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第七十章 寒梅香(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清如似笑非笑的看着月凌,待得她把话说完后才闲闲地道:“可是本宫记得,除了这件事外,还有另一件吧,就算琳嫔的事你认为是你错怪了本宫,可还有鹦鹉一事呢,这总不是假吗,你还亲耳从鹦鹉嘴里听到本宫要你小产的话,难道连这个你也不在乎?”怎么想怎么觉得里面有问题,这一点,莫说是清如,就是她边的几个人也看出来了,宫里的女人,哪一个不是最在乎孩子,因为对她们来说,有了孩子才算真正有了依靠,否则谈什么皇上恩宠,都是今不知明事。

    月凌的脸色被清如说的一阵白一阵青,好一会儿才讪讪的道:“姐姐说的是,先前之所以没有来赔罪,除了拉不下脸来以外,这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一直到绵意来我宫里与我说了那番话后,我才知道在这件事上也误会了姐姐,致使让心存恶意之人有机可趁!”说到最后一句时,她几乎是咬着牙说的,显然心里是恨极了,也怨极了。

    “绵意?”清如未想会听到这个名字,不由感了兴趣,坐直了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绵意在离宫前与你说了什么?”

    “咦?绵意没与姐姐说过这个事儿吗?”其实月凌早从贞妃处猜测知晓绵意不会将这件事告之清如,但在这里她还是装出一副惊奇的样子。

    “绵意没与本宫说起过这事,你倒是说来听听,她与你都说了些什么?”清如心中对此甚为好奇,同时也颇多忐忑,担心绵意会不会将自己私救琳嫔。放其出宫的事与月凌说了,不过转念一想也不对,如果月凌知道了。一定会告诉贞妃,那贞妃岂有不趁此良机除去自己之理!

    清如尚在猜测之际。月凌已经说了起来:“就在绵意出宫的前一夜,她来了一趟我的咸福宫,告之姐姐你关于除去琳嫔的种种苦衷与利害关系,将我原先没想到没想通地事都给理了一遍,当下我就知道冤枉了姐姐。是我目光短浅,没有从长远处着眼。”

    “只有这些?还有呢?”清如眼也不抬的道。

    “另外绵意还特意与我说了那个鹦鹉的事。”说这句话地时候,月凌一直留心清如的反应,果然看到清如地眉头皱了一下,她续道:“绵意告诉我,那只鹦鹉根本就不是姐姐你养的,而是那天早上不知从哪里飞来的,你们之所以将其放在宫门口,是想让其主人看到后将其领回去。.wap,16K.Cn更新最快.哪想却被人利用了去,在我经过的时候它突然叫起了那些话,实在是可恶至及。”

    “是这么回事啊!”在得知绵意没有将琳嫔之事的真像告诉月凌后。清如总算放了心,她最怕地就是这件事露馅。幸而绵意还有些分寸。没大了嘴巴。

    眉眼稍抬,却是于自然流露的风中带了几分税利:“绵意说的话你都相信了?”虽然绵意说的都是实。但并不能让人信服,看月凌对她的话点头后又道:“那你觉得那个放鹦鹉来陷害本宫的人会是谁?”

    “这个……”月凌有些为难地道:“这个我哪能知道,宫里容不下你我姐妹二人的多了去了,哪能猜得出来,总之这些人都是心肠歹毒之人。”

    清如不置可否地点点头,似没有说什么的意思,月凌却有些急了:“姐姐,我已经将我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了,难道你现在还不肯相信我,也不肯原谅我?”

    清如深深地瞧了她与她后的宝鹃一眼,忽而笑了起来,犹如里百花齐放:“你都叫了我这么多声姐姐了,而且又真意切,我又怎能斤斤计较,攥着昔的一点误会不放,这不寒了人地心吗?”

    “这么说来,姐姐是相信了?”月凌欣喜的叫道,看到清如点头,她不由自主地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道:“姐姐你不知道,自从与你吵了以后,我就没有一天开心过,后来绵意又来了,知道了真相我更是在愧疚中度,好几次想来,可是又怕你不肯原谅我,一直到今才算有了这个勇气,幸好,幸好你肯原谅我,否则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止是她,连她后站着地宝鹃脸上也带了几分喜色,仿佛是在为她的主子高兴。

    说话间,月凌将一直拿在手里地盒子打了开来,里面是数两极品君山银针,那是几前从贞妃那里拿来的:“姐姐,我知道你喜欢这茶,所以特意拿来孝敬你,还望你收下!”

