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第六十八章 千鲤朝佛(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众人簇拥着太后来到了秋池,那里的池边已是放满了许多写着寿字的纸船,而子矜与湘远还在旁边折着,看到太后与皇上过来,赶紧放下手里的事,跪地请安。

    众妃当中稍微有点眼力的都看得出那些寿字写的既有女子的娟秀又有男子的苍劲,可见宛妃在这些字上定是下过不少苦功。

    这里的寿字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如此之多的字很多人写到后来都会有手软之象,字亦会变得软弱无力,可是纵观这里的每一个字,都是一如开始那般,太后欣然望着这些寿船:“如儿,这便是你用来为哀家祈福的?”

    见清如点头,太后颔首弯下了,从地上拿起一只寿船率先放入了秋池中,福临与皇后紧随其后,其余众人见太后与皇上皇后都放了,他们也纷纷拿起一只寿船放入了池中,贞妃只稍稍犹豫了一会儿便拉着月凌一并放起了寿船。

    在众人接连的放船中,池边的船很快便少了,最后仅有一只,子矜捧了与太后,由她来放最后一只,太后也不推辞,弯腰将这只船推入了池中,让它随着流水飘在池中,此时此刻,秋池中停满了无数的纸船,随水飘摇而转,充满了说不出的静美,当众人都以为这放船之事就此结束时,真正的惊喜现在才要开始。

    水的波动仿佛被什么东西给打破了一般,逐渐变得剧烈起来,所有人包括太后在内都集中了精神看那水面,想看清楚是什么东西让水如此晃动,波纹一圈接一圈的袭来。很快他们便看清了,是鲤鱼,是无数的鲤鱼。它们从四面八方向太后站的那个地方围拢,一条接一条的游过来。池边地人能够很清晰的看到它们的影,很多很多地鲤鱼,全部都围拢在太后的前,这些鱼儿不止将头露出水面,不停地冲太后点着头。更有甚者甚至跃出了水面,优美流的鱼带起晶莹的水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如串连在一起的珍珠。

    这样的罕景让刚刚才被白鸽齐飞狠狠震惊了一把地众人再一次目瞪口呆,冬天鲤鱼虽然说不是没有,可是这么多的鱼,还一齐围过来,简直就跟像通人一般,莫说是别人。.1 6K小说网,电脑站www,16k.cN更新最快.就算是大小阵仗见过无数次的孝庄也有些傻眼,这次的景比白鸽那次还要让她震惊。

    “这是怎么一回事?”孝庄无法置信的问着清如,白鸽与鲤鱼都是活物。不若死物那般你想让它怎样就可怎样,活物有着自己的思维与本能。若说先前的白鸽还可以训练的话。那鲤鱼就真不知道应该如何训练才能达到现在这样。

    清如笑看了一眼还在不停围聚过来的鲤鱼道:“太后您难道没看出来吗?这一切都是因为您如天一般地鸿福,先前是白鸽。臣妾只是替太后您祈福便能引来如此多的白鸽,现在是这些鲤鱼,它们肯定是感受到太后您的福祉所以才自发游了过来,也是托了太后地福,才让臣妾等人见到了这个毕生难见的奇景。”

    说到这儿,她再度叩拜下去,脆声如珠地道:“白鸽齐翔,千鲤朝佛,这一切不仅预示了太后您那无人可及地福寿两全,更预示了我大清国运昌隆,江山永固,只有盛世天下,才会有如此祥瑞降下!”“好!说得好!”太后尚未说话,却是福临先说了起来:“宛妃说得极对,咱大清在这片土地上定会繁荣昌盛,千里江山尽在新觉罗氏地手中!”

    “好!好!”太后听得不停点头,亲自扶起了尚跪在地的清如,拉着清如地手感叹道:“这个万寿节,是哀家自有生辰以来过得最为惊喜与高兴的一个,虽说是天降祥瑞于哀家,但也要有人心诚意诚才行,如儿啊,哀家真不知该如何谢你才好。”

    “能为太后做事,是如儿的荣幸,岂敢言谢。”清如笑着推辞道。

    看到清如被太后和皇上如此看重与夸赏,其余的妃子面色或多或少都有些不好看,连月凌也不例外,仅有几个是真心为清如高兴,倒是贞妃已经从先前的难掩的暗怒转变到了现在的笑吟吟,在听到清如的话后,她走上去道:“宛妃实在太客气了,今这两次祥瑞降下确该有宛妃的一份功劳,理应有赏,太后皇上您说呢?”在说到“功劳”二字的时候,贞妃暗中加重了语气,别人只当她是为了突出清如的功绩,只有清如知道她是为了什么,不过清如并不担心,只安然的站着。

    “贞妃此话有理。”不止福临赞同了贞妃的话,连太后也少见的赞成了此言对福临道:“是啊皇上,贞妃这一次可说的没错,你准备赏如儿什么呢?”

