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上传章节 第五十九章 甚时是休(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解语 书名:清宫——宛妃传
    内务府外面没有站守门的太监,不过门倒是开着,清如还没进宫内务府,就听到里面有喝骂的声音,听那声音像是姚总管,而他似乎在骂什么人,清如心下好奇便朝那声音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一路上不断有太监见着她,惶然行礼,但都被她制止了。

    走得近了,果然看到是姚总管在训斥人,不过教清如怎么也想不到的是,他训的人居然是小禄子,也即是内务府新上任的副总管,他畏缩的垂首在姚总管面前,对他的训斥不敢有半句反驳,而训斥的内容清如听的不是很清楚,只知似乎是因为小禄子擅自将一些东西送到延禧宫没有向他请示,他的言辞极是不好听,也真亏得小禄子居然能受得了,旁边虽然有不少人经过,却没一个人敢劝。

    清如面色铁青的站在转弯处听着,临了姚总管见训骂的差不多了便道:“禄公公,不要以为你是宛妃娘娘的人就可以为所为,在这内务府里你到底只是副总管,我才是正经的总管,以后有什么事你都得先跟我请示了再做,哪怕是送一盆花,一粒米珠子!懂了吗?”

    小禄子低着头连连应声,表示以后一定记着,姚总管这才满意的走了,小禄子停在原处冲他远去的背影恨恨地吐了一口痰后转过离去,不想却看到了寒若冰霜的清如,顿时他整个人都愣住了,不用说,主子定然是看到了刚才的一幕,自己这般给她丢脸,她定是生气了。小禄子硬着头皮拍袖伏地:“奴才给主子请安,主子吉祥!”

    清如嗯了声让他起来,寒着脸一言不发。小禄子忐忑不安的站起来后,不自然地笑道:“主子您是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通知奴才一声,也好让奴才去迎接您!”

    清如瞧了他几眼后道:“带本宫去你住的地方瞧瞧!”

    小禄子不知她这么说地用意,然主子有命他岂能拒绝,只得带了清如来到了他住的地方,是一人一间的屋子。虽不大但窗明几净,里面地陈设倒也不错,比他在延禧宫当一个普通太监时要好了许多,小禄子领着清如看后道:“主子您瞧,奴才在这里过的可舒服,还有人侍候!”

    “你还不准备跟本宫说实话吗?”清如投在小禄子脸上地目光骤然犀利起来,绵意在一旁不停的暗示小禄子快些说实话。.1-6-K小说网,手机站wap,16k.Cn更新最快.

    小禄子强撑起的笑容终于维持不住了,他跪在清如面前哽咽地道:“主子,是奴才没用。奴才给您丢脸了,自奴才来了以后,那位姚总管总是看奴才不顺眼。逮到一点小事就指着奴才一顿臭骂,至于下面的人因为姚总管的原因对奴才也是理不理地样。主子。您费心把奴才调到这里来当副总管,可是奴才没那本事。给您丢了这么大的脸,奴才该死!”不等清如说话,他先打起了自己嘴巴,他打的极是用力,不多一会脸就肿了起来。

    “好了,不要打了!”清如虽心不快,但非是生小禄子的气,在制止了小禄子自责的行为之后让绵意去把他扶起来:“那个姚总管心狭窄,当本宫曾经因事训过他一阵,他一直记在心里,你是本宫的人他自然不会给你好脸色看,本宫生气非是因为其他,而是气你不应该欺骗本宫,说什么在内务府很好,很照顾你!”

    “奴才只是不想让主子担心而已!”小禄子起来后嗫嗫的说着。

    清如忽而叹了声气,神色亦柔和了下来:“本宫也知道你是忠心,既然那个姚总管不让你往我宫里送东西,那就不要送了,反正本宫那里也缺这些,对了,他有没有责打过你?”她眼瞅着小禄子上倒不像有伤的样子,但还是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那倒没有,奴才好歹也顶着个副总管地份,他总是有些顾忌的,所以平里最多也就是一些责骂罢了!”

    清如点点头道:“那就好,你便在这里安心待着,目前这段时间忍着些,本宫那里也不用去了,本宫知道你有心就行,至于那个姓姚的奴才……”双眸微眯掩住眼中地冷光:“他敢欺负到本宫头上来,就必然要付出代价!”

    接着清如又叮嘱了小禄子几句后,方带着绵意出了内务府,行步间已回到了延禧宫,正入正歇息之时,突然心中一动,对迎出来的湘远道:“偏重建地怎么样了?”

