她从不曾,不曾!

    怔怔的,有泪落下,越来越多,逐渐在手中积起一滩来,将那翡翠手串地半边都给弄湿了:“月凌!”哽咽的声音从清如地嘴里发出,子矜与湘远还有小福子都是眼地,他们都是知道所有事的,自然也知道主子为何这么激动,又为何要哭,他们悄声遣退了其他人,只将秋月留下。

    清如还在那里掉眼泪,一边掉一边轻轻地吐出声音:“傻丫头,为什么不告诉姐姐,非要自己承受这么重地包袱,在我与贞妃面前扮演着不一样的角色,你明明不是那样会戴面具的人,可为了我却强自戴上了面具,是我对不起你,我对你的信任竟还不及你对我的多,月凌!”

    此时此刻,所以有事联系在一起,已经足够让清如知晓月凌的心意了,她之所以假装与贞妃同一盟线,不止是为了保住自己与腹中的龙胎,很大一部分也是为了能够帮到她。

    贞妃诡计多端,即使没有月凌,她也会想出种种办法来害她,所以月凌不惜让清如误会而投靠于她,为的就是知道她会用什么样的办法来害清如,然后再暗中相助,这样的月凌让她如何能不哭泣!

    直到看她哭的差不多了,子矜方上面劝道:“小姐,这是好事啊,您就别哭了,现在洛贵嫔的心意您都知晓了,不如现在就去她那里一趟?”

    清如无声地点点头,那串手串被她紧紧的握在了手心里,正当她们出门往咸福宫去时,阿琳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走近一看,只见她亦是满脸的泪痕。

    看到阿琳的模样,清如心中猛的一紧,好似要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一样,一旁子矜已经扶住了阿琳:“你这是怎么了?何事跑的这么急?”

    阿琳理也不理子矜,只一昧的抓了清如的手道:“宛妃娘娘,您快去看看我家主子吧,她……她……”后面的话阿琳不知该如何说出口。

    “她怎么了?”清如心中的不安一层层扩大,紧紧抓了阿琳的手。

    阿琳眼里是深到无边的悲哀,她颤抖着道:“主子,主子她只怕是要不行了!”滚烫的泪再度从眼眶里落下来,滴落在眼前这片平整干净的地上。

    清如听到阿琳的话,只觉头晕目眩,霞光流彩半明半暗的天如塌在头顶,脑海中一片空白,连自在哪里都不知道了,只觉眼前一片黑暗与虚无。

    直到过了很久她才逐渐缓过神来,同时也发现自己半跪在地上,湘远和子矜一人一边的扶着,而她的腿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可以支撑体了。

    “她为什么会不行?”一字一句地问着,眼睛更是直勾勾地盯着阿琳。

    除了哭阿琳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奴婢也不知道,从刚才用晚膳的时候起,主子就一直说口不舒服,闷得透不过气来,原以为只是小事,哪知后来越来越严重,主子连脸都白了,这才意识到不对劲,慌忙宣了太医,几位太医到了之后都说主子是突发的心力衰竭,目前已经到很严重的地步,恐怕药石已无灵,而且她肚子里的孩子也同样保不住!”说到最后一句,她不由得嚎啕大哭起来,默默的饮泣已经不能宣泄心中的悲痛了。

    心悸……闷……心力衰竭……

    这一切联系在一起之后,清如的脑袋里不由自主的出现了三个字:七虫蛊!

    没错,这一切都是七虫蛊发作的现象,而现在离昨天也正好过了十二个时辰,是七虫蛊发作的时间,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是月凌,不应该是贞妃吗?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清如失魂落魄的软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阿琳却是一边哭一边道:“娘娘,你快去吧,呜……皇上已经在那里了,再迟,再迟恐怕您连我家主子的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呜……呜呜……”

    听到这句话,清如只觉得浑如掉了冰窖一般,顾不得再去想原因,只想着见月凌,她一定,一定要见月凌,一定要见到她的最后一面!

    这个信念让她再一次有了力量,甩开子矜和湘远的手,踉跄着跑了出去,跑了没几步她忽又停了下来,对后还呆站着的众人厉声喝道:“快,快去叫秦太医,他要是不在就去宫外叫,务必要让他在最快的时间内赶到咸福宫,还不快去!”此刻的清如就如疯了一样,小福子也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以最快的速度往太医院跑去,而湘远与子矜则追上清如,想要扶住她,然清如只顾着自己跑,根本就不让她们扶。

    现在唯一有可能救月凌的就只有秦观了,虽然他曾说没有事后解救的办法,但好歹也要试上一试她才甘心,但愿,但愿上天保佑,能让月凌平安无事,否则她怎么也不能原谅自己。

    穿着花盆底鞋来跑步,结果可想而知,没跑多远就摔倒了,手磕在青石地上擦破了皮,清如却一点感觉都没有的继续爬起来跑,嘴里不停的念叨着:月凌!月凌!

    等跑到咸福宫时,清如的腿上手上已经磕的一片红肿乌青,子矜和湘远扶也不是搀也不是,只能跟在边,到了那里果见福临皇后贞妃甚至于太后等人都在了,第一次,清如这么没礼仪的越过所有人,直接奔到塌边,在那里躺着的是月凌,是她在宫里唯一的好姐妹,而这一刻,她正捂着口喘气,随时都会有断气的危险,紧紧握了月凌的手,清如一句话也说不出,直到月凌勉强先叫了她一声姐姐后,她才泪如雨下地道:“是我!是我害了你,月凌,是我害了你,我不配当你的姐姐!”

    这一刻月凌仿佛明白了什么,可是她并没有追问下去,反而笑着摇头:“姐姐,不要说这些,我不听,以后都不许说这些,否则我就是去了间也不会安心的,你记得了吗?姐姐?”声音很是虚弱,而且总伴着粗粗的喘气声,她的心脏正在一点点衰竭,而太医,那么多的太医,却都束手无策!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