    福临沉吟了一下,又颇有深意地瞧了清如一眼:“皇额娘,不如就将翡翠十八子手串赏了宛妃罢?”

    别人或许不明白这手串的珍贵,孝庄却是一清二楚,那是福临三岁生时,他皇阿玛,也就是先皇所赏,自赏下之起,就一直带在他的手腕上没有摘下过,这个手串,连当时已逝的董鄂氏盛宠时都没有赏给她过,在微微的吃惊后她对福临道:“皇上,你真要把手串赏给宛妃?”

    诸人包括清如在内听到太后如此郑重的问皇上,都觉有些奇怪,不过是一串手串罢了,用得着如此紧张吧,哪想福临亦是同样严肃地道:“朕金口已开,自然是赏了,难道皇额娘您觉得不好吗?”

    “那倒不是,哀家只是有些吃惊罢了,既然皇上已经决定了,那自然是可以。”说到这里她将目光转向了清如:“宛妃,快跪下谢皇上。”

    “臣妾谢皇上赏赐。”虽然还没见了手串,也不明白这手串有何珍贵的,但清如还是乖巧的顺着太后的话跪下谢恩了。贞妃见状靠近福临道:“皇上,这手串在哪里,不如臣妾派人将它取来给宛妃?”很多时候,从所收藏的地方就能看出其到底有多珍贵。

    福临抬手道:“不必派人去取,就在朕这里。”贞妃闻言一惊,原来是福临的贴之物,难怪刚才太后与皇上都如此慎重。

    手串?翡翠?贞妃突然想到了什么,她在福临上似乎见过这样东西,而且从不离,连睡觉也带着,难道……

    仿佛是为了印证贞妃的想法,福临挽起了左手的袖子,露出里面一串通体翠绿的手串,整个手串用十八颗翠珠穿成,中有碧玺结珠两颗,下结珠与碧玺佛头相连,其下穿以珍珠、金铃杵、结牌。结牌为金点翠地六瓣式,中心嵌东珠一颗,围以红宝石两颗及钻石四颗,结牌下连碧玺坠角两颗。

    若说先前光听名字的时候众妃还不知道的话,那么现在一见之下立时就再明白不过了,这串手串从不见福临摘下来过,其珍贵可想而知,现在他却要将这手串赏给清如,这一个认识顿时让所有的人都红了眼,然在太后与皇上面前她们就是有气也不发,只能闷在肚子里。

    福临自手腕上缓缓褪下手串,然后放在清如高举过头的手心里,洁白的手映着碧绿的翠珠,辉映四周,清如也明白这串手串的珍贵,她合在手中道:“臣妾谢皇上恩赏,臣妾定会好好保存手串。”

    福临微一点头让清如站起来,清如依言起后又扬了笑脸对贞妃道:“贞妃姐姐,真是谢谢你了,刚才要不是你,皇上也不将这串手串赏给妹妹我。”说着她将手串带在了左手上,那里已经有一个镯子了,是以前初入宫时太后赏的,现在又加了一串翡翠十八子手串,却不再是太后赏的,而是皇上赏的,其珍贵更甚于玉镯,福临整带了二十年,而且连当初的董鄂氏都没有得到,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

    贞妃面色微白的轻喘着,手抚上口,好似很难受般,好一会儿才道:“这都是妹妹你应得的,姐姐不敢居功。”话是出来了,这笑却是无论如何也自然不了,旁边月凌瞧她如此难受,上前扶了她轻声道:“娘娘,要紧吗?”

    待见贞妃摇手并逐渐平了气息后才放心,望向清如的眼里充满了敌意,这样的月凌让清如心如刀割,她有千言万语却不能说出口只能在心中暗道:凌儿,终有一天你会明白姐姐的苦衷,只是不知道你我是否能等到那一刻。

    无数汹涌与暗暂时都隐藏在平静下,直到其最终爆发的一刻!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