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第六十五章 险中求胜(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妗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告诉自己这些,但既然知道那毒酒能让自己毫无痛苦的死去,她不将白绫放回了原位,子矜见状不待清如吩咐,闪到小江子旁边,执起酒壶倒了一杯在空的酒杯中,琥珀色的液体在杯中流转,给人一种诡异妖艳的美感,正是这么一杯小小的酒,却可以决定着一个人的生死。

    妗云颤抖的拿起了那杯酒,盛满的酒在晃动中洒出了些许,常喜在看到她拿起酒杯后不偷偷松了口气,而小江子则恰恰相反,眼中闪过失望之色。

    “主子不要!”露儿一把拉住了妗云已经凑到嘴边的酒,只差一步她便不能回头,露儿泣不成声地说着,双手死死拉住妗云:“主子不要,您再想想,奴婢求您了,您再想想,这一喝下去可就是往黄泉走去了,主子您真的要扔下奴婢吗?”

    不管露儿千般哀求,万般乞求,已经打定主意的妗云岂会因此而再改变:“死有重于泰山,有轻于鸿毛。我的死未如泰山之重,也未有鸿毛之轻,但至少维系了我心中的信念,那便够了。”

    说完这些,她便一下挣脱了露儿的牵扯,饮尽了杯中的毒酒,所有的人都冷眼旁观,任由她将酒饮入口中。

    眼见这一切无可避免,露儿哭的更伤心了,而在她的哭声中,妗云也慢慢闭上了眼睛,美丽而哀恸的双眼终于可以安静的闭起来了,不用再睁开来了,也不用再看这个她根本就不喜欢,根本就不想呆的后宫了,这一切。真好……

    许郎,我在奈何桥上等你,你可千万不要忘了妗云。千万不要!“主子!主子!”任是露儿再是撕扯着喉咙哭喊,妗云也不会醒了。真的如清如所说,没有任何地痛苦,就像睡觉一样,只是这觉一睡再也不会醒来了,而世间的呼唤她也再听不到了。

    常喜叹息着摇头。真想不到这位琳嫔子如此刚烈,宁死不从,幸好皇上赐的是迷药,否则这真毒酒一来,可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来了,他上前将露儿拉起道:“你先别哭了,你家主子没有死,她只是昏过去了。”

    “你胡说!”露儿抬起哭花地脸说着:“主子连呼吸都没有了,你还说她只是昏过去你骗谁!”

    常喜被她这话吓得双目圆睁。失声道:“什么?呼吸没有了,这怎么可能,明明酒壶里下的只是迷药而已。.wap,16K.Cn更新最快.哪会死,是不是你……”本来常喜想说她是不是弄错了。可这句话无论如何都卡在喉咙里说不出了。因为他自己亲手在妗云地鼻下探了好一会儿,确实没有呼吸。一些些都没有,就与一个死人一般,这……这怎么可能,常喜顿时慌了神,怎么会这样。

    那厢清如看到他们的神色,似也发现事不对,赶紧询问道:“常公公,怎么样了,琳嫔她要不要紧?”

    常喜颤手颤脚的几乎站不住,他艰难地回过头来对清如道:“娘娘,琳嫔她……她……”连说了两个她字,余下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

    清如被他说的心急不已,催促道:“她到底怎么样了,常公公你倒是说啊!”

    听着她地话,常喜没说话,露儿抢进来说:“你们在这里演什么戏,我家主子已经被你们害死了,你们高兴了,何必还在这里装!”

    “住嘴,你怎么可以这样跟我家娘娘说话!”子矜训斥着露儿,不想露儿丝毫不怯,昂着头道:“我就是这么说了又如何,你们自己做的事难道还想不承认,反正主子已经死了,我也不想苟活在这宫里,你要杀就杀。”露儿此刻已经完全被妗云的死给急了,连自己对死亡的恐惧也暂时抛了一边。

    “琳嫔真的死了?”清如不敢相信的说着,只觉腿脚发软人都快站不住了,其后不知想到了什么,对小江子急匆匆地道:“快去找水来,把琳嫔浇醒,也许她真的只是昏过去了而已。”

    小江子也被这一波又一波的变化给震傻了,原本不是说迷药吗,怎么又变成毒药了,虽然他巴不得琳嫔死,可这也太突然了吧,酒壶里下的明明就是迷药,当初在外偷听到地是如何,这次常公公说的也是如何,为何会……

    还没等小江子把东西放下出去找水,常喜已经垂丧着脸道:“娘娘,不必找了,没用的,琳嫔是真地死了,就算浇再多的水也活不了。”

    “这……这不可能”清如无力地反驳着,然当她自己把手探到妗云鼻下时,终于无奈地接受了这个现实,真的没有了一丝呼吸地痕迹,而且她体的温度正在不断下降,很快就会变的冰冷。

    想到待会福临知道这个事时的表,清如不由打了个寒颤,可是事已至此追悔也无用,只是先想办法查清楚,清如紧抓着子矜的手慢慢冷静了下来,目光在已经没有生机的妗云还有露儿等人扫过,最后停留在常喜地里:“常公公,这件事你也是一直看着的,很明显琳嫔是因为喝了酒所以才死的,可是本宫当初向皇上建议的时候,明明说里面放迷药,怎么会突然之间变了真正的毒药,并且害的琳嫔一命归西?”