    清如倒是没想到她能拿出这极品的君山银针来,微微有些吃惊,旋即道:“妹妹实在是太客气了,你我份属姐妹,哪还用得着这些。”在月凌来后口口声声叫了这么久的姐姐,清如也终于叫了她一声妹妹,一切仿佛又回到了曾经无猜无忌的子,可是实际上两个却都各怀了满腹的心思。

    月凌态度坚决地道:“姐姐你一定要收下,否则就是不原谅妹妹我了,对了,我来以后还没向姐姐你斟茶谢罪,不如现在就去沏了来?”

    清如刚想说不用,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逐答了她的要求,湘远一脸迟疑的从月凌手中接过装茶的盒子,在退下之前瞧了瞧清如,唇齿蠕动似有什么话想说,但在接触到清如的眼神后,俱留在了嘴里没说出来。

    很快,这茶便沏好端了上来,递给月凌拿着,她郑重其事的捧到清如跟前:“姐姐,希望喝了这杯茶之后,咱们姐妹间曾经的一些误会都能随水而去,我们再度做回好姐妹,在宫中相扶相持,一直到老。”

    “好!只要妹妹愿意,我们一定能在宫中走下去的。”清如颇有深意的说完这句话,然后从月凌手中接过茶盏饮了一

    看到她喝下茶,月凌不由露出了一丝笑容,清如喝后将茶盏放在一旁,她则执了丝帕轻拭留在唇边的水渍,随即才道:“既然咱们姐妹之间的误解已经解开了,那月凌你以后一定要多来姐姐这里走走,对了,你的胎一直是由吴太医在问诊,你对他可还满意,若是不行的话,我与皇上说一声,让秦观替了他?”

    “不用,不用。”月凌连连摇手,好象真的怕清如让秦观换了吴太医一样:“姐姐不用担心,吴太医虽然有所不及秦太医,但对妹妹的胎儿还算尽心,这些子以来一切都正常。”

    “那就好。”清如也不以为意,转头问湘远道:“小厨房里的晚膳准备好了没?”

    “回主子的话,一切都准备妥当,就等主子您传膳了。”湘远在沏茶的时候就已经去小厨房里看过,当时除了一个汤还在炖以外,其他的都准备好了。

    清如点点头道:“传膳吧,叫他们多准备双碗筷,今本宫要与洛贵嫔一起用膳。”湘远点头去小厨房里吩咐了。

    月凌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怎么好劳烦姐姐呢,月凌本是来赔罪的,现在却还在你这里用膳,实在是……”

    “说什么呢,我们是姐妹,哪用得着这么见外,除非你不把我当你姐姐了。”清如站起来拍拍月凌的手,让她好生安了心。

    菜如流水一样的端了上来,除了正菜外,还有点心,汤水,甜品,水果,总之是摆了满满一桌,招呼月凌坐下后,清如频频举筷为其挟菜,直叫其多吃些,这顿饭吃了有些时候,冬天头短,刚才坐下的时候已经有些见黑了,现下就更不用说了。

    吃完饭后又随着坐了一会儿,月凌便起要告辞,清如担心她的子,怕黑天路远,哪里不小心磕了碰了执意要亲自送她回去,直到月凌说有肩舆在外面等候,她才不再坚持,不过还是派了好些个宫人执羊角风灯为其引路,吩咐一定要将月凌安全送到后才许回来,这样的清如宛然就是一个关心妹妹的好姐姐。待得月凌肩舆刚走,湘远与子矜就急着让人速去传秦太医,清如好笑着制止了她们:“好端端的传秦太医干嘛?”

    子矜急得都出汗了:“主子您还笑,洛贵嫔今来的不明不白,还送您什么君山银针,奴婢们生怕他们在茶叶里下了什么不应该的东西,不管怎么说都是让秦太医来看一下比较好。”

    “连你们也看出来了?”清如慢慢敛了笑,面色静谧如水,与刚才月凌在时完全不一样。

    湘远道:“可不是吗?洛贵嫔今的来意着实是叫人费解,说是为了求得主子您的谅解,可是奴婢总觉得不会那么简单,很可能里面还隐藏着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东西。”说到这儿子矜插进来道:“你说这个绵意也是,好端端的去和洛贵嫔说什么,她又不是不知道洛贵嫔已经是和贞妃一伙的了,万一要是让她们知道些不该知道的事,可是会害死小姐的。”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