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第七十一章 翡翠手串(6)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翌福临下朝后,再一次将清如召到了御书房陪伴自己处理朝务,祖上有规矩说后宫不得干政,清如也自觉长久这样有所不妥,但福临执意如此,她也没法,只得依了陪在御书房里,替他翻阅奏折,然后将比较重要的几份挑出来,让他先行批阅,随着朱笔的批下,一个个“准”或“不准”跃然在纸上,在“不准”二字的下面往往还写了数个乃至数十个小字,说明是因何原因不准。

    批改之时,福临神专注无比,手中朱笔的份量,他自是知晓的,这枝天下无二的笔一挥之间可以让无数人人头落地,也可以让千千万万的人有家可归,有饭可吃,可谓是一笔定乾坤。

    所以每次落笔之前,他都要深思良久,特别是一些比较重大或敏感的事上,就这样,一直批了整整一个上午才算批完一小部分,而清如也在旁边陪了一个上午,连坐都不曾坐下过。

    福临从无数的奏折中抬起头,看到清如正一脸温柔的注视着他,不由心中一动握住了她的手,顿时柔和的意在二人中间蔓延。

    “累了吗?”福临想起清如一直都未曾坐过,腿肯定站得很酸了,他率先打破了这脉脉温:“到朕这里来坐一会儿。”说着他挪了挪,空出半边龙椅,竟要让清如与他一起坐在龙椅上。

    清如连连摇手表示这于礼不合,要是让别人知道了可不得了,直说了好半天才让福临放弃了这个想法,让她坐在了另一张常喜端上来的椅子上。

    在让人传膳至御书房里的时候,外面有人通报。说是贞妃来了,福临微一抬眉轻哦了一声后宣她进来了,到了里面。贞妃先向福临请安,由于清如的名位在她之后。所以清如也适时的起子向她微微一福,叫了声贞妃姐姐,婉转地声音里藏着一丝不为人知的笑意,她就知道贞妃今会来,只是恐怕这一趟她要白来了。

    “贞妃你怎么突然来了?”福临问阶下穿了一真红刻祥云旗装的贞妃。她地手里还提了一个精巧的盒子。

    贞妃微微一笑低了头道:“臣妾只因听说皇上这几天夜辛劳政务上地事,怕皇上忙的忘了用膳,所以亲手做了水晶蒸饺给皇上带来垫垫肚子,不想宛妃也在,是臣妾冒昧了。.手机小说站http://wAp.16K.CN更新最快.”

    “这有什么冒昧不冒昧的,宛妃在也没什么不好的,正好朕传的膳还没到,就先吃你地水晶蒸饺吧,咱们三人一块儿尝尝。”随着福临的话。常喜自贞妃手中接过盒子,然后取出里面还冒着气水晶蒸饺摆在桌上。

    福临先走下来拿起筷子夹了一个放在嘴里,一边吃一边点头。待咽下后道:“贞妃的手艺真是见长,这次比朕以前在你那里吃的可进步多了。宛妃你也尝尝!”说着把筷子递给了清如。清如推辞道:“这是贞妃姐姐专门送来给皇上您吃的。臣妾怎么能吃呢。”不待福临说话,贞妃先矣了一声:“宛妃妹妹你说的这是哪里话。我这做姐姐的哪会那么小气,何况不是不知道你在嘛,要是知道你在的话肯定再多做一些来,现在你先将就着吃两口,否则就是不给姐姐我面子。”

    “就是啊,贞妃都这么说了,宛卿,你要是再不吃那可就不对了。”福临也如此说着,清如见状只得接了筷子含笑道:“既然皇上和姐姐都这么说了,那臣妾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说着便挟了一个蒸饺放在嘴里,一边吃一边不停地夸着好,还直要贞妃以后也教教她怎么做。

    此时此刻,两人姐姐妹妹叫得不亦乐乎,然心中都清楚的很,这一切不过是做给福临看地,真正的心思两人都藏在了肚子里,贞妃在盘算着等会让清如出丑,清如也在等着看贞妃的笑话。

    随着最后一个水晶蒸饺被福临吃掉后,他拍着手对贞妃道:“贞妃,这下朕可是真地不用再用膳了,肚子全被你的蒸饺给撑饱了,你也别走了,待会儿和宛妃一起陪朕用膳,你得帮着朕多吃点,否则可就要浪费了。”

    “臣妾遵旨!”贞妃含笑应下,此时清如正在用软巾替福临拭手,露出带在手腕上地翡翠手串,贞妃仔细地看了一会儿,清如虽明知贞妃在看自己的手串,但故意装着没看见地样子,只顾替福临把手拭干净了。

    “宛妃妹妹,你手上带的可是皇上在万寿节上赐给你的翡翠十八子手串?”

