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第七十章 寒梅香(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看到他们吃东西,小定风又开始不老实起来,从子矜怀里扭了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们,嘴里还“扑扑”的吐着泡泡,一副小馋鬼的样子,可惜他现在还是只能吃,所以没得吃。

    一边喝着燕窝粥,一边就势问起了家里的况,当得知二老体均还健朗的时候,才稍稍安了心,指着堆在一侧的东西道:“这里面有些人参鹿茸之类的补品,等会儿哥哥走的时候记得一并带了去给阿玛额娘补补体。”

    索额图点了点头不以为意地道:“其实这些东西家里都有呢,带了去也吃不完。”刚说完这句话旁边的漫雪就狠狠拉了一下他的衣服,示意他不要说,经这一提醒索额图似也明白了什么,果然清如的面色没有先前那么好看,连刚舀了粥从勺子里流出来了也不知道,想到自己无意伤了妹妹的心,索额图恨不得刚才的话能像这粥一样吃回去,未入宫前,妹妹在家中可是从来没受过一点委屈,反是入宫后虽眼下风光,可实际上不知受了多少苦,甚至于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原本口齿还算灵活的索额图现在却连一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他拼命的看漫雪,希望她能替自己接上话,可一直没等得她出声,其实漫雪不是不想解围,只是想不出怎么说好。

    清如不愿哥哥尴尬,勉强笑了一下道:“没什么,我知道哥哥非是有意,是我这个做女儿的不孝,不止不能在他们边尽孝。还总要他们为我担心,实在是愧对二老!”每每想起在家中见老去的父母,她的心总是酸楚不已。离家已有三年多,不知何时才能回去看看。省亲之事她几次想起,只是没有福临先说,她也不敢先提,只能藏在心中,暗等机会。

    漫雪出来打圆场:“娘娘这是哪里的话。您在宫中服侍皇上比什么都重要,阿玛和额娘知道您好就行了,他们不会怪您地,您定要想的开心,别往那不好的地方想,以后有地是机会见,就像这一次,不也是见了吗?”

    清如默默地点着头,虽然说有人开解。.16K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更新最快.但气氛到底不像刚才那么愉悦,反而有着些许哀愁,清如不说话。别人也不敢多说话,只默默喝着碗中的燕窝粥。

    清如深呼吸了一下。脸上再度挂了笑道:“不说这些了。对了哥哥,你最近在忙些什么。我听皇上边地常公公说,皇上最近似乎经常召见你,是不是又有什么事要你去办了?”

    索额图正吃完了的空碗交给宫人重新去盛,闻言顺口道:“是啊,皇上原本早些子就准备让我去一趟云南,后来因为你嫂嫂要生产和其他的一些事给耽误了,不过也快了,等这次过完年就准备去,至于去多久现在还不知道呢。”云南?”清如皱着眉道:“上次是广东平南王尚可喜的地方,这次又要去云南,可是与平西王吴三桂有关?”

    说到这个事,索额图不复适才的轻松之色,脸上有了几分沉色,即连漫雪也有了几分忧虑,显然索额图地事她早就知道了,整个屋里恐怕也只能小定风还一无所觉的“咿咿啊啊”着。

    “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那就是皇上有意要削蕃!”说到最后两个字的时候,索额图的语气明显停顿了一下,声音也压低了几分,进而他又补充道:“其实早在我从广东回来的时候,皇上就有意要削蕃,便因为诸方条件的不成熟所以才做罢,现在阻碍依然有很多,但皇上已经在加紧行动了,先让我等几个去各方探查他们的军力与实力,然后等机会成熟时再一举拿下,不过这不是短期内所能完成的事,起码也要用上好几年。”

    这件事清如倒还是第一次听说,虽然一直知道福临对三蕃据地为王拥兵自重的事有所担心,但不想他竟已经在开始谋划削蕃一事,真是有些意外,不过这事也有脉络可寻,天子俱希望集权于一,掌握天下人地生死,虽当初出于某些原因让下面的人划地为王,但最终肯定要收回来,不可能无限期的让他们称王下去。

