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第六十二章 得势(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皇后和清如将所有的事都看在了眼中,她们除了吃惊外,更多的是不敢相信,怎会有人如此大胆,居然在皇宫弄虚作假,还好这个偏在建好前就塌了,万一要是建好后,有人在里面的时候才塌,那到时候毁的可就不只是物了,还有人,即使不死也要重伤。

    “好!很好!”福临恻恻的连说了两个好字,随即将冷凛的目光转向常喜,即使是在他边服侍了这么久的常喜,也有些受不住他如此寒冷的目光:“去内务府将姚连叫来!”姚连是姚总管的名字。

    常喜迅速的应了声就快步离去,而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敢吭声的,俱低垂着头,连皇后和清如都不敢说话,谁都看得出这位皇帝主子生气了,而且是很大的气,那位姚总管只怕是有难了!

    不多时常喜便带着姚连来了,瞧姚连那满头大汗的样子,想来也应该知道事的严重了,还没走到福临跟前,他就已经腿软地跪下去了:“奴才叩见皇上,皇上吉祥!”他说话倒没怎么结巴,就是有些抖的慌。

    福临不怒反笑,只是这笑让所有人打从心底里发寒,清如将目光从福临脸上转到了姚连处,秀雅唯美的脸上逐渐浮现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姚连,本宫说过,你敢欺负到本宫的头上来就必然要付出代价,而今天,就是你偿还代价之时!

    皇后在一边看看福临,又看看清如,总觉得这二人的神色都有些怪,叫人瞧不清所以。

    福临笑了一会儿终于说话了:“姚连,朕记得你任这个内务府总管也有好些年了吧。这么些年,你这差当的倒是不错!”

    “回皇上,奴才。奴才已经当了有六年了,奴才一直记着皇上的话。不敢有丝毫忘记!”姚连不明白福临如此说的意思,但他心中却是清楚自己今天只怕是在劫难逃了,刚才在来地路上,看洪兴被打得只剩下半条命的模样,恐怕自己过不了多时也要与他一样。

    “是吗?很好!”福临眼角飞过一缕冰冷的笑意。手伸处,指地是那坍塌不能住人的废墟:“那这个呢?延禧宫偏重建地材料可都是你内务府负责采买以及运送到宫里的,这一次之所以会塌,究其原因是因支撑的木材出了问题,不能支起应有的份量,所以才会如此,而据施工的工人回报,说你新采买来地这些木材,与原先宫里用的全然不一。.电脑小说站http://wwP.16K.CN更新最快.从三十两纹银,一下子降到了十两,姚总管。朕倒想问问你,这之间的差距有多大?”福临的语气说的极是客气。然任是多么愚蠢的人都能发现他隐藏在平静下的怒气。

    汗如雨一般从姚连的额头洒落。接连说了好几句奴才,但最终都未能说下去。不是不想说,而是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瞧着跪地发抖的姚连,清如颇为后怕地道:“幸好这次是在建成前就塌了,若然待得建成后,本宫在里面时再塌,那本宫……”

    无需说下去,所有人便明白了这意思,福临更是煞白了脸,宛卿说地没错,当真是幸好,若然是建成后,宛卿在里面时再塌,那当真是九死一生了,想到这儿,他视着姚连的目光更冷了几分。

    皇后在一旁不停宽慰着清如,然清如瞧着那堆废墟,心怎么也不能平静,她朝姚连凝声道:“姚总管,本宫自问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就连前段时间你苛扣本宫宫用,本宫也没怎么责备于你,可为何你要如此做,难道当真恨不得本宫死不成!”

    这话说的可严重了,姚连被她说地剧颤不止,连连磕头澄清:“冤枉,娘娘冤枉,奴才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这么做,奴才不敢,奴才不敢,奴才真地什么都不知道,求娘娘明鉴,求皇上明鉴!”他心里早已悔地半死了,可恨那个卖东西的人还说这个木材绝对不会有什么问题,现在可倒好,整个地都塌了,早知如此他就不贪图那些银子了,那现在也不会有这回事,他依然当他的总管,而如今,有没有命活着,还是一件难说的事。

    福临没心思去理会已经吓得半死的姚连,他的精神全放在清如刚才讲的那句话上:“宛卿,你说这个奴才前段时间曾苛扣你的宫用,是什么时候的事,朕怎么不知道?”

    皇后亦在一边附声道:“是啊,本宫也没听你说起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即使是在你封妃前,那也不对啊,你是皇上亲封的贵嫔,他们这些当奴才的怎么敢苛扣你的宫用呢清如瞟了眼一直没敢抬起头过的姚连,浅笑道:“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皇上和皇后就不必介怀了!”