    清如露出一脸不解的样子道:“是啊,怎么了?贞妃姐姐有什么问题吗?”福临也回过头来看着贞妃,不解她何以有此一问。

    贞妃瞧了福临一眼后,有些迟疑地道:“没什么,我只是瞧着有些不像罢了,和皇上以前带在手里的样子不太像,也不知是不是我眼花了。”

    福临失笑道:“怎么可能不一样,那是朕亲手所赏,难道这宫里还会有第二串不成?”

    “臣妾不是这个意思,只是瞅着有些奇怪,宛妃你确定没有带错?”贞妃回了福临的话后,又将目光转向了清如,然让她意想不到的是,清如一把摘下手里的串子放在手心:“姐姐你觉得像这么特别的手串,妹妹我会带错吗?如果你对这手串有怀疑,大可以让皇上一鉴真假,反正皇上现在就在这里,只是我有些不明白,怎得好端端的,你突然说起我这手串来,难道手串还会有假不成?”

    “我可没这么说,哪有人胆子那么大敢做假皇上赐的东西,只是小心些总是好的,皇上您说呢?”贞妃笑问福临。

    虽然福临觉得这手串不可能有问题,但是为了消贞妃的疑心,他还是从清如手里拿过了手串,然后走到敝开的窗子旁边,将手串高高举起,迎上了当空的太阳,接下来,福临,清如,贞妃,三人都看到了,在阳光的照耀下,翡翠十八子手串的十八颗翠珠每一颗中都隐隐出现了一只仰天腾飞的金龙,隐隐约约,并不是很清楚,但却透出惊人的气势。

    看到边两个女人吃惊的表,福临满意地道:“看到了吗,这就是隐藏在翡翠十八子手串中的秘密,当把手串对准阳光时,每一颗翠珠里面都会出现一只金龙,至于是如何雕进去的已经无从知晓,而且这种手法也早已失传,这个秘密,以前只有先皇,朕,还有皇额娘知晓,现在又多了你们两个,所以说,想要假冒的话,光是做表面自然不难,只是要做出里面,却是万万不能的!”他的话中透出一丝少有的得意,是啊,能得先皇赏赐如此珍贵的东西,他自是应该骄傲的。

    清如在惊讶过后,旋即恢复了正常,再回看贞妃却依然保持着原有的惊讶不敢置信之色,看到贞妃的表,清如的嘴角慢慢弯起,划出一丝微凉的弧度。

    贞妃僵在那里,不是福临所想的惊讶,惊讶早已过了,她现在的心里只剩下错愕,为什么会这样,她的手串不是已经被月凌掉换,拿给自己了吗?为什么现在这只又会是真的,如果她这只是真的,那自己怀中那只呢,是假的?这怎么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刹那间,贞妃脑海中纠结成一团,理不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由于太过吃惊,她甚至连福临叫自己也没发现,直到好半天才回过神来,茫然地道:“皇上,您叫臣妾?”

    福临轻笑道:“是这个工艺让你吃惊了吗,才会这样想出了神,不过你现在可以放心了,宛妃手上这串绝对没有问题,而且朕也相信宛妃会好好保存的。”

    贞妃的面色浮现出少见的惨白,这还是她努力压抑的结果,迎着福临的目光,她勉强笑道:“皇上说的是,是臣妾多心了。”

    绢帕被她牢牢的攥在手里,仿佛要生进里去一般,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这串真的还在她这里,难道说月凌没有把手串换过来,她是在骗自己?又或者说月凌根本就没有和宛妃翻脸,她是在蒙骗自己?与宛妃一起来设计自己?

    不!这不可能,月凌不可能会有这么重的心机,也不会有这么好的演技,而且她当初也仔细检查过手串,确实不是她曾拿给月凌的那串,如此一来,事的真相就只有一个:宛妃早已经想到手串可能会被调包的危险,所以她事先做了一条假的带在手上,把真的藏了起来,月凌费力费神换来的依然是假!

    对,一定是这样!宛妃真是太可恶太可恨了!不仅真计划未得以成功实行,连假计划也失败了,辛苦了半天,她居然什么收获也没有,这叫她如何不恨,如何不恼?!

    贞妃避过福临的目光深深看了清如一眼,眼眸深处是无尽的恼恨之意,清如自是感受到她恶毒的目光,然依旧带着那微凉的笑,这是她在与贞妃的几度交手中,头一次完完全全的占了上风。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