    索额图又接着道:“这件事大部分人还不知道,除了我们索家以外,也就只有三家与另两人知道。”不待他说出是哪三家人,清如已经猜到了,轻声道:“可是苏克萨哈,遏必隆,鳌拜三家?”看索额图点头后,她又低头思索了一番,对其所说地另两人实在猜不着,索额图解释道:“是图海与费扬古二人,他们会分别去另两个蕃王的所在地。”

    图海是谁清如自然知道,而且还见过不止一次,至于费扬古这个名字却还是第一次听到,更不知其是何人,还是漫雪解了她地疑惑:“费扬古是鄂家地人,也就是先皇后的弟弟。”

    “是他?”清如微微一惊,她倒是不知道鄂家还有这么一个人,不过这与她并没有多大地关系,所以问过便罢了,只嘱咐索额图去了云南后一定要注意自安全,千万别再像上一次广东那样,不止受重伤还下落不明,还要漫雪独自去广东寻他。

    索额图一一的应了:“你放心,我一定会小心的,现在家里挂念我的人又多了一个,我怎么舍得不回来。”他说的是定风,那是他的第一个孩子,随着他的话,漫雪与清如一齐将目光转向了躺在子矜怀里的定风上,而定风也正睁着一双乌黑圆亮的眼睛看着他们,短暂的目光接触后,几人都笑了起来,看他们笑,定风也跟着笑了起来,他虽然还什么都不知道,但已经能感觉到边人的开心与否了,等他慢慢长大后,知道的事会越来越多。

    闲话絮语了一会儿,守在外面的秋月突然进来禀报说恪贵嫔到,清如微微一愣,怎么今还会有人来,宫里的人应该都知道她今有家人来,照理不会现在下过来串门子才对,不管心中怎么疑惑,既然恪贵嫔来了,就不能让人家在外面站着,何况素里她们的关系就比较好。

    随着秋月的出去,不多时恪贵嫔就进来了,她后跟着子奴,不过并没有抱那只甚少离的黑猫点点,应该是怕这天寒地冻的抱出来冷坏了它。

    莫挽在进来后,看到索额图与漫雪,明显愣了一下,似乎不解他们怎么会在这里,倒是索额图二人,在她进来的时候便离坐拜倒:“奴才索额图(漫雪)见过贵嫔娘娘,娘娘吉祥!”

    “不必多礼,请起!”听到他们的名字,莫挽就知道他们是什么人了,所以显得比较客气。

    一边让他们起来一边对清如欠意地道:“宛妃,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今是你家人进宫来探望你的子,长久居景仁宫中,不怎么出来走动,很多事都不知道,实在是冒昧了,我还是先行离去吧。”说着便要告辞离去,被清如拉住道:“娘娘既然来了,就不要忙着走,在我这里坐一会儿再走吧见清如诚意挽留,莫挽逐留了下来,她看到子矜抱在手里的小定风后,一下子就笑了出来,而且是全然发自内心的笑,清如与她相交这么久,也从未见她有如此明媚的笑容。

    莫挽小心的自子矜手中接过定风抱在怀里逗弄着,小定风也不怕生,一把抓了莫挽的手指,他手小只能抓一个手指,但依然玩的不亦乐乎莫挽与清如一样都是曾没过孩子的人,所以对小孩儿特别喜欢,直抱了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的交还给子矜,同时自手里褪下一串佛珠放在包着小定风的缎被旁边:“我来的匆忙,不知你们在,也没带什么东西来,这串佛珠是我入宫时就带在上的,有保平安之用,现在就当是给孩子的见面礼吧。”

    索额图垂头道:“奴才等怎敢要娘娘的东西,何况现在孩子这么小也带不了东西,还请娘娘收回。”

    “给了便给了,哪还有收回之礼,等将来孩子大了再给他戴也不晚。”

    索额图见她这样说了,再不收实属失礼,便与漫雪一并谢了恪贵嫔的赏赐。

    清如端了秋容沏好的茶给恪贵嫔道:“娘娘您今来我这里,可是有事?”

    莫挽笑笑,自她手中接了茶,修长莹润的手指刚一揭开茶盖,顿时就有气腾起,莫挽本就是个精致如画的女子,现在隔着一层气雾看她,更觉不似真人,倒如在画中:“没什么呢,我就是闲着没事来你这里坐坐,不想却碰到你有家人在,倒是我的不是了。”说到这里,她瞧了一眼有些拘促不安的索额图,漫雪是女眷还好一些。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