    “老奴实在不知!”常喜急得快哭出来了,事来的太突然,他一点心里准备都:“迷药是皇上亲自着太医从太医院拿来的,也是他亲自下的,奴才只负责拿来而已,奴才敢对天发誓,绝对没有动过里面一分一毫,更何况琳嫔与奴才无冤无仇,奴才也没理由想法去害他啊,娘娘,您可一定要还奴才一个公道啊!”

    清如皱眉而听,没有立即回答,反是她边的子矜冷笑道:“常公公。您这话里话外的意思难道是我家小姐动了酒壶不成,要知道这酒壶可一直是您和您手下的人端着的,我家小姐连碰都没碰过。请问要怎么做手脚!”她这话等于先一步堵了常喜地嘴,其实常喜刚才话里的意思只是想撇清与自己的关系。倒没有说怀疑清如什么地,但却给子矜借题发挥,先行一步不让他再说出来。

    常喜愣了一愣,赶紧跪在清如面前道:“娘娘,老奴绝对没有这个意思。老奴就是怀疑了任何人,也不敢怀疑娘娘您,还请娘娘还老奴一个公道。”

    清如不悦地瞪了子矜一眼道:“就你话最多,常公公是什么人,他岂会如此说本宫!”看子矜缩了头不敢再说,她方扶起常喜道:“常公公务须惊慌,本宫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而且本宫也相信你对皇上地忠心,你是绝对不会在这里面下药的。”听到这儿常喜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连连谢恩起,待得他起来,清如再度说道:“可是子矜说的话也不无道理。那个酒壶从刚才起就一直就你和小书子小江子等人保管,本宫和本宫宫里的人可是连碰都没碰过。现在这壶酒出了事。常公公,你说谁最有可能?”话点到就可以了。没必须说的一清二楚,常喜也不是呆木之人,他自然知道自己指地是哪个。

    任着常喜在那里想,清如指派了一个寒烟阁的宫女速去将此间的事禀报皇上,想到待会福临的到来,清如的心怎么也轻松不起来,妗云死了,福临不知道会怎么样,是他们一起抓起来问罪,还是说查明真相?

    除了去请福临以外,还派了个人去将太医院的太医请来,虽然妗云已经无药可救了,但太医至少可以看出她是中了什么毒而死的,不至于让她死的不明不白。

    正当清如吩咐着各人各事时,原本低头思索的常喜突然挥起一巴掌打在小江子地脸上,这突如其来的重击把小江子打的发了瞢,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挨打了,他捂着脸颊委屈地道:“常公公,奴才犯了什么错您要责罚奴才?”

    常喜不解气地寒声道:“你还敢问我,正如宛妃娘娘说地那样,这酒壶一直都有我和你看着,而又一直端在你的手里,说,是不是你往酒壶里放了什么东西,害死了琳嫔娘娘?”

    小江子只觉万分地委屈与害怕,怎地这事会绕到自己上,是,他是很想琳嫔死,可是再怎么样他也不敢私自下药毒害嫔妃啊,这是要砍头的大罪,他顾不得疼痛跪下叩首道:“常公公,奴才不敢,奴才就是问天借了胆也不敢做这等大逆不道地事,奴才真的没有,也许……也许……”他拼命的绞着脑汁,想为自己开脱罪名,终于让他想到了一个:“也许是小书子放的呢,常公公,当初可是他随您到延禧宫的,说不定他在路上的时候就偷偷放了,然后再借故肚子疼,让奴才顶了他的位置,好把罪名陷到奴才上。”他和小书子是一道进宫,一道在常喜手下做事的,也差不多有五六年了,然现在在这个生死关头,他毫不犹豫的把小书子给扔了出去,希望自己能借此躲过一劫,人贪生怕死的本,在这一刻暴露无疑。

    哪想常喜根本不将他的话听在耳里,反而破口叫骂道:“你个狗奴才,自己做了事还要冤枉别人,不错,这盘子小书子是端过了,可是那阵子,我一直有看着他,他根本不可能下药,倒是你,刚才你一直走在最后面,肯定是你做了什么手脚,不要以为我没看到就没事,等会儿皇上来了,我看你怎么交待,还不如趁现在就给交待了。”其实常喜也是在吓唬他,不论是小书子还是小江子,他难免都有没顾到的时候。

    “奴才,奴才真的没有!”小江子真的要哭出来了,原以为这是个能向贞妃领赏的好差事,没想到现在却成了要命的差事,宛妃娘娘位高权重,常公公又是皇上贴的人,只剩下他一个命的,现在他们联合起来对付自己,说不定待会儿自己真的要把命赔在这里了,这可怎么办。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