    湘远显是经常在看偏重建地进度,所以听到清如的话后想也不想就道:“回娘娘地话,偏已经开始在搭梁子了,想必再有月余就可以建好了,不过里面细处恐怕还需要一段时间!”

    清如点点头,手中粉红的帕子露出绣着兰花的一角,她凝视了许久后道:“看看去!”说着她当先朝正修建的东偏方向走了去,湘远和绵意相视了一眼,心中有些奇怪,主子对偏的修建从来都没有询问过,也没有去看过,怎么今天突然来了这个兴致,虽不明白,但她们还是赶紧跟了上去。

    待到了那里,果然看到在监管太监的督视下,那些工人正卖力的将一根根木头搭起来,而地上还堆着好些粗长的木头。

    监管太监看到清如过来,赶紧殷勤地过来打千道:“宛主子吉祥,奴才洪兴给您请安了!”

    清如随手道:“罢了,本宫记得你是内务府的人吧?”

    “回宛主子话,奴才正是内务府的,被派在这里监工,这不刚运了一批木材来,奴才得在这里盯着,省得这些工人们乱弄!”说完他眼睛溜了下道:“宛主子您怎么过来,这地方脏的很,到处都是灰,万一要是弄脏了您的衣服奴才可吃罪不起,您还是快些回去吧!”

    “无妨,本宫就是随便看看!”清如停在堆着木头前看了好一会儿,而那个洪兴看到她对木头似有兴趣后,面色有些不自然,不过清如也只是看了一会儿而已,很快就移开了目光:“这些木头都是内务府采买的吗?”

    洪兴跟在她后头道:“回宛主子的话,不光这些木头,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由内务府负责采买的,一切都按照原先的材料来!”

    “哦!”清如不置可否地点点头,看不出她问这些的用意所在:“是你们总管经的手?”

    洪兴似乎查觉到清如的问话有些不简单,是以略带些迟疑地道:“宛主子您这是……”

    清如斜睨了他一眼,突而笑了起来:“没什么,本宫只是随便问问,好了,你在这里做事吧,本宫回去了!”

    洪兴听了她的话暗自有些松气,垂首道:“奴才恭送宛主子!”

    清如再度看了施工的工人一眼后,怡然离去,回到了她的延禧宫正里,子矜捧了早已准备好的桂花露端来:“小姐您出去这么久累了吧,喝口桂花露吧!”

    清如伸手接过刚喝了一口,这眉头就皱了起来,子矜在旁小声道:“小姐怎么了,是不是不好喝?应该不会啊,以前都是这么做的,您不是说好喝的吗?”

    清如摇摇头道:“不是因为这个,而是我突然想到一些事!”趁着中就几个心腹的人在,她将刚才在偏处所见以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我刚才仔细瞧过那些木材,其纹理质地乃至于大小,似乎都比原先偏里用的差上许多,可那个洪兴又说是按着以前的材料买的,这似乎不太合理!”

    “主子,会不会是他们搞错了?买了不合适的来?”绵意第一个说话。

    湘远当即摇头道:“不可能,如果内务府的总管连这点事都做不好,那他也不用做总管了,除非……”说到这里她突然停住了话,将目光投向清如。

    清如赞赏地看了她一眼道:“不错,如果不是他老眼混花被人蒙了过去,那也只有你说的这个除非才能解释了,真是好一个姚总管,看不出他还有这胆子!”子矜和绵意面面相觑,想不明白她们在打什么哑,什么除非,什么胆子,越是越听越糊涂了,直到湘远在二人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后,方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难怪要说那姚总管胆子够大了。

    “主子,那我们是不是现在就去告诉皇上?”绵意提议道,自他们跟着主子以来,特别是在主子不得圣宠的前期,那个姚总管总是苛扣用度,到后来因为主子得宠了,他不敢再苛扣而且还殷勤起来了,但只要皇上对自家主子稍微有些不喜欢,那个姚总管就马上换了个脸,他们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只因他是内务府总管,奈何不了而已,现在有了这么一个好机会,哪还能放过。

    清如抚着指上的护甲沉吟道:“现在咱们没有什么实质的证据,告诉皇上为时太早,还是等搜集了证据以后再说,而且……”清如扶着桌沿站起来,护甲的光滑在发上抚过:“而且我还要借着这个机会让小禄子成为内务府的总管!”她的声音宣告着她的决心,敢欺负到她头上来的人,都必须付出应有的代价!

重要声明:小说《清宫——宛妃传》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