    福临想也不想就拒绝了她这般的敷衍:“不行!这件事你一定要说清楚,让朕好生看看,这个奴才仗着手里有几分权利到底做了多少糊涂事!”

    任凭福临与皇后几番催促,清如都不愿说下去,似是不忍在本就已经罪责重大的姚连头上再多加一条。

    然她不说,站在她后的子矜可就忍不住了,她狠狠地瞪了姚连一眼后朝福临施礼道:“回皇上皇后的话,在小姐刚回宫那阵,宫里好多人都觉得小姐要失宠了,所以这个姚总管就擅自将供应的二品燕窝换成了没品的燕窝渣,而且大的天也不肯给小姐这里送冰,直到后来小姐亲自将他叫来训斥了一顿,这才有些好转!”

    随着福临与皇后露出恍然的神色,清如却板起了脸,朝子矜斥道:“谁许你说话的,都怪本宫平里待你们太宽松,所以才这般放肆无忌,跪下掌嘴!”

    眼见小姐生气,子矜倒也没为自己辩解什么。而是很干脆的跪下后左右掌起了自己的嘴巴,但没掌几下便被福临叫住了:“好好的掌什么嘴,子矜说地是事实。你不说难道也不许别人说,若是这样。朕岂不是要一直被你们蒙在鼓里?”说完这些,他和颜悦色地对子矜道:“起来吧!”

    虽有皇上发了话,但子矜还是等清如点头后方敢站起,垂手站到了清如的后,皇后甚是不解地道:“宛妃。既然出了这种事,怎的你从未在皇上还有本宫面前提起过?”

    清如带着几分无奈道:“皇后,您应该也是见得多了,宫里这种跟红顶白地奴才多了去了,说了又有什么用,还不如省了这口水呢!”

    被她这么一说,皇后不由想起了自已先前的子,可不是吗,这种奴才宫里多之不尽。去了一个又会有无数个,除之不尽啊,想着她轻叹着摇起了头。与清如一样,感到了深深地无奈。

    福临听着她们的对话。重重的哼了一声。却没有插话进来,重又对姚连道:“姚连你为内务府总管。却以次充好,中饱私囊,使得宇损毁,罪责滔天,事已至此,你还有何话好说!”

    刚才福临与清如她们说话的时候,姚连在下面不停地转着眼珠,试图从必死的困顿中寻出一条生路来,别说,还真被他想到了一条路,此番听到福临问话,立刻将心中想好地词说了出来:“回皇上的话,这件事奴才真的是一点都不知道,如果奴才知道的话,就是向天借了胆也不敢这么做,肯定是下面那些负责采买木材的人瞒着奴才做出这等勾当,奴才真的是不知啊,皇上!皇后!宛妃娘娘!奴才真的是冤枉啊,请你们相信奴才啊!”这番说话涕泪齐流,神悲痛,还真叫人有些拿不定主意,福临原本坚定的心亦产生了一丝动摇。

    姚连想的就是将责任推到手下人地上去,这样一来他最多也就被罚个御下不严的罪名,打一顿了事,与以次充好,私饱中囊相比,这个罪名是再轻不过!

    可惜,他的棋到底还是差了一招,清如既已决定除他,又岂会没想好种种可能,何况她一次不仅要除姚连,还要扶小禄子上位,所有地事自是稳打稳算,姚连现在的努力,在她眼里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福临正说话之际,稍远处匆匆跑来一个人,在他地手里还拿着一本书册,走得近了方看清,原本那人就是内务府地副总管,也就是原先在清如宫中当差的小禄子。

    他来这里干什么?这是每一个看到他地人心**同的疑问。

    清如看着跪下来的小禄子,故作不解地道:“小禄子,你不在内务府呆着,来这里做什么?”

    小禄子似跑得很急,喘了好几口气才道:“回主子的话,奴才在内务府得到主子这里正在建造的偏塌了的消息,便急着过来瞧瞧,生怕主子受伤!”

    福临闻言浮起笑意道:“你倒是忠心,不过既是急着来,怎么到现在才到?”

    福临看似不经意的话,却让清如心中狠狠的沉了一下,好精明,只凭一句对话,但看出了不对劲,从常喜去传姚连到现在已经有好一段时间了,小禄子早就应该得到消息了,可是他却一直到现在才过来,这的确是个问题,现在单看小禄子怎么回答了,万一要是回答不好,那她所做的切就会前功尽弃了。

    幸喜小禄子也不是个呆傻之人,他想也不想就道:“回皇上的话,奴才本来早就应该到了,可后来想到一件事,便又折回去了,所以现在才到。”

    “是什么事啊?”福临随声问道,跪在地上的姚连在小禄子出现后就意识到了不好,这小子平时没少受他的气,现在在这个敏感的时候过来,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说不定……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